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名家說詩詞   名家談文學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7/2014
 
龔自珍己亥雜詩   翁長松名人和書》     龔定庵己亥雜詩

    「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瘖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 ,不拘一格降人才。這是龔自珍己亥雜詩》中最具影響的一首詩 ,也是中國近代詩壇上最富有時代氣息的强音。

        龔自珍(1792-1841),號定庵,浙江仁和(今杭州)人,近代著名思想家,文學家。以上這首詩是觸及整個官僚體制的著名詩篇,萬馬齊」 ,語出宋朝大詩人蘇軾寫的《三馬圖贊序》,寫一匹來自西域的高頭大馬,它龍顱鳳膺,虎脊豹章,威武雄壯,被送入朝庭馬厩天駟監時,振鬣長鳴,天駟監中的馬被它的聲音所震懾 ,啞然失聲。這堶犮峔茪騄踾蒤茠懋|人才匱乏,死氣沉沉,非常形像。而用 「究可哀」來品評「萬馬齊」 ,則賦予了强烈的情感色彩,對當時清政府的官僚制度,給予了無情的譴責和抨擊。清朝的官僚制度,表面上是用科舉制度選用人才,其實是限制人才;而官員的升調 ,有種種的資格限制,結果導致賢智者終不得越,而愚不肖者亦得以馴而到。詩人無限感慨:「一限以資格,此士大夫所以盡淹然而無生氣者也。」詩人希望借助「風雷」的力量 ,打破「萬馬齊的沉寂局面 ,呼吁天公重新振作起來 ,對社會進行改革,不拘一格地催生大批人才。此詩激情澎湃,氣魄雄渾,抒發了詩人的崇高理想和追求,是呼吁時代變革的最强音符。

   《己亥雜詩》是詩人感於朝政黑暗腐敗,憤然辭官南歸時用七言絕句形式 ,陸續寫成的大型組詩。龔自珍 是道光十九年四月二十三日離開京城的,他僱了兩輛馬車,一車自載,一車載文集百卷,沿着京杭綫回歸杭州故里,後來又再北上接返家眷,途經五省 ,往返九千里,歷時八九個月。他在途中每有所見所感就作詩一首寫於紙上,投一破簏中,後發簏數之 ,得紙團三百十五枚,蓋作詩三百十五首也。」從表面上看,全詩雖是他辭官南歸和來回京杭綫上接還家眷的見聞記述 ,但它却通過詩人當時的眼光,心境,糅合着他的宦海生涯,學海探求和理想追求,以及風情民俗,人情世態,悲歡離合,真實,細致,生動地寫出了一個時代的榮衰變化 ,國事,民事,家事,點點滴滴,却有意地從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方面描繪出時代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矛盾,表現出强烈的反對封建和愛國主義思想 ,具有時代色彩。

        龔自珍的詩和作品有文合為時而作的時代感 ,還有反映他在讀書治學上的觀點。他認為一代之治,即一代之學,故為學應以研究本朝之法 ,讀本朝之書,講求以當代實際為主,力主講求實學,要求將讀書人從高壓政策和考據,性理,詞章早解放出來。他曾作咏史詩:金粉東南十五州,萬重恩怨屬名流。牢盆押客操全算,團扇人才踞上游。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為稻粱謀。田橫五百人安在,難道歸來盡列侯。認為說經,詩賦為無病呻吟,敷衍成事之文,不可用以取士,而應以策問本朝之事的射策諷書取士,開一代思想,文學之風氣。


吳玄濤   含蓄

    「含蓄,也是詩人常用的藝術表現手法。

        造語運意,不是直率淺露赤裸裸地發泄出來,而是通過婉曲的側面或反面渲染烘托來表達,並且在字埵瘨*d給讀者有深思尋味的餘地,讓他們去獲取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這叫做含蓄

