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39)  
本期第一頁

宋詩選讀

陳興義,(1090-1138),字去非,別號簡齋,洛陽(今屬河南省)人。他是南宋初期傑出的詩人。作詩很推崇黃庭堅和陳師道,但風格並不和他們一樣 ,比較流利自然。南渡以後,到處飄泊,體驗了艱苦的離亂生活,寫了許多反映現實的作品。

春寒
二月巴陵日日風,春寒未了怯園公。海棠不惜臙脂色,獨立濛濛細雨中。

傷春
廟堂無策可平戎,坐使甘泉照夕烽。初怪上都聞戰馬,豈知窮海看飛龍。孤臣霜髮三千丈,每歲煙花一萬重。稍喜長沙向延閣 ,疲兵敢犯犬羊鋒。

向延閣,即向子諲。   飛龍,逃跑的皇帝。  
 
作者寫這首詩的時候,正當宋高宗趙構在南京登位,聽得金兵南下,慌忙逃跑到揚州,杭州去,之後一路南逃,最後乘船逃到海上。詩人對朝廷的投降逃跑政策非常氣憤。1130年春天 ,對着美好春景,心中有無限感觸,聽到長沙向子諲的部隊打了勝仗,感到非常快慰,寫成了這首詩。


劉子翬(1101-1147),字彥沖,自號病翁,崇安(今屬福建省)人。他是宋朝有名的理學家,一生作官不得意,隱居在故鄉的屏山,闢室授徒,宋代著名理學家朱熹是他的學生。他的詩,風格明朗豪健,道學家的味道並不濃厚。

汴京紀事   廿首錄二
帝城王氣雜妖氛,胡虜何知屢易君。猶有太平遺老在,時時灑淚向南雲。
梁園歌舞足風流,美酒如刀解斷愁。憶得少年多樂事,夜深燈火上樊樓。

金兵侵佔北宋京城汴京之後,劉子翬曾寫了汴京紀事》詩二十首,這媬其中二首。詩句內容有的是想像汴京淪憤嶊煽熄H,有的是追憶以前的繁華,有的是抒發自己的感想。感情真摯濃郁,讀之很使人感動。


唐詩選讀

韓翃         柳氏傳

寒食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寒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唐代宦官之盛,不減於桓,靈,詩比諷深遠。


顧况           唐 孟棨  本事詩

葉上題詩從苑中流出
花落深宮鶯亦悲,上陽宮女斷腸時。君恩不閉東流水,葉上題詩欲寄誰。

君恩」句婉而多諷,謂除御溝流水外無所不閉也。

宮詞   五首之一
玉樓天半起笙歌,風送宮嬪笑語和。月殿影開聞夜漏,水精簾捲近秋河。

月殿宵開,珠簾高捲,笙歌迭起,笑語生春,宮中行樂,不知夜之將闌矣。如實寫來,諷意自見。


元稹

遣悲懷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充膳甘嚐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常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閒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嶽悼亡猶費詞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古今悼亡詩充楝,終無能出此三首範圍者,勿以淺近忽之。


唐代古體詩選讀      白居易

澗底松
有松百尺大十圍,生在澗底寒且卑。澗深山險人路絕,
老死不逢工度之。
天子明堂欠梁木,此求彼有兩不知。誰喻蒼蒼造物意,但與之材不與地。
金張世祿原憲貧,牛衣寒賤貂蟬貴。貂蟬與牛衣,高下雖有殊。高者未必賢,下者未必愚。
君不見沉沉海底生珊瑚,歷歷天上種白榆。

賣炭翁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夜來城外一尺雪,曉駕炭車輾冰轍。
牛困人飢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一車炭,千餘斤,宮使驅將惜不得。
半匹紅紗一丈綾,繫向牛頭充炭直。

天可度
天可度
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但見丹誠赤如血,誰知偽言巧似簧。
勸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婦為參商。勸君掇蜂君莫掇,使君父子成豺狼。
海底魚兮天上鳥,高可射兮深可釣。唯有人心相對時,咫尺之間不能料。
君不見李義府之輩笑欣欣,笑中有刀潛殺人。陰陽神變皆可測,不測人間笑是瞋。

