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學英華   詩詞書目  小說戲曲書目   其他書目   古文選讀   歷史選讀

             頁:   1..   2..   3..   4..   5..   6..   7..   8..   9..


(三十九)      魏晉南北朝文學

魏晉南北朝文學發展概況

(一)    — 魏晉文學,以詩為主。建安文學為兩漢文學之結束,亦為六朝文學之先導,其間實以曹氏父子及建安七子為中心。兩晉較負盛名之詩人,有嵇康,阮籍,左思,陶潛。陶詩清逸淡遠,閒適自然 ,獨闢田園詩之新境,予後人影響至大。南北朝間詩人,以謝靈運,顏延年,鮑照,謝脁,庾信五家,最為傑出。

(二)  賦  — 魏晉南北朝的賦,稱為駢賦 。曹魏著名 賦家,有曹植,王粲。曹植的洛神賦,王粲的登樓賦,均稱佳構。兩晉以陸機的文賦,左思的三都賦,陶淵明的閒情賦最為著名。南北朝賦家,則推鮑照,江淹,庾信。庾信的哀江南賦 ,尤為膾炙人口。

(三) 駢文  — 魏,晉以後,盛行一種特殊文體,稱為駢文。注重對偶,專尚詞藻,運用典故,講究聲律。著名作家有:鮑照,謝脁,江淹,沈約,王褒,庾信等。庾信文情並茂,華實相扶 ,允稱南北朝之冠。

(四) 散文  — 魏,晉,南北朝時代,著名散文家有:范曄作後漢書,陳壽作三國志,裴松之作三國志注,酈道元作水經注,楊衒之作洛陽伽藍記,顏之推作顏氏家訓。後人以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志合稱四史 。此外,諸葛亮之出師表,李密之陳情表,王羲之之蘭亭集序,亦皆為至情至性之文章。

(五) 文選及文學批評  — 梁昭明太子蕭明太子蕭統編纂文選,時兼古今,不限一體,實為一代文學巨著,為後世研究古文之範本。至於文學批評之著作,則以曹丕典論論文,劉勰文心雕龍及鍾嶸詩為最著。

(六)   — 六朝著名小說,可分兩大類:

  (1) 記敍神怪及輪迴因果的,如干寶搜神記,葛洪神仙傳等。
  (2) 記敍名人嘉言懿行及日常雜事,以趣味為主的,如劉義慶世說新語,沈約俗說等。

(七) 聲韻學  — 東晉以後,文詞即以聲韻是尚,南齊周顒著四聲切韻,梁沈約著四聲譜,均有助於聲韻學之發展。  

(四十)      魏晉南北朝文學

建安文學  — 曹氏父子,建安七子

建安為漢獻帝劉協的年號(公元196年-220年),而建安文學卻應包括曹丕魏文帝(公元220年-226年)及曹叡魏明帝(公元227年-二三九年)兩個時期,實為兩漢文學 ,六朝文學之先導。

第一節   建安文學的社會,文化背景(建安文學興盛的原因)

(一) 戰亂頻仍,社會動蕩 — 東漢末年,外戚與宦官互相傾軋,內而朝廷,外而州郡,無不波及,使全國陷於混亂狀態。黄巾之亂發生,遍及八州,雖卒告平定,而河北羣盜又起,眾至百萬 ,使東漢元氣大傷。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靈帝崩,少帝立。宦官竊權,大將軍何進召凉州刺史董卓領兵入京,謀誅宦官,事洩,何進被殺 。後袁紹舉兵盡誅宦官,而董卓亦引兵入洛陽,獨專國政,廢少帝,改立獻帝,更挾獻帝西遷長安。於是州牧紛起割據,角逐政權。其後董卓為其部將呂布所殺,獻帝逃反洛陽。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兗州牧曹操又乘機興起 ,劫持獻帝往許都(今河南省許昌縣)。從此挾天子以令諸侯,王室名存實亡。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曹丕廢獻帝自立,東漢遂亡,終至造成三國鼎立之局。

