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華僑詩話 之現代詩選 頁:  1..  2..  3..  4.. 易君左編著發行   1956年初版 華僑詩話

華僑詩話是易君左先生收集編著的一部僑居海外各地的華僑作品。書中除(華僑詩話)外,還包括(近代詩話)與(現代詩選)。

易君左編著華僑詩話 之 現代詩選 小記

首先應該道謝我的好友鄭水心(天健)先生。水心先生為着鼓勵我辦(新希望週刊),義務地精選現代諸詩人的作品,逐期登載,受到海內外詩壇的特別重視。慙愧的是我太沒有能力 ,使這個辛辛苦苦扶養着的刊物夭折了,辜負了各方的厚望。在我的詩友而兼畏友中,寄居香港的有兩個人,一是鄭水心先生,一是馬漢嶽先生 。水心先生對詩學造詣極深,胸懷洞達,見解超邁,作品精美,為當世不可多得的才人學者。我們都慫慂他出版詩集,而他虛懷若谷,遲遲尚未實現 ,現在我們仍在策劃中。漢嶽先生近年以"南宮摶"的筆名,蜚聲文壇,清思秀質,絕似小杜,近來出版有(觀燈海樓詩草),風行一世 。我們在港九常常接觸的詩友,除鄭馬二先生外,如張一渠,曾克耑,李鳳坡,陳荊鴻,何敬羣,王貫之,王世昭,諸先生,很想集中精力編印一個詩刊 ,亦不知能如願以償否?徒呼負負而已。(君左謹記)

網主案: 書中間有字誤植,倒植,悉擅為勘改
 

華僑詩話

易君左

易順鼎                       陳三立

 

 


翁一鶴   獨倚危欄頻北望,悄無人處舊山川


落花
春歸消息問何如,合向邯鄲枕上呼。細雨離魂驚短笛,斷霞流水繞西湖,豈緣淺土
根難護,總覺多情世未孤。倘許詩人能續命,薛濤箋訊滿成都。


中秋
坐收風露似寒蟬,一月依然到酒邊。欲問誰家落秋思,不知今夕是何年。憑高尚有干
霄氣,對影猶邀隔歲圓。獨倚危欄頻北望,悄無人處舊山川。

重九不出
不用登高且閉門,一秋雲態那堪論。鴉翻殘照紅猶活,霜落荒塘綠漸?。節物欺人惡
成客,江山憑我待中原。獨居慣有悠然想,賸向淵明酹一尊。

劉景堂   家山何處是,魂斷夢中程

劉景堂(1887 - 1963),號伯端,廣東番禺人。曾任職廣東學務公所,1911年廣州黃花崗事起後來港,任香港華民署文案。公餘之暇學詞,多與陳步墀,汪兆銓,黎國廉等唱和 ,又嘗加盟南社。戰時遠走桂林,戰後回港。1950年與廖恩燾等組堅社,推動詞學。有(滄海樓詞)傳世,公認為香港首屈一指的詞人。劉詞語淺情深 ,婉約渾成,境界自高。 (網上資料)

臨江仙
近榻茶香浮動,繞闌苔篆縱橫,閒門無客自深扃。西風能幾日,黃葉已盈庭。    羈髩年年霜換,難愁夜夜潮生,單于殘忍急秋聲。家山何處是,魂斷夢中程。

浣溪沙
過客青春不可尋,幾回閑夢負羅衾,扶頭昨夜酒杯深。   賸有霜絲酬鏡影,更無綺曲託琴心,落花時節一沈吟。

蝶戀花
流水桃花春幾度,眼底吹香,盡日看成霧。落月年年顏色故,空梁燕又歸何處。 欲借清尊尋夢去,醉夢糢糊,喚醒啼難語。莫怨死生離別苦,人間無限傷心侶。

鷓鴣天
霧堿搌嶀S一年,鬢絲依舊對茶烟,閒愁暗長侵階草,老境難支上瀨船。    春樹遠,暮雲連,夕陽紅濕海浮天。故人白首歸何處,獨往青山益愴然。

(以上錄於易君左華僑詩話現代詩選)

