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名家說詩詞   名家談文學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8/2010

吳小如 - 說李白"菩薩蠻" (上)

平林漠漠烟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何處是歸程 ,長亭更短亭。

      此詞盡人皆知是名作,而作者却未必是李白。因為中唐以前還找不到這樣一首成熟的詞。據近人楊憲益先生考證,認為"菩薩蠻"這一詞牌盛唐時已傳入中國(見其所著零墨新箋),但這只 能證明盛唐時人有可能填"菩薩蠻"詞,並不等於說這首詞一定是李白寫的。不過如沈祖棻先生 徑以此詞列於宋代,恐怕也未必合適。今依五言詩中有李陵,蘇武詩之例,仍以此詞列於唐宋諸家之前。

      詞中抒情主人公是男是女,歷來也有爭論。草堂詩餘題此詞作"閨情",則主人公為思婦 ,而所思乃游子;"有人樓上愁"的"樓"是閨中之樓,"人"即思婦自己。但清人許昂霄詞綜偶評說:"玩末二句 ,乃是遠客思婦口氣,或注作'閨情',恐誤。" 這話本不錯。可是許又說:"'樓上 凝愁','階前佇立',皆屬(遠客)遙想之詞。" 顯然他把"有人樓上愁"的"人"也講成思婦。接着 他又認為:"或以'玉階句為指(遠客)自己,於義亦通。"這豈不自相矛盾! 我看持論模梭纏夾的莫過於這位許君了。顯而易見,他也並未弄清這首詞。

      我的看法是:這是游子思婦之作,主人公為男性,"有人樓上愁"的"人"即抒情主人公自己。理由如下:

一,依此說,通篇一氣貫注,不煩曲解。
二,詞意全從王粲(登樓賦)化出,原有所本。
三,宋僧文瑩湘山野錄卷上說:"此詞不知何人寫在鼎州滄水驛樓 ,復不知何人所撰。"我覺得這倒是接近真實的說法。詞中的"樓"即滄水驛樓,"人"即登樓者,這正是一首題壁之作。

      此詞上片寫景,下片寫情,本屬詞中正格。然上片即景生情,用景語為情語鋪平道路;下片"玉階"二句,似寫景而實是抒情,收到通體寓情於景的效果。這就是近人常說的"情景交融",而此詞尤稱典範。

      上片首二句為登樓人望中所見,"寒山"的位置更遠於"平林"。首句寫登高望遠,見木杪如平地,故言"平林"(參看高士奇 - 天祿識餘 卷上)。 謝脁(游東田詩):"生 烟紛漠漠。:(文選 - 五臣 注:"漠漠,布散也。"布散,即散布開來的意思,可見漠漠是形容烟的。"織",交織的意思。從形象 看,"平林"是直的,擴散開的漠漠的烟則是橫的,橫直交錯,用"織"最恰當。但這樣講還不夠。蓋 林木在黄昏時為烟霧所籠罩,看去彌漫而稠密;可是烟畢竟是烟,聚散無定,再稠密也還有透明的地方。用"織"字形容 ,正寫出了疏明與稠密的統一。

9/2010

吳小如 - 說李白"菩薩蠻" (下)

     
次句"寒山"指秋山,即帶有寒意的山。"寒山"而言"碧",疑脫胎於王維的(輞川閒居贈裴秀 才迪)一詩的首句:"寒山轉蒼翠。""轉蒼翠"等於說反而變得蒼翠了。原來夏天漫山遍野到處都是綠色,山的蒼翠並不突出;到了秋天 ,草黃葉脫,而山多常緣喬木,所以反而顯得蒼翠了。但寒山翠色如果為 烟氣所隔,所蒙,自然就不那麽鮮明葱鬱,而帶有朦朧惆悵,迷離惝怳的意 味,此之謂"傷心碧"。這是我對"傷心"二字最初的理解。後讀俞平伯詩(唐宋詞選釋)注引杜 甫(滕王亭子):"清江錦石傷心麗。""錦",一本作"碧",則是亦以"傷心"形容碧色 ,蓋極言石色之斑斕動人。移用於此,則指山色碧得使人心動,說亦可通。請參看拙著(讀詞臆扎)。"一帶"二字,似易解而實易誤解。 褚朝陽(登聖善寺閣):"華岳三峰小 ,黃河一帶長。"羊士諤(泛舟入後溪):"水綠灘平一帶春。"元稹(度門寺):"門臨溪一帶,橋映竹千重。"白居易(別草堂三絕句)之三:"一帶山泉繞舍回 。"皆以"一帶"形容水,所謂一衣帶水是也。此詞則以"一帶"形容山,應 指青山遠橫天際,如一衣帶然。它與"一抹","一綫","一痕"等詞相類,而不是今天所說的"東南 沿海一帶"云云那個泛指的"一帶"。 在舊詩詞堙A它實指的幅度比"一抹"長,比"一綫"寬 ,而在修辭上又比"一痕"空靈。

