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華僑詩話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易君左編著發行   1956年初版 現代詩選
 

集錦二則

賀新婚詩

     現留緬甸昔卜的華僑青年教師沈楚人和我通信過幾次。這是一位在大陸淪陷前夕從雲南逃往緬境的知識難民,不久就在昔卜的育文學校任課了。忽忽三年間 ,他與另一位滇籍女教師徐寰貞情愛甚篤,得着當地僑領們及學校當局的贊助。在去年三月舉行結婚典禮,專函請我寫一詩輻。

     我們雖未見面,但從沈楚人的信堿搘X他是一位富有愛國熱情者。而且,他是湖南人,稱我為鄉長那麽客氣。我應該馳賀這一對嘉耦,因為他們正辛苦地在海外播自由的種子 ,我已把詩條寫好寄去了。詩是這樣的:

良緣萬里綰滇湘,紅燭輝煌照仰光。三月江南春悵望,何時返旆畫眉郎。

舞女哭起來了

     僑港女詩人中,自以張紉詩為翹楚。她是廣東人,一般粵籍詩人都戲呼她為'詩姑',廣東呼尼姑為'師姑',故以'詩姑'戲呼之。在旅港文酒之會上 ,張紉詩是常常出現的。她為人瀟洒而爽直,沒有一點女子氣,但服飾入時,又不像古代詩人的病態美。現在大概是四十歲以上的人了,而修眉豐鬋,望之才如二十幾歲人 。她的詩詞都清新絕俗,可以表現其才氣與文學的涵養。茲畧舉兩首如次:

樓外
自有西樓我燭尊,明窗春曉望中原。峰巒萬樹含雲氣,音信雙魚悵海門。
行巷蠹餘同寄命,名花開後亦留根。比來人事通肝竅,泥雪何多指爪痕。

春風嬝娜 (觀舞)
被重簾遮密,換彩虹燈。歌似夢,月無聲。浸樓台冷氣,卻疑香霧,眼中秋水,朝汐盈盈。短鬢堆鴉,斜裙散蝶,襯拍弓鈎數不清。朶朶蓮花引風動 ,枝枝穠艷帶春行。棖觸城西小院,垂楊款地,向人裊,一捻腰輕。天不夜,酒微醒。名花解語,春易飄零。碧海迴身,不知何世。故園歸路,似隔三生。詩生無着,任迴旋狐步 ,飛瓊溜雪,脂粉逢迎。

     她的作品堶情A常常蘊蓄着流亡的心聲,連她自己在內,她把這些苦楚宛轉而悽艷的吐訴出來,使人讀之,心堣@陣一陣難過。上面那闕詞 ,有一個滬籍大學生而淪為舞女的,讀到"碧海迴身,不知何世。故園歸路,似隔三生。" 竟哭起來了。

堂堂乎張也

     僑港粵籍女詩人張紉詩小姐,我前在詩話中已畧提到她的詩詞,台灣讀者的詩人中有好幾位都佩服她的詩才,送有和作,甚至有托我轉通情愫的 ,可見文字感人之深。張紉詩,名官,行五。香港有一家報紙上曾介紹過她,說她風華絕代,工書畫,善詩詞。馳騁文壇,詞名籍甚,書畫遂為所掩。殊不知其書法鍾王 ,畫兼工意。剛柔合體,婉麗多姿。性耿介絕俗,人輒以為傲。這等於她的小傳。

     這位女詩人也是在大陸淪陷前逃難到香港來的。所以在她的作品中,常常流露一種去國之情,對大陸現狀深致不滿,而以委宛筆調達之 ,最合詩人温柔敦厚之旨。

     例如她那首"月當頭夕"一詩:

逢辰病嬾不支吟,世念乘閒又著心。萬古覆人天自老,半生回首月多陰。出門撫影如梅瘦,縮地歸家悵棘深。客舍一燈聊訪夢,重棉猶怯夜寒侵。

     她所謂"縮地歸家悵棘深",顯然是感傷今日之神州,一片銅駝荊棘。

     其實,張女土之詞,比詩還好。例如她有一首"初夏聞蟬調寄撼庭竹"的詞云:

蟬噪槐枝第一聲,難得解人聽。無花開處更分明,為誰斷續說前生。春已在歸程,樓倚最高層。故國山河畫不成,風月夢都醒。年年教憶去年情,世間何况有陰晴 。山下一江青,潮起又潮平。

