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名家說詩詞   名家談文學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2012  
 
俞樾說 張繼《楓橋夜泊》"江楓漁火"與"楓江漁父"
 
      光緒丙午年(1906),蘇州重修寒山寺。該寺以唐代張繼的楓橋夜泊詩聞名於世。詩碑為明代文徵明所書,但已漫漶不清。江蘇巡撫陳夔龍特請已是86歲的一代儒宗俞樾重書刻石。

      俞樾以為張繼的這首詩膾炙人口,惟次句的"江楓漁火"四字頗有可疑。宋朝龔明之《吳中紀聞》作"江村漁火",宋人的舊籍是應十分珍視。此詩宋朝的王公曾書以刻石,現在已經見不到了。明朝文徵明所書的碑刻也已非常漫漶。"江"下一字不可辨識。因此,"補書石刻,姑且從今本,然"江村"古本却不可淹沒。因作詩一首,以告觀者:郇公舊墨久無存,待詔殘碑不可捫。幸有吳中紀聞在,千金一字是江村。"

   據俞樾的後人講,俞樾還寫有另一碑陰,可能是他對自己的考証持很慎重態度,所以書寫完畢後,却未正式應用,存在家中。全文如下:

      唐張懿孫楓橋夜泊》詩,膾炙人口,然第二句不甚可解,"江楓漁火"四字文義不貫,於下"對愁眠"三字又似不貫,向以為疑。檢全唐詩,"漁火"作"漁父",因疑"江楓"二字應一轉作"楓江",詩題一本作"夜泊楓江","楓江漁父"或即其自謂也,因作一詩以正其誤。詩云:"有客寒山寺外過,閑將舊句一吟哦。楓江一轉與題合,漁父傳鈔作火訛。妙悟不從讎校得,佳章翻覺瑕多。老夫小試研經技,欲起前賢問若何。"

      在書寫楓橋夜泊》三個月後,俞樾便離開了人世,這塊詩碑便成為一代大儒的絕筆。


9/2011  

周振甫   談《唐詩三百首》上

   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蘅塘退士編選了《唐詩三百首》,他在序婸〝編選的目的:"世俗兒童就學,即授《千家詩》,取其易於成誦,故流傳不廢。但其詩隨手掇拾 ,工拙莫辨,且止五七律絕二體,而唐宋人又雜出其間,殊乖體制。因專就唐詩中膾炙人口之作,擇其尤要者,每體得數十首,共三百餘首,錄成一編,為家塾課本,俾童而習之,白首亦莫能廢 ,較《千家詩》不遠勝耶?"就是看到當時的兒童讀本《千家詩》編得不好,一是選得不好,工拙莫辨;二是體裁不完備,只有近體詩,沒有古體詩;三是唐宋混雜,殊乖體制 。因此選《唐詩三百首》來代替它,只作家塾課本,不作為藏之名山,傳之其人"的著作,所以連自己的姓名也不署,只稱蘅塘退士。

   可是這書一出,"風行海內,幾至家置一編"(四藤吟社主人語,見中華本《唐詩三百首》)。到道光時 ,有章夑給它作注,有陳婉俊(女)給它作補注,寫了凡例。當時著名的學者姚瑩雖然替陳婉俊的《唐詩三百首補注》寫了序 ,還是看不起這部書,他的序堮琤誘ㄣ蘅塘退士,甚至不提 《唐詩三百首》,只說"見其案頭有補注唐詩"。到光緒元年(1875年)張之洞編《書目答問》,自稱"為告生童而設,非是著述",但對這部"風行海內 ,幾至家置一編"的書還是看不起,在他的書目堥S有列入。直到1920年,大東書局刊印張萼蓀評注《唐詩三百首》,還稱蘅塘退士,不知他的姓名。到1959年刊行陳婉俊補注《唐詩三百首》 ,才在「點校說明」堳出編者孫洙,江蘇無錫人,清乾隆十六年進士。到1980年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出版,才從《梁溪詩抄》和《名儒言行錄》媬餈到孫洙的簡史 。這樣一位長期不為人所知的編者,編了這部他自己也並不看重而長期被人看不起的《唐詩三百首》,却把從唐朝到清朝所有大家或名家的唐詩選本,包括清朝康熙皇帝的《御選唐詩》都拋在後面 ,而成為最風行的唐詩選本,究竟為什麽,這是值得探討的。

