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名家說詩詞   名家談文學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2//2015

王季友   龔自珍的詞

清代的詩詞,到了嘉道年間,仁和龔自珍出,風格才一變。由極度萎靡中,變為奔放雄奇。新安女士程金鳳評龔定峈爾硐:「若其聲情沉烈,悱惻遒上,如萬玉哀鳴 ,世鮮知之。」事實上只是在嘉道年間那一時代,詩與詞都暮氣沉沉。龔自珍突然標出新風格來,教人特別覺得他的才氣縱橫,風格新穎。嚴格而論 ,他的詩畢竟嫌率。

至於他的詞,也和詩一樣,奔放太多,含蓄却少,更因受詞律的限度,難得雄奇。小令還可以,長調則顯得不能揮灑自如。如《金明池》:

按拍埴詞,拈簫譜字,白日銷磨無緒。春夢斷,黏天香草,試悵望美人何處?中餘酲才要醒時,却又被艷想迷漫遮住。早燕子匆忙,楊花零亂,好煞年光將去。(下半闋略)

這半闋詞,按拍埴詞,拈簫譜字,黏天香草,燕子匆忙,楊花零亂,重重叠叠,畢竟不曾道着什麼來。要不是有一句艷想迷漫遮住,比較新穎,這首詞便庸劣不堪了。

至於他的小令,却寫得好,如《點絳唇・十二月馬上作》云:

一帽紅塵,出行韋杜人家北。滿城風色。漠漠樓臺隔。   目送飛鴻,影入長天滅。關山絕。亂雲千叠,江北江南雪。

又如《浣溪沙》云:

香霧無情作薄寒。銀燈吹處氣如蘭。憑肩人愛夜蘭珊。   花語綠窗涼月聽。雲欹文枕畫鸞看。釧聲微戛夢兒難。

這些詞都寫得比他的長調好,花語一句,落處想是前人所未及。

大抵定峈漱p令,和他的絕詩一樣,使轉得來,空靈輕倩。一到長調,便沒有這分氣力使轉了。他的律詩不如絕句,也是這一道理。

龔自珍的詩詞,影響到後人作風甚大。南社諸子,差不多都是模擬龔氏的。但模擬他的詩比較多,詞則較少。

王季友芝園詞話


陳伯谷  范仲淹書扇示門人

一派青山景色幽,前人田地後人收。後人收得休歡喜,還有收人在後頭。

在封建時代,併吞土地之爭,無時無刻不在 進行,大地主吞沒小地主,新興的地主又吞沒沒落的地正。范仲淹這首詩,是奉勸一般愚妄的人,不要作長遠佔有土地的幻想。封建統治層就是大地主,不時有人想取而代之的。關於這種思想,後來也有許多人流露過,如:

林瀚(明留京四君子之一)誡子弟云:

何事紛爭一角牆,讓他幾也無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又楊玢(蜀王建時禮部尚書,後歸宋,授工部尚書致仕)示子弟云:

四鄰侵我我從伊,畢竟須思未有時。試上含元殿基望,秋風秋草正離離。

元好問雜著之一云:

昨日東周今日秦,咸陽煙火洛陽塵。百年蟻穴蜂衙堙A笑煞崑崙頂上人。

都可以參看。范仲淹這首絕句的思想性,如暮鼓晨鐘,使人警惕。在封建時代而能離開地主的地位,高視遠矚,胸中雪亮,煞是難得。這首絕句的藝術性,全用人民口語,明白流暢,不假雕飾,但表達性很強。指出土地的流轉無定,不勞而獲的地主們,也可以夢醒了。


偽國務總理鄭孝胥,負詩名,其 有文無行,與明之阮園海仿佛。然阮之詩,至晚近始為世所知,而鄭則海藏樓詩集,早傳誦於時,吾人倘不以人廢言,如鄭者,故是一代作者。曩見其少時狎妓之作,有燈花紅處人初見,檐雨凉時夢不成句,殆似阮胡子燕春燈之跌宕矣。又烏石山題石一絕,亦集中未載者,並錄於此:

