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紅樓夢詩詞評注   頁:  1..  2..  3..  4..  5..  6..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高蘭墅集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第六十四回   

五美吟

西施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
虞姬
腸斷烏啼夜嘯風,虞兮幽恨對重瞳。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
明妃
絕艷驚人出漢宮,紅顏命薄古今同。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俾畫工。
綠珠
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慰寂寥。
紅拂
長劍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尸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

長劍,脂評本作長揖

五美吟是林黛玉通過咏嘆古代五個不幸女子的命運,來抒發自己的思想感情的詩作。通過這些詩,可以進一步認識她的叛逆性格和亳不妥協的鬥爭精神。

第三十四回

題帕七絕三首

眼空蓄淚淚空垂,暗灑閑拋更向誰。尺幅鮫綃勞惠贈,為君那得不傷悲。
拋珠滾玉只偷潸,鎮日無心鎮日閑。枕上袖邊難拂拭,任他點點與斑斑。
彩綫難收面上珠,湘江舊迹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

這三首詩是林黛玉題在寶玉私贈的舊手帕上的,反映了黛玉當時極其複雜的思想感情。她以寶玉能領會自己的一番苦衷而可喜,又為將來能不能如意而可悲;她想到這樣私相傳遞,覺得可懼 ,想到自己常常無故惱寶玉,又覺得可愧。因此左思右想,五內沸然,也顧不得嫌疑避諱,大膽地吐露了自己的衷腸。

題帕詩以凄切哀婉 ,纏綿悱惻的筆調,表現了黛玉對寶玉的真摯的愛情,這是她第一次剖白自己的心迹,也是她對封建統治的血淚的控訴。林黛玉和賈寶玉都是封建階級社會的叛逆者。他們的愛情有共同的思想基礎,這就是反對禮教,鄙棄功名,響往自由,追求幸福。這樣的愛情是純潔的,堅貞的,但它又必然要受到封建正統勢力的迫害,摧殘,所以它的發展是曲折的,艱苦的,是充滿悲劇色彩的。

這三首詩寫愛情,着力寫一個字。偷潸,反映出她遭受殘酷迫害,連眼淚都不能公開拋灑,沒有傾吐感情的自由;難拂難收,寫流不完的眼淚,訴不盡的衷腸,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識香痕漬也無。至誠至真,翠竹為斑,都反映出她對寶玉深厚而真摯的愛情。可以說寶,黛的愛情是在淚水中孕育的,這淚水既是對封建統治的悲憤控訴,也是她軟弱無力的具體表現。詩調低沉,含有濃厚的消極傷感情調。

富察明義 綠窗瑣煙集   題紅樓夢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全)

曹子雪芹出所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蓋其先人為江寧織府,其所謂大觀園者,即今隨園故址。惜其書未傳世,鮮知者。余見其鈔本焉。

第一首 佳園結構類天成,快綠怡紅別樣名。長檻曲欄隨處有,春風秋月總關情。
弟三首 瀟湘別院晚沉沉,聞道多情復病心。悄向花陰尋侍女,問他曾否淚沾襟。
第十一首 可奈金殘玉正愁,淚痕無盡笑何由。忽然妙想傳奇語,博得多情一轉眸。
第十二首 小葉荷羹玉手將,詒他無味要他嘗。碗邊誤落脣紅印,便覺新添異樣香。
第十七首 錦衣公子茁蘭芽,紅粉佳人未破瓜。少小不妨同室榻,夢魂多箇帳兒紗。
第十八首 傷心一首葬花詞,似讖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縷,起卿沉痼續紅絲。
第十九首 莫問金姻與玉緣,聚如春夢散如煙。石歸山下無靈氣,總使能言亦枉然。
第二十首 饌玉炊金未幾春,王孫瘦損骨嶙岣。青蛾紅粉歸何處,慚愧當年石季倫。

第二十六回   

顰兒才貌世應稀,獨抱幽芳出繡圍。鳴咽一聲猶未了,落花滿地鳥驚飛。

顰兒:指林黛玉。賈寶玉曾據莊子.天運美女西施病心而顰其里給黛玉起了顰兒這個名字。

這詩贊美林黛玉有稀世的才華和容貌,和具有反抗禮教,響往自由的思想,但又處在寄人籲下的境地,形成了她特有的孤獨性格。詩中流露了她不被人理解,遭到冷遇的心情。作者對她這個弱者孤女寄寓同情。

第七十回   柳絮詞

如夢令   (史湘雲)
豈是繡絨殘吐。卷起半簾香霧。纖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  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別去。         

南柯子  (賈探春,賈寶玉)
空掛纖纖縷,徒垂絡絡絲。也難綰繫也難羈。一任東西南北各分離。   落去君休惜,飛來我自知。鶯愁蝶倦晚芳時。縱是明春再見隔年期。


唐多令  (林黛玉)
粉墮百花洲。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隊成毬。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捨誰收 。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西江月  (薛寶琴)
漢苑零星有限,隋堤點綴無窮。三春事業付東風。明月梨花一夢。   幾處落紅庭院,誰家香雪簾櫳。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離人恨重。             

