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紅樓夢詩詞評注   頁:  1..   2..   3..   4..   5..   6..   7..   8..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高蘭墅集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第四十五回

代別離・秋窗風雨夕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 。已覺秋窗秋不盡,哪堪風雨助淒涼。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續。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淚燭。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 。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連宵脈脈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不知風雨幾時休 ,已教淚 灑窗紗濕。

秋窗風雨夕》是林黛玉觸景感懷之作。全詩圍繞一個秋字 ,通過對一系列具體景物的描繪 ―  秋花,秋草,秋燈,秋窗,秋風,秋夢,秋情,秋屏,秋院,秋雨  把一個風雨連霄的秋夜,渲染得無比蕭條冷落,淒切慘淡;把一個在這樣的秋夜中,涕泣不眠的少女形象表現得無比孤獨苦悶,憂愁傷感。

詩情景交融 ,如泣如訴,情調低沉憂怨,哀傷滿懷,充分反映了林黛玉身受封建正統勢力重壓而不甘屈服,不滿黑暗現實而又找不到出路的苦悶心理狀態。

第四十九回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綠蓑江上秋聞笛 ,紅袖樓頭夜倚欄。博得嫦娥應自問,緣何不使久團圞。

是香菱以吟月為題 ,學習寫詩所作的第三首詩。這詩用語含蓄,寄情寓興,表現了香菱孤苦寂寞的心情。從寫詩的角度來看,這一首已克服了前兩首那種堆砌穿鑿的毛病,不但好 ,而且新巧有意趣,所以眾人看了都齊聲稱贊。

五十回

紅梅詩   得紅梅花

桃未芳菲杏未紅,沖寒先喜笑東風。魂飛庾嶺春難辨,霞隔羅浮夢未通。綠萼添妝融寶炬,縞仙扶醉跨殘紅。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他冰雪中。   邢岫烟

白梅懶賦賦紅梅,逞艷先迎醉眼開。凍臉有痕皆是血,酸心無限亦成灰。誤吞丹藥移真骨,偷下瑤池脫舊胎。江北江南春燦爛,寄言蜂蝶漫疑猜。   李紋

疏是枝條艷是花,春妝兒女競奢華。閑庭曲檻無餘雪,流水空山有落霞。幽夢冷隨紅袖笛,游仙香泛絳河槎。前身定是瑤臺種,無復相疑色相差。   薛寶琴

訪妙玉乞紅梅

酒未開樽句未裁,尋春問臘到蓬菜。不求大士瓶中露,為乞孀娥檻外梅。入世冷挑紅雪去,離塵香割紫雲來。槎枒誰惜詩肩瘦,衣上猶沾佛院苔。   賈寶玉

這一組咏紅梅詩,除寶玉的一首外,都是新出場的人物所咏,這些人來到賈府,並沒有給這個大家族帶來什麽生氣 ,從詩詞所反映的內容看,與大觀園中的這群貴族青年男女一樣,精神是空虛的。他們同樣是把吟詩聯句作為一種消遣的工具。不過作者通過不同人物同咏紅梅這一主題 ,揭示了他們各自不同的身份和個性。如邢岫烟的純樸,李紋的感傷,薛寶琴的奢華,都是很明顯的。

寶玉的一首則形象鮮明,感情真實。不求大士瓶中露 ,為乞孀娥檻外梅。,還有入世離塵詩肩瘦佛院苔等語 ,都和他鄙棄世俗,不滿黑暗現實的一貫思想吻合一致。

第八十九回

祭晴雯詞二首   望江南

隨身伴,獨自意綢繆。誰料風波平地起,頓教軀命即時休。熟與話輕柔。
東逝水,無復向西流。想像更無懷夢草,添衣還見翠雲裘。脉脉使人愁。

寶玉看到雀金裘,想起晴雯,物在人亡,信覺傷情,便填了這兩首詞。但它不論思想內容還是藝術成就都相距芙蓉女兒誄甚遠 ,而且完全歪曲了賈寶玉的叛逆性格。這也是續作者(高鶚)思想,才智,均不及曹雪芹的明證。

懷夢草: 據洞冥記載:傳說漢武帝非常想念已死的李夫人 ,東方朔就送給他一枝仙草,當晚漢武帝果然夢見了李夫人,因此,便稱它為懷夢草
翠雲裘: 指晴雯曾在病中縫補過的那件雀金裘。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十四   春柳堂詩中關於曹雪芹的詩

一九五五年四月王利器先生告張宜泉有關於曹雪芹詩四首。恩華八旗藝文編目云:宜泉原名興廉 ,鑲黃旗漢軍,官侯官知縣,鹿港同知。嘉慶已卯舉人。此一記載,蓋有舛誤。按余後由王君手借讀春柳堂詩稿,細審全書,知作者為張宜泉,不必名興廉 ,終身無功名,晚年以教館課徒為生。恩華所云蓋誤。有關曹詩散見於詩稿。