        前代詩論家都很重視詩歌的含蓄問題。漫齋談錄中說:詩文要含蓄不露 ,便是好處。古人說雄深雅健,此便是含蓄不露也。.......用意要精深,下語要平易,此詩人之難也。」《歷代詩話》中亦說:「凡詩惡淺露而貴含蓄 ,淺露則陋,含蓄則令人再三吟咀而有餘味。久之,而其句與意之微,乃可得而晰也。」

    含蓄的詩,一般初學者不易理解,故此下面舉出多方面題材的詩,加以說明,以期獲得舉一反三之效。

    司馬光在《迂叟詩話》中舉過一個含蓄的好例子 杜甫《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他說:「古人為詩 ,貴於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近世詩人惟杜子美(杜甫)最得詩人之體。如『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山河在,明無餘物矣;草木深,明無人矣。花鳥平時可娛之物 ,見之而泣,聞之而恐,則時可知矣。他皆類此,不可遍舉。」唐至德元年,安祿山叛起,後來長安亦淪陷了。這詩便是至德二年三月作者身憚囍w時寫的。它以春天的氣氛反襯戰亂的氣氛 ,烽火漫天,國破人亡,妻離子散,詩人面臨着這荒城之春,在在感到觸目傷心。看到花開爛漫,不覺為國破而垂淚,聞到鳥鳴喈喈,也因想念流離遠方的親人而驚心 。末了又極寫自己憂時傷春的深度,未老先衰,頭髮疏短發白,正是憂念焦慮所致。詩中含蓄着多麽豐富飽和的情感和深厚的生活內容。

    杜甫有一首《贈花卿》詩:「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花卿 ,就是花敬定,曾經平定段子璋有功。末二句是讚歎在花眳b會所奏歌曲的美妙。但正如楊慎所說的,是諷刺。他說:「花卿在蜀,頗僭用天子禮樂,子美作此譏之,而意在言外,最得詩人之旨。」楊慎的說法就是依據詩中「天上」二字而來的。所以這首詩亦算是語中有刺的含蓄。就是前人所謂「嬉笑之怒,甚於裂眦」的含蓄了。

    懷古詩往往是借寓於當時當地的景物對比出古今盛衰的無常,多採用含蓄的手法。例如劉禹錫的《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牆來。」這詩不明說六代繁華灰飛烟滅,只說淮水東邊的明月,夜深仍過女牆而西下,借明月清光依舊,襯托出「人事全非」之感 。又如陸游的《楚城》:「江上荒城猿鳥悲,隔江便是屈原祠。一千五百年間事,只有灘聲似舊時。只有灘聲似舊 ,可是其他一切都不似舊了,這一句便含蓄着今日人事全非的旨意 。元稹的故行宮:寥落故行宮 ,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全詩用宮中景物的冷落襯托今日之衰敗,而說玄宗」三字 ,回溯到昔時天寶盛事,寥寥二十字,概括前朝盛衰,又是多麽含蓄。前人評此詩說:語少意足,有無窮之味。劉禹鍚的《烏衣巷》:「朱雀橋邊野草花 ,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烏衣巷,在今南京,是東晉 時代王導謝安兩大家族所居住的地方。這詩主題是感歎權門貴族的沒落。前二句的野草斜陽,都是烘托今衰寂的情景。特別是三四兩句,真有無窮之味。借着燕子的飛出飛入作比較,表現一種華屋山丘興廢無常的感慨。從前棲息在王謝堂前的燕子,今已飛向平民之家去了,字句上是這麽說,細加咀嚼,亦可這麽來理解:燕子仍在原處飛,堂仍是舊時王謝的堂,所不同的,僅是堂上主人已經變成尋常百姓了,王謝的子孫今已淪為平民了。

