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華僑詩話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易君左編著發行   1956年初版 現代詩選
 

春思   (上)

     去年有一次,我接受了僑居菲律賓的祖國同胞海外詩人們的請求,評閱了一次他們所作的詩卷,共七十九首,以"春思"為題 。久留國外的詩人們,對祖國的的懷戀是這麽深,對文藝的興趣是這麼濃,而不恥下問的精神對我是這麽厚,我無論怎樣窮,怎樣忙,也應該接受這一份兒高誼盛情,竭盡所知,以圖報命了。

     "春思"這個詩題是廣泛得很難作,但確是一個很好的詩題。做得不好,很平平;做得好,有聲有色 。我從七十九首中拔選了四名,分別冠亞季殿四軍,並附簡短的評語。

     冠軍作者為王夏星。詩云:

"聽鸝携酒擘雙柑,回首前塵已不堪。枕上愁痕人塞北,樓中燈影客天南。羞同柳葉隨風舞,肯羨桃花向日 酣。攬轡澄清光禹甸,可教明月照歸驂。"

     評: 於纏綿悱惻之中,寓慷慨悲歌之意。第二聯幾逼劍南。第三聯稍弱,亦足見志。首尾呼 應,如神龍盤旋。為易數字,頗見重要。三聯首皆用虛字,接着四聯下句亦然,故四聯上句再不能用虛字,望在此等處留意為幸。

     亞軍作者為張渭流。詩云:

 "搖落天涯七尺身,臘殘猶作旅途人。百年有盡青山老,十日無歸白髮新。銀燭影寒風寂歷,野梅香冷雪逡巡 。含情未畢杯中酒,海國晨雞已報春。"

     評: 全詩整齊端麗而輕鬆瀟洒,幾無一字可易。詩貴蘊蓄,誦之使人有迴腸盪氣之感,乃是上乘。此詩尾聯收結甚好,餘韻醇厚。腹聯四句,對仗工穩,純出自然,可喜。

     季軍作者為王熙巖。詩云:

"金錢卜晝又更殘,秦樹烽烟蜀道難。遠戍三年鴻爪渺,揚鞭萬里馬蹄單。瑤琴聲斷歡情減,錦帳香銷綺夢寒 。惆悵當時隄畔柳,餘絲猶欲繫征鞍。"

     評: 此詩如美女簪花,驚鴻照影,妍麗動人,春思二字,尤能描出。原為"馬蹄寒"與"綺夢單",單寒二字互易之,便聲義雙絕。尾句代易 ,原句稍嫌直入,必委婉以達意,以見隄柳多情,人何以堪。總之,詩人不離 温柔敦厚之旨也。

     殿軍作者仍為王夏星。詩云:

"草木逢春已向榮,每懷家國轉愁生。江山只為權臣誤,文物都因劫火傾。眼底低迷嗟柳暗,心中高潔望梅清。年年悄對東皇問 ,直到何年樂太平。"

     評: 第二聯直是名句,亦痛語也。興觀羣怨之旨,已概括無遺。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讀此詩,如飯蔬食飲水樂在其中,淡淡寫來,文辭通俗,而作者情意,盎然紙上 。故以之殿全卷。

     這四首詩,當然以第一首最為完整。於此,特別值得一提的,即海外詩人傾向自由祖國的摯愛,躍出紙上,傷大陸的淪陷,期復國的早成,全卷三分之二以上都有這種懷感。

春思   (下)

     在春思七十九卷堙A若就言志,抒情,寫景三方面分析來看,確有不少的佳句;在以上四詩外,確有不少的佳作。我也曾從幾點加以簡單的申述和舉例,來鼓勵這些可敬的華僑詩人。

     第一,言志,詩之興觀羣怨,半屬於情。通覽全卷,借題言志,發為心聲,皆足見遠大之胸襟與寬宏之抱負。如:"為祝神州平定日,青山綠水故人來。","父老呻吟殷望切 ,義師何日檄江東","中原北望情何極,報國還期不後人","放眼南溟波浪急,伊誰可作濟川才","但願同心齊蹈勵 ,戈船此日欲回旌。"此類眷懷自由祖國之作,不勝枚舉。

