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4)  
本期第一頁

宋詩選讀  

文天祥 (四)   正氣歌    過零丁洋    念奴嬌     滿江紅     更多文天祥詩作品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岳珂     韓世忠    

更多文天祥詩   宋史本傳

文天祥 (1236 - 1282),別號文山,宋代民族英雄和愛國詩人。對元蒙侵略軍進行了頑強抵抗。公元1278年兵敗被俘,被押送燕京,在監牢埵矰F三年,元人屢勸降,都被他堅决拒絕,1282年被殺害。

至揚州    共二十首

此其四

制臣之命真州也,欲見殺。若叩揚州門,恐以矢石相加。城外去揚子橋甚近,不測。又有哨,進退不共。
城上兜鍪按劍看,四郊胡騎繞團團。平生不解楊朱泣,到此方知進退難。

是時淮東制置使李庭芝駐揚州,接真州守將苗再誠報說文天祥已逃至真州。李庭芝猜疑文天祥何以能逃出敵營,並相信虛假情報,認定文天祥實已降敵並被派來賺城作奸細,責備苗再誠何不以矢石擊之 。一個愛國英雄竟被誣為賣國奸賊。文天祥被逐出真州。但他不計個人安危,日夜兼程趕往揚州,希望向季庭芝辯明心迹,共謀興復大計。殊知到了城下,城上戍守將士 ,却似如臨大敵,按兵欲殺。文天祥前無去路,後有追兵,進還兩難。此時詩人猛醒起前人的教訓楊朱泣歧路。(出列子,說古人楊朱 ,每走到歧岔路口,不知進退時,就痛哭流涕。後人用此典故喻人生道路艱難。)詩人並非平生不解揚朱泣」 ,而是經歷了「至揚州」的生活體驗之後,對「楊朱泣」和「行路難」又有了更深一層的思考 ,從而更堅定信念,不學「楊朱泣歧路」,因為「泣」也無補於事,而是挺身朝前走,百折不撓,才有救國希望。

此其十四
北法,惟午前出哨,午後各歸。若是,日起,捱至午後,懽曰,今日得命矣。忽聞人聲喧啾甚,自壁窺之,乃北將數千,自東而西。于是追咎不死於揚州城下,而被捉於此,苦矣,苦矣 。時大風忽起,黑雲暴興,數點微雨下,山色昏冥,若有神功來救助也。
飄零無緒嘆途窮,搔首踟躕日已中。何處人聲似潮泝,風雲驟起滿山風。

文天祥左匿右藏躲避元軍追殺。但是,此刻天地之大,「嘆途窮」竟無容身之所,時間似乎也有意刁難詩人,百般無賴地等候午後日落 。元軍營規午前出哨,午後返營。好不容易等到太陽西斜,可有逃脫生機。却忽然傳來兵馬嘈雜之聲。自破壁窺視,原來北騎數千,敵人鋪天蓋地湧來。此時,文天祥處於險境 ,危急萬狀,心想與其被元軍俘去,真不如當初死諫揚州。當此念頭一閃而過,忽然刮起一陳漫天風兩,弄得天昏地暗,逼使敵人匆匆退去。文天祥又一次化險為夷。詩人感覺這刻死堸k生真是有如神助 。故序婸「若有神功來救助也」。

賈家莊
予初五日,隨三樵夫黎明至賈家莊,止土圍中,卧近糞壤,風露凄然。時枵腹已經兩夕一日半,懇三樵夫入城糴米買肉,至午而得食。是夜,顧米趨高沙。
行邊無鳥雀,卧處有腥臊。露打鬚眉硬,風搜顴頰高。流離外顛沛,飢渴內煎熬。多少偷生者,孤臣嘆所遭。

這是一首流離曲,寫于揚州與高沙之間的賈家莊。文天祥一行十二人自京口走脫,在元軍的追捕下,又被揚州守將李庭芝視作奸細拒納,一時走投無路,得遇樵夫導引至賈家莊,略作休頓 ,便「顧米趨高沙」賈家莊是作者顛沛流離中 一個難忘的歇腳地。