建安時代,政治雖極其紊亂,而文學卻起了重大的變化,呈現異彩。這是由於建安文人,大都經歷過長期戰亂,對現實生活有真切的感受,而且更有一番建功立業的壯志雄心,發而為詩歌 ,便會表現出一種宏偉的氣魄,與激昂的情調。

(二) 思想轉變,儒學衰微 — 自漢儒術,於是儒家思想便支配了整個社會。及後,因為戰亂頻仍,社會動蕩,儒家思想失去封建統治力量的支持,便逐漸為人所輕視。魚豢在《儒宗傳序》曾說:「從初平之元至建安之末 ,天下分崩,人懷苟且,網紀既衰,儒道尤甚。」這番話正可以反映 出當代思想界變化的實况。所以曹操一掌握政權,便採取法治,尊尚刑名。他所需用的人才,要有治國用兵的權謀,而不重視道德與學問。他在舉士令中曾說:「夫有行之士,未必能進取;進取之士,未必能有行也。」其他《求賢令》,《求逸才令》,都有這種意思表示。於是傅玄在《舉清遠疏》中概括地指出:「 近者魏武好法術,而天下貴刑名;魏文慕通達,而天下賤守節。」 曹氏父子用人唯才,而不重視道德觀念,便可以反映出儒家思想的式微。不特在政治上為然,而且在文學方面,儒家的原道,宗經思想,也失去了指導作用。唯其如此,建安文學乃得以體物抒情,修飾辭藻。

(三) 樂府民歌的啓發 — 建安文學繼承了《詩經》與《楚辭》的優良傳統,更重要的是吸取了兩漢樂府民歌的豐富營養,才有輝煌的成就。兩漢樂府具有現實主義的精神,也具有浪漫主義的色彩,對建安文學發生重大的啓導作用。兩漢樂府「緣事而發」,建安曹操諸人「 借古題寫時事」,乃能創造出為後世所稱頌的「風骨」。

(四) 曹氏父子的倡導 — 建安時代,曹操及其子丕與植不但是政壇上的領袖,並且也是文壇上的領袖。所謂建安諸子,全是曹氏父子的羽翼和幕僚。他們時常接席連輿,飛觴醉月,才能開拓這一代輝煌的文風,劉勰《文心雕龍-時序篇》云:「 自獻帝播遷,文學篷轉,建安之末,區宇方輯。魏武以相王之尊,雅愛詩章;文帝以副君之重,妙善辭賦。陳思以公子之豪,下筆琳瑯。並體貌英逸,故俊才雲蒸。」 鍾嶸《詩品序》云:「 降及建安,曹公父子,篤好斯文。平原兄弟,鬱為文楝。劉楨王粲,為其羽翼。次有攀龍託鳳,自致於屬車者,蓋以百計。彬彬之盛,大備於時矣。」 曹丕《與吳質書》暢敍自己與建安諸子宴遊之樂,云:「昔日遊處,行則連輿,止則接席,何曾須臾相失。每至觴酌流行,絲竹並奏,酒酣耳熟,仰而賦詩;當此之時,忽然不自知樂也。」 曹氏倡導於前,諸子攀附於後,那就無怪建安文風彬彬昌盛了。

(四十一)      建安文學

第一節   漢末文風的轉變

(一)  模仿樂府製作 — 建安文人,大都經過長期戰亂,對現實生活有真切的感受,因而喜歡用漢代樂府民歌的形式來作詩。比如曹操就是一位亂世英雄,他馳騁疆場,半生戎馬,但也喜歡音樂,愛好詩歌。《魏書》云:「太祖御事三十餘年 ,手不捨書,晝則講武策,夜則思經傳,登高必賦,及造新詩,被之管絃,皆成樂章。」看來曹操便是喜歡作樂府詩。《蒿里》,《薤露》是漢時的輓歌,他可以用來詠懷時事 ; 《陌上桑》是漢時的艷歌,他可以歌詠神仙。曹丕,曹植,王粲的樂府,大都如此。他們可以用漢樂府民歌的格式,自由抒寫情懷,而不受原來題意的限制。這種嘗試的製作 ,很有成效。

