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學英華   詩詞書目  小說戲曲書目   其他書目   古文選讀   歷史選讀

             頁:   1..   2..   3..   4..   5..   6..   7..   8..   9..


(四十三)     

建安時代著名的作家  (二)

      (三) 曹植

(一) 生平概况 

       曹植(192-232),字子建 ,東漢末沛國譙(今安徽省毫縣)人。曹操第三子。封陳王,諡思,世稱陳思王。植自幼聰慧,以才思敏捷,得父喜愛,一度欲立為太子。祇因任性不覊,而兄丕矯飾 ,操終改立丕。後曹丕篡漢,稱魏文帝,常欲殺植,得其母維護,始免於死,仍遭連年貶徙。曹叡(魏明帝)繼位,對曹植迫害依舊,曹植上表求試用,亦不獲准。年四十一歲,即抑鬱去世 。著有曹子建集

       曹植詩以五言為主。前期所作,有少數表現出社會動亂及自己抱負。後期作品,多反映其所受壓迫的苦悶心情,要求個人的自由解脫。如贈白馬王彪野田黄雀行諸詩 ,都是這一時期的優秀作品。其詩感情深厚,風骨高奇,詞釆華茂,音節和諧,對五言詩的發展,貢獻甚大。曹植也善辭賦,所作洛神賦尤有名。

(二)詩歌的藝術風格

      鍾嶸在詩品所說骨氣奇高 ,詞采華茂,情兼雅怨,體被文質,很能概括曹植詩的藝術風格 ,試析論如左:

(1) 骨氣奇高   曹植一生感受兄長的迫害,時代的刺激,詩中自然形成一種奇高的骨氣,流露一種慷
  慨的情緒。這種慷慨,有時是豪壯的,例如長驅蹈匈奴 ,左顧凌鮮卑。棄身鋒刃端,
  性命安可懷」《白 馬篇;有時是悲凉的 ,例如鴟梟鳴衡軛 ,豺狼當路衢。蒼蠅間白
  黑,讒巧令親疏。」《贈白馬 王彪》。骨氣,慷慨 ,最足以表示建安文學的特色。
   
(2) 詞采華茂 曹植的詩歌,吸取了漢樂府和文人古詩的成就,再努力於藝術上的創新,鍛鍊字句,
  雕琢詞藻,真正能做到曹丕所謂詩賦欲麗的標誌。例如美女篇云:攘袖見素手,
  皓腕約金環。頭上金爵釵,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體,珊瑚間木難。......顧
  盼遺光彩,長嘯氣若蘭。......」詩句修辭之美,令人贊歎。
   
(3) 善用比喻 曹植詩,比喻繁多而且切貼。例如上述贈白馬王彪》中的四句便用了兩個比喻,「
  豺狼比喻當時曹丕派在身邊監視的監國,而蒼蠅比喻小人。此外,又曾以
  「女無所歸」比喻懷才不遇,以「少年救雀」比喻解救受難者,以「 轉蓬飄蕩」比喻流徙生
  活。
   
(4) 注重對偶 曹植喜歡造句工整,開創了雕琢詞藻的風氣。他有些詩句已暗合律詩的平仄,富有音
  樂的韻味。例如公讌云: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參差。秋蘭被長坂。朱華冒綠池。潛
  魚躍清波,好鳥鳴高枝。」一連三聯有對偶傾向,後兩聯尤為工整,秀雅。

(三) 文學地位

     曹植是建安時代最傑出的文學家,其詩文成就,超越父兄曹操,曹丕,更高於建安七子,為一代詩宗,集兩漢優良之傳統,啓六朝綺麗之先導。

     至於曹植的辭賦,一改漢賦鋪陳,堆砌的作風,使敍事冗贅的的長賦,變為抒情清新的短賦,為南北朝建立良好的模範。

     自古及今,對曹子建的文學造詣,多予好評。謝靈運曾說: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獨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同用一斗。鍾嶸又曾說:「 陳思之於文章也,譬人倫之有周孔,鱗羽之有龍鳳。」《詩品》對曹子建可謂推崇備至。

(四十四)

建安時代著名的作家  (三)

王粲,劉楨

       (一) 王粲

        王粲(177-217),字仲宣,漢末山陽高平(今山東省鄒縣)人。

        王粲累代都曾任高官。他少年時代,便有文名,以博洽著稱。當時京中的文壇領袖蔡邕對他特別器重,聽說王粲前來,便倒屣相迎,使得滿座賓客,對這個體弱而貌不揚的少年,大感驚異。

