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王永彬 圍爐夜話 選 頁: 1..  2..  3..

家訓  昔時賢文  圍爐夜話  了凡四訓  安得長者言  小窗幽記  幽夢影  呻吟語

三字經  重訂三字經  千字文  昔時賢文  二十四孝  歷史年表  朱子治家格言  百喻經


王永彬,清咸豐時人,生平不詳。從序言得知作者書於橋西館的一經堂,成書於咸豐四年(1854)。圍爐夜話》是眾多中國古作勸世書的一種。全書分為二百二十一則,文辭淺近,言簡意賅,富哲理和啓發性,內容涉及人生諸多方面,闡發安身立命的主旨。

○ 教子弟於幼時,便當有正大光明氣象。檢身心於平日,不可無憂勤惕厲功夫。

○ 與朋友交遊,須將他好處留心學來,方能受益;對聖賢言語,必要我平時照樣行去,才算讀書。

○ 貧無可奈唯求儉,拙亦何妨只要勤。

○ 穩當話,卻是平常話,所以聽穩當話者不多;本分人,即是快活人,無奈做本分人者甚少。

○ 處事要代人作想,讀書須切己用功。

○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無也。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終身可行也。

○ 人皆欲會說話,蘇秦乃因會說話而殺身;人皆欲多積財,石崇乃因多積財而喪命。

○ 教小兒宜嚴,嚴氣足以平躁氣;待小人宜敬,敬心可以化邪心。

○ 善謀生者,但令長幼內外勤修皕~,而不必富其家;善處事者,但就是非可否審定章程,而不必利於己。

○ 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終為禍;困窮之最難耐者能耐之,苦定回甘。生資之高在於忠信,非關機巧;學業之美在德行,不僅文章。

○ 人心統耳目官骸,而於百體為君,必隨處見神明之宰;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知終身無安逸之時。(兩眉為草,眼橫鼻直而下承口,乃苦字也)

○ 有才必韜藏,如渾金璞玉,暗然而日章也;為學無間斷,如流水行雲,日進而不已也。(章同彰,已,停止也)

○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可知積善以遺子孫,其謀甚遠也;賢而多財,則益其過,可知積財以遺子孫,其害無窮也。

○ 每見待弟子嚴厲者易至成德,姑息者多有敗行,則父兄之教育所係也。又見有弟子聰穎者忽入下流,庸愚者較為上達,則父兄之培植所關也。人品之不高,總為一利字看不破;學業之不進,總為一懶字丟不開。德足以感人,而以有德當大權,其感尤速;財足以累己,而以有財處亂世,其累尤深。

○ 讀書無論資性高低,但能勤學好問,凡事思一個所以然,自有義理貫通之日;立身不嫌家世貧賤,但能忠厚老成,所行無一毫苟且處,便為鄉黨仰望之人。

○ 孔子何以惡鄉愿,只為他似忠似廉,無非假面孔;孔子何以棄鄙夫,只因他患得患失,儘是俗人心腸。

○ 打算精明,自謂得計,然敗祖父之家聲者,必此人也;樸實渾厚,初無甚奇,然培子孫之元氣者,必此人也。

○ 心能辨是非,處事方能決斷;人不忘廉恥,立身自不卑污。

○ 權勢之徒,雖至親亦作威福,豈知煙雲過眼,已立見其消亡;奸邪之輩,即平地亦起風波,豈知神鬼有靈,不肯聽其顛倒 。

○ 自家富貴,不著意裡;人家富貴,不著眼裡。此是何等胸襟!古人忠孝,不離心頭;今人忠孝,不離口頭。此是何等志量!

