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名家說詩詞   名家談文學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沈祖棻,(29.1.1909 - 27.6.1977)字子苾,別號紫曼,筆名絳燕。原籍浙江海鹽 ,遷居蘇州。 三十年代開始研究古典文學和舊體詩詞寫作。1932年,在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兼中文系主任汪東先生講授的詞選課習作中,受到贊賞,并加以勉勵。1934-1936年在金陵大學國學研究班作研究生時 ,認識了中文系學生程千帆,由于志同道合,相愛起來,1937年抗日戰爭期間,兩人在屯溪結婚,開始流亡生活。沈祖棻先後在成都金陖大學和華西大學任教。1957年 ,程千帆被劃為右派分子,九年後文革開始。1976年,二人先後奉命自願退休。1977年6月27日,她從上海探親回來,不幸遇車禍喪生。 (沈祖棻詩詞選)

吳小如1922年生於哈爾濱 ,原名吳同寶。原籍安徽溼縣茂林。學者 ,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1983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中央文史館研究員館員。北大中文系任講師。主要講授中國文學史,中國小說史 ,中國戲曲史,中國詩歌史,古典詩詞,散文等課程。1982年末 ,調到北大中國中古史研究中心任職,1991年退休。19922月 ,被聘任爲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父親吳玉如)

周振甫(1911-2000),浙江平湖人,著名學者,古典詩詞,文論專家,資深編輯家。1931年跟隨著名國學家錢基博學習治學 。先後在上海開明書店任校對,編輯。1971年借調到中華書局,參加明史》點校工作 ,1975年正式入中華書,任文學編輯室編輯,編審。

俞陛雲(1868-1950),浙江德清人,著名文學家俞平伯之父,晚清經學大師俞樾(曲園)之孫 。俞陛雲幼承家學,受祖父俞樾的親自指導,在文學,書法方面都有很高成就,尤精於詩詞。


1/2010

吳小如說   張志和 -  漁歌子 (一名漁父)   上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近年各種詩詞選本多起來了,講析詩詞的文章和專著也很流行。但我覺得在眾多選本和講析文章之中有一種情况值得研究,那就是把某一作家的一組作品中間的一首或兩首抽出來加以講析 。當然,不同對象應不同對待,有的組詩或組詞並非不能單獨抽選。如阮籍的咏懷,陶淵明的雜詩,李白的古風以及收在花間集温庭筠的十幾首菩薩蠻等 ,它們都非一時一地之作,抽出一兩首來單獨欣賞對整個一組作品並無關涉。可是像杜甫的同谷七歌秋興八首 ,以及韋莊的五首菩薩蠻》等,恐怕就不宜從中抽選了。因為把一組詩或詞中的一兩首孤立地抽出來 ,有點類似斷章取義的作法,有時還不免產生訛說或歧義。這堶n講的張志和《漁歌子》就是一例。

      今傳張志和的《漁歌子》共五首,前面所引並準備分析的是第一首。另外還有四首,今天已幾乎不為人所注意。現在一并抄出來請讀者參考:

釣台漁父褐為裘,兩兩三三舴艋舟。能縱棹,慣乘流。長江白浪不曾憂。
霅溪灣堻迅蔓峞A舴艋為家西復東。江上雪,浦邊風,笑著荷衣不嘆窮。
松江蟹舍主人歡,菰飯蒓羹亦共餐。楓葉落,荻花乾,醉宿漁舟不覺寒。
青青湖中月正圓,巴陵漁父棹歌連。釣車子,橛頭船,樂在風波不用仙。

      從這五首詞的意境和技巧看,當然第一首的藝術水平最高,遠遠超過其它四首。但從作者的意圖看,則五首實一整體,不容割裂。張志和是唐肅宗時金華人,金華屬今浙江 。曾待詔翰林,後來自請隱居江湖,號烟波釣徒。據歷代詩餘卷一百十一引《樂府紀聞》,稱張志和"往來苕霅間,作《漁歌子》詞"。我們相信 ,這五首詞的抒情主人公的確包含着作者自己的性格和形象在內,在一定程度上是張志和自我精神面貌的寫照。但這一組詞畢竟是客觀描寫,並不專指自己(作者本人不過是以士大夫身分隱居江湖 ,即使乘一葉扁舟垂釣於水上,也只能是玩兒票"而已),而是鄭重地在描述多數真正以打漁為生的漁父。這一點必須弄清楚。