   唐詩的選本,在唐人選唐詩奡N有十種,選者像元結,殷璠,令狐楚,姚合,韋莊等,他們的 聲名都比孫洙大得多,有的還是唐代著名詩人。以唐代著名詩人來選當代的詩,為什麽選不過孫洙呢?這還可以說,唐詩中的名篇還沒有經過時間考驗,不容易識別。像在唐人選唐詩 ,九種選本都沒有選杜甫詩,只有《又玄集》選了七首律詩,對杜甫的古詩一首未選。宋以後的各種選本,直到沈德潛的《唐詩別裁》,他們的選本為什麽也都遠不如《唐詩三百首》的風行呢?紀昀在《御選唐詩》的提要埵酗@段話 ,可以說明問題:"元結尚古淡,《篋中集》所錄皆古淡;令狐楚尚富贍,《御覽詩》所錄皆富贍;方回尚生拗,《瀛奎律髓》所錄,即多生拗之篇;元如問尚高華,《唐詩鼓吹》所錄 ,即多高華之制。蓋求詩於唐,如求材於山海,隨皆取給,而所取之當否,則如影隨形,各肖其人之學識。自明以來,詩派屢變,論唐詩者亦屢變,各持偏見,未協中聲。"

11/2011  

周振甫   談《唐詩三百首》 中

   這堳出 選詩的有的偏重於選一種風格的詩,像或偏重選古淡的,或偏重選富麗的,或偏重選高華的。這樣的選本自然不能代表唐詩多方面的成就。還有一類選本,是反映了選者對唐詩的評價的 ,像高棅的《唐詩品滙》,它把盛唐詩分為正宗,大家,名家,羽翼,初唐詩稱為正始,中唐稱為接武(步),晚唐詩稱為正變,餘響。這樣分,就特別推重盛唐。這種看法,給李夢陽,何景明等造成"詩必盛唐"的主張,它的流弊是摹仿盛唐而流為膚廓;竟陵派選《唐詩歸》來糾正這種膚廓,偏向幽渺,它的流弊是幽詭;到王士禛選《唐賢三昧集》 ,標舉神韻,想救崇尚宋詩的質直的流弊,又偏於空疏。這樣用選本來救弊,來宣傳一種文學理論,還是偏在一方面,不能反映唐詩多方面的成就。到沈德潛《唐詩別裁》,除"大家名家而外 ,即旁蹊曲徑",也選,不論"正變盛衰"都選,不偏於神韻,要求選得全面。不過他主張"去鄭存雅",鄭指浮靡。因為他要選雅音 ,所以他在康熙五十六年(1717)出的初選本,初唐不選王,楊,盧,駱的歌行;中唐不選白居易的諷喻詩,張籍,王建的樂府詩,李賀詩;晚唐不選李商隱的無題詩。大概認為這些詩不夠典雅 ,或不免浮靡淺露。後來經過讀者的提意見,到了乾隆二十八年(1763)出重訂本作了補選,除無題詩外,原來不選的幾種詩都選了,大概他認為無題詩還是屬於浮靡的詩 ,還是不選。

   到孫洙選《唐詩三百首》,既不要偏重某一種風格,也不要用選本來挽救詩風的流弊,更不要用選本來宣揚自己的文學觀點,他選詩的標準,"專就唐詩中膾炙人口之作,擇其尤要者"。就當時廣泛傳誦的詩篇中去選 ,也就是就廣大讀者所喜愛的詩中去選,不專憑自己的喜愛來選,這樣的選本自然會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它的風行一時自然超過以前的選本了。比方《唐詩別裁》堣ˋ鴽鶧蚆籅(無題),但廣大讀者還是喜歡讀的 ,所以孫洙還是選了六首(無題)。當然,光憑"膾炙人口"來選,有的也不可靠,像杜牧"十年一覺揚州夢","娉娉嫋嫋十三餘",在這個選本堣ㄔ窒麊澈o選了。

   孫洙選詩好像沒有自己的標準,不過從"擇其尤要者"看,他在選擇中還是有標準的。上面指出《唐詩別裁》的初選本不選王楊盧駱的歌行體,白居易的諷喻詩 ,張王樂府,李賀詩,孫洙也都不選。這可能受《唐詩別裁》初選本的影響。但從這堣]可以看出他的選詩注重講含蓄而富有藝術性的,白居易的諷喻詩直率而欠含蓄,所以不選。他的選詩又不滿於浮靡之作 ,王楊盧駱的歌行可能因為沒有完全擺脫六朝的影響,而不選。又反對怪詭難懂,李賀詩可能因而不選。他的選詩是給兒童讀的,較深較長的詩不選,所以杜甫的《自京赴奉先縣咏懷五百字》 ,《北征》都不選,但白居易的《長恨歌》,《琵琶行》也比較長,因為它們的音節流美,風華綺麗,所以入選。又主張温柔敦厚,選了不該選的鄭畋《馬嵬坡》:"終是聖明天子事 ,景陽宮井又何人。"遠不如《長恨歌》寫得真實。對皮日休,陸龜蒙的詩,大概認為不夠温柔敦厚都不選。這樣看來,孫洙的選詩標準有優點也有缺點,優點是選了三百多首 ,分量適中,適於在讀者中廣泛流傳。選的作家中,以杜甫詩選得最多,其次是王維,李白,李商隱,因為他注重詩的藝術性,所以重點突出這幾位詩人。又注重含蓄,要求音節流美 ,容易讀,容易懂。缺點是有不少名篇,因為寫得不夠含蓄,或不夠温柔敦厚內容比較深一點,長一點的,都沒有入選,顯得不足。