(二)  發抒「風骨」精神 — 建安時代的詩文,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具有「風骨」。李白詩所謂:「蓬萊文章建安骨 。」《宣州謝脁樓送別校書叔雲》。然則什麽叫做「風骨」?劉勰云:「怊悵述情,必始乎風;沈吟鋪辭 ,莫先乎骨,如體之樹骸;情之含風,猶形之包氣。結言端直,則文骨成焉;意氣駿爽,則文風清焉。」《 文心雕龍-風骨篇》 這就是說:作者想發抒感情,先就應該注意教化的作用;而作者想運用文辭,先就應該注意骨力的支持。文辭應該有骨力,就好比身體必須樹立骨架;感情要起教化作用,就好像形格必須具有氣質 。文辭若果寫得整飭準確,文章便具有骨力;作者的意志和氣質若果昂揚爽朗,文章便會發生明顯的教化作用。

由上所述,所謂「風骨」,大抵就像沈約(休文)所說:「以情緯文,以文被質。」《謝靈運傳論》 又如鍾嶸對曹植(子建)的推許,說:「骨氣奇高,詞采華茂,情兼雅怨,體被文質。」《詩品》 建安文學的特色,就是着重感情,詞采與骨力;以感情組織詞采,以詞采表現骨力,這才能寫成優美的文學作品,這才能發抒「風骨」的精神。

還有以「慷慨」來形容建安文學的特徵的。黃侃說:「魏武(曹操)諸作,慷慨蒼涼。」《詩品講義》劉勰認為魏文帝(曹丕),陳思王(曹植)等作品 ,「慷慨以任氣,磊落以使才。」《文心雕龍-明詩篇》又認為曹氏父子「 梗慨(也就是慷慨的意思)而多氣。」《文心雕龍-時序篇》而曹植自己也說:「雅好慷慨。」《陳思王前錄序》由此可知 ,「慷慨」也是建安詩文的特徵。

不過,清代紀昀在《文心雕龍-風骨篇》 評云:「氣即風骨。」準此而言,所謂「慷慨」,「任氣」,「多氣」,略與「風骨」同義 。大抵「慷慨」所以表示詩人的情緒,而「風骨」所以表詩歌的精神。

(三)  創立七言詩體

七言詩和五言詩一樣,是起於民間的。西漢時,七言詩還很少,偶而有些七言的謠諺,《漢書-路温舒傳》有諺語云:

畫地為獄議不入,刻木為吏期不對


司馬遷《報任少卿書》有「畫地為牢,勢不可入;削木為吏,議不可對」的話,大抵是根據諺語而變化其句法的。

到了東漢,七言的歌謠諺語比較多,如三府諺,甘陵民謠,都有七言句語。

至於文人的七言詩,相傳是始於漢武帝的「柏梁體」。據說漢武帝曾大會羣臣於柏梁台,賦詩作樂,依次聯句,世稱其詩為「柏梁體」。但後人認為這詩是偽作的 ,並非出自漢武帝。確實可靠的七言詩,大概是從曹丕的《燕歌行》開始。其詩云: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群燕辭歸鵠南翔,念君客遊多思腸。慊慊思歸戀故鄉,君何淹留寄他方。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援琴鳴絃發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長。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遙相望,爾獨何辜限河梁。

此詩寫出閨中少婦懷念遠方游子的感情,委婉細緻,回環反復,是一篇優美的作品,也可以說是現存最早 ,最完整的七言詩。其後,湯惠休,鮑照都有七言的作品,而鮑照更以深厚的功力,使這種詩體壯大起來。(参閱下文「鮑照」)曹丕生於東漢末年,因此,七言詩大抵產生於東漢,形成於南北朝,直到唐代才能真正發展起來。

七言詩的出現,提供了一個嶄新的形式,對詩歌的發展也能夠激起了推進的作用。

(四十二)      建安時代著名的作家  (一)