      如果只讀第一首"西塞山"應確指何地就有爭議。西塞山有二,一在湖北,一在浙江。如劉禹錫有名的《西塞山懷古》七律,就是指湖北的西塞山;而張志和既往來於苕霅之間 ,則所咏之西塞山當在浙江無疑。其實在五首詞中,作者寫了不少水鄉地名,它們並不都在一處。如第二首的"釣台"指富春江上嚴子陵的釣台;第三首寫"霅溪",第四首寫"松江",則一在浙江 ,一在江蘇。特別是第五首的"青草湖"和"巴陵",顯然是在湖南。如果把詞中的主人公都理解為作者本人,那他决不會跑到洞庭湖畔去打魚的 。可見西塞山究在何處,即使是指湖北的西塞山,也無關乎詞旨。作者不過泛指漁父以三江五湖為家,行踪飄忽不定,出沒無常 ,過着比較清貧的生活罷了。

      從五首詞的命意(即思想內容)看,自有其一以貫之的共性,而每一首却又各有側重的主題。第一首寫不怕風雨,第二首寫不懼風浪,第三首寫不嫌生活窮困 ,第四首寫不避寒冷天氣,第五首總結:"樂在風波不用仙"。每一首都在末句點明主旨。雖各寫了一個側面,中心思想却只有一個:歌頌了漁父的全部生活 ,其基調和風格都是統一的。當然,這五首詞還是各有其相對獨立性,單抽出一首來讀固亦未嘗不可,可是總有點不夠全面。不如五首通讀,讀者所得到的漁父形象才更加完整 。我們在通讀五首以後再把第一首抽出來仔細品味,收獲肯定要比只孤立地讀一首大得多,感受也深刻得多。

2/2010

吳小如說   張志和 -  漁歌子 (一名漁父)   下

      那麼第一首究竟好在什麽地方呢?我們不妨由表及堥荈i行分析。從字面看作者所描寫的人和物色澤鮮明,形象生動。以白色的水鳥,紅色的桃花,映襯着青山綠水 ,再加上人的青笠綠蓑,構成一幅着色的山水人物畫。但這些色彩鮮明的風景和人物却被籠罩在迷茫的斜風細雨之中,"山色空濛雨亦奇"。山靜而鳥飛 ,花艷而水流,動態和靜景相結合;山遠而水近,鳥遠而魚近,遠景和近景相結合;動靜與遠近相錯綜,相配合,加上斜風細雨,由清晰而漸入朦朧,又構成一幅虛實相生的場面 。然而這幅着色的圖畫所表現的的情趣却是淡遠的,因為漁父的生涯是超脫凡俗的,遠離十丈軟紅塵,不圖世間名與利。這就在鮮明生動的畫面的背後有着實質性的思想意義 ,此即所謂"風骨"。杜甫的絕句:"兩個黃鸝嗚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也是用鮮明而皎麗的色彩構成了畫面,但背後却有着濃烈的鄉愁 ,這從下面兩句"窗含西岭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可以看出;張志和這首詞背後却飽含着隱居之樂。盡管生活平淡清苦 ,精神却得到了解脫,詞中最警策的句子當然是"斜風細雨不須歸",這一句寫漁父的精神面貌確很有深度。

      從表面看,這自然是寫漁翁的不怕風雨,其實這還是淺乎言之。因為斜風細雨本不可畏,非暴風驟雨可比。我認為倒寧可講得講得更執着些,更刻板些 ,即更質樸些,實際些。這堶推雩茯O有一點功利主義的。對一個打漁人來說,"斜風細雨"正是捕魚的好天氣。"細雨魚兒出",雨天水底要比水面上悶氣 ,於是魚就浮了上來,打魚人的收獲會更多。這就既寫出隱居者遠離塵世的清高,又寫出了打魚人對生活的別有情趣。漁父也是人,對生活的態度並非孤寂而冷冰冰的 ,相反地對自己從事的生涯倒是充滿了執着與熱愛的,因此他才"斜風細雨不須歸",在略具艱辛的環境中體會到他所追求的人生樂趣。