臨江仙  (薛寶釵)
白玉堂前風解舞,東風捲得均勻。 蜂圍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   
            
 
柳絮詞,是大觀園最後一次詩會的作品,描寫三春事業付東風的暮春殘景,暗示着賈府這個百年望族即將覆滅的命運。五首詞中除薛寶釵的臨江仙故作高調外,其餘都是悼春傷感之作。史湘雲的莫使春光別去,賈探春的也難綰繫也難羈,薛寶琴的三春事業付東風都同樣表現了她們對好景易逝的惋惜心情。作者在賈府由盛而衰的轉折時刻,安排這次詩會,寫出了這些詩詞,等於是為封建貴族階級作出挽歌,哀悼它必然沒落,無法挽回的歷史命運。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這一組詞堙A把林黛玉和薛寶釵這兩個對立的藝術形象放在一起,通過各自對飛絮的咏嘆,鮮明地表現了她兩不同的思想和性格。

林黛玉的唐多令處處以柳絮自況,明寫飛絮,暗嘆身世,落筆雙關,把自己薄命飄泊,愛情破滅的哀愁寄托於柳絮,發出悲怨而又無可奈何的嘆息。薛寶釵的臨江仙則春風滿懷,自鳴得意。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她對封建貴族階級必然敗落的歷史命運不僅不認識,而且抱着幻想。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就表現了她依附封建勢力,妄想出人頭地的野心。作者褒貶之意,溢於言表。
 


劉心武
   一首詩裡藏的紅樓夢謎團

我們先來聽一首詩: 莫問金姻與玉緣,聚如春夢散如煙。石歸山下無靈氣,總使能言亦枉然。

很顯然,這是跟紅樓夢有關的詩 ― 這位詩人看的是一部有頭有尾的《紅樓夢,裡面包含着金玉姻緣的故事 。他看到故事裡金玉姻緣聚如春夢的情景 ,也看到了散如煙的結局。

紅樓夢》一開始就講:在天界有一塊大石頭 ,後來被一僧一道帶到了人間,隨着賈寶玉在人間經歷了一番離合悲歡,興衰際遇,最後又回到了天界,回到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 。有個空空道人看到石頭上面出現許多文字,這個文本就是《石頭記》。空空道人把它改名為《情僧錄》帶到人間。文本中又有了其它的名字,其中一個名字就是《紅樓夢》 。上面那首詩的作者讀過全本的《紅樓夢》,他用詩歌來陳述他的印象,發出他的感慨。

有人會說,這個人讀了《紅樓夢》 ,有頭有尾,寫了首詩,有什麽稀奇啊?我就讀過《紅樓夢》,我讀的一百二十回《紅樓夢》也有頭有尾。

但你要知道,寫這首詩的人,可不是當今的人,是清朝乾隆時代的人。這個人叫富察明義,字我齋。他是乾隆時期一個不太得意的貴族後裔,雖然祖上曾經風光 ,但是到他這一代已經沒落。他只在清宮上駟院(就是養馬的地方,俗稱御馬園)當了「執鞭」的一個小官。

御馬園的功用,就是為皇帝養馬,備馬,皇帝要用馬的時候派人侍候。富察明義官運不濟,但是喜歡讀書寫詩,他把自己寫的詩編成一個集子,叫《綠煙瑣窗集》 。詩作水準不高,乏人欣賞,推測是抄出來自誤,或者在親友間小範圍流傳的作品。但《綠煙瑣窗集》是研究《紅樓夢》的重要資料 ,它穿越滄桑的歲月保存下來,就在北京圖書館裡,可以去借閱,研究。

《綠煙瑣窗集》裡有關《紅樓夢》的詩 ,不止一首,是一組二十首,剛才所引的就是這二十首之一,可見富察明義在乾隆朝讀過一本有頭有尾的《紅樓夢》 。為什麽我說它不是你現在所熟悉的一百二十回《紅樓夢》呢?《綠煙瑣窗集》的寫作年代 ,是可以推敲出來的,裡頭寫得最晚的詩,據專家考證,不會晚於乾隆四十六年,也就是公元一七八一年。《綠煙瑣窗集》裡的詩大體上根據年代排茢 ,(題《紅樓夢》這二十首詩,排在詩集當中,可見比公元一七八一年還要再早一些。

而我們現在所熟悉的一百二十回《紅樓夢》 ,是在明義的《綠煙瑣窗集》編成之後很久,由書啇程偉元和文人高鶚合作,把大體上是曹雪芹的八十回《紅樓夢》和高鶚續的後四十回合在一起 ,用活字印刷方式出版留傳後世。他們第一次印刷,是在乾隆五十六年,也就是公元一七九一年,跟《綠煙瑣窗集》至少差了十年。所以 明義所看到的《紅樓夢》不可能是現在大家所讀到的一百二十回《紅樓夢》 ―  他不可能看到高鶚的續書,因為高鶚那個時候還沒寫出來呢!

富察明義看到的,應該是另外一本有頭有尾的《紅樓夢》。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明義題紅樓的真偽之爭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