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華僑詩話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易君左編著發行   1956年初版 現代詩選
 

詩當趕上時代

        前面曾提到旅居新加坡的詩人葉秋濤先生。

        秋濤先生的作品是能夠趕上時代的。他除保有我國詩歌原有的氣質外,常以時事入詩,以俗語入詩,因創作技巧之運用純熟,故亳無斧鑿痕而自然。

        如有感一首,是因他讀報,載有巴基斯坦著名星相家的預言:一九五七年九月八日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 ,六分之一被毁滅云云。所謂預言,當然靠不住,不過因此使詩人發生了悲天憫人的傷感,而成詩二首云:

        四野陰霾黯太清,江湖鴻雁正哀鳴。危言聳聽天難問,劫火將燃佛亦驚。
        每向西風思故國,曾經滄海感餘生。一燈淨室齋心坐,只待雲開見月明。

        讀此二首,詩人愷惕慈祥之心,温柔敦厚之旨,究竟與一般人不同。

        以時事入詩,葉秋濤先生也是能手,他聽到英國馬嘉烈公主宣佈不與唐生上校結婚,吟道:

        天生麗質十分嬌,雲錦冰絲裹細腰。記否宮中明月夜,霓虹燈下舞衣飄。
        多情自古別離難,錦字書留墨未乾。同此江山人異處,四時花好共誰看。
        克拉宮前月二分,百花香氣正氤氳。傷心何處歌金縷,空把相思付白雲。
        比京遙望白雲斜,遮斷英雄兒女家。好事難諧天註定,前塵恍悟似曇花。

        詩人是最富同情心的。英雄美人難分難解,江山戀愛孰輕孰重,最關心的是詩人,而不是新聞記者。從詩人筆下寫出的情詩,是那樣委宛動聽的,幽而不怨,惋而不謔,只是一派同情心的憐惜。詩中用比京,用英京,用霓虹燈等新地名新物名,作為一個現代詩人是應該如此的。俗語,時代術語,一樣宜用,但也不是說所有俗語等都可用,要是有可能入詩的資格。秋濤先生另有兩句為我所愛:刺耳聽人呼老伯,酣心自我尚青年,活畫出中年以上人的心理。老伯,青年,都是可以入詩的新名詞。

        詠自然和風景,在葉先生的作品中,也有幾首為我所愛讀,其一是詠落花:

        留春不住竟何如,買醉還從酒畔呼。顧我疏狂虛歲月,憐渠飄泊向江湖。一簾紅雨吟懷共,百樹彤雲客夢孤。殘粉零脂花事了,風光空自憶芳都。

        其一是寫南洋秋色:如疎雨澹煙蠻草長,碧嵐青嶂白雲飛極目荒原椰橡雨,煙霾黯黯霧天垂,這些句子,寫出來的是熱帶的秋色,而非温帶的秋容。

        作為一個現代的詩人,應該大膽地創造,寫真情實境,寫現代題材,用新名詞術語。

千愁耗壯年

        新加坡華僑詩人之多,不減於菲律賓。在我的朋友中,現任新加坡公立 培基學校校長謝雲聲先生是一位卓越的詩人和教育家,尤其是謎壇宿將,所製謎語,典雅風趣,在海外可與抗衡者,惟香港黃夢華,而黄謝兩人同是福建人 ,又為老友。

        我最愛讀謝雲聲先生丁亥除夕雜感中的一首:

        烽烟故國何堪說,慚愧飄零海外身。不信文章無價賤,偶拈詩筆尚清新。

        我也是一個主張文章至貴文章有價的 。一般人發牢騷:亂世文章不值錢。實則不值錢的只是亂世,而非文章。文章是不論什麽都值錢的 。到了文章不值錢,便成亂世了。我想:每一個流亡海外的詩人,都與雲聲及我有同感吧。

        雲聲一往情深,懷友心切,曾寫海外懷人詩錄數十首 ,分寄款曲。其中有懷現客台灣友人詩二首,選錄如次:

        家鄉掌故見聞多,閩士專編昔網羅。偏是鷺門修志日,吟身忽報渡洪河。(台灣楊嘯東先生)

        繪餘耽詠忒叢身,愁病相牽總苦辛。絕似臨川湯玉茗,欲將詞筆動江津。(厦門趙復紓先生)

        雲聲先生的詩,以五律最精細。我最愛讀他的另一首詩,題為客居甘馬挽將出星洲前一夕偶成。原詩如次:

        憑說春來候,濤狂欲拍天。雨聲如炒豆,虫語比彈棉。一夢雖孤枕,千愁耗壯年。征途重僕僕,飛絮有誰憐。

        寫景寫情,親切細微。七絕亦瀟洒有致。如懷吉蘭丹林伯炎云:

        別後相思意若何,愴懷難遣只高歌。夏雲盡覺多奇岫,盼有南飛塞雁過。

        又訪曼士丈偶成云:

        世網覊人百慮中,天涯勞碌等飄蓬。每臨百扇齋頭坐,便愛山櫻一樹紅。

        他是一個愛國詩人,對於南洋義民反抗暴日諸事蹟,迭有吟咏,大力鼓吹。對吟友在南洋殉者,備致哀悼。如在丹初師殉節兩周年一詩中,說:如今已是收京日,堪慰幽靈上九天。情溢乎辭。

        雲聲先生一家在星洲度着融融的生活。對妻子愛護備至,對朋友道義相尚。而桃李春風,樂育英才,尤受僑胞愛戴。故其詩多本於情,復歸於義,與眾不同。

幽默感與清新氣

    鄧榮光先生懸壺於蘇門答臘的拉哈(Lahat)有年,其為人頗富清趣,愛作對聯尤勝於時。詩人是自由與正義的旗幟,鄧先生亦為舉旗之一員健將。民國四十二年二月間,他聽到最有光榮悠久歷史之僑報天星日報社址被焚後重建五層大厦,落成之日,贈詩三首,我愛其一云:

        主持正義露鋒鋩,縱遇風波也不妨。日試萬言行四海,依然報國以文章。

        慷慨陳辭,恭維得體。

        天聲日報新址落成時,出版紀念特刊一巨冊,名曰復興」,遍徵時人題識,我也忝在其列,曾撰文一篇,聊表微忱。鄧先生讀了這一巨製後,成詩二首云:

    祝融肆虐枉勞神,復見盧生面目真。高出雲天新氣象,宛如喬木再逢春。
    董狐直筆大如椽,細讀鴻篇字字妍。一片苦心維世道,有功名教仰諸賢。

    鄧先生作詩雖不多,但偶有所作,輒富幽默感與清新氣。如榴槤為南洋特產,乃果中之王,其味香甜,其性温暖,能補中益氣,有天生理中湯之譽,老年人食之,尤有益處。這是鄧先生站在醫學上的介紹,並賦詩贊之:

    偏生南國獨稱王,乍見垂涎喜若狂。細嚼始知滋味好,口中三日尚留香。

    又詠浮萍一首很有趣:

    繁密縫麟不用鍼,連莖帶葉莫知深。隨風飄泊如無意,逐水逍遙似有心。萬頃狂雲衝不散,千層高浪打難沉。魚龍藏匿水根堙A笑問魚郎何處尋。

    雖詠小物,却有深意。

    海外度中秋佳節,別是一番境界。榮光先生有賞月七律一首云:

    出海清輝照滿天,徘徊我輩酒筵前。形如寶鏡雲中現,光若明珠壁上懸。巨港河邊瞻桂魄,廣寒宮埵禫咱P。多情只有中秋月,玩到秋深尚未眠。

    詩成,又製一聯:「千古芳容仍少艾,一年今夜最光明。」,其實是兩句好詩。

    順便介紹鄧先生的佳聯一則吧。爪哇泗水僑領黎公耀先生七十雙壽,鄧聯云:

    矍鑠古稀翁,詩壇稱健將,遊山興趣濃,梁孟同庚,積善雙星偕白首。
    承歡老萊子,家慶啓瓊筵,衣綵輕盈舞,芝蘭養志,駐顏愛日作丹砂。

    我冒昧代斟酌數字:原為齊「不老」,我改「偕白首」;原為「有萊子」,我改「老萊子」;原為「遙知愛日正方長」,我改「駐顏愛日作丹砂」。

    鄧先生介紹同僑陳子榮先生贈革命先進鄧祝三先生一首詩:

    文明輸入大江東,新換乾坤血染紅。海外聞雞都起舞,川中躍馬正盤弓。歸途莫灑英雄淚,赴敵原稱壯士衷。菊酒一杯君盡醉,戰場花色老秋風。

    因鄧祝三先生曾自怡保返國參加護法戰役,故詩中有所記述。「戰場花色老秋風」一句,很好。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 ,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