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學英華   詩詞書目  小說戲曲書目   其他書目   古文選讀   歷史選讀

             頁:   1..   2..   3..   4..   5..   6..   7..   8..   9..


(三十六)   兩漢傳記文學 (三)

班固及其漢書

(一)生平概况

班固(32-92年),字孟堅,東漢扶風安陵(今陝西省咸陽縣)人。其父班彪繼司馬遷之後,寫史記後傳六十五篇,記西漢一代史實。班固九歲能文,長益博貫。明帝時,任典教秘書 。繼父志,作漢書,積思二十餘年乃成。和帝時,從竇憲出征匈奴,作燕然山(今蒙古杭愛山)勒石紀功之銘文。其後竇憲以專橫伏誅。班固因受牽連,為洛陽令所捕,瘐死獄中。

(二)漢書內容

班固繼承其父彪所作史記後傳,以成漢書,專敍西漢一代史事,始於漢高祖,終於王莽之誅。內容前半部多取史記,後半部多半後傳,計本紀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 ,列傳七十篇,共一百篇。為中國紀傳體斷代史之祖,後世史家多取以為法。漢書質樸淵茂,詳備周密,與史記同為我國史學之雙璧,後人每以班,馬(司馬遷)並稱。

(三)漢書在文學上的就及其影響

班固是繼司馬遷之後的一位傑出的傳記文學作家。漢書和史記相似,列傳中所載的人物,上自王侯將相,儒生,文人,謀士,說客,下至游俠,商賈,形形色色,眾態紛呈。班固 尊重客觀的歷史事實,對優秀的人物,加以褒揚;對醜惡的人物,加以貶抑。例如蘇武傳 ,寫出蘇武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和高尚品德。霍光傳寫出漢朝外戚的專橫暴虐,以及他們的爪牙魚肉人民的罪行。王莽傳寫出王莽的虛偽,奸詐和殘忍。班固掌握了豐富的材料,經過選擇,提煉,抓緊主題,運用藝術手法,作出深刻細緻的描寫,都非常成功,磪實不失為一部優秀的傳記文學。

漢書對唐宋以後的古文發生很大的影響。唐代柳宗元對漢書作過精深的研究,也作過崇高的評價。宋代黃庭堅也說過,久不讀漢書,便覺俗氣逼人,「照鏡,則面目可憎;對人,亦語言無味。」其言雖不免誇張,但也足以說明後人對漢書喜愛的深切。

兩漢傳記文學 (四)

史記與漢書在文學價值上之比較

關於史記與漢書的優劣異同,晉代的張輔,宋代的鄭樵,清代的趙翼均有論述,擇要而言,約有三端:

(一)就史學體制言

史記為通史,漢書為斷代史,這本來是史學體制上的不同;以致寫作方法亦有所差別。史記要寫由黃帝至漢武帝時代的歷史,具有「通古今之變」的氣魄;但因為年代久遠,史事繁雜,就難免有簡略,疏忽,甚至前後牴觸的地方。漢書所寫西漢一代的歷史,前後不到三百年,規模較小,故記述人物,史跡,較為詳細。例如史記未有蘇武傳,而漢書則為蘇武立傳,慷慨悲涼,令人感動。

(二)就歷史人物觀點言

史記是個人的私書,漢書是奉詔而作的官書,二書作者的立場不同,因而對歷史人物的觀點也有差別。司馬遷為要「一家之言」,於是自己認為優秀的歷史人物,加以褒揚;而將自己認為醜惡的歷史人物,加以貶抑。班固則要為朝廷服務,便衹好「追述功德,傅會權寵」。所以項羽,陳涉,在史記寫入「本紀」,「世家」,在漢書則編於「列傳」,地位便有上下之別。至於當時的游俠人物,在史記寫得有聲有色,到了漢書,便判成死罪,這也是因為作者立場,觀點不同的原故。

(三)就文章風格言

司馬遷為文,發乎情,肆乎心,以散體為主,間或駢散並用,華實相扶。又往往採用當時流行的口語來代替艱深的古文字,所以顯得感情充沛,文氣流暢,而辭意明白。而班固有時雖也直錄口語,但由於他是辭賦名家,不免多用辭藻,文句近乎駢偶,過於鋪張,整飾,開啓了六朝駢儷的風氣。范曄曾加評論:「遷文直而事覈,固文瞻而事詳。」這就是說:「司馬遷的史記,文辭直率,而記事逼真;而班固的漢書,則文辭富麗,而記事詳密。」正是指出史記和漢書散文不同的風格。

(三十七)      兩漢辭賦   (一)