山從旗鼓分,江自洪塘下。海日生未生,有人起殘夜。

林庚白   孑樓詩詞話


南社同人馬君武,以理化學者,兼擅文藝,朋儕中嘆為難能。其詩於五言律最工。錄

重到蒲蘆塞云:
七日蒲蘆塞,時時醉夢間。蹉跎望青眼,憔悴為紅顏。短睡經昏曉,清陰換暖寒。康鋪池畔路,獨立恨無端。

宿 Ems 見魯意沙云:
送我狼河曲,人生相見難。遠山遮落月,初日破輕寒。細雨牽衣袂,深情贈手竿。前宵聽樂處,回首水迷漫。

勞登谷寄柳人權云:
九年羈異國,萬里隔家鄉。魯酒難消渴,吳歌最斷腸。歸期問流水,獨立望斜陽。寂寞勞登谷,臨風憶柳郎。

勞登谷獨居云:
宇宙無終始,他鄉過半生。荒村尋舊迹,異國遇陽春。樹密鳥私語,山空人獨行。天涯芳草綠,終古竟生存。

別桂林云:
莫使舟行疾,驪歌夜未闌。留人千尺水,送我萬重山。倚燭思前路,停樽戀舊歡。漓江最高處,新月又成彎。
最古桂林郡,相思十二年。浮橋迷夜月,叠嶂認秋烟。同訪籬邊菊,閑尋郭外船。為招諸父老,把酒說民權。

皆有唐音。

又斷句如別英倫云:百族貢鮮血,莊嚴飾此都。」《別萊因云:當壚黃髮女,笑語最温存。」《重到蒲蘆塞云:微風吹池水,無意生波瀾。」《游拜倫云:少年兒女事,追憶發深悲。類能以近代意境入詩,而隽永耐人尋味。或賞其甘以清流蒙黨禍,恥於亡國作文豪。百字題碑紀恩愛,十年去國共艱虞。之句,此則僅與明七子相仿佛耳。

林庚白   孑樓詩詞話


白蕉有羅敷艷歌三闋,深入淺出,讀之黯然。心如是,則詞之為詞,乃可以不朽 。矧其為雅俗共賞,尤戛戛乎難,此勝於務求堆砌與晦澀而自矜其沉博,艱深者,何啻霄壤,白蕉真才人也。亟錄之:

最難收拾秋情緒,笑也無名,愁也無名。每到花時暗自驚。   宵來獨自成孤酌,酒也盈盈,眼也盈盈。待不思量淚已零。   其二云:
尊前不把嫌疑避,笑靨生渦,笑語微酡。曾記相憐敷粉何。   此情竟遣成追憶,盼斷姮娥。鎮日誰過。孤館秋情特地多。  
其三云:
無言終是多情思,心上微波,眼上微波。並向秋宵伴酒魔。   依依今古傷心別,車影如梭,日影如梭。猶怕年時未易過。

此數詞,字字平凡,字字深刻,使人如桓子野聞歌,輒喚奈何!余頗聳恿白蕉恣為之,當無愧一代作者。

林庚白   孑樓詩詞話


白蕉君數以詩詞相質,致力甚勤,進步亦猛。曩見其七律,有落花庭院詩俱瘦,凉雨江城氣欲秋之句 ,頗稱賞之。近辱見示浣溪沙》一闋,乃幾欲突過古人。亟錄於下:

滅卻相思意轉痴。櫻唇欲澹血紅脂。歡情偏笑那家兒。   今日休言還有恨,這番非夢更無疑。斜陽猶掛最高枝。

下半首猶使人低徊不自己。又為余誦煉霞女士句云:「憐我影成孤,何如影也無。」殊沉着,故是佳句。

林庚白   孑樓詩詞話


近人頗喜 學定盦,世所稱詩僧蘇殊,其著也。頃餘姚陳伯英,郵贈其《秋據樓詩稿》,乞為審定,讀之亦瓣香定盦者。斷句如「曲塘深處無人到,付與鴛鴦作小眠」,「小橋東去市聲懶,獨有春風揚酒旗」,則又略似中晚唐矣。錄其《四月十九日威如來訪同飲歡劇》云:

幾人海上共徘徊,百種無聊喜汝來。不意江湖見華髮,自將身世托深杯。稻粱便墮中年志,文字空埋一世才。話與他時解蕭瑟,有燈如雪鼓如雷。

辭意皆不惡。又門低不待暮先蒼,涼颸先到水邊樓等語,看似尋常,未經人道過。

林庚白   孑樓詩詞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