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紅樓夢詩詞評注   頁:  1..   2..   3..   4..   5..   6..   7..   8..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高蘭墅集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第一回

未卜三生願,頻添一段愁。悶來時斂額,行去幾回頭。自顧風前影,誰堪月下儔?蟾光如有意 ,先上玉人樓。

這首五律,是賈雨村窮困落魄寄居在葫蘆廟時寫的。有一次甄家的丫環嬌杏在窗外回頭看了他一眼,這個落魄的酸儒就想入非悲,作起英雄窮途遇美人的好夢來了 。於是,在中秋月下吟了這首歪詩。

賈雨村對一個婢女,是根本不會產生什麽真正愛情的。他一心往上爬,嚮往着升官發財,飛黃騰達,這才是他的三生願望。

第二十一回

題賈寶玉續胠篋文後

無端弄筆是何人?剿襲南華莊子文 。不悔自家無見識,却將醜語詆他人。

胠篋》,莊書中的一篇,宣揚絕聖棄智的虛無主義思想。剿襲 ,抄襲。

這首詩是黛玉對寶玉無見識的尖銳而帶有善意的批評。寶玉在續胠篋文中 ,效法莊子,對釵,黛,花,麝,發了一通議論,表現了他厭惡花,麝的勸告說教,迷戀釵,黛的的美色,才情,而又無法排解,遂主張焚香散麝,戕釵夾黛 ,而最終陷於虛無主義的心情。

這一段續文,雖然是寶玉一時意趣洋洋趁着酒興寫的,但也反映了他世界觀中消極的一面。所以黛玉指責他無見識」 ,不應該用「醜語」毀謗別人。

這堣ㄥ有黛玉對寶玉不理解自己的遺恨,而且也可以看出黛玉確實比寶玉高明一些。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四十五   德某談雪芹居處

據瀋陽劉寶藩先生談,五零年二月彼曾到京郊青龍橋一帶參加土改。偶與正藍旗住户之滿人德某談及紅樓夢作者曹雪芹。德謂:曹住健銳營之鑲黃旗營 ,死後即葬於附近,蓋曹氏於該地有小塊墓地云云。證之近獲敦誠輓曹詩之第一首第三句云:腸迴故壠孤兒泣,所謂故壠,即舊墳也 。然則,雪芹與其前妻之子豈均葬於上述曹氏墓地歟?按玉泉山及黑山一帶墓地甚多,且由來已久。劉又云:其友人某,謂曹雪芹曾住北京西單牌樓舊刑部街之某宅內 ,已請人進一步證實此一傳說。余聞之甚喜,蓋右翼宗學在西單牌樓南之石虎胡同。雪芹既曾供職虎門,家居西單牌樓一帶,固甚合理。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四十七   一從二令三人木解

紅樓夢王熙鳳畫冊後題詩中有句云: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或解之曰:(大意)鳳姐對賈璉最初是言聽計,繼則對賈璉可以發號施,最後事敗終不免於之 ,故曰哭向金陵事更哀云云 ,按此說甚是。

趙常恂於一九五四年時以函示余,彼亦有一解法,略云:鳳姐畫冊的判詞第三句『』一從二令三人木(戚本注云拆字法)久未得其解 。愚意以為一從是□,□內加一令字是囹字。三人木是□內加人字木字 ,為囚字困字,疑鳳姐結果或被罪困囚於囹圄,方與哭向金陵事更哀意義相合。此解雖於事理相近 ,然於字義殊遠,當不如前說為近,姑錄存之。

紅樓夢四十三回:率性叫鳳丫頭別操心,受用一日才是。庚辰本批云:所以特受用了 ,纔有璉卿之變,樂極生悲,自然之理。謂璉卿之,可謂吐露解三人木之消息。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四十八   脂批謂雪芹在石頭記中有傳詩之意

脂硯齋批語頗少有人致力研究,實則脂批甚為重要。蓋紅樓夢中穿插之事實,多為彼所親聞,親見,親歷者。曹雪芹紅樓夢以外詩絕少見,而脂批謂雪芹於書中有傳詩之意 。第一回因而口占五言一律云:未卜三生願・・・・・・・』」下甲戌本批云:這是第一首詩 ,後文香奩閨情,皆不落空。余謂雪芹撰此書,中亦有傳詩之意。」「中亦有字俞平伯輯評做。裕按:當係原抄字行書之誤 ,俞輯不察,未予改正。且俞斷句作余謂雪芹撰此書中 ,亦為傳詩之意,此則頗為不詞矣。

又十七回隔岸花分一脈香句 ,庚辰本批云:恰極 ,工極,綺靡秀眉,香匲正體。由此可見雪芹似喜作香奩體 ,並均以書中人物之第一身語氣出之,而納之於紅樓夢。則雪芹固喜以其詩刻畫紅樓夢中之人物,表達各個人之思想感情,可謂以其詩服務於其整個藝術描繪者也 。吾儕今日之所以不可多見雪芹其他詩,正張宜泉所謂,此外君詩曾未等閒吟耳。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四十九   敦敏熱中