「行邊無鳥雀,卧處有腥臊」所經行之處,一片死寂,連雀鳥也不可見,所見到的是飽經殺掠後的荒涼情景。「卧處有腥臊」更顯現出作者露宿環境的污濁惡劣 ,這正是淪摯洈漕憳炫S點。詩有一「無」一「有」對照鮮明。在這樣的環境中歷險逃亡,其艱苦程度可想而知。詩人在序中說此時已有兩個通宵又一天半沒有進食 ,又是時刻提心吊膽忍着痛苦和折磨。然而,詩人喪國而不喪志,失所而未失魄。「露打鬚眉硬,風搜顴頰高」露打在鬚眉上,鬚眉顯得更硬直 ,風吹打面,顴骨却日見其高。作者用「硬」字,「高」字,比喻自己的硬直堅强,剛毅不屈 ,絕不畏縮於任何打擊。「流離外顛沛,飢渴內煎熬」從身外與體內兩個角度狀寫枵腹逃亡之苦。在外流離,備嘗顛沛之苦 ; 在內忍飢挨餓,受盡煎敖之苦。「多少偷生者,孤臣嘆所遭」,作者從內心發出的感慨和嘆喟。自己的不幸遭遇,正是那些出賣國家,奴顏媚骨者一手做成的。作者對那些奉表獻土的偷生苟活者深表痛恨。然而,文天祥是一直不畏艱勞,不易其志,回奔東南故土,繼續其抗元復國之志。

作者從流亡途中的環境來狀寫受磨難之中的英雄本色,用字精巧。無,有,打,搜,硬,高,內,外等字下得確切,兩兩對照,神氣完足。

初五日: 德祐二年(1276)三月初五。   枵腹: 肚空饑餓。


揚子江
幾日隨風北海游,回從揚子大江頭。臣心一片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這詩是文天祥在公元1276年從南通搭海船到浙東轉往褔州路上所作,當時宋端宗趟昰在福州即位。

 


趙師秀   生卒不詳,字紫芝,號靈秀,永嘉(今浙江温州)人。

約客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閒敲棋子落燈花。

這是三四月的暮春景色,淫雨連綿,蛙聲處處。作者約了客人還未來,詩句表現出他候人時的焦灼心情。

徐照    生卒不詳,字道暉,一字靈暉,號山民,與徐璣是同鄉,是開創江湖派的四靈之一。

懷趙紫芝     (趙師秀,字紫芝。作者同鄉好友)
一別一百日,無書直至今。幾回成夜夢,獨自廢秋吟。小雪衣猶綌,荒年米似金。知音人亦有,誰若爾知心。

綌,粗葛布。

徐璣   (1162-1214),字文淵,號靈淵,永嘉(今浙江温州)人。他與三位同鄉 徐照,翁卷,趙師秀,在別號上都貫以靈字,並稱四靈,開創了所謂江湖派」 ,他們的詩崇尚白描寫法,通俗易懂。

新涼
水滿田疇稻葉齊,日光穿樹曉煙低。黃鸎也愛新涼好,飛過青山影堻琚C

翁卷   生卒年不詳,字靈舒,永嘉(今浙江温州)人。屢考不第。做詩重修飾詞句,在四靈」中較重形式 ,也有清新自然作品。

鄉村四月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堳B如煙。鄉村四月閒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

這詩前兩句寫農村黃梅時節的雨中景色 ,後兩句說明在這時期農家正是最忙碌的時候,所以是「閒人少」,剛剛忙過採桑工作,又要忙於插秧了。

  (百度百科) : 翁卷,字續古,一字靈舒,樂清(今屬浙江)人,南宋詩人。工詩,為永嘉四靈之一。曾領鄉薦(《四庫提要》作嘗登淳佑癸卯鄉薦,《樂清縣誌》承此,而近人以為是淳熙癸卯,相差一個甲子。衡諸翁卷生平,前者過早,後者過盡,疑都不確),生平未仕。以詩游士大夫間。有《四岩集》、《葦碧軒集》。清光緒《樂清縣誌》卷八有傳。代表作有《鄉村四月》。   中國南宋中葉的詩歌流派,代表南宋後期詩歌創作上的一種傾向。永嘉四靈是當時生長於浙江永嘉(今浙江溫州)的四位詩人:徐照徐璣翁卷趙師秀,形成中國南宋中葉的詩歌流派,代表南宋後期詩歌創作上的一種傾向。因彼此旨趣相投,詩格相類,工為唐律,專以晚唐賈島、姚合為法,謂之唐體,字型大小中都帶有字,而溫州古為永嘉郡,遂稱之為永嘉四


唐詩選讀  

杜甫    (五)

春日憶李白
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羣。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