踏莎行
題梁羽生說部(白髮魔女傳),傳中夾敘鐵珊瑚事,尤為哀艷可歌,故並及之。
家國飄零,江山輕別,英雄兒女真雙絕。玉簫吹到斷腸時,眼中有淚都成血。 郎意難堅,儂情自熱,紅顏未老頭先雪。想君亦是過來人,筆端如燦蓮花舌。

附錄: 章士釗 1956年南來香港。56-57年間寫下一百多首古近體詩,名南游吟草,由劉伯端輯印,並作序。1957年三月在香港出版,詩集雖不是公開發售 ,只作分贈朋友,但再經朋友相互覆印轉送,流傳頗廣。

集中最為人熟知的,有:

贈何賢詩  (網主案: 澳門前特首之父)

區區睹國海南偏,骰子生涯不計年。隱隱扶餘記人物,張堅怎抵一何賢。

最出名的則是贈當時還是童星的蕭芳芳:

鶯鶯好好到當當,一例雙文壯盛唐。回首蕭關千載後,萬山抬眼看芳芳。
婷婷裊裊已逢場,小小年華九度霜。待到梢頭含豆蔻,琵琶學得更當行。
一星曙後吐孤光,金相飛揚色相莊。一段登場兒戲事,慎將書札問蕭娘。


劉伯端在序中把章士釗與清末民初兩位大詩人陳三立,鄭考胥相提并論,亦可謂推崇備至。章士釗對他的詞也極為欣賞,(南游吟草)他給劉伯端的((滄海樓詞鈔)題詩三首:

不出里門黎簡民,百年同調二劉親。仲容更擅青雲器,海內詞壇後勁人。
情細楷浣溪紗,珠淚拋殘對月華。自錄陳詞自欣賞,再看微有夢魂加。
先後三家壯五羊,百年詞客共飛揚。海綃玉蕊雖飄散,滄海樓高日月長。


注: 二劉,劉伯端與乃叔子平。
注: 陳述叔(海綃詞),黎季悲(玉蕊詞),劉伯端(滄海詞)。

劉伯端亦報以一詞答謝:

踏莎行
鏡堛嶊K,夢中蝴蝶,唾壺敲碎清歌歇。高樓日日倚斜陽,等閑過盡芳菲節。    吏部文章,翰林風月,雲落紙成三絕 。摩娑老眼看題詞,只君知我腸千結。

章士釗在北洋政府時代曾任司法總長兼教育總長,故劉稱之為"吏部文章,翰林風月"。

張紉詩   那聞犬馬憂天變,稍置琴書覺地寬

春夜
門外橋通故國車,小園惟見月西斜。貼牆釘影濃於墨,出土蘭莖暖欲花。河漢在天光可薦,春秋作枕夢無邪。將軍正有蕪城怨,自抑鄉心閱歲華。

旅懷
太平山下小長安,夜夜浮燈水不寒。人海沸餘槐聚蟻,雁聲沈後月移闌。那聞犬馬憂天變,稍置琴書覺地寬。文字亦隨風土轉,眾中任作腐儒看。

晚望
他生福慧向誰賒,墨我相忘空有涯。未掃微雲空待月,且留殘月當看花。悲天事過心為史,觸夜愁隨夢覓家。詩到半禪無麗句,非關搖落減風華。

紫泥山館晚食
落日東流似可回,勞生送老一低徊。難忘過眼千家劫,直恐成詩萬字哀。客舍稍安庭樹長,蠻江長憶嶺梅開。村燈一夕虀鹽味,那得閒中不再來。

月夕當頭
逢辰病懶不支吟,世念成閒又著心。萬古覆人天自老,半生回首月多陰。出門撫影如梅瘦,縮地歸家悵草深。客舍一燈聊訪夢,重綿猶怯夜寒侵。

蝶戀花    薄暮渡海
鷹隼斜隨雲渡海,樓閣烟中,畫出無聲籟。近樹抽條春未艾,夕陽欲下潮移界。    鐵鎖自橫魚不礙,故國相思,已落千帆外。三徑歸時應盡改,陸沈尚有青山在。