       建安文學之重心,不在辭賦,乃在詩歌;而其主幹,則為曹氏父子及建安七子。

       曹氏一門,文采甚盛。沈約云:至於建安 ,曹氏基命,三祖陳王,咸蓄盛藻。謝靈運傳論這堜瓵三祖,便是魏武帝曹操(孟德),文帝曹丕(子桓),明帝曹叡(丕之子);陳王是曹植(子建)。

       至於建安七子,又名鄴下七子,見於曹丕的典論論文 。他們就是魯國孔融(文舉),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元瑜),汝南應㻛(德璉),東平劉楨(公幹)。七子以外 ,還有丁儀,繁欽,應璩,左延年,均擅長樂府民歌。

       更有一位女作家蔡琰(文姬),所作悲憤詩,歷述漢末喪亂的遭遇,悽愴動人。

       當時著名作家,以曹植與王粲最為傑出,尤其是曹子建。鐘嶸說:曹公父子,篤好斯文;平原兄弟(曹植,曹彪),鬱為文棟;劉楨,王粲,為其羽翼。又說:陳思(曹植)為建安之傑。」《詩品序劉勰說:仲宣溢才,捷而能密,文多兼善,辭少瑕累,摘其詩賦,則七子之冠冕乎!」《文心雕龍-才略篇可知曹,王是當時最傑出的人才。

     曹操,曹丕,曹植

       (一) 曹操

       曹操(155-220),字孟德,小名阿瞞,東漢末沛國譙(今安徽省毫縣)人。他是當時重要的政治家,軍事家,也是傑出的詩人。文學史所稱的三曹,就是操與他的兩個兒子曹丕和曹植。

       東漢靈帝時,曹操初任東郡太守,後率部入兗州(今山東省西北部),破黃巾,自稱兗州牧,挾持獻帝,遷都於許(今河南省許昌縣)。建安五年(2000年)戰勝袁紹,統一北方,為其子曹丕奠定魏國的基礎。

       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正月,曹操病故於洛陽。十月,曹丕篡漢稱帝,國號魏,追尊曹操為魏武帝。著有曹操集

       曹操愛音樂,善詩歌。蒿里行短歌行諸篇,都是用樂府的舊題,描寫漢末人民的苦難生活,抒發自己的政治懷抱,語言質樸,氣魄雄偉,胸懷慷慨,性格鮮明。散文也清峻整潔。

      (二) 曹丕

       曹丕(187-226年),字子桓,東漢末沛國譙(今安徽省毫縣)人,曹操次子。八歲能文章,年少即博通經傳與諸子百家;又好劍擊,善騎射。漢獻帝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受封為五官中郎將,副丞相。曹操死後,繼為丞相,襲封魏王。建安二十五年,廢漢獻帝而自立,國號魏,是為魏文帝。在位七年而卒,享年四十,在位時,實行九品官人法,確立世族在政治上的特權。曹丕生平愛好文學,長於詩文,以撰述為務,著有魏文帝集

       曹丕的詩,受民歌影響,語言通俗,描寫細緻。七言詩更是由他的燕歌行所創始。

       至於文章,則駢散參錯,情韻雋永。

       對於曹丕的作品,鍾嶸祇欣賞他的西北有浮雲十餘首,其他則認為鄙質如偶語」《詩品。而劉勰對曹丕的評價却很高,其言有云:魏文之才,洋洋清綺,舊談抑之,謂去植千里。然子建思捷而才儁,詩麗而表逸;子桓慮詳而力緩,故不競於先鳴。而樂府清越,典論辯要,迭用長短,亦無懵然。但俗情抑揚,雷同一響,遂令文帝以位尊減才,思王以勢窘益價,未為篤論也。」《文心雕龍-才略篇

    大抵曹丕在文學上最大的成就,是創建文學理論。他的《典論》,《論文》,是我國文學史上第一篇專門討論文學的著作,開文學批評的先河,對後世很有貢獻。

(黎淦林   中國文學史綱要)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