     第二,抒情,此題便於抒情,故佳作甚多 。如:"夢斷鶯啼意欲癡,春朝慵起理妝遲","半生飄泊事長征,枕簟凄凉總負卿","征衣遠寄情偏重,錦字初成意倍稠","春風不識山河變,舊雨難忘日月新","滄海幾回經變幻,塵煙萬里寄浮沉","詩情昨夜添清逸,酒癖連朝雜醉酲",凡此皆能與題扣合,情思宛然。

     第三,寫景,因物起興,睹景生情,此詩之所由而作也 。如:"歸帆烽火頻年阻,逝水流光一夢長","獨坐香閨倚短檠,忽聞深巷賣花聲","月色迷濛花意澹,雨聲斷續客愁深","雲連細柳鶯聲囀,風透香簾蝶夢癡","凝菊餘霜原草草,擁梅殘雪尚依依",如此情景交融,發為咏嘆,始成為有靈魂之詩篇。

     特別可愛的是這一點,即無論抒情和寫景,都帶有言志的成份。這就是文學的思想意識决定一切。例如上舉抒情一聯:"春風不識山河變,舊雨難忘日月新",直是名句;寫景一聯:"凝菊餘霜原草草 ,擁梅殘雪尚依依",亦是名句 。像這類句子,讀之真使人感動,因摯愛祖國,崇向自由,一往情深,自然而然引起讀者的共鳴,即是文學上的美感,固不必專以辭藻見勝也。

     不過我又在詩的技巧上指出一般做詩的通病,應該予以清除: 一曰多避爛調,一曰少用虛字 。如"鶯啼燕語","綠柳紅桃","又是一年春","彈指又一旬","那堪","可惜","閒來","枉把"等等,古來名詩人用之亦遭非議,何况我們? 但不是說絕對不可用,用得適切亦無不可,但仍以多避少用為是。

菲律賓僑胞對於做詩 的興趣最為濃厚,做詩的風氣也最為普遍,僑菲我國詩人組織的詩社如雨後春筍。據我所知,其中一個最大的詩社(海疆吟社),名作如林,人才輩出,幾乎快趕上今日之臺灣詩壇。

八百里洞庭全貌

     我與曾鐵忱先生 闊別二十多年了,近年來香港,才探悉此一老友寓新加坡,為天南報壇的泰斗,猶憶去年吳君亦夫人有和曾鐵忱先生的詞,曾兄原詞同時讀到,使我欣慰而折服。
最近我又讀到曾先生幾闕詞,我不願本書有(遺珠)之憾,雖已排版完成,而且大部分付印了,仍然補入,以增詩話光采。

     他有賀鍾靈學報五歲六歲壽兩詞,我喜其(千秋歲引)一闕,擬王荊公體。詞云:

學海新聲,霜天曉角,筆陣縱橫撼寥廓。江湖萬里水雲闊,秋山一片林葉落。丹絨風,關仔月,宛如昨。相守不為名利縛,相守不辭眾生覺 ,不信文章憎命薄。鴻業漸臻純火候,瑤觴再舉齊天樂。勇於前,善其後,先鞭著。 

     丹絨和關仔是檳榔嶼海邊勝地。此詞勁秀蒼老,擬王得其神髓。

     去年大除夕,鐵忱兄譜"燭影搖紅"一闕,則又婀娜剛健似歐陽修。其詞云:

花信難憑,桃符吩咐南來燕。紅香一片管絃聲,不似流年健,好夢如煙漸遠。幸豪情於今未減,酒波凝碧,燭影搖紅,撩人非淺。嶺上南枝,故園喜見梅花面。春雲千里渡關山,不怕東風捲 ,衹恨春來太晚。飲酴酥,春光照眼。玉山頹矣,爆竹鳴時,都團團轉。

     方召麟女士開畫展於新加坡,曾心影先生題詩有"楊州明月三分怨,碧海冰心萬里同"之句,曾鐵忱先生喜誦其句,譜"高陽臺"詞:
夜月三分,分明佔二,多情無奈楊州。碧海冰心,天涯好個清秋。丰姿不共流年謝,化鳳凰飛上枝頭。怨三分,難訴淒涼,吩咐盟鷗 。   江南歸夢纔收,又椰風蕉雨,客思悠悠。空對金樽,二分明月誰酬。多情長被無情惱,且抒情初學風流。漫銷魂,除却閒情,更惹閒愁。

