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9)   本期第十二頁

鄭孝胥   海藏樓詩  (五)    更多

鄭孝胥(1860 - 1938),號海藏。 1911年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後致力參與溥儀復辟,1931年勸說溥儀前往滿州,與日本達成建立滿州國協議,又出任滿州國總理兼陸軍大臣,為後人詬責。 鄭孝胥寓居上海時,築有海藏樓,獨自居住,不携家眷。據林紓言,此樓乃取蘇軾惟有王城最堪隱 ,萬人如海一身藏。」詩意命名,故日後所編詩集,取名《海藏樓詩

 

 

 

 

 

 

 

 

 

 

 

 

 

 

 

 

 

 

 

 

 

 

 

 

 

 

 

 

 

 

 

 

 

 

 

 

 

 

 

 

 

 

 

 

 

 

 

 

 

 

 

 

 

 

 

 

 

 

 

 

鄭孝胥尤工哀輓之作。光緒二十七年,福建瘟疫盛行,其長兄孝穎,仲兄孝思,侄友荃相繼猝死。不久其妹伊蘐也因過於悲痛而殞。噩耗接踵,情何以堪,悲從中來,長歌當哭:

我欲叱閻羅,鬼籍除其名。不然當把臂,地下從先靈。(述哀其四)
死喪雖甚威,後死方有事。門中二十口,舍我將誰寄?致書使亟來,惡瘴猶為厲。漢陽趣賃屋,規以安汝輩。三棺當暫厝,閒歲待我至 。解衣斸蒼山,和土將血淚。築成名恨塚,償我無窮意。(其六)
登舟一悽惶,去去意殊酷。樓頭臥更起,船尾燈猶綠。江波闇漲天,風雨欲揭屋。餘生付殘世,何地同啜粥。(其七 ,卷四)

而其蘐妹痛兄而殞作訣妹辭,則一如李白百憂章萬憤詞,以四言短句 ,抒寫長恨,詞意悲惻,音節淒促:

嗟我與子,名為弟晜。少小相依,長而遂分。此分非他,子亡我存。各有恨淚,流為黃泉。往者萬古,來者億年。爾我甚疏,倏忽其間 。手足奚親? 萍梗奚緣? 我尋子形,怳若夢殘。兀然驚疑,非醉而顛。嗟我與子,名為弟晜。曾為弟晜,不如路人。子為枯骸,我為遊魂。從此長絕,理無復全。(卷四)

鄭孝胥三子鄭勝,小字小乙,吳淞同濟醫工大學工科學生,因病死於上海寶隆醫院,年僅二十四歲。集中有哀小乙六首 ,一字一淚,聲聲掩抑,寫老年喪子,痛徹心扉:

昧爽赴吳淞,落日歸黃浦。挾書獨往來,海鷗久為伍。錫名乃曰勝,好勝由爾父。未明喚兒起,去去不言苦。回頭望樓窗,目力盡街樹。饑飽兒自知,風雨兒自禦。安知兒已傷,精髓暗中腐 。臥床未十日,到死無一語。無窮父子情,草草遂終古。倚樓默自失,淚眼復何睹。(其二)
病革憂交功,惶瞀苦無計。一朝氣遂絕,心知即長寐。眼看屍入棺,骨肉從此棄。見棺不見人,哀怨將可冀?如何棺又去,遺像空相視。人屍與棺像,變化一至四。他年當為墳,百歲同入地 。親愛未盡亡,死別饒餘味。留名稱不朽,萬古付涕淚。(其四,卷九)

這些詩,哀感過人,求之前賢,亦不多見,無怪乎當時眾口流傳。陳寶琛嘗謂:我讀述哀作 ,聲淚一時迸。葉玉麟說讀之心如中刃。王賡言鄭孝胥傷逝詩十二首:海外讀者 ,尤盛稱之。袞甫自東貽書,謂其以宋賢之意境,而有漢,晉之格調,深遠悲涼,驚心動魄,何止近世所無,直當獨有千載。

