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華僑詩話 頁:  1..  2..  3..  4..  5..  6..  7..   8..   9..     易君左編著發行   1956年初版 現代詩選
 

華僑詩話是易君左先生收集編著的一部僑居海外各地的華僑作品。書中除(華僑詩話)外 ,還包括(近代詩話)與(現代詩選)。

此書前之緒言,編者記於民國四十五年九龍寓所,一文中云:"我寫華僑詩話的旨趣,是由于深悉海外的僑胞知識份子,多有詩社一類的組織,如斐律賓,印尼,新嘉坡,曼谷 ,越南,各地,都盛行集體的吟詠,清風亮節.....為發揚祖國的文藝和詩教,我决定用詩話的方式以表達此一珍貴的心聲.....。近代詩話是我主編新希望週刊上連續發表的一部分作品.....雖然我所寫的不過是一部分的詩人 ,但已可窺見近代中國詩壇的燦爛輝煌.....現代詩選是就新希望週刊上梁寒操先生題署,鄭水心先生主編的海外詩壇堛漣@品再加以精選並補充 。這些詩人於今都健在,分處海內外,發表這一部分作品,不僅由於與華僑詩話有密切的關係.....而且有一個重要的意義,因為近代詩人已經過去了 ,惟有和我們生存在同一時期,吟詠在同一國度的現代詩人,保持着同一的心靈,蔚為一種愛國的風氣,促成國家民族復興的宏運.....

扉頁編者附遺照二張,均為近代(清末民初)詩壇泰斗,一為其父易順鼎(哭庵),另一是被譽為中國最後一位詩人陳三立(陳寅恪之父)。

華僑詩話

易君左

易順鼎                       陳三立

 
9/2017

籬下孤芳

        北婆羅洲是英屬一片新地,我有些朋友住在那堙A或經商,或開墾,或服務文化教育,他們的工作都很忙,幾乎沒有寫作的餘暇。然而,住得較久以後,便有些感到客懷的寂寞,需要文藝的氣氛滋養,自然而然產生文酒之會,詩人就開始歌唱了。

        在這些朋友中,有一位經營藥業的羅漢米先生,本來是教育家,文學家。他在商務繁忙中,有時與三數朋友,極唱之樂 ; 他的太太也能詩,兼且閨中之樂。

        漢米先生有幾首和曾憲立先生的七絕,茲錄二首如次:

        叠韻豪吟破客愁,崇高意境到瓊樓。幾時再與君相晤,煮酒同歡大白浮。
        一醉能消萬斛愁,不言楚館與秦樓。林泉幽壑搜奇蹟,又喜晨曦海上浮。

        他在樓頭觀雨,仍依前韻,成詩一首:

        晚秋風雨送清愁,陣陣蕭蕭入畫樓。山色湖光容態改,詩心付與白雲浮。

        羅先生的夫人曾女士也有和曾憲立先生五十初度自詠詩兩首:

        世事蒼茫棋一局,半生浪跡似征鴻。慶君有德華三祝,悔我無才愧五中。南島秋光歡靜得,北堂春暖樂難窮。奉觴時值飄香桂,酒後豪吟醉頰紅。
        南來島國幾春秋,服務人羣舊遠猷。百折千磨終抵禦,十撓九折未甘休。安危憂樂何須較,變達窮通不識愁。五十芳辰今日慶,祀君鶴壽再添籌。

        以女詩人而有此曠達心襟,堅毅意志,令人景仰。詩為身影,亦為心聲,讀此如見其人。

      曾憲立先生為德國醫學博士,亦為詩人,現在亞庇加椰街行醫,讀其五十初度自詠二首,開明磊落,有山谷遺風。原詩云:

        半百韶華同逝水,偷生猶復作征鴻。扶傷救死天機外,見性明心佛偈中。文釆風流寧逐末,杏林春滿自安窮。懸弧喜得延齡酒,偎倚萱幃任醉紅。
        俯仰人間五十秋,何曾活國樹嘉猷。心經百戰亦榮辱,學愛三餘昧咎休。物外超然憑一得,天涯落拓祇千愁。年不作燒丹想,積健為雄勝萬籌。

