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紅樓夢詩詞評注   頁:  1..   2..   3..   4..   5..   6..   7..   8..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高蘭墅集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第一回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這首好了歌,是跛足道人給封建社會唱的一首挽歌。它揭示了地主階級的全部生活理想  —  功名,金銀,姣妻,兒孫的徹底破滅,預告了整個封建社會未日的即將來臨。

好了歌解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在蓬窗上。說什麽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今宵紅綃帳底卧鴛鴦。金滿箱,銀滿箱,轉眼乞丐人皆謗。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訓有方,保不定日後作强梁。擇膏梁,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亂烘烘你才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這首好了歌,是對好了歌》所表達的思想進作一步具體,生動的闡發。它形象地刻畫出封建統治崩潰前夕的種種衰敗景象。滿床的朝笏玉板不見了,只剩下空蕩零落的廳堂;歌舞場長滿了衰草枯楊;畫棟雕梁結滿了蜘珠網;公子變成了乞丐;小姐流落為娼妓;達官貴人扛上了枷鎖,酸儒新貴反倒穿了紫蟒。這個下台那個又登場,真是可笑而又荒唐。這就是所謂(斷絕俗緣)便是(得到解脫)。從這塈畯怚i以看到,地主階級的好景已到末日,統治者之間一切爭權奪利,勾心鬥角,正面臨着經濟上的崩潰,政治上的沒落,道德上的敗壞,一代不如一代,後繼無人的嚴峻現實。作者用「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嘲諷這一階級在垂死前權勢利慾爭奪的可笑。

第二十七回

林黛玉   葬花詞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繫飄春榭,落絮輕粘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著處。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哪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初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煞葬花人。獨把花鋤偷灑淚,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葬花詞 是黛玉含着血淚吟成的一首抒情詩,明為咏物,實則寫人,如泣如訴,飲恨吞聲。這裡有對自己身世的訴說。也有對封建吃人社會的抗議,有對自由和幸福的響往,也有對遭遇和命運的哀哀嘆,有不屈不撓的抗爭,也有無可奈何的悲鳴。它對於我們理解這位女主角的思想,感情,性格 ,有重要的啟示。

開頭四句用花謝花飛紅消香斷游絲落絮,描寫出一幅殘春景象 。林黛玉觸景生情,很自然地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和遭遇,遠離家鄉,寄人籬下,正如游絲,落絮一般。接着寫她愁緒無着落,荷鋤出繡簾,不忍踏踩落花的心情。柳絲榆莢自芳菲,哪管桃飄與李飛 ,筆鋒一轉,指向周圍一班追名逐利之徒,他們只管自己享受榮華富貴,那會顧及別人?更有甚者,象噙百花以築己巢的燕子,對弱者進行打擊,迫害,摧殘 ,以維護自己的尊榮。一年三百六十日 風刀霜劍嚴相逼,這就是她面對着的嚴峻現實 ,但她在淫威面前毫不妥協,决不屈服。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充分表現了她不與世俗同流合污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高尚品格。她渴望擺脫污濁的現實,掙脫封建枷鎖,衝破禮教束縛,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這是從她心底發出的響往自由,追求幸福的呼聲。但天盡頭,何處有香丘?,看不到前途,找不到出路,主宰不了自己的命運,便不時流露出深沉的哀嘆。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人去梁空巢已傾,花落人亡兩不知。這種萬分悲涼的情緒反映在詩中,使整個葬花詞》的調子顯得低沉傷感,淒切哀惋。這種濃厚的感傷主義色彩,正是林黛玉特定的人生經歷和思想性格的產物。《葬花詞》文辭優美,音韻鏗鏘,為後人所傳誦。

清  孫永忠   

一位頗有才華的宗室詩人孫永忠,在曹雪芹去世後五年,讀到了一位友人墨香(名額爾赫宜,時任三等侍衛)送來一部紅樓夢,那墨香雖比敦誠小九歲 ,論輩却是敦誠的叔父,是一位真正的落魄王孫公子。這紅樓夢》不讀猶可,一讀竟不能放下,孫永忠又聯想到自家與曹雪芹所寫的幾乎一樣的盛衰際遇以及個人與曹雪芹何其相似的人生感觸。他遺憾未能在曹雪芹生前與之一見並結為朋友,只好題寫三首絕句以表其內心的仰慕和憑弔之情:

傳神文筆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淚流。可恨同時不相識,幾回掩卷哭曹侯。
顰顰寶玉兩情痴,兒女閨房語笑私。三寸柔毫能寫盡,欲呼才鬼一中之。
都來眼底與心頭,辛苦才人用意搜。混沌一時七竅鑿,爭教天不賦窮愁。

