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呂坤 呻吟語 選  頁: 1.. 2..

家訓  昔時賢文  圍爐夜話  了凡四訓  安得長者言  小窗幽記  幽夢影  呻吟語

三字經  重訂三字經  千字文  昔時賢文  二十四孝  歷史年表  朱子治家格言  百喻經


人情

○ 已無才而不讓能,甚則害之;己為惡而惡人之為善,甚則誣之;己貧賤而惡人之富貴,甚則傾之;此三妒者,人之大戮也。

○ 以患難時,心居安樂;以貧賤時,心居富貴;以屈局時,心居廣大,則無往而不泰然。以淵谷視康莊,以疾病視強健,以不測視無事,則無往而不安穩。

○ 不怕在朝市中無泉石心,只怕歸泉石時動朝市心。

○ 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易;自惡之必察焉,自好之必察焉,難。

○ 見利向前,見害退後,同功專美於已,同過委罪於人,此小人睆A,而丈夫之恥行也。

○ 任彼薄惡,而吾以厚道敦之,則薄惡者必愧感,而情好愈篤。若因其薄惡也,而亦以薄惡報之,則彼我同非,特分先後耳,畢竟何時解釋?此庸人之行,而君子不由也。

○ 恕人有六:或彼識見有不到處,或彼聽聞有未真處,或彼力量有不及處,或彼心事有所苦處,或彼精神有所忽處,或彼微意有所在處。先此六恕而命之不從,教之不改,然後可罪也已。是以君子教人而後責人,體人而後怒人。

○ 直友難得,而吾又拒以諱過之聲色;佞人不少,而吾又接以喜諛之意態。嗚呼!欲不日入於惡也難矣。

○ 笞、杖、徒、流、死,此五者小人之律今也;禮、義、廉、恥,此四者君子之律令也。小人犯津令刑於有司,君子犯律令刑於公論。雖然,刑罰濫及,小人不懼,何也?非至當之刑也;毀謗交攻,君子不懼,何也?非至公之論也。

○ 情不足而文之以言,其言不可親也;誠不足而文之以貌,其貌不足信也。是以天下之事貴真,真不容掩,而見之言貌,其可親可信也夫!

○ 勢、利、術、言,此四者公道之敵也。炙手可熱則公道為屈,賄賂潛通則公道為屈,智巧陰投則公道為屈,毀譽肆行則公道為屈。世之冀幸受誣者,不啻十五也,可慨夫!

○ 聖人處世只於人情上做工夫,其於人情又只於未言之先、不言之表上做工夫。

○ 美生愛,愛生狎,狎生玩,玩生驕,驕生悍,悍生死。
 
○ 無所樂有所苦,即父子不相保也,而況民乎?有所樂無所苦,即戎狄且相親也,而況民乎?

○ 世之人,聞人過失,便喜談而樂道之;見人規已之過,既掩護之,又痛疾之;聞人稱譽,便欣喜而誇張之;見人稱人之善,既蓋藏之,又搜索之。試思這個念頭是君子乎?是小人乎?

○ 論人情只往薄處求,說人心只往惡邊想,此是私而刻底念頭,自家便是個小人。古人貴人每於有過中求無過,此是長厚心,盛德事,學者熟思,自有滋味。

○ 人說己善則喜,人說己過則怒。自家善惡自家真知,待禍敗時欺人不得。人說體實則喜,人說體虛則怒,自家病痛自家獨覺,到死亡時欺人不得。

○ 迷莫迷於明知,愚莫愚於用智,辱莫辱於求榮,小莫小於好大。

○ 兩人相非,不破家不止,只回頭任自家一句錯,便是無邊受用;兩人自是,不反面稽唇不止,只溫語稱人一句好,便是無限歡欣。

○ 將好名兒都收在自家身上,將惡名幾都推在別人身上,此天下通情。不知此兩個念頭都攬個惡名在身,不如讓善引過。

○ 露己之美者惡,分入之美者尤惡,而況專人之美,竊人之美乎?吾黨戒之。

○ 守義禮者,今人以為倨傲;工諛佞者,今人以為謙恭。舉世名公達宦自號儒流,亦迷亂相責而不悟,大可笑也。

古人名望相近則相得,今人名望相近則相妒。

言在行先,名在實先,食在事先,皆君子之所恥也。

○ 兩悔無不釋之怨,兩求無不合之交,兩怒無不成之禍。
 
○ 稱人以顏子,無不悅者,忘其貧賤而夭;稱人以桀、紂、盜跖,無不怒者,忘其富貴而壽。好善惡惡之同然如此,而作人卻與桀、紂、盜跖同歸,何惡其名而好其實耶?