      這樣,自然就構成了畫面上的美麗和心靈上的慰藉兩者之間諧調而辯証地統一,把外在的客觀景物的鮮明形象(漁父本人的形象也融滙於大自然之美中間了)和抒情主人公內心的主觀情操有機地交織到一處 ,既清高超脫而又十分滿足於現實生活的情趣。這首詞的藝術水平之所以遠勝其它四首,就在於作者沒有把"不曾憂","不嘆窮","不覺寒"和"不用仙"等等訴諸邏輯思維的抽象概念直說出來 ,只說了一句極其飛動而充滿生機的"斜風細雨不須歸",精神的超脫和生活的慰藉便都躍然紙上,給人以無盡的餘音和聯想,於是這首詞乃成為唐代還比較寥落的詞壇上一朵淡雅而又十分誘人的鮮葩 ,為後來寫詞曲的人開啓了無限門徑,從而博得了它本身的流傳千古。


12/2009  

懷宛陵舊遊   唐   陸龜蒙

      詩是最精煉的語言,篇幅越短則要求越高,也就是要更加精煉。從詩的各體相對來說,絕詩是較難寫得出色的。律詩中間有兩聯講究對仗,看似困難,但熟於寫詩的人反而覺得它是發揮技巧的機會 ,容易工整。古體長篇,大致如有韻的散文,篇幅不限。句式長短不拘,也沒有格律規定的約束;它可以分段落,可以換韻,可以細緻描寫和以鋪排見長,有仲縮回旋的餘地 。只有五七言絕句字數最少,又僅得四句,其涵義須相當豐富,起結承轉要章法渾成,因此,古來大家也較少寫出此類好的作品。通常絕詩的寫法是,句子盡可能層次要多 ,在力避閒字閒句的同時必須把重點放在最後,做到節短音長,有言外味,以引人入勝。

試讀陸龜蒙"懷宛陵舊遊":

陵陽佳地昔年遊,謝脁青山李白樓。惟有日斜溪上思,酒旗風影落春流。

      南齊的謝脁字元暉,曾做過宣城太守(宛陵為漢代所置,後改為丹陽郡治,即今之安徽宣城,陵陽山在宣城境內),有詩名,喜愛青山林壑。李白也愛慕青山,而且對謝脁的詩篇十分讚賞 ,有"宣城登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 兩位詩人的故事,正好先後輝映,篇中前兩句概括了這些內容,着眼在昔年,寫自己過去遊宛陵時欣賞勝蹟,到現在還是不忘。由於謝李等人與作者年代距離,只留下高風雅韻 ,傳為佳話,在"日斜溪上","酒旗風影"的景象下更加令人懷想。

      詩的後兩句層次最多。首先談"酒旗風影落春流"句,一是有旗,二是它標誌着賣酒人家,三是旗有影,四是旗影被風所飄動,五是影落,六是它落在流水之中 ,七是這時正值春水泛滿,故叫春流。一句中字無虛設,意有多層,何等精煉。

      絕詩中三四兩句必須緊密連接,不可分割。看作者先在上句提出"日斜",則下文的"影落"有着落了,它提出"溪上",則下文的"春流"有聯繫了 。尤其巧妙的是,此處用"思"字畫龍點晴,其中有人,這個人在想什麽,作者不說,讓人們領略它的思想感情,這是詩家和詞人經常讚美的所謂蘊藉 。它再用"惟有"這詞承上轉下,把最後兩句串在一起,見得兩位詩已沒有存在,後人所見,惟有山水景色彷彿當年 ,作者傾慕的心情更覺深摯。
舊體詩詞涉及懷古方面的作品,往往不是語多感慨,就是意犯哀愁,而此篇能夠脫去常套,也不可多得。

冼德霖  詩詞評賞


10/2009 

山行留客   唐   張旭      勾勒字(一)