        漢獻帝初年間,長安大亂,王粲避往荊州,先依劉表,未被重用;後為曹操幕僚,官拜侍中。

        建安二十一年冬天,曹操率軍南征孫權。王粲隨軍南下,第二年在途中病故,年四十一。著有王侍中集

        王仲宣是當時著名的文章家,詩賦尤為出色,是建安七子之一。他的詩能表現社會生活,關懷人民疾苦。所作七哀詩二首,反映漢末喪亂,極為深刻,是仲宣的傑作。其中有云:

    路有飢婦人,抱子棄草間。顧聞號泣聲,揮涕獨不還。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

        語句凄凉,令人不忍卒讀。所作辭賦,語言明麗。登樓賦寫懷才不遇的悲憤以及眷念鄉土的感情,為抒情小賦中的名作。建安七子」中,王仲宣的成就最大,與曹植並稱曹,王。鍾嶸云:曹公父子篤好斯文,劉楨王粲為其羽翼。(詩品序)劉勰更稱道云:仲宣溢材,捷而能密。文多兼善,辭少瑕累。摘其詩賦,則七子之冠冕乎?」(《 文心雕龍才略》)可知古人早有定評了。

(二) 劉楨

        劉楨(?-217),字公幹,東平(今山東省泰安縣)人。建安七子之一。為曹操丞相掾屬。著有劉公幹集》 。

    其五言詩風格遒勁,語言質樸,在當時負有重名,可惜流傳下來的作品很少。寫得較好的是贈從弟三首,其第二首云: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風。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冰霜正慘凄。終歲常端正。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此詩用蒼松來比喻自己堅貞的性格,形象鮮明,志趣高遠,頗為優秀。

    曹丕稱讚他說:「其五言詩,妙絕當時。」(《與吳質書》)鍾嶸也恭維他說:其源出於古詩,仗氣愛奇,勳多振絕,真骨凌霜,高風雅俗。但氣過其文,雕潤恨少。然自陳思已下,楨稱獨步。(詩品)雖然曹,鍾一致推崇,但實際從劉詩看來,却很少比得上王粲七哀詩》與陳琳(亦為建安七子之一)飲馬長城窟之富有現實意義。

(四十五)

兩晉文學

第一節   正始文學

阮籍,嵇康

    正始是魏廢帝的年號(240-249年),這時期的文學稱正始文學。當時王弼,何晏競尚老,莊之學,清談的風氣逐漸盛行。當時較負盛名的詩人,有所謂竹林七賢,就是:阮籍,嵇康,山濤,向秀,劉伶,阮咸(阮籍的哥哥),王戎。他們生當亂世,有志難伸,於是放浪形骸,佯狂縱酒。七賢中以阮籍,嵇康,劉伶三人文才較著。

    (一) 阮籍(210-268年),字嗣宗,三國曹魏陳留尉氏(今河南省開封)人,阮瑀之子。曾為步兵校尉,世稱阮步兵。著名詩人。阮籍生當魏,晉易代之際,感時傷亂,又懼被禍,遂縱酒談玄,蔑視禮法,與嵇康齊名。其詩專長五言,詠懷八十二首,表現嗟生憂時,苦悶徬徨的心情,對當時黑暗的現實多所諷刺,興寄遙深,獨具風格,後人稱為正始之音。著有《阮步兵集》。

《詠懷詩》八十二首,不是一時之作。這些作品真實地表現了詩人一生的複雜思想感情。茲舉其中一首云:

夜中不能寐,起坐彈鳴琴。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襟。孤鴻號外野,翔鳥鳴北林。徘徊將何見,憂思獨傷心。

這首詩表現出詩人生活在黑暗現實中內心的苦悶,尤其末二句,寫出自己因為看不到希望和出路所表露的憂思,令人感歎。

    (二) 嵇康(223-262年),字叔夜。三國曹魏譙郡銍(今安徽省宿縣)人。著名文學家,哲學家,古琴家。與魏宗室通婚,拜中散大夫,世稱嵇中散。博學多才,崇尚老莊,講求養生服食之道,與阮籍齊名。不滿當時政治黑暗,憤世嫉俗,後遭鍾會構慼A為司馬昭所殺。著有《嵇中散集》。

    其詩長於四言,風格清峻。《幽憤詩》較有名。這篇詩敍述他自己托愛老莊,不附流俗的志趣,和耿直的性格,就因為「惟此褊心。顯明臧否」,以致「謗議沸騰」,但是他却不肯易其素志,最後寧願「釆薇山阿,散發岩岫」,仍然表現出一派梗直的氣概。詩風的「峻切」,於此可見。

    嵇康所作散文,見解新穎,筆鋒犀利。在《與山巨源絕交書》中,非湯武而薄周孔。

    叔夜又善鼓琴,作《琴賦》,所彈「廣陵散」一曲,聲調絕倫。

(四十六)

