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學英華   詩詞書目  小說戲曲書目   其他書目   古文選讀   歷史選讀

             頁:   1..   2..   3..   4..   5..   6..   7..   8..   9..


(五十)

南北朝文學

第三節  南齊文學  —  永明體,謝朓

(一) 永明體

南齊文學以永明為盛。永明是齊武帝蕭賾的年號(483~493年)。永明時代在文壇上最負盛名的,是竟陵八友。齊武帝第八子竟陵王蕭子良性愛文學,招納名士,一時文人都聚會於他的門下 。王融,謝眺,任昉,沈約,沈約,陸倕,范雲,蕭琛,蕭衍八人,時稱竟陵八友。八友中聲譽最高的是沈約與謝脁。而在詩的成就上,謝高於沈,所以永明體的詩人 ,自以謝脁為代表。

沈約的詩,格調不高,他在文學史上最大的貢獻,是撰寫《四聲譜》,創平上去入四聲說,後來唐代律詩便由此發展而成。《 南史・陸厥傳》云:「(沈)約等文皆用宮商,將平上去入四聲,以此制韻,・・・・・・・・五字之中 ,音韻悉異,兩句之內,角徵不同。不可增減,世呼為永明體。」這段話說明了「永明體」的由來,那就是指當時提倡聲律的詩體。

(二) 謝脁

謝脁(464~499年),字玄暉,南齊陳郡陽夏(今河南省太康縣)人。曾任宣城太守,尚書吏部郎等職。後為蕭遙光誣陷,下獄死。著有《謝宣城集》。其詩善寫自然景物,清麗秀逸 ,時出警句,令人歎賞。例如《晚登三山望京邑》云:「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兩句,由於李白的贊美,向為人所傳誦。又如《贈西府同僚》詩云:「大江日夜流 ,客心悲未央」;《觀朝雨》云:「朔風吹夜雨,蕭條江上來」,寫得多麽高遠,多麽雄渾!祇是有句無篇 ,因而鍾嶸說他「意銳而才弱」。不過,他的山水詩畢竟能與謝靈運齊名,有大謝小謝之稱。大謝是謝靈運,小謝是謝脁。

此外,謝玄暉還有一些五言小詩,值得贊美。例如《玉階怨》云:

夕殿下珠簾,流螢飛復息。長夜縫羅衣,思君此何極?

又如王孫遊云:

絲草蔓如絲,雜樹紅英發。無論君不歸,君歸芳已歇。

這些模仿南朝樂府民歌的小詩,雖然寫的是貴族生活,但語言精煉,情味嶲永,對唐代律詩,絕句的形成,有很大的貢獻。

第四節  梁陳文學  —  宮體詩

梁代文學,較前朝更為昌盛。梁武帝,梁簡文帝,梁元帝均擅詞章,大事提倡文學。

梁代文學大體沿襲「永明體」的餘風,講究聲律,使用典故。當時文士,如王筠,何遜,劉勰等,多出於沈約的獎掖。沈約經歷宋,齊,梁三世 ,儼然成為一代文宗。

梁簡文帝蕭綱聰敏博洽,好為輕薄艷麗詩歌,稱為「宮體」。文學侍從之士,推波助瀾,「宮體詩」竟能獨佔時代風尚垂五十年 ,祇是對詩歌的發展,並無若何貢獻。

「宮體詩」講究聲律,使用典故,鋪排輕浮綺靡的文辭,大抵當時君主,貴族過慣淫慾的生活,才能寫出這類荒唐的作品。

江淹,何遜曾受宮體詩的感染,而徐陵,庾信更成為宮體詩的代表,稱為「徐,庾體」。

徐陵由梁入陳,為一代詞宗。他奉梁簡文帝之命,編《玉臺新詠》,搜羅艷歌情詩,成為古代抒情詩之總集。及至陳代末年,這種詩風越發流行。陳後主陳叔寶和江總,陳瑄,孔範這批人唱《出玉樹後庭花》 ,更將詩歌推至腐爛的境地。

第五節  北陳文學

北陳文人,有酈道元,顏之推,楊衒之,蘇綽等,為數頗多。而詩人則以庾信,王褒為最著。

庾信(子山),南朝梁人,聘於北魏,後又仕於北周。早年與徐陵競尚「宮體詩」,及至北朝以後,翹首南天,時有鄉關之念,於是改變詩風而為蒼凉蕭瑟,成為北朝詩壇巨擘。

王褒(子淵),亦為南人北徙,工文章。曾作《燕歌行》,曲盡關塞寒苦之情,一時文士,競為淒切之句。(這位北朝文學家與西漢宣帝時的辭賦家王褒不同。)

(五十一)

第四章   南北朝樂府

南北朝樂府,繼承漢魏以來的發展,文辭優美,格調清新,深富文學之價值。

第一節   南朝樂府

所謂「南朝樂府」,就是南朝(包括東晉,及宋,齊,梁,陳四朝)的民間歌謠,保存下來的共有四百八十多首。這些樂府都很簡短,一般是五言四句的小詩 ,可以分為「舞曲」,「清商曲」和「雜曲」三類,兹列表分述如下:

南朝樂府  (一)  舞曲 雅舞  
雜舞 拂舞
白紵舞

(二)  清商曲 吳聲歌曲 (吳歌)  ―   這種歌曲出自江東(即建業),是吳語文學。
西曲歌 (西曲)  ―   這種歌典出於荊,郢,樊,鄧之間,其音節與吳歌有別。
神弦曲   ―   這是江南(建業附近)民間弦歌祭神的歌曲。

(三)  雜曲    

南朝樂府三類之中,以「清商曲為主。清商曲又可分為吳聲歌曲西曲神弦曲三類 ,內容大都以婦女的口吻歌唱愛情。吳聲歌曲音節婉轉柔和,西曲音節急迫緊促 ,這種差別,可能是因為原來樂調不同的緣故。