墨香名額爾赫宜是瑚的三弟敦氏兄弟的叔父本年十九歲乾隆三十三年永忠有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說弔雪芹詩三首可知墨香是紅樓夢一個愛讀者    吳恩裕《曹雪芹的故事》

 

      



觀看大圖

永忠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說弔雪芹三首中第二首云:顰顰寶玉兩情痴,兒女閨房語笑私。三寸柔毫能寫盡,欲呼才鬼一中之。」其末句俞平伯先生謂余或當作「欲呼才鬼一申之」。近見孔另境先生編之《中國小說史料》206至208頁引余舊文永忠弔曹雪芹三首詩時,此句竟被改為「欲呼才鬼一申之」,實誤。按永忠詩中數見「一中之」之處,宋蘇東坡詩亦有:「公獨未知其趣耳,臣今時復一中之。」(見《太守徐君猷通守孟亭之皆不飲酒以詩戲之云》一詩)。係謂中酒,亦即酒喝醉了之意。中酒出自曹魏時徐邈,三國志・徐邈傳:邈醉後人問事,邈答云:『中聖人。』蓋當時稱酒清者為聖人,濁者為賢人。邈答中聖人蓋飲清酒而醉也。然則,欲呼才鬼一中之,亦即想把那才氣極高的曹雪芹叫才來和他一醉之意。
  

吳恩裕考裨小記
・ 曹雪芹紅樓夢瑣記》

紅樓夢序詩
浮生著甚苦奔忙 ,盛席華筵終散場。 悲喜千般同幻夢, 古今一夢盡荒唐。 漫言紅袖啼痕重, 更有情痴抱恨長 。字字看來皆是血 ,十年辛苦不尋常 。 

第一回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這是紅樓夢的緣起詩 ,它道出了作者的思想與苦衷。紅樓夢》問世以來 ,迄今已二百多年。這期間,它蒙受種種摧殘和誤解,內容被認為是有違道德,或暗地媢麉坅堥謍袨ㄔX控訴,遭到官方禁毀。曹雪芹生活與創作的時代,正是清雍正皇帝進行特務統治的年代 ,明爭暗鬥,文化專制,在這樣的環境下,作者又要將他所感受的東西反映出來,只好用微詞曲筆,就不得不用微詞曲筆,將真情隱去用假語村言敷演出來,所以 ,曹雪芹一開始就直稱其書為滿紙荒唐言,是有乖世情的。但這又是他滿含着血和淚,披閱十載 ,增刪五次”而寫出來的。“一把辛酸淚”充分表現了作者的這種複雜情緒。脂銓本卷首凡例第五條云:“作者本意原為記述當日閨友閨情 ,並非怨世駡時之書矣。雖一時有涉於世態,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閱者切記之。詩曰: 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華筵終散場。悲喜千般同幻夢,古今一夢盡荒唐。漫言紅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長 。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這種欲蓋彌彰的表白,也反映當時社會上對紅樓夢》的一些看法 。從作品的表面看,《紅樓夢》寫的是風花雪月 ,兒女私情,是”。但我們通過這些浩繁的故事 ,細膩的描寫,所看到的卻是大家族的黑暗和罪惡,叛逆者的血淚與痛苦。書中屢次提到的」「觀念 。似乎在告訴讀者,明顯地寫出來的是假的,相反,含而不露,點而不透的才是真的,我們讀紅樓夢》 ,要了解寫作時代背景,體會作者的用心良苦,出其來 ,透過現象看本質,正確理解作品的主題思想。

太虛幻境對聯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這副對聯的意思是:“假”是“真”的時,“真”的就成了“假”的 ; “無”作為“有”的話,“有”也就成了“無”。“太虛幻境”是作者運用浪漫主義的手法,虛構一個超現實的世界,它是假的,虛無的,但通過賈寶玉游太虛幻境 ,把紅樓夢》中主要人物的命運都作了隱約曲折的交代 ,這又是真的,實有的。幻境現實,是交織在一起的 ,這是作者微詞曲筆的表現手法。這副對聯同樣是提醒人們要識別真假 ,領會作品的真正含義。

癩僧偈
慣養嬌生笑你痴,菱花空對雪澌澌。好防佳節元宵後,便是烟消火滅時。

這是癩和尚的一首偈語。慣養嬌生笑你痴,這句說甄士隱對英蓮嬌慣溺愛是苦勞心力,自己卻痴迷不悟。菱花,指英蓮,她後來改名香菱,秋菱。空對,指不幸碰上 。雪,即“薛”諧音字,這指薛蟠。澌澌,本為形容風雪聲音的狀聲詞,此處借指薛蟠對英蓮的摧殘迫害。好防佳節元宵後一句,隱指英蓮在元宵節丟失。烟消火滅 ,事物的消滅,暗示甄士隱一家將要遭到災難。