雖然鄭孝胥前後取法不少前代詩人,但他也明白,一味效法,絕不可能形成自身的風格和特色,也絕不可能在藝術上自開門戶。作為一個能在近代詩史獨樹一幟的重要詩人 ,鄭孝胥的創作實踐,與其詩學思想有着密切的關係。唐朱慶餘作閨意詩進獻張籍:洞房昨夜停紅燭 ,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張籍答詩云:越女新妝出鏡心 ,自知明豔更沉吟。齊紈未是人間貴,一曲菱歌敵萬金。鄭孝胥曾效其意作詩,表達自己的詩學主張:一笑何曾學畫眉 ,新妝明鏡劇先知。西窗自把菱花看,依樣春山未入時。(光緒九年三月廿四日日記)

人云似某某,竊用以為愧。(雜詩,卷九)鄭孝胥早年縱論詩家短長 ,曰:近代罕解古詩者。五古尚偶有佳者,長短句直無其人・・・・・・・・後代學作長短句者 ,受青蓮之毒最深,緣無脫其巢臼,無出其範圍者耳。究之兩漢樂府而後,作者惟明遠,青蓮。下至晚唐,宋,元,明諸老所作,則直是近體氣力音節,只襲其貌耳。最不解君不見始於何人 ,青蓮偶用之,遂令千古作古風者,除君不見無可開頭 ,令人生厭。杜老多不作此體,却純是漢人神理氣骨。然則學詩者定須套調乎?(光緒八年三月十四日日記)在H庵屬題董元宰書蹟卷子詩中 ,更是明確宣告:何當擲筆睨天際 ,胸無故人任自為。(卷六)鄭孝胥有一首談書法的詩:吾觀古書體 ,風氣各自勝。學之得形似,要亦近其性。誰能受束縛,一一待指證。不如盡掃去,縱筆且乘興。何須鑿妍醜,今日我為政。」《唐元素屬題吳攘之小像,卷九)可看作他提倡藝術自由的宣言。今日我為政。五字 ,正是其個性的充分體現。

也正因如此,鄭孝胥的詩歌創作在這一段歷史時期,還是取得了相當的成就,他之所以成為同光體三大流派之一,閩派詩歌領軍人物,應非偶然。他藝術上的成功,既得益於其善於總結繼承前人的成功經驗 ,更取決於他特行獨行的個性,不甘墮古人窠臼的創新精神。當然,我們肯定其詩歌創作的藝術特色與成就,僅僅着眼於在文學領域而言,本着不因人廢言的態度 。而對於鄭孝胥這個人及其在中國近現代史上的政治表現,早已蓋棺定論,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海藏樓詩卷第一