3/2014
 
鄧拓    燕山夜話     賈島的創作態度

新唐書全唐詩話以及蘇絳為賈島寫的墓志銘等的記載 ,賈島是當時范陽郡的人。唐代設置的范陽郡,包括現在的大興,房山,昌平,順義等縣。這一帶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屬於幽燕之地,英雄豪俠慷慨悲歌,成了傳統的風氣。正如賈島在一首題為劍客》的五言絕句中寫的:「十年磨一劍 ,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這位詩人顯然想借此來表達他自己的心情。

然而,賈島之所以成名,却並非由於他的英雄氣概,而是由於他的苦吟。人們最熟悉的 推敲的典故,便是出於此公身上。毫無疑問,寫僧敲月下門當然比僧推月下門」的句子要好得多 。這幾乎已經成了講究煉字的一個最尋常的例證。可是,懂得這樣一些起碼的文字 推敲”的技巧,難道就可以稱得起是一位苦吟的詩人了嗎?問題當然不是這麽簡單。否則 ,成為一個大詩人也太容易了。

賈島的苦吟,實際上是在煉意,煉句,煉字等方面都用了一番苦工夫。而這些又都是與作品的思想內容和時代性分不開的。首先我們看到賈島非常用力於煉意 ,因而他的作品具有引人入勝的意境。如果寫一首詩而意境不佳,味同嚼臘,叫人讀了興趣索然,那就不如無詩。有了好的意境,然後還必保證這種意境能夠在字句上充表達出來。賈島的每句詩和每個字都經過反覆的錘煉 ,用心推敲修改。但是到了他寫成之後,却又使讀者一點也看不出修改的痕迹,就好像完全出於自然,一氣呵成的樣子。由於可見,所謂苦吟只能是從作者用功的方面說的 ,至於從讀者欣賞的方面說,却不應該看出作者的苦來。

賈島有許多作滿都可以證明這一點,例如渡桑干河的詩寫道:客舍并州已十霜 ,歸心日夜憶咸陽。無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鄉。這首詩的意思很曲折,而字句却很平易 。這樣就顯得詩意含蓄,使讀者可以反覆地咀嚼它的意味。如果多用一兩倍的字句,把它的意思全都寫盡,讀起來就反而沒有意思了。在賈島的作品中,像這樣的例子太多 ,我簡直不知道應該舉出什麽例子才更好說明問題。

讀過中國文學史的人,都知道韓愈非常賞識賈島的作品。全唐詩話》記載韓愈贈賈島詩曰;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星辰頓覺閑。天恐文章中斷絕,再生賈島在人間。雖然有人說這不是韓愈的詩,但是這至少可以代表當時人們對賈島的評價。後來的人常常以 ”二字來評論賈島的詩,那實在是不恰當的。

盡管人們也能舉出若干證據,說明賈島的詩對於後來的詩壇發生了不良影響。比如,宋代有所謂江西詩派,明代有所謂竟陵詩派,以及清末同,光年間流行的詩體,一味追求奇字險句,內容貧乏,變成了形式主義。如果把這些都歸罪於賈島的影響,我以為這是不公平的。各個時代詩歌流派的優缺點,主要的應該從各該時代的歷史條件和社會背景中尋找根源,前人不能為後人擔負什麽責任。賈島的創作態度是很嚴肅的,這一點直到今天仍然值得我們學習。假若有人片面地和表面地模仿賈島,以致產生了壞詩,這怎麼能叫賈島負責呢!

俞平伯說南唐後主詞五首  之五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堣ㄙ儘閂O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凭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詞中抒情,每以景寓之,獨後主每直抒心胸一空倚傍,當非有所謝短,亦非有所不屑(抒情何必比寫景高),乃緣衷情切至,忍俊不禁耳。若此傳誦最廣之名作,其勝場何在,究亦難言 ,凡茲所說,亦不敢自是,管窺蠡測而已。試觀全章,有一句真在寫景物乎?曰,無有也。勉强數之,只一首句說雨聲,未嘗言見也。此等寫法,非情勝者不能。