太行路
太行之路能摧車,若比人心是坦途。巫峽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
人心好惡苦不常,好生毛羽惡生瘡。與君結髮未五載,豈期牛女為參商。
古稱色衰相棄背,當時美人猶怨悔。何況如今鸞鏡中,妾顏未改君心改。
為君薰衣裳,君聞蘭麝不馨香。為君盛容飾,君看金翠無顏色。
行路難,難重陳。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行路難,難於山,險於水。
不獨人間夫與妻,近代君臣亦如此。君不見,左納言,右納史,朝承恩,暮賜死。
行路難,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情反覆間。

秦中吟    十首之三

秦中吟十首 ,元和五年(810)前後作於長安。這組詩,一題一事,一事一議,既反映了社會問題,也寫出了詩人對這些問題的態度和認識。

重賦
厚地植桑麻,所要濟生民。生民理布帛,所求活一身。身外充征賦,上以奉君親。
國家定兩稅,本意在憂人。厥初防其淫,明敕內外臣。稅外加一物,皆以枉法論。
奈何歲月久,貪吏得因循。浚我以求寵,斂索無冬春。織絹未成匹,繰絲未盈斤。
堶E迫我納,不許暫逡巡。歲暮天地閉,陰風生破村。夜深煙火盡,霰雪白紛紛。
幼者形不蔽,老者體無溫。悲端與寒氣,並入鼻中辛。昨日輸殘稅,因窺官庫門。
繒帛如山積,絲絮似雲屯。號爲羨餘物,隨月獻至尊。奪我身上暖,買爾眼前恩。
進入瓊林庫,歲久化爲塵。

這是秦中吟》第二首 。《唐宋詩醇》認為這首詩"於時政源流利弊,言之了然,其沉著處令讀者酸鼻,杜甫《石壕吏》之嗣音也。當時皇帝除國庫外,另設私庫,儲藏羣臣貢品 ,以供揮霍。地方大員,為求擢升,在正稅之外,巧立名目,聚斂百姓財物,用"善餘"的名義,向皇帝進貢。百姓在沉重的壓榨下,無以為生,而大量的財物 ,在皇帝的私庫中積壓腐爛,化為塵土。   梁鑒江《白居易詩選》

輕肥
意氣驕滿路,鞍馬光照塵。借問何爲者,人稱是內臣。朱紱皆大夫,紫綬或將軍。
誇赴軍中宴,走馬去如雲。樽罍溢九醞,水陸羅八珍。果擘洞庭橘,膾切天池鱗。
食飽心自若,酒酣氣益振。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這是秦中吟》第七首 。詩題本論語-雍也"乘肥馬,衣(去聲)輕裘。""此以借指達官顯宦,兼喻其生活豪奢。中唐以後 ,朝政昏亂,宦官擅權。至貞元,元和之際,朝廷軍政要職多把持在宦官之手。他們在政治上翻雲覆雨,作風上驕縱蠻橫,生活上奢侈腐化。在老百姓心目中,宦官是權勢的象徵,醜惡的代名詞 。詩中表現作者對這夥人的鄙視和痛恨。詩歌描寫生動,對比强烈,揭露深刻,是一幅絕妙的政治漫畫。末兩句寫江南旱饑。與上文六句形成强烈的對比 。反襯宦官之奢糜腐朽。    梁鑒江《白居易詩選》

買花
帝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共道牡丹時,相隨買花去。貴賤無常價,酬直看花數。
灼灼百朵紅,戔戔五束素。上張幄幕庇,旁織笆籬護。水灑復泥封,移來色如故。
家家習爲俗,人人迷不悟。有一田舍翁,偶來買花處。低頭獨長歎,此歎無人喻。
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