山光物態弄春暉,莫為輕陰便擬歸。縱使晴明天雨色,入雲深處亦沾衣。

     
在春光明媚,風景幽美的山中,和朋友一起游玩,是值得高興的事。但色突然昏暗,客人怕下雨,趕着要回去,對主人來說,可真掃興。他寫了這詩殷勤地加以挽留友人 。要勸說客人打消回去念頭,必須要有充分的理由,一般都是用議論方式進行,詩歌是形象思維產物,這一任務似乎不適宜由詩歌來擔當,特別是由僅僅二十八個字的絕句 。但詩人却巧妙地完成自己規定的任務。

      詩的起句概括了在春天的陽光下,大自然的美好景色,物態,形態包羅萬有,讓讀者用自己的想象去填充。再以一個"弄"字將一切山光物態在春天的陽光之下所特別呈現出來的活潑生機 ,鮮明地描繪出來。張旭以後,如宋張先(天仙子):"雲破月來花弄影",于良史(春山夜月):"弄花香滿衣",都以此字為人推重 。 這個"弄"很難譯成現代漢語。此第一句既描繪了眼前景物之可愛,又為次句勸說客人留下伏下一筆,作為客人不應中途回去,而應繼續游賞的理由。

      第二句進入勸說,為什麼看到天色稍暗就要回去呢 ? 無非是怕下雨,怕沾濕了衣服。但既在春天,只是輕陰,大風雨是不會有的。即使也不過是細雨,這種顧慮未免是多餘了。

      第三,四句緊接着申述上面的意思,縱然天氣晴明,但繼續攀登,山勢愈來愈高,雲氣愈來愈厚。濃厚的雲氣,也同樣會沾濕衣服,這和細雨又有何分別呢? 這就是說天晴也好,天陰也好,反正一樣會沾濕衣服,既如此,你又何必懼怕輕陰成雨,而放棄游賞忙着回家呢?

      這兩句雖是說理,但却用具體的自然景色及其變化來表達,就具有鮮明的形象性。這第三句的"縱使"和第四句的"亦"是互相呼應的 。"縱使"兩字,承上宕開一筆,將上文意思作一轉折,然後引出下文。畫家繪畫時。先用墨雙鈎輪廓,以便渲染,稱為勾勒,文學批評借用了造型藝術的這一名詞 ,稱這一類的詞為勾勒字。有了勾勒字,才會使讀者對於詩人所要表達的意境感覺更為清晰。

(按原作刪編)

(唐人七絕詩淺釋 - 沈祖棻)   沈祖棻 (1909-1977),近代女詩詞學者

11/2009  

江村即事   唐    司空曙     勾勒字(二)

釣罷歸來不繫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

     
在七絕詩中,這種勾勒字是時常可以遇到的。這首詩寫江村當前情事,詩中的主人公可能是詩人自己,也可能是江村某一位漁人或隱士 ,即所寫乃是詩人所見的客觀情景。
起句寫夜釣歸後,懶繫漁船,而讓它隨便飄浮。次句承上,點明地點,時間,人的心情和行動。泊船的所在是江村,時候是深夜。月已落,人已疲,真該睡了。第三,四句寫"不繫船"的原因 。全詩通過"不繫船"這樣一件小事,刻畫了江村風景的寧靜幽美,社會生活的單純以及主人公心情的閒適。

      此詩結構也和唐 - 張旭 的"山行留客"相似,第二句承第一句申明懶於繫船的原因,第三,四句承第二句,宕開一筆,將意思推進一層,不要說船不一定會被風吹去,即使吹去了,也不過"只在蘆花淺水邊",又有什麽關係呢? 這"縱然"也與"只在"相呼應。 再看:

北陂杏花   宋   王安石     
 
一陂春水繞花身,花影妖嬈各占春。縱被東風吹作雪,絕勝南陌碾成塵。

     
起句點明臨水杏花。次句以岸上之花,水中之影都美艷動人,來刻畫杏花臨水的特徵。第三,四句仍是對於臨水這一特徵的刻畫,而別出一意,是說由於臨水,即使花瓣飄落,也在水中 ,勝似栽在路旁,花瓣都落在路上,人踏馬踐,化為塵土。也以"縱被"與"絕勝"相呼應。

      大凡用"縱使","縱然","縱被"這類的勾勒字,都是將上文之意推進或翻進一層,從而使全詩含意富於曲折變化 。但勾勒雖然是為了對比,却并不一定要前後呼應,如這幾首詩所使用的,一般是舉一方而他方自見,這從後面的許多詩中可以看出來。