(以上錄於易君左華僑詩話現代詩選)

清平調 二首
箇中意 ,吹入明窗裡。夢墮懶雲扶不起,樓花遠峰凝紫。    瓊瑤華怨隔芳菲,消停坐過燈時。莫是藕花開了,風風雨雨催詩。
無情無醉,不閒牽累 。自是春來詩酒味,便向愁眠愁起。    看人間花草堪憐,朝朝雨後風前。再讀蘭成詞賦,都非如此山川。

阮郎歸 二首
殷勤留月為誰明,樓臺千萬燈。十年塵影似三生,如今尚苦兵。    吟不暖,一壺|。胡笳聲滿城。誤拋針線換詩名,尋詩詩未成。
東風朝暮似憐才,尋詩入座來。微香句魄上蓬萊,彩雲月回 。    臨鏡後,冷吟懷。詩箋怕剪裁。密藏紅豆待春栽,相思花未開。

陳荊鴻   燕子不來人寂寂,簾波欲捲晝愔愔

讀文信國傳
零丁東去水湯湯,終覺時窮時可傷。要為乾坤留正氣,忍看夷夏失嚴防。讀書如此真無愧,汗簡於今尚有光 。莫向西台化朱鳥,江山曠代倍蒼涼。

深春
六曲闌干九轉心,小樓盡日鎖濃陰。尚餘短夢殘鑪篆,似有微風隔院琴。燕子不來人寂寂,簾波欲捲晝愔愔 。芳時莫向荼薇語,多恐明朝春更深。

老馬
便能生角豈為龍,早悟天工有異同。少日不辭千里遠,此時真覺一羣空。英雄脾肉徒增感 ,烈士心情可未窮。多負吾家期許意,等閒野草又春風。

睡燕
一覺尚迷金粉,雙棲依舊雕梁。衹笑三春如夢,那知百姓尋常。

浣溪沙
應是蓬萊謫世間,南湖荒圃閉柴關,怎生消受一春閒。    碧水漸隨孤笛遠 ,野烟時送暮禽還,滯人詩夢落空山。

西江月   展重陽
鬧盡滿城風雨,望窮千里關河,一年好景已無多。瘦損黃花怎奈。   聞道重陽過了,還來一醉如何。客心霜鬢兩蹉跎,賸有故人幾個。

成惕軒 (1910-1989)    躬耕未信非長策,我亦南陽舊布衣

移居
肯以蓬萊易鵠磯,三年夢遶故山薇,道旁築室成何事,海曲移家抵暫歸。菘韭及時宣地力,鳶魚隨分樂天機。躬耕未信非長策,我亦南陽舊布衣。

陽明山看花作
峻坂因風鼓怒輸,繁櫻來媚去年人。山橫螺黛初經雨,車載娥眉共討春。萬里聞歌聲尚楚,一時驚座客惟陳。竹湖紅負千堆錦 ,斜日匆匆指大屯。
(陳指陳定山)

郊行
老樹千章屋似椽,春風吹我度南阡。無平不陂三叉路,乍暖還寒二月天。過雨花光濃似酒,裹山雲氣白於綿。眼前逐步多芳草,何必朱輪看杜鵑。

次韻答景伊
海天一碧回春色,又報東風拂案頭。未信臥龍老諸葛,行看涿鹿翦蚩尤。清吟物外鳴仙籟,薄酒燈前寫客愁。知有綠楊城郭夢,幾時騎鶴過揚州。

答漚園見問
彩筆今何用,蕭蕭鬢漸蒼。不須惜遲暮,衹是愧流亡。花動晨磚影,藜分夜閣光。明時容囿翩A終擬臥淮陽。

鄭水心(1900-1975)     夢回碧落三千界,魂繞珠欄廿四橋

水心名天健,廣東中山人。早歲入南社,中年參政從戎,轉戰各地。後定居香港,歷任上庠教席,講授詞學,並創辦海聲詞社。《東珠集》中詞以小令居多,清遠幽雋,頗有韋端己、歐陽永叔神韻。而寫海濱風物,融入身世之感,自與古賢境界不同。