這是秦中吟》第十首 。才調集題作《牡丹》。唐李肇《國史補》卷中:"京城貴遊尚牡丹三十餘年矣。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耽玩為耻。執金吾鋪官圍外寺觀,種以求利,一本有值數萬者 。"本篇具體地描述了這種情况。最後六句描寫:有一個年老的莊稼漢,偶然來到買花的地方。他獨自低頭長歎,這一聲長歎沒有一個人能夠理解,一叢顏色濃艷的牡丹花,價值抵得上十戶中等人家繳納的稅額啊!    梁鑒江《白居易詩選》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常建   宿王昌齡隱居
清溪深不測,隱處惟孤雲。松際露微月,清光猶為君。茅亭宿花影,藥院滋苔紋。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羣。

平聲支韻
作意: 全詩留戀隱居的佳境,彷彿洞天覆地,一宿之後,因而也起了和他一同隱居的念頭。所謂即景生情,也可說是情隨境遷。
作法: 首二句寫隱居的地方,用一「惟」字,見得除「孤雲」外,沒有別的俗物。三四兩句用松間月露,點出「宿」字及隱居的人 。五六兩句寫夜景的清幽,用 「宿」「滋」字就是所謂「詩眼」。古詩中往往有對句,這兩句大可效法。七八兩句,因宿着這樣的佳境 ,也起了偕隱之念和西山的鸞鶴為羣。語氣含有向對方詢問的意思。

孟浩然   秋登蘭山寄張五
北山白雲堙A隱者自怡悅。相望試登高,心隨雁飛滅。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發。時見歸村人,沙行渡頭歇。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 。何當載酒來,共醉重陽節。

入聲屑月韻
作意: 題目是「寄」,當然是相望而不可見。從蘭山望到北山,所以說相望,望了只見歸村的人,不見張五,所以特地寄了這首詩,約他到重陽節,載酒同來登高 。這首詩是望而不見,前面邱為的《尋西山隱者不遇》,是尋而不遇,意義雖別,結構相同。
作法: 首四句寫登蘭山去望張五,先點張五,次點登山。五六兩句點「秋」字。七八兩句是望見山下的人,以襯出不見張五。九十兩句都是寫遠望所見。句句寫登高望遠 ,同時也句句懷念張五。末了用「何當」一轉,結出自己的希望,就是說明所以要寄詩的意思。仍以「重陽節」照應「秋登蘭山」,章法很整齊 。其中「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兩句,向來認為是浩然的名句。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十八)

方干   送相里燭
相逢未有期,相送定何之。不得長年少,那堪遠別離。泛湖乘月早,踐雪過山遲。永望多時立,翻如在夢思。

李昌符   秋晚歸故居
馬省曾行處,連嘶渡晚河。忽驚鄉樹出,漸識路人多。細逕穿禾黍,頹垣壓薜蘿。乍歸猶似客,隣叟亦相過。

戎昱   冬夜懷歸
座到三更盡,歸仍萬里賖。雪聲偏傍竹,寒夢不離家。曉角催殘漏,孤燈碎落花。二年從驃騎,辛苦在天涯。

戎昱   聞笛
入夜思歸切,笛聲寒更哀。愁人不願聽,自到枕前來,風起塞雲斷,夜深關月開。平明獨惆悵,落盡一庭梅。

劉方平   秋夜泛舟
林塘夜汎舟,蟲響荻颼颼。萬影皆因月,千聲各為秋。歲華空復晚,鄉思不堪愁。西北浮雲外,伊川何處留。


域外詩詞選讀   之一    更多
 

 

 

 

 

 

南韓   李承晚

李承晚(1875-1965),字承龍,朝鮮望族之後。1905年畢業於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1910年獲普林詩頓大學國際政治博士學位 。1945年至1960年,連任四屆總統。1965年卒於夏威夷。

慶州佛國寺懷古
少小飽聞佛國名,登臨此日不勝情。羣山不語前朝事,流水猶存古國聲。半月城邊春草合,瞻星臺下野花明。至今四海風塵定,古壘松風卧戍兵。

遊杭州賦贈
西湖春日泛蘭舟,多謝主人作伴遊。九曲紅橋三印月,居然身在瀛洲。

錢塘遠眺
錢塘名勝飽聞名,此日登臨暢客情。古塔西南半野色,高樓日夜大江聲。山圍南越千年地,橋出東韓萬里程。獨立斜陽聊極目,江帆落處暮煙生。

以上李承晚選詩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主講)
 