其一懷曹芹溪: 似歷三秋闊,同君一別時。懷人空有夢,見面尚無期。掃逕張筵久,封書畀雁遲。何當常聚會,把酒(促膝)話新詩。

其二
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廢寺原韻云: 君詩曾未等閒吟,破剎今游寄興深。碑暗定知含雨色,牆隤可見補雲陰。蟬鳴荒徑遙相喚,蛩唱空厨近自尋。寂寞西郊人到罕 ,有誰曳杖過烟林。

其三
題芹溪居士(姓曹名字夢阮 ,號芹溪居士,其人工詩善畫): 愛將筆墨逞風流,廬結西郊別樣幽。門外山川供繪畫,堂前花鳥入吟謳。羹調未羨青蓮寵,苑召難忘立本羞。借問古來誰得似,野心應被白雲留。

其四傷芹溪居士 - 其素性放達,好飲,又善詩畫年未五旬而卒: 謝草池塘曉露香,懷人不見淚成行。北風圖冷魂難返 ,白雪歌殘夢正長。琴媄a囊聲漠漠,劍橫破匣影茫茫。多情再問藏修地,翠叠空山晚照凉。

詩中有關曹雪芹重要事實:一曰字夢阮,其他雪芹,芹溪,芹圃皆為號。二曰年未五旬而卒,雪芹似應為曹顒妻馬氏所生之遺腹子。若然,則雪芹卒年四十八歲 ,對於說明紅樓夢之寫作 ,較為合理。三曰雪芹居處確在西郊,且為近山傍水之地,然又冷落為人所罕到。此外能詩,善畫,好飲,放達,尤可與以前發見之材料印證。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十七   雪芹之及兩章

有人為余言一九三一年前後,天津王某以微值購得畫一幅。畫為老松人物,題曰燕市酒徒,下署雪芹,又下為二閑章 。另一邊則有紅樓夢主一章 。按雪芹居健銳營時,固嘗鬻畫。曾接趙常恂致余函,亦謂其字畫於清末尚有人收藏。雪芹有畫流傳,亦意中事,特極為罕見。此幅只有「紅樓夢主」一章可疑 ,「燕市酒徒」則十分可能為雪芹自謂之語。已囑言之者函其津友代詢此畫之下落矣。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二十   明義詩隨園舊址即紅樓

明義和袁枚八十壽言詩共十首,隨園全集只收其七 。其有關考證史事者。第六首云:半生俯首與低眉 ,宦味酸鹹我自知。野鶴絕無干祿夢,好花寧有出牆枝。退身學圃何妨早,得道昇天不厭遲。五福畢臻三樂備,總緣身際太平時。第七首云:隨園舊址即紅樓 ,粉膩脂香夢未休。定有禽魚知主客,豈無花木記春秋。西園雅集傳名士,南國新詞咏莫愁。艷煞秦淮三月水,幾時衫屨得陪遊。原註云:新出紅樓夢一書 ,或指隨園故址。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二十三   曹雪芹之書簡

聞魏宜之君言,一九五四年春有人以曹雪芹書簡求售,索價至數百萬元(核今之幣值數百元)。亟詳詢之,據云:彼所見之兩頁為雪芹行書信札,係寄某旗人者 ,略謂囑作之詩,因忙至今始得奉上,不知合用否,請斧正等等。函後簽名不作雪芹,而為一不經見之別號 ,但此別號為何,魏君已不復記憶。余按敦誠固曾索雪芹題其所作琵琶行傳奇一折 ,以此函內容言,豈雪芹致敬亭書耶?余意二百年來,雪芹舊物墨踪,雖少所聞,而敦氏著作,時有發現。前如鄧文如先生所得之鷦鷯庵筆塵手稿 ,近如余介售文化部之懋齋詩鈔手稿 。魏君所見之信札若真為雪芹所書,或亦藏於敦氏手中。敦誠之聞笛集雖係抄錄友人詩文書簡 ,然原簡亦必保留。至魏君言署一不經見之名云云,按雪芹字夢阮近始發現。若署夢阮」 ,則魏君不知故矣,而與知友如敦誠者通信,雪芹自署夢阮」亦無可異者。


吳恩裕(1909年12月10日-1979年12月12日),遼寧瀋陽人。滿族。1933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哲學系,畢業後任北平《晨報》的文學、哲學副刊《思辨》主編和《文哲月刊》主編。1936年公費留學英國,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師從著名政治學家拉斯基教授(Harold Laski)研究政治思想史,於1939年獲博士學位。1939年至1946年任重慶中央大學政治學系教授,1946年至1952年任北京大學政治學系教授。1952年後任北京政法學院教授,1978年調中國社會科學院任研究員。著名紅學家。於曹雪芹生平及《紅樓夢》版本研究有很大貢獻。   (維基百科)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