(唐人七絕詩淺釋 - 沈祖棻)   沈祖棻 (1909-1977),近代女詩詞學者


8/2009 

贈蘇書記   唐  杜審言   (之一)

知君書記本翩翩,為許從容赴朔邊。紅粉樓中應計日,燕支山下莫經年。

     
(書記,掌管文書工作的職位,朔邊,即北邊,塞外的地方。紅粉,在詩中是代詞,指蘇書記妻子。燕支,這堣]是代詞,指邊塞多美女的地方)

       詩以贊美對方的才能起筆,但詩的第二句並不是順着承接下來。為許,即為甚麽。你為甚麽要隨軍隊遠赴邊塞工作呢?這一問來得有點突然 ,下面又沒有答案。細加玩索,原來第一句就是回答。因為蘇某的才思,聲名,所以才被那位節度使聘請去担任作書記的。這樣寫來 ,更顯得"書記本翩翩"贊美之辭更具分量了。

      袁枚 《續詩品 •取徑》叫人作詩要"揉直使曲",又其《隨園詩話》云: 凡作人貴直,而作詩文貴曲。孔子曰:"情欲信,詞欲巧。"孟子曰:"智譬則巧,聖譬則力。"巧即曲之謂也,這種寫法,也就是所謂"揉直使曲",它顯然增强了詩篇的藝術效果 ,我們讀詩時常遇到的。

      第三,四句是言情,也是此詩的主旨。但他不從行者方面落筆,又不從自己(杜審言)落筆,而從居者(蘇書記妻子)方面落筆。 樓中的紅粉一天一天地計算着分離的日子,以見其盼望的迫切,歸結到他應早點歸來。早點完成在邊塞的任務,早點回家,不要為他鄉的美人所迷,留戀忘返。

(唐人七絕詩淺釋 - 沈祖棻)   沈祖棻 (1909-1977),近代女詩詞學者      下期 9/2009 再續..........

9/2009 

贈蘇書記   唐  杜審言   (之二)

      自然流動而不着力,是初唐七絕的一種藝術風格。如張敬忠的"邊詞":
五原春色舊來遲,二月垂楊未掛絲。即今河畔冰開日,正是長安花落時。
即與杜詩寫法相同。首句寫五原春遲,次句寫二月垂楊還未舒葉,荒寒之境如在目前。第三,四句以五原冰開與長安花落同時對照,而詩人懷念京城之意自見。再如杜審言另一首"渡湘江":

遲日園林悲昔游,今春花鳥作邊愁。獨憐京國人南竄,不似湘江水北流。

還有王勃"蜀中九日":

九月九日望鄉臺,他夕他鄉送客杯。人情已厭南中苦,鴻雁那從北地來。

     
前一首以今與昔,園林與邊地相照,歸結到"京國人南竄"之可悲,"湘江水北流"之可羨,愈加顯示出作者因罪遠貶峰州之苦惱 。後一首以他鄉送客的情懷,寫出佳節思鄉的感慨,以北來鴻雁反襯南中人情,極寫客中送客的憂傷情緒,兩篇都是以不太嚴格的對句,表達了自然流麗的風姿,王勃一首更其明顯。 這也就是沈德潛《唐詩別裁》中所說的"似對不對,初唐標格"。

(唐人七絕詩淺釋 - 沈祖棻)   沈祖棻 (1909-1977),近代女詩詞學者


7/2009  

送杜少甫之任蜀川     唐   王勃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與君離別意,同是宦游人。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首句言所居之地,次言送友所往之處。先將本題叙明。以下六句,皆送友之詞,一氣貫注,如娓娓清談,極流水行雲之妙。大凡作律詩,忌枝節橫斷。唐人律詩,無不氣脉流通 ,此詩猶顯。作七律亦然。後半首言得一知己,則千里同1心,何須傷別。推進一層,不作尋常離別語。故三四句言送別而况同是宦游,極堪傷感,正以反逼下文 ,乃開合頓挫之法也。

(詩境淺說 - 俞陛雲)    俞陛雲,晚清經學大師俞樾(曲園)之孫,近代學者俞平伯先生之父。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