      首二句當然是景語。惟着"傷心"二字便含有"未免有情,誰能遣此"的味道了。下面緊接着寫"暝 色"二句,夜色由遠而近,愁緒亦由淡而濃,點出"愁"字,正為下片寫情做好準備。以"人"字寫視 覺,詩詞中有兩種寫法。一種是由遠而近,如這堛"暝色入高樓",正如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 記)婸〞"蒼然暮色,自遠而至";還有一種由近而遠,竭目力追踪以至於望不到,杜甫(望岳)所謂"决眥入歸鳥"是也 。瞑色入眼而使人愁,也是有所本的。梁費昶(長門怨):"向夕千愁起。"唐孟浩然(秋登萬山寄張五):"愁因薄暮起。"都是同一機杼 。所不同者,化一句為兩句,詩境凝重而詞意輕勻,詩單而詞複耳。

      下片"玉階"二句實是情語。(詩 - 燕燕):"瞻望弗及,佇立以泣。"看了半天什麽也沒看到,所以才"空佇立"在"玉階"之上 。"玉階",一本作"玉梯",即主人公當時所在之地,不必非指女子不可。在前引柳宗元兩句文章下面接 着說:"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也可作為"空佇立"的注脚。但 作者還並非"無所見",見到的乃是"宿鳥歸飛急"。這比真的"無所見"可能更使人愁悶,因為鳥 尚有所歸(而且飛得很迅疾),而人却長期飄淪異地,遲遲不歸,自然而然要迫出下面一句"何處 是歸程"來了。一"歸"字把"歸鳥"和"未歸的人"綰在一起而形成鮮明對照,我所以說"宿鳥"句也是情語而非單純寫景 ,作者用的原是寓情於景的手法也。

     
最後兩句,極其含蓄。庾信(哀江南賦):"十里五里,長亭短亭。"(白帖):"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長亭。"不說歸路遙遠 ,却說路上有行不盡的長亭,短亭,這也是中國古典詩詞中常用的手法。把言外的無限旅愁留給讀者去體會玩味,正是古人所推許的婉約和蘊藉。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五所說的"神在箇中 ,音流弦外",也就是指這種手法。


9/2010  

吳玄濤   談命題    古典詩歌入門     1963年

        談命題。上古時代的詩,是沒有題目的,同時作者姓名也沒有或亡佚了。詩經三百篇,絕大部分無作者姓氏,現在我們所見的那些篇名,都是後世加上去的,大體上就採用首句或開頭兩字作為篇名 。漢代的(古詩十九首),作者姓氏也不可 考,同樣亦沒有題目,後人就拿每篇首句作為詩題了。(孔雀東南飛)這首長詩亦如此,另一選本上題為"古詩為焦仲卿妻作"。唐代詩人亦有這種風氣,像大詩人杜甫 ,有"宿昔","能畫","歷歷"等詩,亦都是取詩中頭兩字作為題名,實際上亦等於無 題,到了李商隱,寫了好多沒有題目的作品,他索性以"無題"為題了。另外題目上 用"雜詩"或"偶題"等字樣的,實際上也是無題詩。這種無題詩,大致上是由於作者不便命題或是不願命題,有意識地把題目隱晦了。


10/2010  

啓功  說   李商隱的(無題)詩

      "颯颯東風細雨來 ,芙蓉塘外有輕雷。金蟾齧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著名女教授蘇雪林有《玉溪生詩謎》,穿鑿附會,說此詩與一個女道士有關。其實唐代女道士中有很多妓女,都以道士的身份為掩飾 。女道士魚玄機便是妓女,寫有詩集。李商隱的這首詩不過就寫了一個女道士(即妓女)的日常生活以及她的心情,並無什麽"謎"可言 ,無須故作神秘。

   "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此手法並不新穎。如《西廂記》中"惜春心情短柳絲長,隔花陰人遠天涯近",便是全用的李詩意境 ,足見並無多少神秘處。但他的(錦瑟)一詩寫得確實很有特點,歷來人們對此詩的解釋很不統一,有的越解釋越複雜,越離本意遠。我覺得"錦瑟無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這兩句的重點是"五十""年",言自己的一生。"莊生曉夢迷蝴蝶",這句的重點是"夢",言自己的一生如夢 。"望帝春心化杜鵑",這句的重點是"心",言自己一生的心事。"滄海月明珠有淚",這句的重點是"淚",言自己一生生活在淚水之中 。"藍田日暖玉生煙",這句的重點是"暖",言自己畢生的熱情。"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是說早知是一場悲劇 。即全詩的中心是"半輩子,夢,心,淚,熱,早已知道",如此而已。但這不能成詩,所以要加上很多附帶的描寫和裝飾成分。但這一來就把很多人唬住了 ,使它成為千古詩謎。 


