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5)  
本期第五頁

 

 

 

 

 

 

 

 

 

 

 

 

 

 

 

 

 

 

 

 

 

 

 

 

 

 

 

 

 

 

舒巷城(四)

江楓吟     1950年   (江楓,江譽鏐,即南海十三郎)
半是無音此夜聲,明珠不復落香城。誰行寂寞江楓路,藝苑朝華夕拾情。

悼蕭紅   二首     1957年8月3日
呼蘭河畔記童年,生死場中血淚篇。十五年前埋玉骨,白山黑水夢魂牽。
當時潮汐帶愁生,寂寞蕭紅淺水行。今日魂歸珠海暖,五星旗下不飄零。

蕭紅(1911 - 1942),原名張迺瑩。著有生死場,呼蘭河傳等。1940年來港,1942年日治時因肺病逝世,葬於淺水灣。1957年香港文藝界將其骨灰送回廣州安葬 ,舒巷城亦參與其事。

寄贈柏弟    1970年10月9日   三首選二     (舒巷城弟名王柏泉)
鯉魚門峽匆匆過,一別機場隔海分。莫個徘徊霜露下,只緣異國正冬深。
挾琴帶畫走天涯,兩載拿城暫作家。西雅圖中尋釣伴,舊金山內看秋霞。校園草徑今猶綠,牆外冬枝尚有花。切記加衣寒夜裡,揮弓研墨啜温茶。

自注: 城而不城,採其平音也。校園句,來信曾說其綠草想起某拙詩。母親喜說趁熱飲。煲滾也。

山花子   贈柏弟    1970年10月9日   (舒巷城弟名王柏泉,拉二胡與繪畫俱佳)
勒馬橫弓滿座驚,兩弦竟發這般聲。千鳥歸林憑數指,早成名。(滿,或作舉)   城外倚琴施妙技,狂風急浪掌中輕。遙望草原雲過處,故鄉情。

如夢令   讀辛棄疾詞
北望胡塵飛逐。燕舞江南苔綠。白髮為誰生?對酒金甌未足。千瀑,千瀑,難洗山河一辱。

卜算子慢   曹雪芹
紅樓夢斷,除夕雪飄,此夢倩誰能續。折翼風箏,正與雪芹同族。賣畫錢,買酒誰賒粥?字字血,辛勤十載,年年寶黛同哭。   一卷悲歡軸,是脈脈情懷,悠悠衷曲。翠管瓊筵,散若彩雲過目。嘆才華,燈滅何其速。說筆力,紅樓萬態,問捨君誰屬。

舒巷城(1921-1999),原名王深泉。年青時已開始創作,在一生寫作生涯中,發表了大量作品,小說,散文詩歌。


名與實
在這裡,賽馬日是賭馬日。 笑,她不敢咧嘴大笑
賽馬是合法的賭錢。 怕粉脫膏鬆
「兒童不宜觀看」 把光采的面具震下
是色情電影的  
「宜觀看」的宣傳。 哭,她不能倘出眼淚
「文藝」是愁雲慘霧的藝術。 怕落花如墨
「時代曲」把時代歪曲。 使孔雀變了烏鴉
「自由」,一個美麗的花園。  
但願閣下不長壽的棺材鋪 有什麽辦法呢
叫做「長生店」。 她要塗眼圈呀加眼皮
  連做夢也要假睫毛一「打」
   
幸福 天橋
教堂,白紗 不是天河高掛
奪目的鑽石戒指 在街道行人的上邊
還有祝福和牧師 滾滾的車輪,轉個不停
接着是筵開百席  
脫下白紗穿粉紅禮褂 不是鵲橋橫卧
在打麻雀的大酒家 在你的窗前
  夜來了,沒有牽牛織女星
莊嚴之後  
熱鬧之後 有鋼筋水泥與馬達之磨牙齒
她跟最親愛的 有閃電後的陣陣雷鳴
比翼齊飛 咫尺間,把你從好夢中驚醒
看金門橋的風光去了  
   
歸來時,噴射機好快  
她和最親愛的  
吵架了  
在蜜月之後  
在幸福之後  

 

周瘦鵑     曾和摯友蘭君來此
黿頭渚畔小勾留,萬頃煙波綠上樓。記否臨流曾有誓,五湖一舸作仙儔。

胡適   題劉海粟扇面高莊寫生圖
我來正值黃梅雨,日日樓頭看煙霧。才看遮盡玉皇山,回頭已失樓前樹。

蔡元培夫婦     唱和詩     (蔡元培繼室:周峻女士)