兩晉文學

第二節   太康文學   陸機  潘岳  左思

        降及晉代,政局稍稱穩定,天下文士聚集洛陽,文壇呈現一片新的景象。太康是晉武帝的年號(280年 — 289年),這時期的文學稱為太康文學。這時期的文學家以三張,二陸,兩潘,一左為代表。三張就是張載,張協,張亢兄弟三人 ; 二陸是指陸機,陸雲兄弟二人 ; 兩潘是指潘岳,潘尼叔姪二人 ; 一左是指左思。其中以陸機(土衡),潘岳(安仁),左思(太冲)比較重要。

        西晉文學的特點是縟旨星稠 ,繁文綺合。文字如星之稠,綺之合 ,也就是詞采秀麗的意思。

        (一) 陸機,潘岳

        陸機文名藉甚,當時更重的一張稱讚他,人之為文 ,患於不才,至子為文,乃患太多也。其實他在詩歌方面的成就 ,並不算大,倒是他的文賦,在中國文藝批評史上能夠佔有重要的地位 。流傳到現代的文藝批評的著作,最早的是曹丕典論論文,其次便是陸機的文賦了。

        潘岳的代表作是悼亡詩。辭藻哀艷。後人常以潘陸作比較。劉勰云:安仁輕敏 ,故鋒發而韻流 : 士衡矜重,故情繁而詞隱。(文心雕龍.體性篇) 鍾嶸云:陸才如海,潘才如江。(《詩品》) 二人才氣大抵不相伯仲。

        (二) 左思

        (生卒年不詳),字太冲,西晉齊國臨淄(今山東省臨淄縣)人。官秘書郎。齊王司馬冏命為記室督,不就。出身寒微,不好交游。著有左太冲集

        左思作咏史詩八首,托古諷今,對門閥制度表示不滿,抒寫自己的抱負和憤慨,語言醇樸,筆方雄健。其第五首有云:

    皓天舒白日。靈景耀神州。列宅紫宮堙C飛宇若雲浮。峨峨高門內。藹藹皆王侯。自非攀龍客。何爲歘來遊。被褐出閶闔。高步追許由。振衣千仞岡。濯足萬里流。

        這首詩對當時腐朽的門閥制度表示了决絕的態度。左太冲志大才雄,胸懷高曠,鍾嶸詩品稱之為左思風力,顯然是贊揚他能夠繼承建安風骨,富有現實主義精神 。清代沈德潛古詩源》更為推重道:「太冲胸次高曠 ,而筆力又復雄邁,陶冶漢魏,自製偉詞,故是一代作手,豈潘陸輩所能比埒!」

    左思也曾構思十年,作成《三都賦》,豪貴之家,競相傳寫,洛陽為之紙貴。

第三節   永嘉文學   玄言詩,遊仙詩

    永嘉是晉懷帝的年號(307年 — 313年)。懷帝與愍帝均為匈奴的劉聰所俘虜,西晉歸於滅亡。所謂「永嘉」文學 ,實在是太康凋零以後,較為冷落的時代。

    魏正始時玄學興起,阮籍,嵇康的作品已有濃厚的老莊思想。西晉末年永嘉年代,清談玄學之風再盛。鍾嶸《詩品》序云:「永嘉時,貴黃老,稍尚虛談,于時篇什,理過其辭 ,淡乎寡味。」當時一般文人,推崇道家學說,喜愛清談,所作詩篇,大都說理過於修辭,平淡而欠缺韻致。這種詩,後人稱為「玄言詩」。

    「玄言詩」影響所及,東晉的詩壇依舊沿襲永嘉的風尚。孫綽,許詢,桓温,庾亮等作品,都是充滿老莊的意味。永嘉以後的玄言詩,雖然現在流傳很少,但當時確實是一個文學的主潮,由東晉元帝建武到安帝義熙年間,這種作風在詩壇上維持了一百年之久。

    東晉初年,有兩位比較著名的詩人,劉琨(越石)與郭璞(景純)。劉琨倚仗清剛的氣勢,郭璞運用上乘的才華,先後崛起,想扭轉以玄談入詩的作風,只是寡不勝眾,還未能挽狂瀾於既倒。劉琨的代表作是《扶風歌》,敍喪亂之情,有禾黍之感,沉刻而沉痛。郭璞的代表作《遊仙詩》,傳誦人口。劉勰一則贊其「挺拔」,再則贊其「艷逸」。《文心雕龍》。鍾嶸《詩品》稱為「憲章潘岳,文體相輝,彪炳可翫,始變永嘉平淡之體,故稱中興第一。」《詩品》郭景純於是成為晉代遊仙文學的代表作家。

    晉代的「遊仙詩」,描寫靈異的境界,寄托個人的襟懷,慷慨激昂,情理交織,所以不致淡乎寡味。

(黎淦林   中國文學史綱要)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