     詞中充滿悵望祖國的哀怨,而筆力充霈,遊刃有餘。

     她並不是一個關在象牙塔堛漱d金小姐,往往吟詩報導社會的疾苦。她有五古一
章,題為"惜勞者",即對苦工的同情:
珠江口以東,半島山斷續。氣候無冬春,四時利草木。松柏雖耐寒,亦作尋常綠。大道橫中區,人從車隙逐。貧富不易分,咸能美官服。道路有勞者,衣褐無完幅 。勤力任斧斤,汗穢淋背腹。日入言小休,十指因伸縮。安敢惜本身,妻拏綴饘粥。鬱愁中夜坐,噫嗟不可蓄。廣廈摩雲霄,方度魂銷曲。千金散復來,莫令歡不足 。天醉樓上歌,那聞樓下哭。收爾長噫嗟,得睡寧非福。

     這是描寫香港的風士人情和生活狀態,而嘆貧富之相懸。大抵古代女詩人詞人,多自以為工愁善病,詩詞雖美,與大眾脫節,故不能如男性詩人詞人的偉大 。時代進步之後,我們到今天,就可以發現憂國愛國的女詩人和替大眾訴苦的女詞人了。在台灣,自然要推重名高望重的張默君女士,在香港,要算這位張紉詩小姐了 ,我戲用四書一句以表敬慕之忱:"堂堂乎張也"。

江山空一擲

     林揖舜先生是一位僑寓印尼的工商業家,在海外政局動盪影響之下,堅苦卓絕,艱難締造,不知經過了多少大風暴。難得的是他尚有餘情從事詩文的陶冶 。從近年的通訊中,可以看出他是有深厚的涵養與堅實的毅力,而對於文學又有特別的嗜好,有一位僑胞拿出以前在國內無錫的蠡園所攝影相囑題,揖舜先生題了四首絕句 ,我喜其後面二首云:

伍員已付鴟夷去,范蠡終携西子遊。可惜江山空一擲,五湖煙水自悠悠。
攝取仙寰入畫圖,一泉一石見功夫。他年華夏逢西子,為問園林似舊無。


     蠡園在太湖之一角,那一角名湖叫做五里湖,相傳即范蠡挾西施扁舟遊樂之地。我曾數度往遊,這個名園怎樣美法,有我的兩闕小詞為證:

浣溪沙: 湖碧而藍如翡翠,山紅更紫似胭脂,詩人越看越成癡。    八角亭空風習習,五層塔瘦柳絲絲,癡人越看越成詩。

鷓鴣天: 靜院長廊曲折通,平湖水滿夕陽紅。人如花影嵌全鏡,橋似眉痕畫半虹。   芳草碧,遠山濃,白帆亂點斷霞中。十年劫後滄桑感,付與煙雲一笑空。

     我的小詞完全寫景,不及林先生提到史事:"可惜江山空一擲,五湖煙水自悠悠。"讀之盪氣迴腸,低回不已。豈止江山一擲哉。到今天 ,舉乾坤而一擲之矣。

     連旺山是爪哇的產菜名區,風景優美。一天,林揖舜先生在工作餘暇,訪友登臨,流連竟日,山村野趣,塵慮全消。他即景生情,成七律一章,裁紅虎皮宣 ,遠道寄我。原詩如次:

黃鵠山中訪戴公,桃源雞犬盡仙蹤。平明擔糞行春埭,細雨吹簫坐古松。雲挾菜香封晚,天收日色染前峯。歸來又踏紅塵路 ,立馬灣環戀遠鐘。

     從這首詩,我得了一個印證:最俗的事物可以入詩,最俗的事物可以配最難的事物。如本詩三四句,擔糞走田是最俗的事,吹簫坐古松是最難的事,以之對仗 ,並不刺眼,却很自然。我一向主張寫詩要大胆用新名辭和通俗語,以反映今日之生活,我們既非古人 ,應該不脫離現實也。

     至於第一句所引訪戴的故事,其隱居之地為今日江蘇省鎮江南郊外的招隱山,山即因此故事而名,自是南朝隱居勝地。抗戰前我居鎮江六年,常遊招隱,雙柑斗酒聽黃鸝的風韻 ,不可復得。我遊招隱詩特多。自喜二句是"訪勝最宜驢子背,尋幽酷愛夕陽山"。今偶讀揖舜先生詩句,觸起我的懷感。今天,想在平和樸素的村野間聞聞大糞香而亦不可得 ,詩從何來。