(峻)送春立夏前夕
今年花事已闌珊,臨去春風夜又寒。林鳥依依還惜別,願君寄語報平安。

(培)和養友送春
來遲本已苦珊珊,去又匆匆趁嫩寒。但願隨春共來去,不教別恨攪平安。


吳稚暉先生,風趣得很,曾經說過麽樣的一首詩:

天下文章數三江,三江文章屬我鄉。我鄉文章屬我弟,我弟向我學文章。

說來說去,還是我的文章最好。這種自誇法,一下子就被人發覺了。善於自誇者是表面不著痕跡,要別人讀了後,細想一會才發覺出來。例如蘇軾送子由使契丹詩,詩云:

雲海相望寄此身,那因遠適更沾巾。不辭驛騎凌風雪,要使天驕識鳳麟。沙漠回看清禁月,湖山應夢五陵春。單于若問君家世,莫道中朝第一人。

須勿向單于洩露蘇家乃朝廷中之第一人,以免被契丹扣留。要使天驕識鳳麟」 ,「莫道中朝第一人」,都不免有些自誇了。

吳稚暉老先生思想卓越,是一位最有趣味的人,他是蔣經國先生的老師。他八十歲生日那天,記者問他生日有何感想?他說:「沒有」,接着唸了一首五言詩,道:

人見白頭憂,我見白頭喜。父母生我時,惟恐不及此。

不以清寒為憂,孤單為苦,人生短促為恨,光陰迅逝為傷,只覺得是喜。這種思想,真是高人一等。原來的詩,後面兩句不是這樣的,只因後來,他將後面兩句改一改,避免生日說一「死」字。原來的詩是:

人見白頭憂,我見白頭喜。多少少年人,不到白頭死。


張恨水 (四)   詩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懷舊
偏教花好月難圓,一度相逢一黯然。睹咏雙星空有恨,頻書兩字是無緣。已非張緒當年柳,轉悟維摩病後禪。欲訴此情難解取 ,秋心寫滿薛濤箋。
恍佛靈犀婉轉通,尋詩頻過畫橋東。小西天外蛾眉月,太液池邊菡萏風。好景空消愁病堙A多情只在有無中。銀河耿耿凭欄望,搔首難言意自同。

能除煩惱何妨死, 久不作呻吟語矣。友人戲以"能除煩惱何妨死"七字相示,爰補成三首,游戲之作,不必認為詩也。

莫向鶯花問舊游,十年塵夢尚飄流。能除煩惱何妨死,解道相思便是愁。鬢影釵光空入畫,夕陽秋柳怕登樓。個中消息知誰識,不羨鴛鴦羨白鷗。
千秋一曲伯牙琴,情比桃花水更深,斷句尚邀知己淚,招魂空剩美人心。能除煩惱何妨死,未減清狂只自吟。惟問中年哀樂意。為誰憔悴到如今。
牽蘿難補到情天,埋沒詩名二十年。空谷幽蘭原自惜,玉樓殘夢倩誰憐。能除煩惱何妨死,韓信相逢總是緣。一語頻聞花底錯,令人躊躇說非烟。

能除煩惱何妨死”之句敬答諸和者

百年都是鏡中春,湖海空悲兩鬢塵。身外皆為無用物,劫餘轉羨太平民。
能除煩惱何妨死 ,若道因緣莫當真。應愧相如還賣賦,文章學得只醫貧。

若道因緣莫當真(張作解脫語也)

文剩澆愁筆一枝,為人兒女說相思。能除煩惱何妨死,難得糊塗轉學痴。解悶那辭拼命酒,愛吟偏是斷腸詩。知音畢竟天涯有,但獲相逢莫怨遲。

解悶那辭拼命酒(不能飲故云)

笑意
拈花一笑意何如?總覺吟肩病態多。自道不如亡國恨,客來猶唱懊儂歌。燈前瘦影羞明鏡,劫後餘生感逝波。差幸小樓風雨夜,談詩還有故人過。

送友
殺人不是英雄意,無奈蒼生望救殷。一片雞聲殘月堙A高歌背劍去從軍。

秋與   三首
碧空黃葉景淒清,又見旌旗出古城。大道衰楊初落日,西風殘角正操兵。投鞭終令三苗服,橫槊何須四座驚。野老回家應破涕,壺漿携向戰場行。
隋苑唐宮不忍看,紅塵消歇一凭欄。已無燕子棲綸閣,尚有鮎魚上鈎竿。對鏡忽疑真面目,登壇先改舊衣冠。狂儒只合江湖老 ,羞向荊州說慕韓。
舊雨而今意氣豪,前途功業比蕭曹。彌衡空毀三年刺,范叔終慚一襲袍。落木江湖悲日暮,秋風燕雀笑天高。有人還愛相如賦,自向故都運禿毫。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