     鐵忱先生之詞,不僅縱橫王歐,其端凝細謹處有如夢窗美成,其雄放沉雄處則又直窺蘇辛之堂奧。我是一個不善填詞者,但頗心折東坡。鐵忱兄有兩闋詞是我最愛讀的:一是"摸魚兒",一是"念奴嬌"。前者柬倫敦黄潤岳校長 ,詞云:

正江南橙黃菊綠,大江依舊東去。月明萬里鄉關夢,纔過幾番風雨,湖上路,八百里洞庭風貌今如許。伊誰作主?欲彈指華嚴,春花秋月,功業付塵土。   投荒耳,還念故園鷗鷺,傷心應是遲暮。書生報國成何事?賸有痛思情緒。宜起舞,試玩味從頭收拾河山句。浮槎小住,舉目望歸鴻,莘莘學子,龍引苦凝佇。

     又有壽僑領許逵伯先生,詞云:

稱觴介壽,有名山功業,滿門桃李。挺幹精神無幾個,能與先生相比。若數平生,急人之急,義俠傳千里。連杯引勝,這豪情可知矣。   休問富貴榮華,文章經濟,自足供甘旨。泛綠依紅都木色,吳下書生而已。嘯傲林泉,品茗花榭,殆示經綸耳。庭前歡舞,有三數老萊子。

     此詞雜之稼軒集中,並不多讓。

菲島三詩友    (下)

     王鏡若先生充滿遠客異域的心情,發抒在詩歌上多的是懷戀鄉邦之作,而一往情深,清麗有容。他在每一個詩題,如"春思","秋望","歸帆"等等 ,寫出他的心聲。我喜讀其"秋望"二首:

登高放眼水天遙,海國秋深草未凋。雁字雲遮餘數點,漁舟風急鬥千潮。半山紅樹留殘照,夾岸黃花沒小橋 。何日更嚐鱸膾美,月明邀友醉連宵。
故園東望路迢迢,山水清明憶六橋。三徑已荒陶令菊,一秋偏瘦沈郎腰。霜侵兩鬢詩魂冷,節過重陽草色凋。日暮邊聲摧又急,客愁真似夜來潮。

     海國秋深草未凋,確是南洋景色。半山一聯,名句也。'留','沒'兩字,不能易以他字 。其他佳句,如"一江月色明歸路,萬里鄉心繫客旌","雲橫海峽千圖幻,風掠松梢一曲嬌","烽火猶迷三峽暗,歸舟空掛夕陽斜",鍊字錘句,斬金截鐵,一毫不苟。

     王友梅先生的詩,在表現個性上最為清晰。讀其詩即如見其人。作品的風格是澹遠而瀟灑。例如"與俊卿合影"一首"

酸寒未改舊書生,海外詩狂浪得名。傲骨誰憐同鶴瘦,孤懷自覺比梅清。曾從酒後披肝膽,又向圖中共影形 。顧我不禁驚又老,鬢邊白髮已多莖。

     瀟灑倜儻的詩人亦是多感的。讀友梅先生詩句,如"浮海為逃秦火劫,墜天難釋諵H憂",悲句也,而多感復多情,如"江心浪靜漁舟隱,天外雲歸雁字明",喜句也 。我尤喜其"留別岷江諸友"詩一首:

案牘勞形十載强,斷腸詩句滿奚囊。半生事業煙雲幻,九死情懷色相忘。三徑欲荒期我掃,萬花如海讓人狂 。沙隄魚鳥渾相識,斗酒雙柑興正長。

     總之,菲島三詩友之詩,蔡蓮芳以氣象勝,王鏡若以格局勝,王友梅以風華勝。

菲島三詩友    (上)

     菲島三詩友蔡蓮芳,王鏡若,王友梅三先生的作品,(華僑詩話)已印了一半。無論如何,我常儘可能以補入各方的佳作,以副海外詩人之期許 。但對於在全稿已印成而來之詩作,則只好俟再版時補入或再編續集了。