1/2012  

周振甫   談《唐詩三百首》下

      孫洙的選本,雖是參照《唐詩別裁》初選本,但跟它也有不同。如張祜七絕,沈德潛只選了一首《雨霖鈴》:"長說上皇和淚教,月明南來更無人 。"批為:"情韻雙絕。"這首寫唐明皇亂後回宮,看到宮內無一舊人,聽到奏他在蜀道寫的《雨霖鈴》曲,不勝凄苦。沈德潛對此抱著極大的同情 ,借贊美這首詩來壓倒別的詩,說:"(張)祜又有《集靈台》詩:'却嫌脂粉污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譏諷輕薄,絕無詩品。.....朱慶餘之'鸚鵡前頭不敢言',此纖小詩之派也 。"可是孫洙偏不選《雨霖鈴》,反而選了《集靈台》和朱慶餘的《宮中詞》,這媗膆X兩人的看法不同。看來孫洙是對的 ,對唐明皇昏庸誤國,自作自受,不值得那樣同情。《集靈台》的諷刺,《宮中詞》的婉諷,都應該肯定。這堥ㄠo孫洙的見解高出沈德潛。

   再像沈德潛在李商隱下批道:"顧其中諷刺太深,往往失之輕薄,此俱取其大雅者。"孫洙選的隋宮》諷刺隋煬帝的奢淫昏暴 ,《瑤池》諷刺用穆王的求仙無益,沈都沒有選。這兩首也有借古諷今之意,都是傳誦的名篇,沈大概認為諷刺太深。這堣]顯出孫洙的見解超過沈德潛。

   總的看來,《唐詩三百首》雖有不足之處,但孫洙就膾炙人口的詩來選,注意詩的藝術性,他的見解又超過沈德潛 ,所以不失為一部好的選本。

      孫洙對入選的詩,有選擇地作了批語,簡明扼要,對讀者有啓發,如孟浩然《與諸子登峴山》: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批:憑空落筆,若不着題,而自有神會。)江山留勝迹,我輩復登臨。水落漁梁淺,天寒夢澤深。羊公碑尚在,讀罷淚沾襟 。(批:應上半首。)

   批語指出這詩首尾呼應,都是紀念羊祜的。因為羊祜感嘆山川無恙,而賢人湮滅無聞,使人傷悲,百姓因建羊公碑紀念他。這詩的開頭正對此而發,這個批語對讀者有啓發 ,也指出作者如何構思。

   又如杜甫《江南逢李龜年》:

   岐王宅奡M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批:世運之治亂,年華之盛衰,彼此之凄凉流落,俱在其中。少陵七絕,此為壓卷。)

   這個批語,指出這首詩的深刻含義,也點出了它的含蓄不露的寫法,正顯示出它的藝術特色。這是較長的批語。

      有的批語只點一下,如劉方平的《月夜》:
"今夜偏知春氣暖,虫聲新透綠窗紗。"(批:"春意盎然。")指出這兩句詩好在通過虫聲知道春意暖,顯示充滿春意,反映蓬勃生機。

   劉禹錫《春詞》:

   "行到中庭數花朵,蜻蜓飛上玉搔頭。"(批:"無情處都有情。")玉搔頭是無情的,從"蜻蜓飛上"堙A這個玉搔頭代表那個婦女的新妝,就有情了。蜻蜓本是無情的,但它能欣賞新妝,也有情了。通過無情變有情,顯出新妝的無人贊賞,反襯夫婿的無情和她的寂寞孤苦。這個批語深可體味。

   再像杜甫的《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批:"二句十四層。")即認為上句說"風"又說"急",說"天"又說"高",說"猿"又說"嘯",又說"哀",是七層,下句也這樣。這樣講太繁碎。不過從中也可看到他要我們注意,詩堣ㄔ說了三樣事物,還寫了它們的動態或形狀,從而構成一種意境,幫助我們作分析。這樣看來,
孫洙的批語是有啓發作用的。

      孫洙序媮棡:"諺云: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吟。"會吟是指按照格律來作詩。因此這個"讀"也不指讀散文的讀,而指按照格律來讀。在電視媗本紋諈鴞P志吟詩,就是按照格律來吟的。這樣念熟了,自己寫的詩,只要一讀就分出那埵X格律那堣ㄕX,怎樣按照格律來讀呢?如

白日 ~  依山  ~ ~ 盡 ~ , 黃河  ~ ~ 入 海 ~ 流  ~ ~ 。
仄             平         仄         平             仄    平

      "白日"是仄音步,"依山"是平音步,"盡"是仄音步,雙字的音步以第二字為準。碰到仄音步停頓短一點,碰到長音步停頓長一點。這樣讀熟了,以後自己寫詩或讀詩,那堣ㄕX律,一讀就知道了。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