以下己丑

春歸
正是春歸却送歸,斜街長日見花飛。茶能破睡人終倦,詩與排愁事已微。三十不官寧有道,一生負氣恐全非。昨宵索共紅裙醉,洒淚無端欲滿衣。

九日獨登清涼山
科頭直上翠微亭,吳甸諸峯向我青。新霽雲歸江浦暗,曉風浪入石頭腥。忍飢方朔非真隱,避地梁鴻自客星。意氣頻年收拾盡,登高何事叩蒼冥。

題顧子朋齋壁   在龍蟠里曾沈左諸祠之側
客去晚窗明,行吟山鳥驚。殘陽一峰靜,秋水半潭清。几席餘文字,祠堂近老成。終知歸寂寞,徙倚若為情。

吳氏草堂
雨後秋堂足斷鴻,水邊吟思入寒空。風情誰似楓林好,一夜吳霜照影紅。
水痕漸落露漁汀,禿柳枝疏也自青。喚起吳興張子野,共看山影壓浮萍。

楓林。石遺室詩話霜林。  

以下庚寅

人日登陶然亭
春來料理喚吟朋,暖日江亭便可登。林杪山光能映酒,蘆根泉脈欲銷冰。閒曹蹤跡人誰覺,老輩追陪我亦曾。猶有後人同刻意。故應風味愛盲僧。

自注: 寺有盲主持,陳弼宸太史與之熟。

贈許豫生下第南歸
西笑頻嗟宦未成,故山還我舊才名。春衫涴酒重尋夢,紈扇題詩又送行。海上閒居娛壽母,朝端知己說門生。南歸垂翅吾猶羨 ,姜被多年冷弟兄。

官學雨中與陳笙陔夜坐
宣南五月翻階雨,二客虛堂坐渺然。聊喜素心共今夕,忽驚浪跡近中年。清談忍刺當時事,歸夢貪尋自在眠。來日閉門同索句,便從正字證詩禪。

馮園看牡丹
出郭車聲不厭遲,尋春聊赴好花期。園林客堶姘C地,風日樽前絕豔思。孤宦正堪棲物外,壯年輕易觸兒時。阿翁軼事誰能說,感激初聞訪友詩。

自注: 馮乙亭世叔為余誦先考功詩。

伯潛約遊鼓山
風雨危前諾,中宵喜見星。夜寒依竹轎,曉霧出茅亭。滄海歸人瘦,孤峯向我青。入山真恨晚,舉首愧山靈。

聽水樓偕伯潛夜坐
人閒可語轉寥寥,默坐空山盡此宵。月黑忽驚林突兀,泉枯惟對石嶕嶢。宣南氣類今難問,樓上詩魂我欲招。莫使相逢恨岑寂,明朝分手馬江潮。

樓上詩魂我欲招句,自注: 樓懸淨名菴乩詩。

遊棲霞泊舟下關尋三宿巖題字不得
寒鴉衰柳點霜天,好放城根下水船。歲暮暫尋招隱客,年來深欠入山緣,江光月盡空含影,人語宵分漸墜煙。惆悵精藍三宿字,吟魂夢倚洞龍眠。

江光月盡空含影句,自注: 是日晦。

登攝山最高峰
每愁飛鳥滅雲端,石磴行來倦百盤。鍾阜雲開分晚照,吳江楓落入新寒。名山誰信身堪隱,世事終憐劫未闌。直恐吟哦增客感,松風還為卷波瀾。

以下辛卯

正月二十一日城西步歸作
齅遍江梅更惘然,東風吹面又今年。春山漸綠荒煙外,野水偏明落照前。誰遣旁人覺哀樂,稍從浪跡悟因緣。尋思光緒承平日,好辦閒身付酒邊。

吳氏草堂梅花下作
今年又見江梅發,嘆息勞生幾往還。淡蕩風香春欲半,蕭寥煙日地常閑。牆陰活計添新竹,籬角幽情帶好山。莫管花前詩力減,憐渠歲月不教刪。

李白《上崔相百憂章(時在潯陽獄)》:共公赫怒,天維中摧。鯤鯨噴蕩,揚濤起雷。魚龍陷人,成此禍胎。火焚昆山,玉石相硾。仰希霖雨,灑寶炎煨。箭發石開,戈揮日回。鄒衍慟哭,燕霜颯來,微誠不感。猶縶夏台。蒼鷹搏攫,丹棘崔嵬。豪聖凋枯,王風傷哀。斯文未喪,東嶽豈頹。穆逃楚難,鄒脫吳災。見機苦遲,二公所咍。驥不驟進,麟何來哉。星離一門,草擲二孩。萬憤結習,憂從中催。金瑟玉壺,儘為愁媒。舉酒太息,泣血盈杯。台星再朗,天網重恢。屈法申恩,棄瑕取材。冶長非罪,尼父無猜。覆盆倘舉,應照寒灰。

李白萬憤詞投魏郎中》:海水渤潏,人罹鯨鯢。蓊胡沙而四塞,始滔天於燕齊。何六龍之浩蕩,遷白日於秦西。九土星分,嗷嗷棲棲。南冠君子,呼天而啼。戀高堂而掩泣,淚血地而成泥。獄戶春而不草,獨幽怨而沈迷。兄九江兮弟三峽,悲羽化之難齊。穆陵關北愁愛子,豫章天南隔老妻。一門骨肉散百草,遇難不復相提攜。樹榛拔桂,囚鸞寵雞。舜昔授禹,伯成耕犂。德自此衰,吾將安棲。好我者恤我,不好我者何忍臨危而相擠。子胥鴟夷,彭越醢醯。自古豪烈,胡爲此繄。蒼蒼之天,高乎視低。如其聽卑,脫我牢狴。儻辨美玉,君收白珪。

海藏樓詩集


靳夢萍 (五)  近代著名粵劇撰曲家。   更多
 

 

 

 

 

 

 

 

 

 

 

 

 

 

 

 

遠懷   庚午重後二日
影事縈迴蘊恨多,別來愁緒訴姮娥。長空鐵翼終飛逝,才氣情心任折磨。憑電遙傳聲婉約,借機遠慰語輕呵。明知此債難賒欠,可奈牽絲縛緒何?