○ 今人骨肉之好不終,只為看得爾我二字太分曉。

○ 誠則無心,無心則無跡,無跡則人不疑,即疑,久將自消。

○ 我一著意,自然著跡,著跡則兩相疑,兩相疑則似者皆真,故著意之害大。三五歲之男女終日談笑於市,男女不相嫌,見者亦無疑於男女,兩誠故也。繼母之慈,嫡妻之惠,不能脫然自忘,人未必脫然相信,則著意之故耳。

○ 不怕多感,只怕愛感。世之逐逐戀戀,皆愛感者也。

○ 世之人,聞稱人之善輒有妒心,聞稱人之惡輒有喜心,此天理忘而人欲肆者也。孔子所惡,惡稱人之惡;孔子所樂,樂道人之善。吾人豈可另有一副心腸。

○ 凡人為不善,其初皆不忍也,其後忍不忍半,其後忍之,其後安之,其後樂之。鳴呼!至於樂為不善而後良心死矣。

○ 聞人之善而掩覆之,或文致以誣其心;聞人之過而播揚之,或枝葉以多其罪。此皆得罪於鬼神者也,吾黨戒之。

○ 恕之一字,是個好道理,看那惟心者是甚麼念頭。好色者恕人之淫,好貨者恕人之貪,好飲者恕人之醉,好安逸者恕人之惰慢,未嘗不以己度人,未嘗不視人猶己,而道之賊也。故行恕者,不可以不審也。

○ 利算無餘處,禍防不意中。
 
 
○ 己無才而不讓能,甚則害之;己為惡而惡人之為善,甚則誣之;己貧賤而惡人之富貴,甚則傾之;此三妒者,人之大戮也。

○ 以患難時,心居安樂;以貧賤時,心居富貴;以屈局時,心居廣大,則無往而不泰然。以淵谷視康莊,以疾病視強健,以不測視無事,則無往而不安穩。

○ 不怕在朝市中無泉石心,只怕歸泉石時動朝市心。

○ 人皆知少之為憂,而不知多之為憂也。惟智者憂多。

○ 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易;自惡之必察焉,自好之必察焉,難。

○ 有人情之識,有物理之識,有事體之識,有事勢之識,有事變之識,有精細之識,有闊大之識。此皆不可兼也,而事變之識為難,闊大之識為貴。

○ 見利向前,見害退後,同功專美於已,同過委罪於人,此小人睆A,而丈夫之恥行也。

○ 任彼薄惡,而吾以厚道敦之,則薄惡者必愧感,而情好愈篤。若因其薄惡也,而亦以薄惡報之,則彼我同非,特分先後耳,畢竟何時解釋?此庸人之行,而君子不由也。

○ 恕人有六:或彼識見有不到處,或彼聽聞有未真處,或彼力量有不及處,或彼心事有所苦處,或彼精神有所忽處,或彼微意有所在處。先此六恕而命之不從,教之不改,然後可罪也已。是以君子教人而後責人,體人而後怒人。

○ 直友難得,而吾又拒以諱過之聲色;佞人不少,而吾又接以喜諛之意態。嗚呼!欲不日入於惡也難矣。

○ 笞、杖、徒、流、死,此五者小人之律今也;禮、義、廉、恥,此四者君子之律令也。小人犯津令刑於有司,君子犯律令刑於公論。雖然,刑罰濫及,小人不懼,何也?非至當之刑也;毀謗交攻,君子不懼,何也?非至公之論也。

○ 情不足而文之以言,其言不可親也;誠不足而文之以貌,其貌不足信也。是以天下之事貴真,真不容掩,而見之言貌,其可親可信也夫!
 
勢、利、術、言,此四者公道之敵也。炙手可熱則公道為屈,賄賂潛通則公道為屈,智巧陰投則公道為屈,毀譽肆行則公道為屈。世之冀幸受誣者,不啻十五也,可慨夫!

○ 聖人處世只於人情上做工夫,其於人情又只於未言之先、不言之表上做工夫。
  
○ 美生愛,愛生狎,狎生玩,玩生驕,驕生悍,悍生死。

○ 稱人以顏子,無不悅者,忘其貧賤而夭;稱人以桀、紂、盜跖,無不怒者,忘其富貴而壽。好善惡惡之同然如此,而作人卻與桀、紂、盜跖同歸,何惡其名而好其實耶?

○ 今人骨肉之好不終,只為看得爾我二字太分曉。

○ 好人之善,惡人之惡,不難於過甚。只是好己之善,惡己之惡,便不如此痛切。

○ 誠則無心,無心則無跡,無跡則人不疑,即疑,久將自消。

○ 不怕多感,只怕愛感。世之逐逐戀戀,皆愛感者也。

○ 受病於平日,而歸咎於一旦。發源於臟腑,而求效於皮毛。太倉之竭也,責窮於囤底。大廈之傾也,歸罪於一霖。

○ 世之人,聞稱人之善輒有妒心,聞稱人之惡輒有喜心,此天理忘而人欲肆者也。孔子所惡,惡稱人之惡;孔子所樂,樂道人之善。吾人豈可另有一副心腸。

○ 凡人為不善,其初皆不忍也,其後忍不忍半,其後忍之,其後安之,其後樂之。鳴呼!至於樂為不善而後良心死矣。

○ 聞人之善而掩覆之,或文致以誣其心;聞人之過而播揚之,或枝葉以多其罪。此皆得罪於鬼神者也,吾黨戒之。

○ 恕之一字,是個好道理,看那惟心者是甚麼念頭。好色者恕人之淫,好貨者恕人之貪,好飲者恕人之醉,好安逸者恕人之惰慢,未嘗不以己度人,未嘗不視人猶己,而道之賊也。故行恕者,不可以不審也。

○ 利算無餘處,禍防不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