天寶三年(744)夏天,兩顆唐代詩壇巨星— 李白與杜甫在洛陽相會,隨後一起游歷梁(今河南開封),宋(今河南商丘),經過短暫的分離,次年秋兩人又在兗州重聚。後來李白往江東去了,杜甫到了長安,他們便不再有見面的機會 。此後,杜甫寫過多首憶念李白的詩。本詩高度評價李白的詩篇,表現詩人對朋友的深摯情誼和衷心的仰暮。春天樹日暮雲」之句 ,在後世被提煉為成語,表示朋友的互相懷念,沿用至今。
庾開府: 庾信。   鮑參軍: 鮑照。

月夜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乾。

天寶十五年(756)六月,詩人把妻兒安置在鄜州的羌村。聽到肅宗即位靈武的消息後,杜甫自鄜州隻身投奔,途中被安史亂軍擄至長安。詩人身樣餺F,心懸妻孥。八月的一個晚上 ,月華皎潔,夜涼如水,懷人之情又在他心堿仍敿_來。他痛苦地思念着鄜州的妻子。

整首詩不正面寫自己對月懷人之情,而從對面着筆,寫妻子對月懷念自己,使自己懷人的愁思顯得具體而深切。四聯層層推進,可謂匠心獨具。王嗣奭說得好:「公本思家 ,而偏想家人之思我,已進一層。至念及兒女之不能思,又進一層。
.....鬟』 ,『玉臂』,語麗而情更悲。至於『雙照』,可以自慰矣,而仍帶『淚痕』說,與泊船悲喜,驚定拭淚同,皆至情也。」

得舍弟消息二首
近有平陰信,遙憐舍弟存。側身千里道,寄食一家村。烽舉新酣戰,啼垂舊血痕。不知臨老日,招得幾時魂。
汝懦歸無計,吾衰往未期。浪傳烏鵲喜,深負鶺鴒詩。生理何顏面,憂端且歲時。兩京三十口,雖在命如絲。

本題二首作於天寶十五年。天寶十四年(755)十一月,安祿山以奉密旨入朝誅楊國忠為名,從范陽殺向長安。十二月,東京洛陽失慼C次年正月,安祿山稱帝於洛陽,潼關被圍,長安告急。六月,潼關失守,玄宗倉皇入蜀,長安為叛軍所佔。資治通鑒唐紀載:賊每破一城,城中衣服,財賄,婦人皆為所掠。男子壯者使之負擔,羸,病,老,幼皆以刀槊殺之。」人民經歷空前浩劫。杜甫一弟原居洛陽,洛陽撓擃徶|家逃難。當時詩人可能還在長安,處境也十分艱危。

第二首全篇首聯與頷聯為一段,感嘆見面無由,深負手足之情;頸聯為一段,叙寫自己的窘迫與憂患;尾聯又為一段,合寫兩家處境之險。通篇真氣流注,不可句摘,辭語平淡而用意深厚,宋初梅堯臣等每學這一體。

浦起龍《讀杜心解》: 「言汝不能歸,吾不能往,消息亦徒然耳。」起句對偶,一氣流走,是老杜家法。

平陰: 今山東省平陰縣。   烏鵲喜: 西京雜記:乾鵲噪而行人至。   鶺鴒詩:《詩小雅常棣》有「脊令在原,兄弟急難」句。鶺鴒,鳥名,據云其首尾搖動相應,故以喻兄弟之相助。

以上梁鑒江 選釋


羅隱

魏城逢故人
一年兩度錦江游,前值東風後值秋。芳草有情皆礙馬,好雲無處不遮樓。山將別恨和心斷,水帶離聲入夢流。今日不堪回首望,澹煙喬木隔綿州。

羅隱生於浙江之錢塘,累試不第,仕途困蹇,曾浪迹江湖。他到過四川,在一年之中於春秋兩季兩游成都,客堶極給他的印象很深刻。因此輾轉到了綿州(即綿陽縣)的時候 ,恰好遇到故人,於是寫了此詩抒發了他的感受。所以這詩有另一個題目綿谷回寄蔡氏昆仲