○ 王者不令人放生,而無故卻不殺生,則物命可惜也;聖人不責人無過,唯多方誘之改過,庶人心可回也。

○ 大丈夫處事,論是非,不論禍福;士君子立言,貴平正,尤貴精詳。

○ 求科名之心者,未必有琴書之樂;講性命之學者,不可無經濟之才。
(經國濟世)

○ 潑婦之啼哭怒罵,伎倆要亦無多,唯靜而鎮之,則自止矣;讒人之簸弄挑唆,情形雖曰甚迫,苟淡然置之,是自消矣。

○ 肯救人坑坎中,便是活菩薩;能脫身牢籠外,便是大英雄。

○ 氣性乖張,多是夭亡之子;語言深刻,終為薄福之人。

○ 貧賤非辱,貧賤而諂求於人為辱;富貴非榮,富貴而利濟於世為榮。講大經綸,只是實實落落;有真學問,絕不怪怪奇奇。

○ 守身不敢妄為,恐貽羞於父母;創業還需深慮,恐貽害於子孫。

○ 無論做何等人,總不可有勢利氣;無論習何等業,總不可有粗浮心。

○ 知道自家是何等身分,則不敢虛驕矣;想到他日是那樣下場,則可以發憤矣。

○ 常人突遭禍患,可決其再興,心動於警勵也;大家
(富貴大戶人家)漸及消亡,難期其復振,勢成於因循也。

○ 天地無窮期,生命則有窮期,去一日便少一日;富貴有定數,學問則無定數,求一分便得一分。

○ 處事有何定憑,但求此心過得去;立業無論大小,總要此身做得來。

○ 氣性不和平,則文章事功俱無足取;語言多矯飾,則人品心術盡屬可疑。

○ 誤用聰明,何若一生守拙;濫交朋友,不如終日讀書。

○ 嚴近乎矜,然嚴是正氣,矜是乖氣,故持身貴嚴,而不可矜;謙似乎諂,然謙是虛心,諂是媚心,故處世貴謙,而不可諂。

○ 財不患其不得,患財得而不能善用其財;祿不患其不來,患祿來而不能無愧其祿。

○ 交朋友增體面,不如交朋友益身心 ; 教子弟求顯榮,不如教子弟立品行。

○ 君子存心,但憑忠信,而婦孺皆敬之如神,所以君子落得為君子 ; 小人處世,盡設機關,而鄉黨皆避之若鬼,所以小人枉做了小人。

○ 一言足以召大禍,故古人守口如瓶,唯恐其覆墜也 ; 一行足以玷終身,故古人飭躬若璧,唯恐有瑕疵也。

○ 觀朱霞,悟其明麗 ; 觀白雲,悟其卷舒 ; 觀山岳,悟其靈奇 ; 觀河海,悟其浩瀚,則俯仰間皆文章也。對綠竹,得其虛心 ; 對黃華,得其晚節 ; 對松柏,得其本性 ; 對芝蘭,得其幽芳,則遊覽處皆師友也。

黃華(花),指菊花。   大自然的景象是非常奇特,壯觀和美麗,它能給世人許多啓發。

○ 行善濟人,人遂得以安全,即在我亦為快 ; 逞奸謀事,事難必其穩便,可惜他徒自壞心。

○ 不鏡於水,而鏡於人,則吉凶可鑒也 ; 不蹶於山,而蹶於垤,則細微宜防也。

○ 凡事謹守規模,必不大錯 ; 一生但足衣食,便稱小康。

○ 十分不耐煩,乃為人之大病 ; 一味學吃虧,是處事之良方。

○ 習讀書之業,便當知讀書之樂 ; 存為善之心,不必邀為善之名。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 ;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 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唐太宗)

○ 知往日所行之非,則學日進矣;見世人可取者多,則德日進矣。

○ 敬他人,即是敬自己;靠自己,勝於靠他人。

○ 見人行善,多方贊成;見人過舉,多方提醒,此長者待人之道也。聞人譽言,加意奮勉;聞人謗語,加意警惕,此君子修己之功也。

○ 奢侈足以敗家,慳吝亦足以敗家。奢侈之敗家,猶出常情;而慳吝之敗家,必遭奇禍。庸愚足以覆事,精明亦足以覆事。庸愚之覆事,猶為小咎;而精明之覆事,必是大凶。

○ 種田人,改習塵中生涯,定為敗路;讀書人,干與衙門詞訟,便入下流。

○ 常思某人境界不及我,某人命運不及我,則可以自足矣;常思某人德業勝於我,某人學問勝於我,則可以自慚矣。

○ 富貴易生禍端,必忠厚謙恭,才無大患;衣祿原@定數,必節儉簡省,乃可久延。

○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見塵世之間已分天堂地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見庸愚之輩不隔聖城賢關。