     蔡蓮芳先生是一位旅居馬尼拉的醫士,又是一位兒孫滿堂的仁慈的長者,他的性格配上他的職業,無形中影響詩的風格。所以他的詩,是恬靜澹泊而自然,充滿着熱情與友情 。如乙未歲暮感懷一首云:

荏苒光陰又一年,風塵久客感華顛。此身不辱因知足,於世無求聽自然。今日遊蹤同舜水,何時擊壤樂堯天 。老懷底事差堪慰,滿眼兒孫繞膝前。

     蔡先生的福氣和詩情,很像現寓香港的老詩人周懷璋醫生。詩中以舜水對堯天,妙極。

     周懷璋醫生有家室園林之樂,蔡蓮芳醫生亦然。讀其(卜居)詩之一云:

臨水疎簾映綠波,幾竿修竹雜花窠。比隣海社吟聲朗,隔岸椰林月影多。好把詩情追玉局,窮探易理慕田何 。閒居且喜堪容膝,一室天香雨曼陀。

     這確是南洋的情調。蓮芳先生的詩,充滿一片祥和景象。如迎春多首中,無一首衰颯者。我評選此題,已見前述,所選蔡詩,喜其(陽回黍谷)一首。

絕域飄零

     客寓澳門的老詩人尹望卿先生,有贈我的七絕多首,實不敢當。兹選錄其中四首,以申感愧之忱:

乾坤雙洞響鏦鏦,彩筆千尋鼎獨扛。顦顇詩人孤島上,更名喚作易香江。
南嶽摩天擁翠螺,西湖印月盪輕波。年來怎怪先生戀,祖國江山得助多。
爬羅眾妙費平章,島瘦郊寒各有長。衹恐華僑詩話出,更無人去看漁洋。
捧讀瑤牋愜素心,彈丸島上費蒐尋。外孫虀臼如今少,待訪前朝兩翰林。


     所謂前朝兩翰林,係久寓澳門的李際唐太史及趙太史的遺著。尹先生函中,說到他在船上,帶同我的(詩選)和(祖國江山戀)各一本,"臥艙展誦 ,如啖哀家梨,頰齒生香。已而泊岸,猶手不釋卷。方余去時,暈船作嘔,至是心曠神怡,予曰:異哉 ! 君左詩能治嘔也。以告友人,傳為佳話。

     望卿先生與我均為湖南籍,均為流亡海外者,所以他的詩歌,充滿憂時憂國的悲憤,有時破涕為笑,幽默詼諧,正所謂笑中有淚。他有一天從樓上跌下來,受傷很重 。他本是一位抗日戰士,虹橋被炸未死,不料覊棲海外,重罹災厄,他感慨地寫了一首長歌,有句云:"十二年前猶有國,三千里外竟無家",然而他畢竟是一位壯士 ,他說:

三年息影鏡湖濱,當作桃源暫避秦。墮地豈甘為蹶者,沖天猶想作高人。

     尹先生長歌跌宕有奇氣,亦見飄搖之心情反映動盪之時代。如(贈趙雲孫先生歌),只"澳門半島古荒遐,在地之角天之涯 。九天降下麒麟種,五世同居太史家"等四句,便把一個翰林世第全部描寫出來了。

     他的近體詩,浩麗有致,而落寞多情。他有兩個朋友以船為家,因贈詩四絕,其中一首是:

何時平寇賦歸歟,海角流難恨有餘。天為安排青雀舫,一艙留待兩賢居。

     又(甲午重九偕友登松山)一首是:

天蒼蒼與海茫茫,絕域飄零易五霜。有酒鄰家賒不到,年年寂寞負重陽。

     (送零陵屈賓麟入台詩):

海島蒼茫賦卜居,倦懷宗國六年餘。左徒先業君能紹,祇少離騷一本書。

      這些詩句,都能傳出流亡者的艱苦生活和悽厲心聲。

      
港澳流亡軍人之忠貞自奮而能詩者不少,如僑港之湘籍軍官陳重先生和我的中秋一律:

一輪皓魄萬家收,到處珠簾盡上鈎。騷客吟風遊海面,流民望月聚樓頭。已無美釀迎佳節,惟有新詩送舊愁 。欲問嫦娥緣底事,當年靈藥竟甘偷。

      也能寫出流離的心情。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 ,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