上片係倒叙,由一晌貪歡而夢醒,由醒而覺得五更寒,由凄寒失寐,而聽雨聲。二句自然其切到極處 ,此人所共知者也。明明白白的好言語何待人說,然亦竊有說焉。夫後主之情之深,生活變化之驟,與處境之非人所堪,凡此種種,或非我輩所能想像體會者也,故欲明此二句之實味事屬甚難 ,然不妨另設一相反之境而想像體會之。假如昨夜得夢,夢客他鄉,窮極艱窘,幾瀕險難,暝暝啼叫中瞿然而寤,居然衾枕温馨,爐 烟猶熱,拭眼凝眸,尚疑家居實境為夢寐之甜甘,及展轉尋省,此果實而彼果虛也,乃遂破涕為笑,悵惆之中雜有歡喜矣。此種境界,吾人琩ㄐA作反面觀,則此二句之俄空滋味遂隱約可會 。古詩:夢見在我旁,忽覺在他鄉,與此正相若 。西游記曰:以心會意,以意會心,不當如是觀乎?若正面作說 ,事類蛇足,非特有所不欲,亦不能也。後主當日亦只說出這兩句,若可以多說,他何不竟說了,而待僕耶?一作字曲,字自然 。錦衾乍暖,温言惹夢,羅衾不暖,好夢遂闌,飛卿,後主,遙遙可對。

下片,“有去,入二讀,胡適注云,莫字有二解 ,一為,一為暮夜。我以為此字作暮夜解稍勝。但何以稍勝 ,其說未詳。中曰,即之本字 ,作字讀可,但在此句應否讀若暮却成問題 。暮凭闌是實的,勿凭闌是虛的,竊謂以上下文合參,實斥殆不如虛擬。上文言五更擁被,而過片絕無轉捩,遽入昏暮,毋乃過於突兀,此以上文言,不宜讀為也 。下文言無限江山,夫江山雖實境,而無限江山則虛,是以下文言,不宜讀為也 。况雖俗字,久已習用,後主不必定寫本字 。再以他作參證之。其菩薩蠻曰:故國夢重歸 ,覺來雙淚垂,此非即夢堣ㄙ儘閂O客 ,一晌貪歡歟?其過片則曰:高樓誰與上,此非即獨自莫凭闌歟?誰與獨自,語氣正合符節,高樓誰與上既是虛 ,安得曰獨自莫凭闌為實乎。此以他作比較,不宜讀為也 。若有人以作為勝,願畢其說。

別時容易見時難,注解雖多,而苦無領會。劉箋及詞林正韻均引能改齋漫錄顏氏家訓作說 ,殆全不相干;陸機詩分索則易,携手實難,按之詞情亦殊遼遠 。古詩中類似此者尚多,如魏文帝燕歌行》「別日何易會日難,唐戴叔倫織女詩》 「才得相逢容易別均與此詞差不了幾個字而依曹句比較之間只差得一字也,也 ,而讀之便有古詩味道,其中區別微之甚矣。又李義山詩來是空言去絕蹤亦相仿若;相見時難別亦難,則翻案而透進一層去說,視此有曲直深淺之別。凡此種種,後主此句所本乎?非也。中有一二句確是其本原乎?無有也。試想,別時容易見時難,此人人心中口中物耳,而必多引故籍,求其淵源,毋乃迂遠之甚歟?作者當時,取徑直達,故在今日正不必繞彎兒去看他。夫上述各例非不甚類似也,而「別時容易見時難」獨膾炙兒女之口,似僥幸而實非。何耶?曰,自然而已矣。唯義山「相見時難」句工力堪敵。彼何嘗不深美,而視此脫口而出不假思索者,似深美反略遜其淺近,又似乎俯拾即是,大可不必如彼之深美,信乎情深才大,無施不可也。