甄士隱原是當地的望族豪紳,過着“觀花種竹,酌酒吟詩”的鄉宦生活。他的獨生女兒英蓮,從小“粉裝玉琢,慣養嬌生”,但這種生活很快便“烟消火滅”。女兒丟失 ,被人拐賣,最後落到薛蟠手堙A淪為婢妾,被折磨而死,家中也遭火災,很快家破人亡,衰敗下來。雖然,天災人禍,只是甄家破落衰敗的偶然現象。曹雪芹通過甄士隱的破產命運 ,反映封建社會望族,豪紳的與衰浮沉是一種常見的社會現象。

第三回

西江月二首
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儍如狂。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   潦倒不通庶務,愚頑怕讀文章。行為偏僻性乖張。那管世人誹謗。
富貴不知樂業,貧窮難耐淒涼。可憐辜負好時光。于國于家無望。   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寄言紈褲與膏粱。莫效此兒形狀。

第一首:無故尋愁覓恨,說賈寶玉不願附融於封建禮教,自尋煩惱。後半闕,潦倒不通庶務,愚頑怕讀文章,指他鄙棄世俗應酬之事,堅持不慕仕途,熟讀八股文章,不管別人批評他行為怪僻,不合時宜。
第二首:  說寶玉作為賈家的唯一嫡孫,辜負了祖上對他的冀望,不能像祖輩那樣能建功立業,對家國有所貢獻,(
紅樓夢第五回曾托寧榮二公之靈說,賈府齊家治國的希望惟嫡孫寶玉一人。)最後落得生活無着,流為行乞僧人的下場。(高鶚的續書沒有寫出這個結局,是不符合作者原意。)紈褲,膏粱。都是代指富貴人家的子弟。(紈褲,細絹褲子,膏,肥肉。粱,精米。富貴人家的衣着和食用)

這兩首詞,對賈寶玉明貶暗褒,似嘲實贊,突出地揭示了賈寶玉的叛逆性格。前一首着重他對封建正統思想的背叛,不讀經書,摒棄仕途 ; 後一首着重寫這個叛逆性格對封建階級及其統治的嚴重破壞性。這堭銙楫鈰畢娃羅D者的口吻,正話反說,實際是歌頌賈寶玉的反封建思想,同時暗地媦J諷腐朽的封建禮教與庸俗的世遒人情。

張宜泉    春柳堂詩稿        書影
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廢寺原韻
君詩曾未等閒吟,破剎今游寄興深。碑暗定知含雨色,牆隤可見補雲陰。蟬鳴荒徑遙相喚,蛩唱空厨近自尋。寂寞西郊人到罕 ,有誰曳杖過烟林。

題芹溪居士   姓曹名字夢阮,號芹溪居士,其人工詩善畫
愛將筆墨逞風流,廬結西郊別樣幽。門外山川供繪畫,堂前花鳥入吟謳。羹調未羨青蓮寵,苑召難忘立本羞。借問古來誰得似,野心應被白雲留。

傷芹溪居士 - 其素性放達,好飲,又善詩畫年未五旬而卒
謝草池塘曉露香,懷人不見淚成行。北風圖冷魂難返 ,白雪歌殘夢正長。琴媄a囊聲漠漠,劍橫破匣影茫茫。多情再問藏修地,翠叠空山晚照凉。

懷曹芹溪  
似歷三秋闊,同君一別時。懷人空有夢,見面尚無期。掃逕張筵久,封書畀雁遲。何當常聚會,把酒(促膝)話新詩。

一九五五年四月王利器告張宜泉有關於曹雪芹詩四首。恩華八旗藝文編目云:宜泉原名興廉,鑲黄旗漢軍,官侯官知縣,鹿港同知。嘉慶己卯舉人。此一記載,蓋有舛誤。按余後由王君手借讀春柳堂詩稿,細審全書,知作者為張宜泉,不必名興廉,終身無功名,晚年以教館課徒為生。恩華所云蓋誤。

有關曹詩散見於詩稿。(四首見上)詩中有關曹雪芹重要事實,一曰字夢阮,其他雪芹,芹溪,芹圃皆為號。二曰年未五旬而卒,雪芹似應為曹顒妻馬氏所生之遺腹子。若然,則雪芹卒年四十八歲,對於說明紅樓夢之寫作,較為合理。三曰雪芹居處確在西效,且為近山傍水之地,然又冷落為人所罕到。此外能詩,善畫,好飲,放達,尤可與以前發見之材料印證。
     吳恩裕考裨小記 ― 曹雪芹紅樓夢瑣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