又   庚午初冬
當年折柳最傷懷,况是遊仙夢甫諧。世態緣何難盡願? 人生總覺每多乖。柔絲飄泛歸夷地,落瓣隨風逐靄霾。風雨樓頭迷望眼,豈能展翅到天涯。

初逢
初逢作伴路茫茫,歡旅依依戲遠鄉。盡興遨遊難永聚,驀然重遇未相忘。花田輕灑荼蘼淚,酒座頻乾碧玉觴。從此青襟常染黛,顰眉傾恨斷柔腸。

夜聞鵑   辛未暮春
山城晨夕杜鵑聲,底事芳林訴怨情? 可有幽懷傳訊息? 似憐春意漸凋零。年年此際淒吭唳,夜夜長更伏枕聽。物性猶人多積恨,斷腸難抑斷腸鳴。

憶別
記取燈前繞鬢絲,窗紗雙影態依依。雖如紫燕呢喃訴,豈是情花綻放時。互擁無非傷永別,相看為惜晤難期。瑤琴怕奏陽關韻,苦遏心頭鬱鬱悲。

無題   辛未三月
三載流光瞬息過,黃鸝囀喚隔銀河。曾思飛渡謀良覿,終竟獃耽嘆奈何。鑽髓深恩懷既往,膺心冷寂恨偏多。壽能盈百誠貪願,縱令成真亦折磨。

詩魂   二律   辛未仲春
事過情遷景尚新,詩魂欣會夢留痕。如雲縹緲如煙漾,似絮輕柔似酒醺。玉宇瓊樓依稀在,芝蘭香麝隱曾聞。是應是幻難為證,玄機着念豈能真。
虛幻迷離假亦真,寒衾竟似有啼痕。相逢人是天涯遠,低訴聲猶耳畔聞。衹恨詩魂殘夢斷,難堪芳訊杳冥尋。徒嗟象管艱描繪,意境留將再睡臨。

歐遊憶舊   庚午冬日
歐遊往事已成塵,羅馬同歡又幾春。泰伯河濱曾顧影,教庭場地共黃昏。凱旋門拱留清照,海德園中賞翠鶯。細憶深談哀樂話,華胥望再浥餘温。

無題   庚午冬日
風雨天涯意緒凝,往年魂夢尚分明。還君一點相思淚,表我千絲萬縷情。別悃難抒同感慨,離愁無奈兩心膺。他生未卜仍私誓,堅約浮緣隔世矜。

痴憶   庚午冬日
長亭曾共怨斜暉,久別更番世變危。遙望神州興憶緒,蟄居香島悔痴迷。許多往事如虛象,偏縱心君會故閨。欲禁又疑人尚在,海隅未敢喚魂兮。

旅影   辛未正月
小影翻看賞雅儀,毫端拾句黯相離。遐方但祝人無恙,咫尺惟掀予贈絲。默數迢迢分隔日,尋思細細共談時。夜闌最是堪回味,舊况追歡獨賦詩。

歡旅
蠻邦共旅記初遊,鴻爪荷蘭法意留。更有英倫德瑞士,迥非泰國馬星洲。欣逢雅伴同嬉樂,互坦襟懷訴喜愁。屈指辰光垂十稔,餘歡蜜嚼怕回眸。

 

香港詩情  (三)  何乃文  洪肇平  何文匯

何乃文

考卷閱畢將返鳳城寄文匯兄
斗室昏昏竟月餘,情懷閱卷異觀書。難憑冷氣驅煩溽,益覺空間似廢墟。滿志躊躇公事了,連宵夢寐故人居。尖叉韻語終當和 ,且待秋涼八月初。
 

何文匯

初秋有懷乃文宗兄用其韻並呈髯翁
不見高人一月餘,鳳城無雁可傳書,景風今日吹新市,別業當年只舊墟。命有窮通曾妄革,民經喪亂得安居。秋來頗好思興廢,況是窗前夜雨初。
 

洪肇平

乃文返鳳城小住次餘字韻寄懷並呈文匯
傳經歲月惜三餘,萬里還鄉好著書。別業情鍾新市鎮,水藤夢遶舊村墟。思君連日期秋雁,鬥韻何時集酒居。煩報津亭回泊訊,圍爐猶及上燈初。