聞蟬
倚杖柴門憶舊時,只今餘響落天涯。蕭疏風露知難飽,猶據高槐第一枝。

暮春
燈火隔簾花寂寂,樓臺向晚雨紛紛。懸知海水深三尺,應比春愁淺一分。

酷相思     聞笛
亂夢如雲飛漸遠,猛驚破,隨風轉,却一陣淒清來別院,睡了也應腸斷,醒了也應腸斷。   此際奈何空自喚,只不過,或幽怨,况回首山陽酸淚滿,柳折也無人見,梅落也無人見。

紅葉
瑟瑟蕭蕭點點霜,十分沉醉倚斜陽。風來乍拂珊瑚網,霞落還棲玳瑁梁。石徑寒山空縱目,御溝深水幾迴腸。遊人誤比春花豔,如此朱顏亦可傷。

踏莎行     甲午初夏移居後作
曲徑疏花,高樓密樹。等閒又放春歸去,酒醒滿眼是江山,斜陽冉冉無尋處。 夜永尊罍,日遲鐘鼓。當年那解想思苦。欲從夢婸◎Q思,擁衾却聽瀟瀟雨。

卜算子      冬至後重往沙田晦思園探梅,梅尚未開
無夢到羅浮,又踏沙田路。撥盡寒雲入上方,不見花生樹。 疑有暗香來,一水盈盈處。莫借東風抵死催 ,怕被東風誤。

唐多令
人靜夜偏長,橫樓燈似霜。憐伊此際又燒香。說盡心中無限事,一聲磐,幾淒凉。 塵
影憶瀟湘,扁舟追夕陽,隔蓬山,夢也荒唐。算是江流能倒轉,一彈指,已生桑。

(網主案: 原書作"一聲磐",恐為"一聲磬"之誤)

一雨
一雨沈沈萬影搖,華燈珠箔可憐宵,夢回碧落三千界,魂繞珠欄廿四橋。籬下已無花
比瘦,陌頭還有栁同凋。只應流盡相思淚,莫得青春賦大招。

減字木蘭花    題梁園高樓風雨圖
抱山襟海,(主人自題抱山襟海閣)形勝百年都未改 。添箇高樓,風風雨雨日日秋。
梁園回首,
(主人南京寓廬)還憶舊時賓客否 。一片淒迷,休說 烟籠十里堤。

浣溪沙
轉綠迴黃認未真,五年歸夢阻紅塵,思量往事一酸辛。   極浦重雲仍挂雨,寒塘疎栁故搖春,平空著個倚欄人。

清平樂    重九登太平山
海天一碧,只是傷心色。負了黃花秋寂寂,萬里斜陽無極。   而今倚遍危欄,不知何
處家山。夜夜零魂碎夢,任他飛去飛還。

虞美人
紅樓墜過人兒影,一院春光冷。桃花猶似舊年時,只是牆頭多了兩三枝。   故園日日生芳草 ,未抵天涯好。今番有淚向誰彈,又恐東風吹去滿陽關。

浣溪沙   近事有感
宮闕分明隔幾重,江山無語夕陽紅,美人偏怯一絲風。   弱水迴舟空掩袂,亂雲遮岸未聞鐘 ,長宵幽夢更誰同。

浣溪沙   乙末人日後過沙田晦思園
曲徑東風繞面凉,桃花爛熳桂花香,亂人心眼是年芳。   青鳥不來雲漠漠,黃龍未渡海茫茫,春秋無準更無常。


采桑子
碧雲望斷天沈水,又過樓東,殘照西風,一角欄杆不肯紅。   憐他化作尋巢燕 ,何處相逢,簾幙重重,飛到雕梁也是空。
絲絲海氣圍燈白,如霧如烟,欲斷還憐,卷起疏簾月在天。   寒光照徹翻無影,怎得成眠,休對嬋娟 ,今夜由他獨自圓。