女詩人之歌

     斐僑中,我發現兩位女詩人,一為曾素玉女士,一為王素琴女士。大概女詩人的作品,是以纏綿悱惻一往情深見長的。我們看到有(曉風殘月)的柳屯田,看不到有(大江東去)的李清照 。古今女詩人是這樣,海內女詩人都是這樣。當代只有在台北的一位老女詩家張默君先生,其作品直追漢魏,女兒家的氣氛就少了。

     曾素玉女士的(春草)和(無題)兩首,可代表女性温婉之美的吟咏。春草詩云:

春風吹處認芳痕,十里長堤綠漸繁。生氣蓬蓬初過雨,烟光漠漠欲銷魂。王孫去國添離緒,屈子憂時託咏言悵望江南腸寸斷 ,夕陽樓外近黄昏。

     末二句收得好,春草的意境,自然而然顯出來了。無題詩云:

偏多哀怨究難招,百計艱難刈愛苗。楊柳腰肢憐妾弱,蓮花容貌遜郎嬌。自從別後心如繭,常覺愁邊淚似潮。一棹烟波歸去也 ,至今追憶未曾消。

     追憶二字,擬換為魂夢,不知可否?因一首詩中,不宜過多用虛字眼也。
素玉女士的神采風韻,是可以從她的詩句中窺出來的,如"獨對燈前敲斷句,宵深不覺冷侵衣","鏡中鬢髮櫛鬑鬑,淡畫雙蛾掃筆尖",但無論如何 ,掩不住她的鄉思,如(秋望)句云:"茫茫雲樹斜陽外,回首鄉關淚欲傾",(送別王禮賓)句云:"底事匆匆分袂去 ,惹人無奈是離愁"。

     王素琴女士的詩心微與曾素玉女士不同。她似乎把人生看得很清澹,但亦多懷善
感,仍離不掉女詩人的本色。

     試讀她的(閒閨雜詠)二律吧:

每自閒中細酌量,清居最好近幽篁。春朝簡約花為伴,秋夕詩催月共觴。草木榮枯原有定,人情冷暖本無常。何時得遂平生志,綠水青山伴小莊。
(伴字是我擅易的,原為連字。)

紛紛俗事苦相煎,幾度絲拋幾度纏。避地無方知此日,買山有願在何年。人情任彼遑遑也,世事於余淡淡然。清夜浪吟何所似,此身而外只塵烟。
(遑遑也與淡淡然是我擅易的)

     但她很關心時事興國事。她聽到菲總統批准零售商法案,(感懷家國,夜不成眠,因成二絕)她亢聲高唱了:

排華菲政似波瀾,半屬僑生子起端。此後茫茫棲未穩,艱難家國我何安。
憂到傷心鬢欲秋,嗟余無策救僑儔。此詩莫作尋常讀,一句吟成萬淚流。

     原為涕淚流,我擅將涕字易萬字以加强語調,不知可否?真的,此詩莫作尋常讀也!

烟花夢六朝

     僑寓椰京之沈楚材先生自謙為詩歌的欣賞者,聽說我編寫(華僑詩話),熱忱可感,供給我許多珍貴的詩料。他介紹了梁智蔚先生與何枯一先生的作品,張鶴琴先生的遺作 ,梁先生又介紹廖銘詩先生的作品。這樣展轉推薦,詩囊為之膨脹。

     梁智蔚先生是生長印尼的中國詩人,患足疾不良於行,幼受庭訓,長而自習,二十年來,蜚聲海外詩壇。其五十自述詩:"只為鵬摶輸健翮 ,竟教驥足困鹽車"。蓋紀實也。而"有生便即滯天涯,未解長征未省家",都是僑胞詩人中之別開生面者。然而他近年的作品 ,充滿了憂時憤世的氣氛,所以他說:"自述詩成無限感,滔滔江漢賦懷沙"。

     他的傷感是關於國家民族的,不是為着自己病足。在和松鶴君詩埵野y云:"寶島只今初响角,三千越甲看平吳"。贈富國孤軍句云:"三載堅持蘇武節 ,一軍解唱岳王詞"。偶成句云:"枉拋頸血哀先烈,羞見葵心媚太陽"。和伯起兄原韻句云:"萬劫河山餘痛哭 ,千年禮樂付銷沉",除夕句云:"舉家泛宅浮滄海,滿目流民痛故山"。皆沉痛蒼鬱,類此不勝悉舉。而我最愛的是他的(中秋)二首之一云:

翹首長空入望遙,玉盤無語又良宵。故園松菊遺三徑,南部烟花夢六朝。泛棹漫思牛渚月,靈胥猶逐浙江潮。嘹天孤鶴高飛去 ,看振雲霄一羽毛。

     梁智蔚何枯一兩先生都有和漁洋秋柳韻四首。何先生是一位宿學之士,所作多綺麗之詞。同一樣詠秋柳,何梁各異其趣。何詩舉例如次:

樓上黃昏易斷魂,畫眉人去掩重門。窗前細體新愁味,枕畔空尋綺夢痕。遠塞雲橫連朔漠,平沙雁落渡江村。旗亭酒醒西風堙A離合悲歡忍復論。

     他又有一首(惜春詞),富温李之韻:

江郎彩筆薛濤箋,寫盡春詞意惘然。玉漏驚殘鴛枕夢,銀河空渡鵲橋仙。雲常出岫思為雨,石不忘情欲補天。十二欄杆閒倚遍,花前待月幾回圓。
網主案: 原文作"玉漏驚鴛殘枕夢"不成偶句,疑印誤 ,因改之。

     張鶴琴先生的遺作,我愛讀其(題梁祝痛史)之一:

兩小無猜已解憐,曉風殘月兩纏綿。雪窗螢火聯床讀,紙帳梅花隔枕眠。有約鴛鴦誰證果,多情蝴蝶竟成仙。三生痛史長留在,九死癡魂繞恨天。

     (詠鶴),可想見作者的清標。原詩是:

自禀天真異眾禽,昂昂孤逈出塵心。梅花明月知音遠,白石蒼松結深淝。(疑有印誤)淝水當年驚戰士 ,孤山昔日伴騷吟。自從華表歸來後,滄海桑田感不禁。

     張先生也是在暴日南侵時逃避入山而死的。他生前有一友因仗義直言被遣出境歸
國,贈詩慰之,有云:"一笛臨風送客船,歸心遙指白雲邊。莫愁前路無知己,李白才多正少年"。

     無情的戰火,摧毀了多少年天才。

琴鏡江關   僑菲詩人  王觀如   許耀村

     人類以自由為第二生命,詩人以詩為第二生命。僑菲詩人中,有王觀如先生描寫尋詩覓句的樂趣,非常生動,共八首。

至情未露是心聲,流露心聲見性情。說與俗人渾不解,舉頭空對月華明。
非關病酒欲微醺,不是參禪斷見聞。晝塈挴\宵廢寢,拋殘心血只思君。
事業名山總廢塵,得君來伴苦吟身。枯腸搜盡雙肩瘦,為有心頭戀戀人。
有君無我少清談,有我無君俗不堪。但願心心相印證,一輪皓月印江潭。
鶯花月露本尋常,譜入風騷字字香。芳草美人通款曲,至今魂夢繞三湘。
一花一草也關心,到底詩人愛最深。只恐竟為風雨妬,凭欄無語費沉吟。
抱膝長吟得句遲,重重心緒托微詞。宵深人靜孤燈冷,便是思君最苦時。
更殘夢斷起燃藜,擬把哀情信筆題。研墨已濃詞未穩,隔窗又報一聲雞。

     八詩淺顯通俗,老嫗能解,妙在尋字傳神。詩如有知,應引為海外存知己也。

     菲僑中精於詩而勤於詩者,有許耀村先生。律詩謹嚴精密,絕句清麗瀟洒。(寄內)一首,尤深於情;(書感)一章,更富於義。謹舉二詩以概其餘 ,並選錄其詩中佳句名句一二。

     耀村先生的(寄內次君實元韵)一詩如次:

蕭燈寒夜動鄉思,廿載妝樓鎖翠眉。楊柳青眸春雨後,釵鬟紅燭綺年時。鳳鸞飄泊千重嶂,文錦璣璇五彩詩。遙憶糜 蕪山下路,知君日日望江湄。(糜字上有草花頭)

     他的(書感次梓齋原韵)一詩:

對酒高歌作越吟,家山極目海雲深。關河萬里覊人夢,魚雁三秋遠道音。趙使縱能歸白璧,燕台今已失黃金。不堪回首中原事 ,遍地哀鴻赤騎侵。

     他有一絕寫南國風情,嫣麗可喜:

山河歷歷聖坡斜,浪說谿光媲若耶。最是清秋明月下,蠻歌聲媦溶伂]。

     以下是從許先生作品中摘錄的佳句:

"鄉心笑向天涯幻,蓬鬢愁從鏡堿","百戰山河花濺淚 ,十年京國柳成陰","一阡骨肉迷芳草,十載音容斷暮雲","西湖梅鶴憐清瘦 ,東路山川剩劫灰",埋骨不須期故國,天涯隨處有青山","莫歎鶴飛今不返 ,中原無樹可棲遲","椰島蠻鄉新碧血,禾山故國舊青氈",天邊唳鶴新詩鬼 ,地下元龍舊友生","音塵絕嶠風雲黯,露布中原歲月遲",舊雨傾心今有幾 ,曉雲幻影古難同","旗亭風月征人影,琴劍江關去國情"..........這些詩作多見弔亡友 ,死於暴日侵佔斐律賓時的中國詩人志士們,故雖片語隻字都是斑斑血淚,亦足見華僑詩人在海外奮鬥犧牲如何慘烈悲壯。

河山終古天涯  越南  

     僑越有一詩人,曰:黃花瘦先生,或故隱其真姓氏耶? 雖難憑斷,但讀他的詩歌,已可想見其為人。他的近體詩,很像李義山,他的風度,悲涼處像陸放翁,清婉處像蘇曼殊。我從何處得之,得之於其詩。錄其七律三首 ,風貌上就有些像玉溪生了。

露坐
夜漏將殘夢未通,醒餘睡眼尚惺忪。圓懸霄漢玲瓏月,涼透簾櫳嫋嫋風。斷雁行斜深院靜,疎碪聲歇小庭空。悄然露坐無人會 ,不覺參橫斗柄東。

夜行船
一棹蒼茫漫計程,夢魂搖曳事宵征。風驅雲讓殘山出,浪逐潮添曲港平。枕漾翻疑星欲墮,舟移恰與月俱行。不知今夜飄何處,雁唳聲凄逗客情。

獨夜
斷續寒蛩徹夜啼,似憐孤旅獨幽棲。橫林葉落疎碪外,新雁行斜澹月西。殘夢蘧蘧猶化蝶,遠村喔喔已鳴雞。河傾牛女星將沒 ,何處霜天曉角悽。

     即就這幾首詩說,作者是費了一些功夫的,選辭非常謹慎,字句大力鍛鍊,他用心來表達一種清幽的環境和悽清的意緒。這三首詩中,首首有殘夢的影子,有月光和星光 ,有斷雁的排行,這些景象是點綴靜夜的恩物,善用這些景象而成詩人的意象,便會成一首好詩。問題在如何安排,使它沒有雕硺的痕迹就好了。

     像黃花瘦先生這樣的詩人是多愁易感的。在他的作品堙A幾乎全部充滿邦國的懷想和家園的眷戀。如在(冬夜鄉思)中說:"遊子可憐悲斷梗 ,故園何處感飄蓬",在(自題舊影)中說:"誰是天涯淪落者,疎碪急杵正愁儂",在(秋夜思親)中說:"月杵敲殘鄉夢斷 ,霜碪搗亂客愁多",而最大的傷感,是久客異邦,心傷離亂,對祖國土地寄其一片之遐思。這些心聲 ,從他所集劍南及曼殊上人詩句上可見一斑。

     如集陸的:

(去國)云: "去國三年恨未平,文辭猶欲事虛名。此生無復陽關夢,把酒何妨唱渭城"。
又(客思)之一云: "強排幽恨近清尊,衣上征塵雜酒痕。歸計未成留亦好,人間隨處有桃源"。
之二云: "故山未敢說歸期,日日邅途處處詩。更拂烏絲寫新句,不嫌墨淡字斜欹"。
集句自然,情調雄渾,放翁讀之,亦當大叫。

     而我所擊節的,是黃花瘦先生以(有寄)為題,集曼殊詩句的三首:
其一: "秋風海上已黄昏,寂對河山叩國魂。欲寄數行相問訊,恐妨重惹舊啼痕"
其二: "天涯飄泊欲何之,搖落秋懷衹自知。萬里征途愁入夢,疎鐘紅葉墮相思"
其三: "芭蕉葉捲抱秋花,瘦盡朱顏衹自嗟。故國已隨春日盡,河山終古是天涯"

     沉痛極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 ,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