        漢光先生和另一位詩人亞風先生都曾步韵,以篇幅所限,割愛未錄。最後錄存羅漢光先生贈亞風先生古風一首,其第五句經申明是借用我的舊句,治學精神之認真可佩。原詩云:

        黃花高長東籬下,籬下孤芳和者寡。傲骨生成足禦塞,西風冷露為描寫。半年跌宕指輕彈,時值悲鴻下遠灘。曾寫旅懷傷感曲,偕遊酬唱石龍山。自古詩人重氣節,高歌一闋壯行別。文章有價放光芒,揮筆勝於三寸舌。懷才未遇賈生悲,有道無時訴與誰 ? 今日風雲龍虎會,成陰桃李自芳菲。

2/2017

桃源二隱詞

        李冰人先生自南洋來函,囑我題桃源二隱詞合集的封面 ,印出以後。承贈寄二冊,披誦之下,不覺大驚。原來旅居南洋的僑胞中竟有這樣一位優秀的詞人,而且師承有自,他的先生是福建的詞學耆宿,高年八旬,為前清舉人 ,亦為今日碩果僅存的八閩老名士。

        這位優秀的詞人是誰呢?答:鄭成勛先生(別號樵隱),今年五十九歲,服務南洋一僑團。住在檳榔嶼由我稱為天南一枝筆的蕭遙天先生是他的好友之一 ,常到陋巷茅屋中去看他。他的先生是鄭翹松先生(別號蒼亭),據李冰人先生所記:這位八旬高齡的老詞人,自大陸易手,老妻謝世後,生活已十分潦倒,老境顯得非常淒涼。

   《華僑詩話中不應缺乏二鄭的作品 。雖然翹松老先生不是華僑,雖然都是詞,詩詞一例不必過於分開,說到海外的弟子亦應不忘大陸的先生。因此,我想寫一點點。

        可是,想來想去,還是不寫。因為李冰人先生那篇題記寫得太好了,我如果再寫則畫蛇添足,倒不如偷個嬾,引用冰人先生的妙文,來讚美二鄭優秀的作品:

    「蒼亭的詞,(鄭翹松先生(別號蒼亭),也許跟他底疎狂不覊性格有關 ,真的是豪放有餘,謹嚴殆未,就他卧雲詞存的八十一首詞中 ,幾乎都豪邁奔放,有如蘇東坡念奴嬌那種體裁。

        冰人先生舉出舟泊江州感檀道濟遺事八聲甘州與填前調的登紹興鎮海樓望越中諸山兩詞為例 ,兹僅錄舉前一首:

        長城誰自壞?聽江干悲風咽怒潮。算霸才無主,英雄屈死,總是南朝。三尺屬鏤無恙,胥種魂難招 。更獄成三字,遺恨難消。    天意人謀如此,豈中原氣數,當縱天嬌?看量沙人去,毳幕滿江皋。翻羨殺寄奴元子,能飛揚跋扈也人豪。從吾好 ,功成身退,一舸逍遙。

        冰人先生說到(鄭成勛先生,別號樵隱)樵隱詞:他對兩性間愛情的描寫 ,真可說是細膩入微,有温婉纏綿,艷麗旑旎之妙;把它拿在花間,樂章,淮海,飲水之間,實並不多讓。又說:我最愛他那浣溪沙蝶戀花兩闋 ,至他以現代術語譜入詞中如膝上畫羅裙,兩行曲線分,更可說明他的描寫 ,並不落前人窠臼,尤為難能可貴。

        李先生舉例的兩闋詞是什麽呢?請大家歌唱吧:

        一種香消淺淡紅。桃花西畔杏花東。故園今日又春風。   舊識燕歸微雨外,相思人在小樓中。雕欄倚遍夢魂空。
浣溪沙

        高捲珠簾春意滿。燕子歸時,認得如花面。樓外新晴山幾點,同心酒酌深深院。   細訴當年情繾綣。斜溜雙波,不覺雙釵顫。天也不違人所願,從頭結與燈花燦。
蝶戀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 ,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