辭賦的涵義及其起源

賦,原來是詩三百篇的一種作法。凡是鋪陳事實或景物,把直接敍述出來的詩,便稱為賦。但後人所稱的「賦」,却是指創於漢代 ,介乎詩與散文之間的文體。

漢代人以為辭和賦是同一體裁,故統稱辭賦 ; 是富有文采,韻節,兼具散文和詩歌形式的體裁。

辭因產生於戰國楚地,而叫楚辭,又以屈原離騷為代表,故亦稱騷體。後人也把屈原作品叫做「屈賦」。「賦」的名稱 ,始於戰國趙人荀卿的賦篇,其命名之意,也許以為這類韻文乃可以誦讀而不可以歌唱的原故 ; 到漢代才形成規模宏大的漢賦。

至於漢賦的起源,漢班固認為出自詩經。他說:「賦者,古詩之流也。」(兩都賦序)梁任昉認為源於楚辭,他說:「賦,楚大夫宋玉之所作 。」(文章緣起)他們各有所見,亦各有所偏。梁劉勰把兩說合併起來,說:「賦也若,受命於詩人,拓宇於楚辭者也。」(文心雕龍 - 銓賦篇)漢賦導源於詩經及楚辭,這種說法是公允的。

從詩經,楚辭發展而為漢賦,成了一種介乎詩與散文之間的體裁。依劉勰所言,這種體裁大約具有三種特質:

(1) 鋪陳事物,所謂體物寫志。
(2) 抒發情感,所謂睹物興情。
(3) 雕琢詞藻,所謂物以情觀,故詞必巧麗。

不過,儘管辭賦應具這些特質,而漢代賦家却大都注重鋪陳事物,琢詞藻,而忽視抒發情感,於是詞麗而乏情,文雖新而少質。

漢賦興盛之原因

(一) 國勢富强的炫耀    漢代秦興,文景時代,休養生息,國家積蓄富厚 ; 武帝稱為雄主,更對外擴展軍事,政治力量,在東亞建立了空前强大的帝國。由於國力充沛,促成君主,豪族生活的奢侈。建宮室,好田獵,求神仙,溺酒色。為了要鋪陳這種奢侈的生活 ,以襯托出帝國的富庶,和帝王的威嚴,於是這種鋪張揚厲,適宜於歌功頌德的賦體,便應運而興了。

(二) 君主的喜愛  —  漢代君主於飽食安居之餘,往往附庸風雅,提倡辭章,喜歡文人學士創作辭賦來描述那些宮殿,都邑,田獵,神仙等富麗堂皇的情狀。漢武帝曾起用司馬相如,也曾以「 安車蒲輪」迎接枚乘。漢宣帝認為辭賦「尚有仁義風諭,鳥獸草木多聞之觀,賢於倡優博弈遠矣 。」(漢書王褒傳)由此足以顯示漢代君主對辭賦喜愛之深了。

(三)貴族的提倡  —  漢代辭賦,不但獲得君主的喜愛,並且獲得封君貴族們的獎勵提倡。如吳王劉濞,梁孝王劉武,淮南王劉安皆折節下人,招致四方名士。一時如鄒陽,嚴忌,枚乘,司馬相如,淮南小山之流 ,皆出其門下。

(四) 利祿的引誘  —  漢代君主多愛好辭賦,重視文人。武帝時,司馬相如,東方朔,枚皋諸人,皆以辭賦得官。宣帝時王褒,成帝時揚雄,章帝時崔駰,和帝時李尤,皆以辭賦入仕 。由此可見利祿引誘力量的深厚了。

(五) 社會生活的安定  —  漢代初年,國家財用充足,人民生活安定。司馬遷寫道:「 漢興七十餘年之間,國家無事。非遇水旱之災,民則人給家足,都鄙廩庾皆滿,而府庫餘貨財,京師之錢累巨萬,貫朽而不可校。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於外,至腐敗不可食。」(史記 - 平準書)社會生活安定,尤其文人生活安定,才有餘暇創作長篇鉅製的辭賦。

(三十八)      兩漢辭賦   (二)

賦體的演變

賦,是我國古代文學的一種體裁,作賦的第一人,當以戰國的荀卿為始,不過每句均以四字為主,與楚辭不同,和後來的漢賦也不同。獨宋玉所作的高唐賦,神女賦等則上承楚辭的體制 ,而下開漢賦的先河,賦也就成為漢代的代表文學。明代徐師曾《文體明辯》把由漢至宋,辭賦的演進,分為四個階段:

(一) 古賦(又稱辭賦)  —  指漢,魏的賦體而言,是長篇的巨構,以鋪敍為主,韻文中夾雜散文。作者只求形式美觀,極力堆砌詞藻,而內容空虛,缺乏活躍的生命。

西漢著名賦家有賈誼(弔屈原賦,鵩鳥賦),枚乘(七發),司馬相如(子虛賦,上林賦,長門賦)。揚雄(長揚賦,羽獵賦,甘泉賦)。東漢著名賦家有班固(兩都賦),張衡(二京賦)。其中司馬相如稱為賦聖 。與揚雄同稱為漢代兩大賦家。

