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沈祖棻  詩詞選   1..  2..  3..  4..  5..  6..  7..

   有斜陽處有春愁


沈祖棻 (一九七三年武昌)

沈祖棻 (一九四六年成都)

程千帆 (一九九五年南京)


沈祖棻,字子苾,別號紫曼。原籍浙江海鹽 ,遷居蘇州。 1909年1月29日(宣統元年)生。出生時家道已中落,卻還保留文化傳統。 祖父名守謙,與當時文士吳昌碩,朱考臧都有往來。她是家中長孫女,自幼耳濡目染,酷愛文藝。在上海念中學,先後進過坤範中學和南洋女子中學,1930年秋,考入中央大學上海商學院。一年之後,轉入南京中大本部文學院中國文學系學習,當時系中名師雲集,學風蔚盛,人才輩出。入學以後,一面從事新詩和短篇小說創作,一方面又潛心致力於古典文學研究。在新文學方面的創作是從二十年代末在中學時期開始到四十年代初。古典文學的研究和舊體詩詞的寫作才能,則是三十年代初到南京以後,才受到人們注意。1932年春,她在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兼中文系主任汪東先生講授的詞選課的一次習作中,寫了一首浣溪沙: 芳草年年記勝遊,江山依舊豁吟眸。鼓鼙聲堳銆y悠。   三月鶯花誰作賦,一天風絮獨登樓。有斜傷處有春愁。 汪先生對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 的民族危機在一個少女筆下有如此微婉深刻的反映,感到驚奇,就約他談話,加以勉勵。從此,她對於學詞的興趣更大,也更有信心。一九三四年畢業於中央大學後,她隨即考入金陵大學國學研究班 ,於一九三六年畢業。在作研究生的時候,她認識了中文系學生程千帆。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南京遭受空襲,兩人避往屯溪 ,就在那媯略F婚,開始了流亡生活。民族苦難,個人流離,使她寫出了一系列的組詞,抒發國家興亡之感。 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六年,她先後在成都金陵大學和華西大學任教。在這一時期的詞中,她寫出了當時政治社會生活的某些側面。 抗戰勝利以後,解放以前,是她最苦悶的時期,這段時間的作品,情調是比較低沉的。解放以後 ,和絕大多數的舊知識份子一樣,她看清楚了祖國的希望和自已的前途,基本上放棄了創作而集中精力從事教學。 先後在江蘇師範學院,南京師範學院和武漢大學教了二十多年書,工作態度和學術見解深受學生贊揚和愛戴。 一九五七年,程千帆被錯劃為右派份子,九年後,發生了文化大革命。她作為一個右派份子的妻子,又作為一個高級知識份子,理所當然地負擔了她應當負擔的那一部份屈辱和苦難。 一九七二年以後,她忽然拈起多年不用的筆,寫起舊詩來,為自己和親友在十年浩劫中的生活和心靈留下一些真實而生動的記錄。 由於她好不容易逃過了這場史無前例的浩劫,卻仍然無法擺脫程千帆這個脫帽右派的株連。 1976年二人先後奉命"自願退休,安度晚年"。被迫離開了自己堅持了一輩子的工作崗位。 1977年6月27日,祖棻從上海探親回來,遭遇車禍,不幸逝世。安葬在武昌石門峰公墓。
 
附: 程千帆    悼亡詞  

鷓鴣天   兩首

衾鳳釵鸞尚宛然,眼波鬟浪久成蝖C文章知己千秋願,患難夫妻四十年。   哀窈窕,憶纏綿。幾番幽夢續歡緣。相思已是無腸斷,夜夜青山響杜鵑。
燕子辭巢又一年,東湖依舊柳烘蝖C春風重到衡門下,人自單棲月自圓。   紅緩帶,綠題箋,深思薄怨總相憐。難償憔悴梅邊淚,永抱遺編泣斷弦。
 
程,沈二先生抗戰初期結縭之後,長期顛沛流離。 1957年以來,又飽受劫難,故作者(程千帆)於1975年於沙洋致書妻子時有"四十年文章知己,患難夫妻,未能共度晚年"之嘆 。人常云: 斷腸之痛,此詞之痛則已無腸斷,悲痛之深如此,令人不忍卒讀。

 

程千帆 (1913-1999)湖南寧鄉人,汪辟疆的學生。

重到金陵賦呈諸老
少年歌哭相疆a,此日重來似隔生。零落萬端遺數老,殷勤一握有餘驚。金縢昔嘆傷謠諑,玉步今知屢竄更。欲起故人同舉酒,夜台終恐意難明。

重來
青春無那去堂堂,別久流光共夢長。玉樹瓊枝後庭曲,錦韉驕馬冶游郎。江干桃葉非前渡,陌上花鈿歇故香。莫恨相思不相見,重來應減少年狂。
(重來南京,思緒萬千,可見其詩風緊健而又清綺)

抗戰云終,念翔冬,磊霞兩先生旅櫬歸葬無期泫然有作
八歲荒嬉愧九錄,南郊宿草換新阡。爆竹滿天角聲死,留命東還真偶然。


以下 沈祖棻作品:

浣溪沙
芳草年年記勝游,江山依舊豁吟眸,鼓鼙聲堳銆y悠。   三月鶯花誰作賦,一天風絮獨登樓,有斜陽處有春愁。

水調歌頭   雨夜集飲秦淮酒肆 ,用東山體
瑤席燭初漶A水閣妝店蛂C笙舟燈榭,座中猶說舊豪華。芳酒頻污鸞帕,冷雨紛敲鴛瓦,沈醉未回車。回首河橋下,弦管是誰家 。  感興亡,傷代謝,客愁賒。虜塵胡馬,霜風關塞動悲笳。亭館舊時無價,城闕當年殘霸,煙水卷寒沙。和夢聽歌夜,忍問後庭花。

高陽臺   訪媚香樓遺址
古柳迷煙,荒苔掩石,徘徊重認紅橋。錦壁珠帘,空憐野草蕭蕭。螢飛鬼唱黃昏後,想當時,燈火笙簫。剩年年,細雨香泥 ,燕子尋巢。   青山幾點胭脂血,做千秋淒怨,一曲嬌嬈。家國飄零,淚痕都化寒潮。美人紈扇歸何處。任桃花,開遍江皋。更傷心,朔雪胡塵,尚話前朝。

菩薩蠻   四首
丁丑之秋,倭禍既作,南京震動。避地屯溪,遂與千帆結縭逆旅。適印唐先生在,讓舍以居。驚魂少定 ,賦玆四闋。
羅衣塵涴難頻換,鬢雲幾度臨風亂。何處繫征車,滿街煙柳斜。  危樓欹水上,杯酒愁相向。孤燭影成雙,驛庭秋夜長。
熏香宏晛姻僚a,門前山色供眉黛。生小住江南,橫塘春山藍。   倉皇臨間道,茅店愁昏曉。歸夢趁寒潮,轉憐京國遙。
鈿蟬金鳳誰收拾,煙塵澒洞音書隔。回首望長安,暮雲山復山。   徘徊鸞鏡下,愁極眉難畫。何日得還鄉,倚樓空斷腸。
長安一夜西風近,玳梁雙燕棲難穩。愁憶舊帘u,夕陽何處樓。   溪山清可語,且作從容住。珍重故人心,門前江水深。

蝶戀花   四首
塞迥洲荒何處住,南雁相逢,解道飄零苦。目斷平蕪來日路,碧雲四合山無數。   欲仗江魚傳尺素。愁水愁風,還恐無姥琚C已向天涯傷日暮,黃昏更送瀟瀟雨。
轉轂輕雷腸九折。月逐征程,夜夜清輝缺。落盡繁香春早歇,西風苦自吹黃葉。   幾曲屏山山萬瞗A翠幕金爐,此後應虛設。不惜流年供久別,歸時可有餘香爇。
苦恨重帘消息阻,十二欄干,曲曲迷塵霧。幾日青禽頻寄語,鏡中顏色渾非故。   別後關河秋又暮,枕障熏爐,都是相思處。歸夢欲隨明月去,高樓夜夜風兼雨。
斷續鄉心隨晚汐,江底愁魚,吹起波千尺。戍角一聲人語寂,四山無月天如漆。   午夜寒風欺敗壁。
蠟淚縱橫,試問今何夕。敲缺唾壺秋雨急,新詞欲譜冰弦澀。

臨江仙   八首
昨夜西風波乍急,故園霜葉辭枝。瓊樓消息至今疑。不逢雲外信,空絕月中梯。   轉盡輕雷車轍遠,天涯獨自行遲。臨岐心事轉淒迷。千山愁日暮,時有鷓鴣啼。
經亂關河生死別,悲笳吹斷離情。朱樓從此隔重城。衫痕新舊淚,柳色短長亭。   明日征帆君莫問,丁寧雙燕無哄C飄零水驛一聲燈。江空菰葉怨,舷外雨冥冥。
一棹蒹葭初艤處,依前燈火高城。水風吹袂酒初醒。鏡中殘黛綠,夢外故山青。   月墮漢皋留不得,更愁明月陰晴。涉江蘭芷亦飄零。淒涼湘瑟怨,掩淚獨來聽。
畫舫春燈桃葉渡,春淮舊事難論。斜陽故國易銷魂。露盤空貯淚,錦瑟暗生塵。   消盡蓼香留月小,苦辛相待千春。當年輕怨總成恩。天涯芳草遍,第一憶王孫。
望斷小屏山上路,重逢依舊飄飄。相看秉燭夜迢迢。覆巢空有燕,換酒更無貂。   風雨吟魂搖落處,挑燈夜讀離騷。桃花春水住江皋。舊愁流不盡,門外去來潮。
百草千花零落盡,芙蓉小苑成秋。雲間迢遞起高樓。笙歌隨酒暖,燈火與星稠。   霏霧冥冥閶闔遠,娃硍D與離憂。吟邊重見舊沙鷗。巴山今夜雨,短燭費新愁。
碧檻瑤梯樓十二,驕驄嘶過銅鋪。天涯相望日相疏。漢皋遺玉珮,南海失明珠。   銜石精禽空有恨,惊波還滿江湖。飛k顏色近如何。不辭寬帶眼,重讀寄來書。
寂寂珠帘春去也,燕梁落盡香泥。經年歸夢總迷離。拋殘鎪玉枕,空惜縷金衣。   喬木荒涼煙水隔,杜鵑何苦頻啼。鳳城幾度誤佳期。孩瘚L限意,腸斷日西時。