何乃文

寄林聖錦加國   甲戌正月
未緣室遠異苔岑,聖誕新年柬兩臨。缺報難辭書札懶,消閑誰鬥酒杯深。飽看紅葉應添興,三歎朱絃定賞音。如畫佳章期起我,白頭都講有蓬心。
 

洪肇平

登摩星嶺次乃文岑字韻
携得晴雲倚翠岑,摩星引我日登臨。風酣萬木海天闊,人狎羣鷗煙水深。烈日貞松惟直幹,幽泉怪石激清音。老夫絕愛閑生活,夙具漁樵避世心。
 

何文匯

不寐用乃文兄岑字韻
四更落月伴遙岑,燈岸籠紗海霧臨。玄思漸隨天去遠,隱憂渾與夜同深。已驚沙蜮射流影,漫待雲鴻懷好音。不寐豈緣貪覓句,人間寵辱正薰心。
 


洪肇平老師侵雲樓詩

登太白臺
海西佳處已無多,門巷相鄰意若何。猶可登臺呼太白,不須畫壁唱黃河。江人異代幾人物,風雨今朝供嘯歌。寂寞與誰彈古調,低徊未悔日經過。

際遇
宅在塘西水接天,閑來俯仰眺風煙。雖無際遇逢時用,信有詩歌與世傳。一角樓台橫海日,萬家巷陌隱詩仙。已甘身手成虛老,恥向駑駘較後先。

寄陳伯行醫生
病媔ヮ茧u訊頻,鄉情坐覺見真。此生但願身長健,壯志猶存念更新。顧我耽吟詩境界,羨君活計鶴精神。市樓記取尋佳約,一盞清茶亦醉人。

可樂居偶感
可樂居中計不差,老來久慣淡生涯。夜吟絕代東坡句,晨煮當年陸羽茶。四壁風林都是畫,一灣煙水繞吾家。西園艸色簾邊綠,陋巷深藏意自遐。

有客自故鄉來訪,謂余居所狹窄何以棲身,詩以解嘲。
屋小心寬君勿嘲,平生淡飯與麤肴。堆卷書卷誰能及,吐氣歌詩肯自拋。席地幕天供俯仰,模山範水愛推敲。墙間名畫連城壁,娛老芳洲戀舊巢。

沁園春   余居所近太白臺,桃李園,青蓮臺,學士臺諸勝跡,閒來俯仰登臨,感觸無端,效劉後村體以寫懷。
佳處登臨,桃李名園,太白高臺。喚詩仙鬥韻,蜀道非難,髯翁泚筆,海浪長來。自負英雄,猶歌痛飲,勝概豪情日幾回。風雲起,奈知音未遇,老卻人才。    傷今懷古低徊。便欲與同傾三百杯。歎屠龍絕技,當途不顧,掣鯨奇想,袖手堪哀。縱使青蓮這番重到,學士翰林誰賞哉。窮途恨,賸無多熱淚,灑向蒿萊。

洪肇平吟草

丙申秋日於學海書樓講李太白詩呈座上諸子
別來時局幾番新,又到書廔值講辰。避世罷談天下事,開篇喜見眼中人。正當懷古幽情際,何必傷今滄海濱。長夜群星依太白,風聲濤韻播詩頻。


高旅(一)

時事五首   1966年
危弦繁緒惜春時,露拂金城柳似絲。劍仗九門添虎落,燎庭一夜樹龍旗。愁銷錦衣成灰燼,怒決黃河作史詩。不向匈奴收失地 ,登樓何必着戎衣。
未舉抗疏已逆鱗,判他永世不翻身。帝威赫戲猶嘗夏,民主空華賴劇秦。九地死生拋契闊,三家分合說沉淪。將軍今日向南面,為道此時又立新。
板上擘窠名繫頸,籮中翹首脚朝天。醬缸打碎豈無礙,紙帽飛來總有緣。合眼參禪聊養性,流涎作雨輔揮鞭。捲堂大散差嫌旱,東倒西歪醉八仙。
撐天高帽壓眉低,聲動九衢逐鬥雞。忽厭舊臣吃老本,方開新第佈雲梯。弄文筆帖盡濡血,重武座師先破題。生死存亡憑劇博,如何丞相和稀泥。
獨木焉支崇廈傾,老頭策杖又長征。往早同吃大鍋飯,今日恭逢紅衛兵。小將寶書新武器,元戎微意故人情。單衣戰士今猶在,夜夜高呼殺賊聲。