 

 

 

 

 

 

 

 

 

 

 

 

 

 

 

 

 

 

 

 

 

 

 

 

 

 

 

 

 

 

 

 

 

 

 

 

 

 

 

 

 

 

 

 

 

 

 

日本   森槐南   (一)

森槐南(1862-1911或一說1863-1911),尾張(今愛知縣)名大來,字公泰,通稱泰二郎,別號秋波禪侶,說詩軒主人。他是明治詩壇三大宗匠之一森魯直之子,家學淵源,天資聰慧,十三歲能作漢詩,十六歲即在刊物上發表填詞 。其時晚清大詩人黄遵憲(清駐日公使參贊)對他極為贊許,認為"後有觀風之使采東瀛詞者。必應為君首屈一指也。"(補天石》評語。森槐南曾作補天石傳奇示黄遵憲 )自二十歲以後隨侍其父與清駐日使館員交游 ,在倚聲酬唱中自然受到晚清詞派的影響。又與來自名古屋青年詩人高野竹隱訂交,兩人旗鼓相當,酬唱頗多。二十七歲時,受當朝首相賞識,由修史局小職員擢升為內閣二等秘書。自此終日追隨達官左右 ,無暇於詞作。直到明治三十一年,槐南三十六歲時,辭去秘書職務,並作罷官詩,有句云:"無如小技雕蟲喜,何幸微官附驥休。"森槐南曾任東京帝國大學及早稻田專門學校漢文講師 ,所授課程有唐宋詩學,詞曲概論等,博古通今,詩才卓犖,所著槐南集二十八卷,其中有詞一卷 ,唐詩選評釋杜詩講義等 。夏承燾先生亦稱許說:"日本詞人為蘇辛派詞當無出槐南右者,而其穠麗綿密之作,亦不在晏幾道,秦觀之下。"

一月三日奠亡兒墓
獨折梅花供墓門,新正三月祭殤魂。乳才解索神初慧,口不能啼病亦寃。每與汝娘悲綉褓,空教乃祖坐春軒。無端屈指恰周歲,二月生辰那忍言。

紅樓夢
天荒地老奈情鍾,愁鎖紅樓十二重。有夢提醒長恨客,為郎憔悴可憐儂。春痕素月迷零蝶,花影香龕隱暮鐘。惆悵珠衣雲樣薄,仙城飄渺隔芙蓉。
一簾夜月吊啼烏,瘦到秋花影不扶。未必情深天亦老,這番恨足海應枯。雨雲休却空朝暮,金玉因緣定有無。誰道紅妝歸幻境,情芽吹恨長蘼蕪。
性蘭心蕙憶生前,蕙歇蘭銷更惘然。明月楚雲情易雨,梅花漢帳夢吹烟。雙非彩鳳飛無翼,翩若驚鴻影可憐。翠袖暮寒人倚竹,瀟湘館堬z哀弦。
蘭干曲曲綠陰陰,有客偷彈焦尾琴。鴛願牽絲春夢短,蘭因香悟夙根深。桃花小影憐紅雨,明月前身托素心。仙佩無聲魂不返,鴨爐灰冷海南沉。

明治二十三年,森槐南有賀新凉 - 讀紅樓夢》,用孫苕玉女史韻。十年前(明治十三年),時十八歲,發表紅樓夢後,七律四首(見上)。又於明治二十五年用日文寫紅樓夢序詞,並將紅樓夢第一回譯成日文,又曾用日文寫紅樓夢評論。從而可知。他是日本明治時代的"紅學家"。