詩人對故人蔡氏兄弟說:我這次暢游四川,曾在一年中兩次游成都。前一次是在東風送暖的春天,後一次是在秋光明淨的季節,可說都是春秋佳日。川西平原的春景,芳草芊芊,碧綠如染 ,顯得似有一種柔情在牽惹客意,令游騎所至,不忍踐踏,真是別有風情;而秋色呢?因湛藍的碧空常飄浮著薄薄的秋雲,這種秋雲美極了,隨風飄蕩,把旅途所見人家的高樓都遮住了 ,大有白雲生處有人家的情調 ,構成一幅難以描繪的圖畫。所以錦江的山川風物是令人不勝縈懷的。離開了成都,才知道重來不知何日 ,深感羣山把別意隔斷了,錦水也挾着離情滲入夢中。如今身在綿州,回望錦江,只見烟樹重重,遙隔千里,真是不堪回首了。

這首詩,是借晤故人而傾談旅游的感受,把對游成都時的美好印象概括為芳草有情皆礙馬,好雲無處不遮樓”兩句極具傳神寫景的描述。在詩人的筆下,物皆有情,各顯姿態,芳草芊柔,妨礙馬蹄馳騁,好云處處,遮住高樓,這種物我兩相聯系的描寫,把景物賦予了擬人化的情感,令人讀來易起共鳴。這種抒情,就是王國維說的“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例如芳草,未必有情,只因在詩人心目中感覺到嫩碧芊芊,一派生機景象,於欣賞之時,就不願讓馬蹄踐踏它了;似于芳草多情,也牽動詩人的情懷,感到它在挽留詩人不妨多作流連,不必匆匆趲程而離去了。

有人批評羅隱的魏城逢故人》一律中的中四句有輕浮纖巧的毛病,這是吹毛求疵。以觸景生情而寫眼前所見而言,芳草有情皆礙馬,好雲無處不遮樓”堪稱警策。

曾敏之古詩的藝術魅力

贈妓雲英
鍾陵醉別十餘春,重見雲英掌上身。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感弄猴人賜朱紱
十二三年就試期,五湖烟月奈相違。何如學取孫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緋。


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


,明,清詩

元   趙孟頫

岳鄂王墓
鄂王墳上草離離,秋日荒涼石獸危。南渡君臣輕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英雄已死嗟何及,天下中分遂不支。莫向西湖歌此曲,水光山色不勝悲。

感歎國家淪亡,表現對岳飛的欽敬。全詩緊扣題目,抒發感慨,對仗工穩,格調沉鬱。詩以景起語,以情語結,起承轉合極有規則,抑揚頓挫,得杜詩律法。首二句從眼前景起筆,西子湖邊的岳墳 ,經歷戰爭摧殘,世事滄桑,宋亡以後,再也沒有人祭掃。在蕭瑟秋風下,一派凄凉,奠定了全詩的基調,情從景生,不言悲而悲從景出。三四 兩句把天天仰首冀望朝廷出兵收復國土的中原人民與南渡偏安一隅的皇帝將相只顧過着醉生夢死的生活作出强烈對比。字與字是兩句中的詩眼 ,顯示朝廷與人民的立場對比鮮明 。五六兩句說岳飛被誣害死後,宋室從此每况愈下,偏安的局面也難以長久維持,注定走向滅亡,悔之已晚。尾聯回到現實,元蒙已一統天下,不再是當年總算還保有半壁江山,請勿在西湖邊唱出我這首傷今懷古的詩歌啊。

賸水殘山,莫不勾起人對故國的悲思和懷悼。宋亡以後,宋遺民和後來的人追悼岳飛,題寫岳王墓的詩不下數百篇。作為亡宋後裔的趙孟頫,對故國之情自然比後來者要深刻,此詩是膾炙人口的作品。

趙孟頫,(1254-1322),字子昂,號松雪,湖州(今浙江湖州)人。宋宗室,宋末官真州司戶參軍。宋亡,元世祖徵至朝,歷官兵部郎中,集賢直學士,翰林學士承旨。元初詩文家 ,及最有成就的書畫家。

明   嚴嵩 (二)