玉樓春
志睆H展金泥鳳,幾日相思羅帶重。當樓柳色怕關情,壓枕春愁還入夢。   嚴城四面悲笳動,帘外輕寒誰與共。杜鵑啼徹月痕低,永夜燈花猶自弄。

浣溪沙   十首
一別巴山棹更西,漫咻縣羺暐k期,漸行漸遠向天涯。   詞賦招魂風雨夜,關山扶病亂離時,入秋心事絕淒其。
久病長愁損舊眉,低徊鸞鏡不成悲,曉鶯多事話年期。   剩水殘山供悵望,舊歡新怨費沉思,更無雙淚為君垂。
家近吳門飲馬橋,遠山如黛水如膏,妝樓零落鳳皇翹。   藥盞經年愁漸損,吟箋遣病骨同銷,輕寒惻惻上帘腰。
庭院秋多夜轉賒,寒凝殘燭不成花,小窗風雨正交加。   客堬M尊惟有淚,枕邊歸夢久無家,斷腸更不為年華。
雲鬢如蓬墮枕窩,病懷禁得幾銷磨,鈿盟釵約恐蹉跎。   刻意傷春花費淚,薄游扶醉夜聽歌,清愁爭得舊時多。
折盡長亭柳萬條,天涯吟鬢久飄颻,秋魂一片倩誰招。   沽酒更無釵可拔,論文猶有燭能燒,與君同度乍寒宵。
斷盡柔腸苦費詞,朱弦乍咽淚成絲,年來哀樂倘君知。   病枕愁回江上棹,秋風重檢舊家衣,見時辛苦G分離。
呵壁深悲問不銦A鬘天一望碧無情,鬢絲眉萼各飄零。   心篆已灰猶有字,清歡化淚漸成冰,難將沈醉換長醒。
今日江南自可哀,不妨庾信費清才,吟邊萬感損風懷。   應有笙歌新第宅,可憐蝡B舊樓臺,謝堂雙燕莫歸來。
碧水朱橋記昔游,而今換盡舊沙鷗,江南風景漸成秋。   故國青山頻入夢,江潭老柳自縈愁,強因斜照一登樓。

蝶戀花   四首
偶向碧桃花下見。欲贈明珠,珠淚翻成串。苦恨相逢春已晚,花前更勸深深盞。   寄語舊盟終不變,羅帶當時,雙結同心綰。飛絮游絲空歷亂,春來自閉閒庭院。
剩粉零香飄泊久。盼到相逢,病枕人消瘦。昨夜星辰今日酒,尊前漸覺情非舊。   不管秋風遲與驟。團扇恩深,長戀君懷袖。百草千花凋謝後,香蓮自覆連枝藕。
殘照關河秋欲暮,扶病香車,翠袖沾霜露。冰雪更愁西去路,寒沙盡處山無數。   解繫游驄留客住。門外垂楊,終是多情樹。夜半羅帷遮密語,相憐只有儂和汝。
碧樹已凋芳草歇。過了清秋,帘幕多風雪。昨夜帶羅猶未結,夢醒又是關山別。   記取團圞天上月。常似連環,莫使翻成玦。繡被餘香終不滅,相思留待歸時說。

踏莎行   四首
燭淚初銷,爐香漸燼,相逢又是分礙鞢C當時原作一生拚,尊前今日歡難盡。   昨夜星辰,今春花信,陰晴明日渾無準。鬢雲眉黛幾多青,年年鸞鏡供離恨。
颺夢茶蝖A回腸香印,晚風帷幕寒成陣。夜闌留取燭花紅,蠟盤不惜灰成寸。   寶鏡塵昏,羅衫淚暈,眉痕深淺娃眥搳C卷簾日日倚朱樓,燕翎不寄春前信。
衣上征塵,鏡中殘黛,千花百草慵回睞。帶羅自暖舊時香,同心結在終難解。   別夢成雲,春愁如海,游絲苦恨重帘癒C年年芳草遍天涯,香車衹在斜陽外。
錦瑟塵生,藥爐蝩R,天涯相望紅樓迥。小梅枝上又東風,羅衾猶是前春病。   更箭偏長,香篝漸冷,殘宵留得燈前影。卷簾今夜月眉彎,闌干倚處誰堪并。

燭影搖紅   雅州除夕
換盡年光,燭花依舊紅如此。故家簫鼓掩胡塵,中夜悲笳起。撥冷爐灰未睡,忍重提,昆池舊事。明朝還怕,剩水殘山 ,春歸無地。   彩燕飄零,玉釵蓬鬢愁難理。當筵莫勸酒杯深,點點神州淚。空憶江南守歲,照梅枝,燈痕似水。星沈斗轉,北望京華,危欄頻倚。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