夜夜高呼殺賊聲: 朱德於抗戰時有詩:戰士怯衣單,夜夜呼殺賊。

懷翦伯贊三首   1966年
欲正難題值楚咻,先生若為匈奴憂。前年作動昭君案,太學疑存婁敬裘。異說連篇白虎觀,何來一卷黃公書。終憐當日平城恥 ,不信空傳卻鼠符。
新詞豈為忘憂憤,念有勝情與舊連。師友全軍盡染墨,冰泉滿盒方離弦。煤油燈下說開世,橘樹園邊聞變天。風雪燕台人未遠,殘陽猶照祖生鞭。
曾見師門稿滿床,荷花池路到培塘。裹創冒雨趨庭夜,轉眼來書歇馬場。三字生涯讀吃寫,幾行手跡雪風霜。今秋苦憶少年事,但記瀟湘似故鄉。

三字生涯讀吃寫: 去復旦任教時曾函告近况,有云:讀歷史,寫歷史,吃歷史。

   高旅      翦伯贊

閒書四絕   1966年
萬千事物說新生,語到雌黃處便驚。重定左聯榜一甲,須推魯迅與江青。
列寧當日掌紅旗,歧見不嫌高爾基。覆轍難明生死外,中華今為夜郎悲。
為覺胸中奇氣少,方謀鞭底響雷多。夫人買盡宣城紙,字屬塗鴉又奈何。
大荒路上作先驅,未入牛欄不丈夫。忍恥包差逢際會,當頭迎取臭漿糊。

聞諸友又遭遣放二首   1967年
一行入世說翻身,不道翻身化逐臣。高帽尖頭誠出眾,大荒路上素通津。變天求亂輕民瘼,廢卷厭治護帝鈞。記得西方有異俗,阿拉伯罕作郊禋。
謫臣逐客事田耕,詔攝將軍鎮上京。垂老高賢磨磧礫,食恩曲故揚聲名。登天雞犬相偕去,下地牛蛇自送行。好在山中無出處,逢人不必問前程。

為林彪題字詩   1967年
似曾相識讀聽照,忽憶錢編聖蹟圖。副帥胸羅三國志,亭侯廟祀四張符。妖言惑眾久從古,神道設教時反芻。破舊立新新樣立,斯人果比愚公愚。

錢牧齋編刊關帝全集,載所謂聖蹟圖,有關羽篆書十二字:讀好書 ,說好話,行好事,作好人。朱熹為撰銘 ,關廟每刻石陳之。每句一行,似符籙焉。舊時代軍人多崇關羽,清代武衙門無不供祀,武人受其影響不足異。題字・・・・・・・・・・・・・・・余意係從此脫胎而來 ,蓋神貌俱似也。

示友二首   1968年
無語說端復道詳,三忠同志緊跟忙。並時師友盡罹禍,來日英雄終斷腸。幸未吃光三擔穀,還能充作十年糧。憑窗即景牆頭草,掩戶神遊北大荒。
疾風掃地復朝堂,秋葉飄黃更墜紅。大火可憐燒隔岸,故人不死苦持躬。報銷遺產化糟粕,收盡今文餧蛀蟲。萬事虛無友道在,天教抱節守窮終。

偶成   1968年
永巷彘人尚易辨,阿房鹿馬總難分。東西指向容顛倒,左右窺風互屈伸。震爍乾坤少突兀,平常歷史多輪囷。時行構會休云怪 ,可備來年作異聞。

懷荃麟葛琴聞已遣張家口   1968年
萬全喜有意頭好,日落陰山木葉老。大漠駝鈴永晝長,邊城雁影隨風小。殘餘刁斗轅門傾,隔絕音書道路杳。京國故人日見稀,年來爭沒寒煙草。

百字令   弔左聯   1968年
北門多變,任侏儒弄笑,雕龍無寄。瞬息年光,過二八,蕭索金台沉翠。吹倒東風,飄零芳樹,問落英餘幾? 奠來尊酒,淚流南北煙水。
知否狼顧豺嗥,燕樓空矣,肅殺長安市。大好河山,徒悵望凌亂星辰天際。怎許忘情,襟懷男子,心曲今猶是。信耶秀筆,江城空寫悲喜。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