○ 和平處事,勿矯俗以為高;正直居心,勿設機以為智。

○ 縱子孫偷安,其後必至耽酒色而敗門庭;教子孫謀利,其後必至爭貲財而傷骨肉。

○ 謹守父兄教誨,沉實謙恭,便是醇潛子弟;不改祖宗成法,忠厚勤儉,定為悠久人家。

○ 蓮朝開而暮合,至不能合,則將落矣。富貴而無收斂意者,尚其鑒之;草春榮而冬枯,至於極枯,則又生矣。困窮而有振興志者,亦如是也。

○ 伐字從戈,矜字從矛,自伐自矜者,可為大戒;仁字從人,義字從我,講仁講義者,不必追求。

○ 家縱貧寒,也須留讀書種子;人雖富貴,不可忘稼穡艱辛。

○ 儉可養廉,覺茅舍竹籬,自饒清趣;靜能生悟,即鳥啼花落,都是化機。一生快樂皆庸福,萬種艱辛出偉人。

○ 濟世雖乏資財,而存心方便,即稱長者;生資雖少智慧,而慮事精詳,即是能人。

○ 一家閒居,必常懷振卓心,才有生氣;同人聚處,須多說切直話,方見古風。

○ 飽暖人所共羨。然使享一生飽暖,而氣昏志惰,豈足有為;飢寒人所不甘。然必帶幾分飢寒,則神緊骨堅,乃能任事。

○ 愁煩中具瀟灑襟懷,滿抱皆春風和氣;暗昧處見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

○ 勢利人裝腔作調,都只在體面上鋪張,可知其百為皆假;虛浮人指東畫西,全不問身心內打算,定卜其一事無成。

○ 數雖有定,而君子但求其理,理既得,數亦難違;變固宜防,而君子但守其常,常無失,變亦能禦。

○ 和為祥氣,驕為衰氣,相人者不難以一望而知;善是吉星,惡是凶星,推命者豈必因五行而定。

○ 人生不可安閒,有皕~,才足收放心;日用必須簡省,杜奢端,即以昭儉德。

○ 但責己,不責人,此遠怨之道也;但信己,不信人,此取敗之由也。
無執滯心,才是通方士;有做作氣,便非本色人。

○ 耳目口鼻,皆無知識之輩,全靠著心作主人;身體髮膚,總有毁壞之時,要留個名稱後世。

○ 有生資,不加學力,氣質究難化也;慎大德,不矜細行,形跡終可疑也。

○ 世風之狡詐多端,到底忠厚人顛撲不破;末俗以繁華相尚,終覺冷淡處趣味彌長。

○ 能結交直道朋友,其人必有令名;肯親近耆德老成,其家必多善事。

○ 為鄉鄰解紛爭,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為世俗談因果,使知報應不爽,亦勸善之方也。

○ 發達雖命定,亦由肯做功夫;福壽雖天生,還是多積陰德。

○ 自奉必減幾分方好,處世能退一步為高。

○ 守分安泰,何等清閒,而好事者偏自尋煩惱;持盈保泰,總須忍讓,而恃强者乃自取滅亡。

○ 人生境遇無常,須自謀吃飯之本領;人生光陰易逝,要早定成器之日期。

○ 川學海而至海,故謀道者不可有止心;莠非苗而似苗,故窮理者不可無真見。

○ 守身必謹嚴,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養心須淡泊,凡足以累吾心者勿為也。

人之足傳,在有德,不在有位;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

○ 與其使鄉黨有譽言,不如今鄉黨無怨言;與其為子孫謀產業,不如教子孫習皕~。

○ 多記先正格言,胸中方有主宰;閒看他人行事,眼前即是規箴。

○ 但患我不肯濟人,休患我不能濟人;須使人不忍欺我,勿使人不敢欺我。

○ 子弟天性未漓,教易行也,則體孔子之言以勞之,勿溺愛以長其自肆之心;子弟習氣已壞,教難行也,則守孟子之言以養之,勿輕棄以絕其自新之路。

○ 人雖無艱難之時,卻不可忘艱難之境;世雖有僥倖之事,斷不可存僥倖之心。

○ 心靜則明,水止乃能照物;品超斯遠,雲飛而不礙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