至建安年間,王粲,曹植等出,擺脫古賦堆砌的積習,開創獨特的風格。其特色有四: (1)篇幅短小(2)題材擴大(3)情感真切(4)字句清麗。如王粲的登樓賦,曹植的銅雀台賦,洛神賦等是。

(二) 俳賦(又稱駢賦)  —  六朝的賦,一般趨向駢儷,對偶工整,雕琢詞藻,講求聲韻。如劉宋鮑照的蕪城賦。梁江淹的別賦,恨賦。北周庾信的哀江南賦,小園賦,枯樹賦等是。

(三) 律賦  —  唐宋科舉考試所採用的賦體。對偶工整,聲韻鏗鏘。惟押韻須受限制,不能超出八個韻脚。如蘇軾的濁醪有妙理賦(神聖功用無捷於酒八字為韻)。

(四) 文賦  —  唐代以至宋代,古文家所作的賦,逐漸以散代駢,句式參半,押韻亦較為靈活。如歐陽修的秋聲賦,蘇軾的前,後赤壁賦等是。

降及元,明,賦體日漸衰落。清代作者稍稍復出,只不過是文學的附庸而已。

兩漢著名的賦家

(一) 賈誼的賦

西漢第一位賦家,當推賈誼。他的生平,已見前章「兩漢散文」。他一生不得志,景況有類於屈原。他的作品弔屈原賦和鵩鳥賦,充滿憂憤的感情。

西漢初年的賦,一般是模擬楚辭的,而賈誼的賦,則趨向散文化,他改變騷體句中多用虛詞的特徵,顯露出辭賦從騷體轉向新賦體過渡的痕迹。

(二) 司馬相如及其賦

漢武帝時,政治統一,經濟繁榮,於是歌頌帝國富强的辭賦,大量產生,當時著名的賦家,以司馬相如巍然居首。

(1) 生平概況
司馬相如(公元前197-前117年),字長卿 ,蜀郡成都(今四川省成都市)人。景帝時為武騎常侍,因病免。去梁,從枚乘等游。工辭賦。所作子虛賦為武帝所賞識,因得召見。又作上林賦以獻,武帝用為侍郎。繼而,寫大人賦,美人賦,長門賦,哀秦二世賦。又曾奉使巴蜀,對西南開發頗有貢獻。後為孝文園令。著有司馬文園集。
司馬相如曾在成都與臨邛富人卓王孫寡女文君結婚。他們為了追求愛情和幸福,大膽地衝破封建禮教的藩籬,這個故事,常為後人所樂道。
(2) 作品的風格與影響
司馬相如的賦,大都描寫帝王苑囿田獵之樂,神仙封禪的事,於篇末則寄以對奢侈淫靡的諷諫。然其實質,乃重在鋪陳。他的賦在描敍,結構,詞藻,音韻各方面,比之楚辭,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相如是漢武帝所寵幸的詞臣,明代王世貞譽之為賦聖。有了相如的作品,漢賦的規模乃能壯大起來,成為後世的典範。準此而言,相如的成就是超前振後的。

(三) 班固的賦
班固(孟堅)是東漢傑出的史學家,文學家。他的生平,已見前章「兩漢傳記文學」。他善作賦,以兩都賦最為著名。所謂兩都,便是指長安與洛陽。漢高祖建都長安,稱為西都;漢光武帝建都洛陽,稱為東都。東漢時,西土父老,因易都之故,皆有怨言,盛稱長安舊制,希望皇帝再加眷顧。班固卻以為東都實際勝於西都,無遷移必要,因而作兩都賦,描寫長安宮闕的壯麗,以及洛陽規模的宏大。此賦前後照應,結構緊密,局勢恢宏,詞采美麗,允稱一代鉅製。

(四) 兩漢其餘著名賦家

兩漢著名賦家,除上述賈誼,司馬相如外,尚有枚乘,枚皋父子,東方朔,王褒,劉向,揚雄等。

揚雄(子雲)為西漢最後一位殿軍的賦家,子雲性好模仿,辭賦模仿司馬相如。今存甘泉賦,河東賦,羽獵賦,長楊賦各篇,因模仿之故,外表雖屬典麗堂皇,內容實則空虛貧弱。

東漢著名賦家,除班固外,尚有張衡,傅毅,王逸,蔡邕等。

張衡(平子)是東漢傑出的科學家,文學家,所作兩京賦,陳京都狀貌較少,敍風俗民情較多,諷諭突出,文字清麗,音調和諧,是辭賦一種良好的轉變。

(黎淦林   中國文學史綱要)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