出仰山
鐘聲在山間,客子出山去。細雨濕春衣,新寒入高樹。

各家評嚴嵩早期的詩恬淡清婉,此為其一。

晚次寶應湖阻雨憶舍弟
廣陵舟堻s衾枕,寶應湖邊隔雨風。人世百年誰骨肉,天涯此路復西東。中宵憶爾心俱折,逆旅無人信莫通。身迹半生成底事,只餘泥雪嘆飛鴻。

嚴嵩,字惟中。弟嚴岳,字惟正,終身未入宦海。作者於嘉靖元年(1522年)任南京翰林院侍讀,年四十三,第七句有身迹半生語 ,此詩或作於當年旅途中。

贈相命顏生
掃榻雲林白晝眠,行藏於我固悠然。元無蔡澤輕肥念,不向唐生更問年。

蔡澤: 戰國時游說之士,曾向看相人唐舉問自己的前程和年壽。   輕肥: 論語雍也:(公西)赤之適齊也 ,乘肥馬,衣輕裘。後以乘肥馬,衣輕裘比喻顯達。

(嚴嵩早年在故鄉鈐山讀書十年,弘治十八年(1505)進士,累拜武英殿學士,入直文淵閣。世宗時,官至少傳兼太子太師。在位時攬權貪賄,屈殺直言之臣。)

王士禎戲仿元遺山論詩絕句云:》:「十載鈐山冰雪情,青詞百媚可憐生。彥回不作中書死,更遣匆匆唱渭城。」彥回為褚淵之字,淵初在劉宋任中書郎,後入蕭齊為司徒,其從弟褚炤嘆道:「使彥回作中書郎而死,不當是一名士?」

王世貞《藝苑巵言》卷八,記昔時有個在酒館為傭的小民,善唱《渭城曲》,後有人給他一筆錢去做賣酒生意,就不會再唱《渭城曲》了。世貞借此喻嚴嵩詩的貧富易趣,前期清淡,貴顯後則惡道岔出,此不能歌《渭城》也。

嚴嵩的詩,早期所作,亦不乏佳構,王世貞所謂孔雀雖有毒,不能掩文章。晚年之作,自己在詩集自序中也說:抑皆觸口縱筆,率爾應酬,不能求工,亦不暇於求工也。由前則多山林之致,由後則皆朝省之事。時既不同,詞體各異。」 朱彝尊《明詩綜》卷三十三云:「分宜能知暮年詩格之壞,而不知立身之敗裂,有萬倍於詩者。生日詩猶云:『晚節冰霜琣菻O』,昧心之言,將誰欺乎!」

上期介紹的嚴嵩詩

嚴嵩,江西分宜人。弘治十八年(1505)中進士,時二十二歲。由於策論深得主考官賞識,得選為庶起士,二年後授翰林院編修,二十四歲就當上了皇帝(明武宗)跟前的詞臣。一年後以養病為由向吏部告假還鄉 ,再埋頭苦讀了八年書。人變壞是有一個過程,嚴嵩不肯待在京城,應與太監劉瑾的專權有關。年輕時的嚴嵩,對腐敗的官場以及驕橫的奸佞還是抱有警惕,不肯同流合污。

        嚴嵩於正德三年(1508)回鄉,十一年返回京城。離鄉前親友送別,他寫了一首將赴京作贈答:

七看梅發楚江濱,多難空餘一病身。關下簡書催物役,鏡中臒貌愧冠坤。非才豈合仍求仕,薄祿深悲不事親。此日滄波理征棹 ,回瞻松柏淚沾巾。

        嚴嵩回京後受到大概是受到禮部蔣晃的薦拔,回到翰林院擔任侍講的職務,給皇帝講書,跨進帝師的門檻 ,比之前當個詞臣更有榮耀。嚴嵩第一次向武宗皇帝進講孟子的國君進賢兩篇時 ,覺得是無上的殊榮,回家寫了一首詩:

芻蕘何語可聞天,敬展瑤篇洞案前。從諫願逢明後聖,審官期用國人賢。壺溙玉漏移晴旭,香近金爐引瑞煙。幸逢太陽依末照 ,愧從滄海托微涓。

        詩中表現出盡是卑微與感激,從他留下來的講稿來看,嚴嵩是一個不錯的講師。他對武宗講進賢」 ,就是要他敬君子,遠小人,可見這時的嚴嵩,還是心存正氣的清臣。可是當了一年多的帝師,就被明升暗降調離京城 ,這是在明代對那些既有才幹又不討人歡喜的官員安排。

        正德十六年1521),武宗去世。嚴嵩被調回到北京履任國子監祭酒的新職。嘉靖七年(1528),湖北鐘祥獻陵營造完畢,世宗派禮部官員前往致祭。這任務落在嚴嵩頭,致祭完畢回到京城 ,顧不得旅途勞頓,立即向世宗作述職報告,這報告內容竟給世宗不顧某些官員反對而强著給自己只有親王爵位的父親上了一個皇帝尊號,並修了帝陵一事幫上了大忙 。立刻,嚴嵩即被超升為吏部左侍郎,旋即又升任南京禮部尚書,又改南京吏部。