南歌子   春夕
迷蝶魂難定,春人酒易醒。夜深鄰院罷調箏。簾外梨花如雪,月泠泠。

此為十六歲初次填詞之作,載於明治十一年新文詩三十三集。

昭君怨   題畫蘭
惆悵佳人一別。環佩如鳴夜月。古壁寫幽香。夢瀟湘。   搖棹黃陵廟畔。愁煞山長水遠。南浦暮雲低。賦魂兮。

此詞載於明治十一年新文詩四十二集。

以上《日本三家詞箋注

夜過鎮江
他日扁舟歸莫遲,揚州風物最想思。好賒京口斜陽酒,流水寒鴉萬柳絲。

夜過鎮江》是森槐南到中國南方游覽觀光,夜過鎮江時所作。原詩共三首,此其三。詩人不直接描寫夜過鎮江時所看到的風物,而是說下一次不要回來得太晚,看完揚州的景物後,還可以在鎮江吃杯老酒。

蔡文姬歸漢圖
苟活終留失節名,甘從三姓若為情。當時身葬黃河水,合聽胡雛喚母聲。

三姓,是指蔡文姬三次嫁人,初嫁河東衛仲道,後嫁匈奴左賢王,最後嫁陳留董祀。

這是一首題畫詩。蔡文姬一生的坎坷遭遇,其經歷成為漢末動亂時代的縮影。作者在詩中,對蔡文姬的命運表示了同情,而站在正統的觀念上,又對她的所作所為表示不理解。

湖上次韻
雨過池塘綠驟加,好移漁艇占鷗沙。更須棹入荷花去,風有清香露有華。

這是一首描寫夏日湖中賞荷的詩,表現出詩人心情愉快的感覺,以及超然自適的心態,風格輕快。第三句的一個"更"字,更顯出詩人的煉字功夫。

鵑聲
千聲仿佛度嶙峋,似道空山是帝。血污誰危唐社稷,魂歸仍恨蜀君臣。冬青半樹園陵雨,金碧南朝野寺春。終古自來家國事,詩人再拜獨傷神。

作者在中國所作的傷心吊古之作。詩人從唐宋歷史與杜鵑聲有關的事件入手,通過杜鵑聲來表達唐宋歷史人物的命運。

域外筆記,傳奇,寓言    更多

朝鮮  成俔(1439-1504),字磬叔 ,號慵齋,又號浮休子,虛白堂。朝鮮王朝世宗時代學者及散文家,曾出使明朝。著有虛白堂詩文集慵齋叢話浮休子談論等 。又編有樂學軌範(朝鮮古代音樂之大成)

一妻一妾

東門柳有一妻一妾而處室者。妻美而妾惡,愛妾而不顧妻。人有問於浮休子曰:「東門之妻,其貌侈美也,其性惋順也,其治家有法也,而反目相仇;妾則貌丑(醜)而性惡,且未知女功,而昵愛無比。大抵人情好善而惡惡,東門之性反是,何歟?」浮休子曰:「好善惡惡,常也;舍善趨惡,變也。常無可常,變無硠隉A隨其所遇而愛憎生焉。女無美惡,悅我目者為姝;人無善惡,適我意者為善。非獨女色為然,君臣之分亦猶是也。」諺有云:芝蘭摒野而遢茸顯也。騏驥駕鼓而駑駘御也,西施掩泣而嫫母笑也。賢人退隱而讒諛進也。人皆知善惡而能去就之,則人皆可以為堯舜。惟其不如是,故家國亂亡之相繼也。

(學海書樓  黃兆顯老師選講)

成俔(音憲)    
東門柳: 東門一位柳姓先生。    
浮休子: 即成俔。    
侈美: 極美。    
女功:周禮:婦功,婦容,婦德,婦言。  
舍: 同捨。  
常: 常理。   變: 不合常理。    
姝: 美貌女子。
芝蘭: 喻賢人,君子。
遢茸: 遢,借字,,猥賤也,喻小人,卑下之人。司馬遷報任安書》:「今已虧形為掃除之隸,在
茸之中。」,賈誼弔屈原賦:闒茸尊顯兮,讒諛得志。
騏驥: 良馬,千里馬。

駑駘: 劣馬。
西施: 喻美婦。喻好人受委屈。
嫫母: 喻醜婦。喻小人得逞。
讒諛進: 進,得志,讒諛進,小人得志。
堯舜: 明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