11/2010  

周振甫說   李商隱的   杜工部蜀中離席

李商隱   杜工部蜀中離席
人生何處不離群,世路干弋惜暫分。
雪嶺未歸天外使,松州猶駐殿前軍。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雲雜雨雲。
美酒成都堪送老,當罏仍是卓文君。

      這首詩寫在四川送客,設席餞行,所以稱離席。這詩的寫法,是摹仿杜甫的,所以稱杜工部,杜甫在成都嚴武幕府,官做節度參謀,檢校尚書工部員外郎,因稱。怎麽摹仿呢? 《李義山詩集輯評》埵鶊Z批:"起用反喝,使曲折頓挫,杜詩筆勢也。" 何焯指出這首詩寫得曲折頓挫 。這就是杜甫的筆法。

      開頭用反問起,人生哪堥S有分別呢? 就是反喝。接下去倘講這次的分別,就算不得曲折。這却說"世路干弋惜暫分"。這不是一般的離別 ,是在世路干戈,即在世上有戰亂時的離別,更加惜別,依依不捨,但這次的惜別,又是暫時的分別,還要會合的。這就曲折。接下去把惜別和暫分放一下,即停頓一下,轉到"雪嶺"一聯 ,這就是頓挫。頓挫就是停頓一下來個轉折。好比寫毛筆字,到轉筆處停頓一下再轉,顯得有力。

      雪嶺就是雪山,《元和郡縣志》:"雪山在松州嘉城縣(今四川松潘縣)東八十里。" 當時,唐朝派到吐蕃去的使者被扣留沒有回來。《舊唐書 - 吐蕃傳》: 代宗寶應二年(763),遣李之芳,崔倫使吐蕃,至其境而留之。從唐朝京城長安到吐蕃去要經過雪嶺 ,路途遙遠,所以稱為"天外"。在松州一帶還駐扎着歸朝廷直轄的殿前軍。殿前軍,指肅宗時置殿前射生左右軍,元和八年(813)廢,以其兵分隸左右神策軍 。邊軍給養少,諸將請遙隸神策軍以增加給養,因稱。這堜荓窗A承接"世路干戈",世上的戰事沒有平息,所以唐朝的使臣被扣留,松州一帶還要殿前軍駐防 。寫到這堙A對世路干戈又停頓一下,轉到離席,又一個頓挫。

      "座中醉客延醒客",呼應"惜暫分",在惜別的酒席上,由於世亂,雖然是暫時的分別也覺得後會的難期,所以惜別。既感嘆世亂,又加上惜別 ,借酒澆愁,所以有喝醉的。由於惜別,座上的醉客還在向醒客勸酒。寫到這堙A把離席放開,又停頓一下,轉到江上風光,這又是頓挫。江上的晴雲夾雜着雨雲。這堨峇F雙關筆法 ,既寫江上的雲雨,又暗用宋玉《高唐賦》媦g神女"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雲就是晴雲,行雨就是雨雲,連起來指雲雨 。寫到這堣S停頓一下,轉到成都風光,又是一個頓挫。這個轉是暗接,表面上由江上風光轉到成都的風光,實際上由江上的雲雨相關神女,呼應成都的美女。

      "美酒成都"一聯,寫成都有美酒,有美女,可以娛老。這又呼應上文的"暫分",暫時分別終會相會,所以勸客人再回到成都來。這堨峇F司馬相如和卓文君在成都開酒店 ,文君當壚賣酒的故事,只是用來說明成都有美酒美女罷了。《史記 - 司馬相如傳》:相如與文君俱往臨邛,買酒舍,酤(賣)酒,而令文君當罏。

      這首詩媄鶬銂漸y子是"世路干弋惜暫分",開頭用反問句,就是要突出這個關鍵的句子。下面一聯寫世路干戈 ,一聯寫惜別,歸結到暫分終合。全篇結構極為嚴密。這媮晱峇F當句對,也是摹仿杜甫的。如杜甫(白帝):"戎馬不如歸馬逸,千家今有百家存。" 一句中"戎馬"與"歸馬"相對,"千家"與"百家"相對。這詩堛"座中醉客延醒客 ,江上晴雲雜雨雲",也是當句對。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