        古代,當官的政治壽命約四十年左右,入仕二十年後,都得尋找自己的新方向。沉淪得過且過,奮起重新定位,由清轉濁,或由濁轉清。嚴嵩總結他在官場多年的經驗,認為清正是死路一條 ,圓滑者才能大行其道,於是將身上的正氣盡行掃除,理直氣壯地當起諛臣。嘉靖十三年(1534),嚴嵩回到北京祝賀世宗三十二歲生辰。恰好此時世宗提出要重修宋史,於是下旨讓嚴嵩留在北京 ,重新任命他為北京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在世宗皇帝的栽培下,嚴嵩的履歷表已非常好看。他反覆在南北二京的吏部,禮部任上要職,為日後晉升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收到詔令後 ,他寫下丙辰孟夏蒙恩以禮部尚書兼學士領史職初入東閣有作:

碧霄何意得重攀,九轉丹成列上班。金簡玉書題冊府,霧窗雲閣住蓬山。擬收麟史才能稱,自領冰銜夢亦閒。講幄舊臣江海別,濡亳猶得奉天顏。

        從此,嚴嵩完全喪失了一個讀書人的基本尊嚴,將所有心思放在世宗身上,邀寵專權,謀害同僚甚至他的上司。

        嚴嵩自六十歲入閣主持國政,到八十一歲被罷黜,二十餘年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顯赫地位,使他日漸驕橫,到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地步。

        所謂惡有惡報,天理循環。嚴嵩,嚴世蕃父子,最終都被另一名老狐猩徐階給與致命一擊,先後被收拾。嚴嵩被勒令致仕回籍,年給一百石米作退休費,嚴世蕃以謀反罪被刑部判決斬首,於嘉靖四十四年(1565)執行死刑。兩年後,嚴嵩貧病交加寄,食墓舍而死,以家破人亡收場。嚴嵩一生的軌跡,並非天生的奸臣,而是逐漸演變。政治黑暗的時代,為產生奸臣提供了土壤。

        嚴嵩的選擇,反映了自明武宗開始,到當時已有二十二年的政治混亂。在正氣萎縮,邪氣囂張的局面下,在許多正人君子以悲劇收場的情勢下,一些人為獲取官場利益 ,只能選擇當小人。明朝帝王師

鄭板橋  (二)

揚州   四首
畫舫乘春破曉烟,滿城絲管拂榆錢。千家養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種田。雨過隋堤原不濕,風吹紅袖欲登仙。詞人久已傷頭白,酒暖香温倍悄然。
廿四橋邊草徑荒,新開小港透雷塘。畫樓隱隱烟霞遠,鐵板錚錚樹木凉。文字豈能傳太守,風流原不碍隋皇。量今酌古情何限 ,願借東風作小狂。
西風又到洗妝樓,衰草連天落日愁。瓦礫數堆樵唱晚,涼雲幾片燕驚秋。繁華一刻人偏戀,鳴咽千年水不流。借問累累荒塚畔,幾人耕出玉搔頭。
江上澄鮮秋水新,邗溝幾日雪迷津。千年戰伐百餘次,一歲變更何限人。盡把黃金通顯要,惟餘白眼到清貧。可憐道上饑寒子,昨日華堂卧錦茵。

哭犉兒
天荒食粥竟為長,慚對吾兒淚數行。今日一匙澆汝飯,可能呼起更重嘗。

鄭板橋五十二歲時始得此子,不幸六歲夭折。

鄴城
划破寒雲漳水流,殘星畫角動譙樓。孤城旭日牛羊出,萬里新霜草木秋。銅雀荒涼遺瓦在,西陵風雨石人愁。分香一夕雄心盡,碑板仍題漢徹侯。

悍吏
縣官編丁著圖甲,悍吏入村捉雞鴨。縣官養老賜帛肉,悍吏沿村括稻谷。豺狼到處無虛過,不斷人喉抉人目。長官好善民已愁,况以不善司民牧。山田苦旱生草菅,水田浪闊聲潺潺。聖主深仁發天庾,悍吏貪勒為刁奸。索逋汹汹虎而翼,叫呼楚撻無寧刻。村中殺雞忙作食,前村後村已屏息。鳴呼長吏定不知,知而故縱非人為。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