吳聲歌曲」是長江下游一帶的民歌,有:《子夜》 ,《歡聞》,《前溪》,《懊儂歌》等曲,其中以《子夜歌》最為重要。《大子夜歌》說:「歌謠數百種,《子夜》最可憐,慷慨吐清音,明轉出天然。」可知這些詩原來都是民歌 ,後來才配調入樂的。

「西曲」是長江中,上游一帶的歌曲,有:《石城樂》,《烏夜啼》,《估客》,《莫愁》等曲。句法結構和題材內容同「吳聲歌曲大致相似 ,不過寫離情別緒較多。

神弦曲是建業附近民間祭神的歌曲 ,有:嬌女採菱童青谿小姑等曲 ,大概是由女巫歌唱的。

南朝樂府在表現方法上,有一點是前人所沒有的,那就是以同聲字作諧音隱義「雙關語」的用法。雙關語即是兩意相關的意思,詞在此而意在彼,借他詞以喻己意 。南朝樂府中的雙關語,大概有以下各種,以「蓮」為「憐」,以「藕」為「偶」,以「絲」為「思」,以「梧子」為「吾子」,以「芙蓉」為「夫容」。他如以「黃蘖」喻「苦」字 ,以「石闕」喻「悲」字等,都是很有意義的。例如《子夜歌》云:「霧露隱芙蓉,見蓮不分明。」字面是說看不清楚荷花 ,其實這等於說:「霧露隱蔽了夫容,見憐不分明」了。又如《子夜四時歌》云:「黃蘖向春生,苦心隨日長。」黃蘖,即是黃柏 ,味極苦,和下句「苦心」是雙關語。這兩句的意思是說:「樹心苦,人心也苦,樹的苦心一天天的生長,人的苦心也是一天天的增長了 。」

第二節   北朝樂府

至於「北朝樂府」,保留下來的約七十餘首,可以分為「鼓角橫吹曲」和「雜曲」兩種 ,自然以「鼓角橫吹曲」為主,這種曲,其初也叫做鼓吹,馬上演奏,大抵是軍樂。其後分為兩部:有簫笳的為鼓吹,朝會道路用之 ; 有鼓角的為橫吹,軍中馬上用之。南朝梁代也有此種曲辭,叫做《梁鼓角橫吹曲》。古今樂譜以為多敍慕容垂及姚泓時戰陣之事。清沈德潛《古詩源》則以為皆係北音 。大抵北方的新民族帶有尚武好勇的性質,因而北方的民間文學,自然也帶有爽朗軒昂的氣概。只是北方新民族的民間文學許多被後人誤編入南朝文學去了,《梁鼓角橫吹曲》就是一個好例 。其中《企喻歌》,《慕容垂歌》,《隴頭歌》,《折楊柳歌》,《木蘭辭》(木蘭詩),皆有人名或地名,可以證明是北方文學,而《木蘭辭》最為著名。

《木蘭辭》長篇作品,有三百餘字。記載女子木蘭代父從征十二年之久。及歸至家,改易女菕A而伙伴始知之。這個故事反映出古代婦女剛强勇敢的性格,以及渴望和平的思想感情 。全詩色彩鮮明,語言樸素生動,氣勢雄渾,音節和諧,對後世文學很有貢獻。《木蘭辭》與漢代樂府《孔雀東南飛》,成為北方與南方民間敍事詩的兩大代表。

北朝樂府在數量上雖然不如南朝樂府眾多,但其所反映的社會情況却比較廣闊。這些作品,當然許多是用漢語寫的,但有的是從北方外族語言翻譯過來的。例如《敕勒歌》本是鮮卑語的民歌 ,北齊時譯為漢語。歌辭如下: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寥寥二三十字,把北方游牧地區的蒼茫遼闊的草原景色寫得活靈活現,不愧是北方優越的作品。

當時北方戰亂頻仍,有些民歌描寫戰爭的殘暴。如《企喻歌》云:

男兒可憐蟲,出門懷死憂。屍喪狹谷中,白骨無人收。

這是當時各族人民大量死於戰爭的真實寫照。

更有在戰爭中呼號求救的,可見當時慘痛的程度。如隔谷歌云:

兄在城中弟在外,弓無弦,箭無栝。食糧乏盡若為活?救我來!救我來!

還有些北朝民歌反映出在流亡生活中懷念鄉土的情緒。如紫騮馬歌云:

高高山頭樹,風吹葉落去。一去數千里,何當還故處?

風吹葉落,一去數千里,正是被俘或遠徙的人常有的感觸。

北朝樂府就是寫愛情的戀歌,也是比較豪爽硬朗的,不像南朝樂府那樣纏綿委婉。

從這些流傳下來的北朝樂府堙A我們可以約略看出當時社會生活的真實情況。

第三節   南北朝樂府對後世文學的影響

南北朝樂府 儘管風格各有不同,然而對後世文學都有重要的影響,最顯著的便是使詩壇上產生了小詩。那時候詩人們在動筆寫長篇之外,常弄些小玩意。像鮑照就寫了什麽《吳歌》,《採菱歌》,《幽蘭》,《中興歌》之類,極力模仿《子夜歌》一類的風趣。同時惠休,寶月也都常作小詩。惠休的詩,顏延之曾鄙之為「委巷中歌謠」,這更足以反證惠詩所受當代民歌影響的巨大。梁以後的小樂府,更是民歌化了。梁武帝父子便是模仿民歌的聖手。這樣,文人小詩盛行以後,再加上齊梁聲律的講求,於是後來便發展成為唐代的「絕句」了。

黎淦林   中國文學史綱要)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