臨江仙    淺水灣海浴
山上夕陽山下雨,濛濛淺水灣頭。凉波飄面欲成秋,潮生還自落,幾見海西流。    文采鴛鴦三十六 ,浪花齊打輕舟。看他雙槳去悠悠,相思何處寄,杜若滿芳洲。

浪淘沙   燕子
吹到楝花風,紅雨濛濛,烏衣巷口板橋東。故壘依稀何處,泥落梁空。   還覓舊遊蹤 ,軟語從容,流鶯浪蝶一相逢。剪盡游絲飛不去,簾幙重重。

馬漢嶽
(南宮搏)   莫問故園風雨宅,歲寒驚鵲未安枝

南宮搏(1924 - 1983),本名馬漢嶽,又名馬彬,浙江吳興人,是本港著名的小說家,日本白樺派的研究者稱他為「現代中國歷史小說的第一人」。他著作等身,一生創作的小說多達數十部,由於他在「歷史小說」界的名氣太大,一般人誤以為他只寫「歷史小說」,而忽略了他也寫「歷史」以外的創作小說及其他著述。讀介紹南宮搏的文章,發現很多都忽略兩點,其一是1950年代,他愛用筆名「蕭安宇」創作小說;其二是他在抗日戰爭期間,曾在《掃蕩報》工作,戰後任上海《和平日報》總編輯,而當時已在寫小說,並且結集。
(網上資源)

西江月      題金陵夢
十載滄桑變亂,半年鐵檻無情。紅燈翠袖舞輕盈,轉眼繁華凋盡。    多少南朝顯貴,如今宅第成塵 。芒鞋破衲一身存,還道蒼生醉醒。


滿江紅     (用岳飛韻)
莽莽乾坤,東海上亂濤未歇。看今日貔貅百萬,心雄氣烈。拔劍欲消千古恨,撥雲要 見天心月。會四方揭竿起風雷,民懷切。      會稽恥,終當雪,楚三戶,教秦滅。願同心共保,神州無缺。牧野興邦豪傑志 ,黄陵奠帝仇讎血。揮長戈萬里復吾疆,天山闕。

秋懷
百二秦關在望中,掩扉何事日書空。山川依舊台城月,歌管猶存濮上風。濁酒為謀雙頰暈,重帷自寫一燈紅。摩挲碑碣前朝事 ,明滅遙天見斷虹。
燕筑吳簫久不聞,惟餘殘曲弔湘靈。牢愁滄海孤舟老,夢寐中原一髮青。終見陳王興大業,漫嫌申子乞秦庭。田橫義士知多少,到處桃源有血腥。

(網主案: 原書為"滄每",疑誤植)

花朝
宿霧埋春酒未醒,飄(缺一字)猶自憶南溟。夢回已失花間蝶,坐久渾忘水上萍。一曲歌殘河滿子,幾人腸斷雨淋鈴。靈修浩蕩吾何怨 ,野火東風草又青。

宋台懷古
海涸山移不可尋,宋王台址久湮沉。天窮漢宇千舟覆,地盡崖門萬馬瘖。去國孤臣留毅魄,臨淵精衛感微忱。九龍城外嵯峨石 ,猶泐遺民井底心。

贈水心
戎馬十年別,相逢各黯然。飄搖朱舜水,潦落杜樊川。文字傷龍亂,儒林憶舊緣。何須悲溷跡,精衛自臨淵。
二月中山令,斯人亦可嗟。才清埋末世,道喪走流沙。政亂由來久,途窮望轉奢。江關哀怨賦,不盡記年華。

庚寅初度
南來鬢髮見絲絲,欲問河清是幾時。張儉因人徒野望,梁鴻搖落動鄉思。添籌暫博妻兒笑,漸老方知父母慈。莫問故園風雨宅 ,歲寒驚鵲未安枝。

別金陵
江風河雨草萋萋,世事斜陽看又低。三月春寒驚旅夢,二陵山色襯鴉啼。道窮至此天難問,政亂端由物不齊。漫向臺城呼後主 ,一聲長嘆賦歸兮。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