「流水落花」句極不晦澀,而頗迷離,或曰當以不解解之,話亦有理,但似非本篇體例所宜,爰不避强作解人之笑,明白釋之。譬如翻作白話,「春去了!天上?人間?那堨h了?」這似乎不好。又如「春歸了!天上啊?人間啊?」如何? —  不妙。又如春歸去也。昔日天上,而今人間矣!近之而未是也。蓋此句本天人並列,不作抑揚,非如白話所謂天差地遠,或文言所謂天淵之隔也。竊謂此句當從兩面看去,其一從本句字義上,其上從上文(它沒有下文)。箋注草堂詩餘長恨歌:天上人間會相見,便是。天上人間,即人天之隔,並無其他命意。以上文連讀,更坐實此解。此近承別時容易見時難而來,遠結全章之旨。流水落花春去也,離別之容易如此,天上人間,相見之難如彼。夢堣ㄙ儘閂O客,一晌貪歡,言其似近而忽遠也;獨自莫凭闌,無限江山,言其一遠而竟不復近也;總而言之,則謂之流水落花,天上人間也。詞意分明,惟一口氣囫圇地讀下,便覺含渾,此含渾之咎固不盡在作者也。

若泛論通篇,則譚仲修之言最善,其評曰:雄奇幽怨乃兼二難,後起稼軒稍傖父矣。雄奇不難,幽怨亦不難,兼之,難矣。凡此所錄,如虞美人第一,相見歡,及本闋,皆可謂美盡剛柔者矣。陽剛陰柔之論,雖恍惚難徵,而假以形况,何必非佳。夫雄奇,美之毗於陽剛者,幽怨,美之偏於陰柔者,歷觀唐宋詞家第一流,雖各致其美,猶不免有所偏勝(仲修以稼軒近傖,可謂知言,非貶稼軒也,直欲擁後主至峰極耳)。後主能兼之何耶?夫亦情深一往使之然,惟其深而不拔,乃鬱為幽怨;惟其往而不返也,又突發為雄奇。王靜安曰:「『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金荃浣花能有此氣象耶?」又曰:「李重光之詞神秀也。」固知古今雖遠,賞契非遙,文章天下之公,豈不然歟。靜安極崇後主,有極精至語,以通論全體,故兹不備列。

11/2013
俞平伯說南唐後主詞五首  之四

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脂胭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調亦作烏夜啼,以後主詞中另有一烏夜啼”,同名異實,故今題作相見歡》 。調凡五韻,上三下二 ,其轉折處同。此詞五段若一氣讀下,便如直頭布袋,煮鶴焚琴矣。必須每韻作一小頓挫,則調情得而詞情即見。詞之致佳者,二者輒融會不分,此固余之前說也,得此而愈明。

   此詞全用杜詩"林花著雨燕支濕",却分作兩片,可悟點化成句之法。上片只三韻耳,而一韻一折,猶書家所謂"無垂不縮",特後主氣度雄肆,雖骨子媯孝圻b轉換,而行之以渾然元氣。譚獻曰:"濡染大筆",殆為此也。首叙,次斷,三句溯其經過因由,花開花謝,朝朝暮暮,風風雨雨,片片絲絲,包孕甚廣,試以散文譯之,非恰好三小段而何?

   下片三短句一氣讀。忽入人事。似與上片斷了脉絡。細按之,不然。蓋"春紅"二字已遠為"胭脂"作根,而匆匆風雨,又處處關合"淚"字。春紅着雨,非胭脂淚歟,心理學者所謂聯想也。結句轉為重大之筆,與"一江春水"意同,而此特沉着。後主之詞,兼有陽剛陰柔之美,說見下。

   《南唐二主詞補遺》 中此調更有一首,據黃昇《花庵詞選》補入。黃昇曰:"此詞最凄婉,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玩其詞情,亦分五轉,上三下二。自來盛傳其"剪不斷,理還亂"以下四句,其實首句"無言獨上西樓"六字之中,已攝盡凄婉之神矣。兹不詳論。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