敦敏s午最末一首詩為《雪後訪易堂不值即題其壁上下注云:時易堂下第 ,余挑選未就。其詩云:「同為失意客 ,相訪意偏殷。門掩一庭雪,人歌容谷音。青燈憐白髮,壯志悔初心。燕市須沽酒,無勞問淚襟。按是年敦敏卅九歲 。越三年丙戌(乾隆三十一年)十二月敦敏即授宗學副管之職。詩注中所云挑選未就,未知何所指 。敏(敦敏)熱中誠(敦誠)放達,曩讀懋齋,四松諸詩,即有此感。茲據羨君有志家聲遠 ,老我無才舊業荒。(見過通州同桂圃弟夜話一詩)兩句 ,可見敦敏六十七歲以後,仍有未展懷抱之感。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五十   脂批中之少年色嫩不堅勞(牢)

甲戌本紅樓夢第三回寫寶玉面若中秋之月 ,色若春曉之花處 ,脂批云:少年色嫩不堅勞(有正本作堅牢,是 。)以及非夭即貧之語 ,余猶在心,今閱至此,放聲一哭!今按:金瓶梅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舊家池館 楊光彥作當面豺狼)春梅遊玩舊家池館守備使張勝尋經濟中 ,述葉頭陀為陳經濟說相時。有云:老年色嫩招辛苦 ,少年色嫩不堅牢。紅樓夢脂批語蓋出此。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五十一   張政烺曾見曹荃畫卷

張政烺先生一九五八年九月十五日函余:・・・・・・弟五六年十月到漢口 ,曾見曹荃畫卷,藏者姓名,已不記憶。・・・・・・曹荃畫折枝花卉卷甚長,分許多段 ,每段皆有曹寅題詩和題字,畫字皆精。字,曾與昭代名人尺牘所收曹寅手札對過,不假。卷子開頭有王澍(虛舟)題奎聯璧合四篆字 ,並跋一段,確是王字。末行記年是雍正,年月日已不記憶。此卷保存完好,整潔如新。・・・・・・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五十二   永忠因墨香得觀紅樓夢

永忠弔曹雪芹詩題云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弔雪芹。題中因墨香得觀,頗可推敲 。按此語可有三解。

一曰永忠得讀之書即為墨香之書。蓋墨香為敦敏,敦誠之叔,雪芹既與敦氏兄弟友善,自可與墨香相識;而墨香又復少年風流(永忠語)愛讀情詩(同上),其喜讀紅樓夢且藏有其抄本 ,固意中事。

二曰永忠所得讀者為敦誠之書。蓋雪芹生時敦誠曾勸其不如著書黃葉村。雪芹死後 ,敦誠輓曹詩中又有開篋猶存冰雪文之句 ,則其藏有紅樓夢抄本,似亦可能。

三曰永忠所讀者為墨香所代借自雪芹家屬之原稿,故云墨香始觀紅樓夢 ,觀脂批中某回被人借閱而致散失等語 ,可知原稿常為人所借閱。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五十九   墨香之抱甕山莊

永忠同年詩有過墨翁抱甕山莊一首云:荊扉多野趣 ,滿眼菜畦青。近水因穿沼,連林別趣亭。主人容嘯咏,過客漫居停。黃菊全開日,還來倒醁醽。上有霽園眉批云:無一妄語。由此可覘墨香生活之一面。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六十   史湘雲開設酒館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廿七日下午與黃覺非先生同赴琉璃廠榮寶齋,晤田宜生君。偶談及紅樓夢,田君談興遽高。當告余:彼曾聞其友人言,曹敗落時曾與紅樓夢中之史湘雲在西直門外三元里(或三元棧)胡同開設酒館 ,狀至艱窘,並親為接待往來客人云。田君友人姑妄言之,余亦姑妄聽之。敦誠詩揚州舊夢久已覺,且著臨卭犢鼻禈,其第二句亦未必為泛指雪芹之貧困生活 。又田君云:上海文史館陳病樹老先生知有關雪芹之傳說頗多。據陳云:曹有好友在熱河,每返北京,則邀雪芹於朝陽門外一酒館飲酒云。裕按:友好當係敦氏兄弟,而朝陽門外則近潞河 。雪芹死後,甲申年春敦敏有河干集飲兼弔雪芹一詩。則上述傳說,似亦不誣 。相傳之熱河,則為喜峯口。敦誠於二十二三年時固曾為其父瑚司松亭關分榷事。

前介紹

清  孫永忠   

一位頗有才華的宗室詩人孫永忠,在曹雪芹去世後五年,讀到了一位友人墨香(名額爾赫宜,時任三等侍衛)送來一部紅樓夢,那墨香雖比敦誠小九歲 ,論輩却是敦誠的叔父,是一位真正的落魄王孫公子。這紅樓夢》不讀猶可,一讀竟不能放下,孫永忠又聯想到自家與曹雪芹所寫的幾乎一樣的盛衰際遇以及個人與曹雪芹何其相似的人生感觸。他遺憾未能在曹雪芹生前與之一見並結為朋友,只好題寫三首絕句以表其內心的仰慕和憑弔之情:

傳神文筆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淚流。可恨同時不相識,幾回掩卷哭曹侯。
顰顰寶玉兩情痴,兒女閨房語笑私。三寸柔毫能寫盡,欲呼才鬼一中之。
都來眼底與心頭,辛苦才人用意搜。混沌一時七竅鑿,爭教天不賦窮愁。

墨香名額爾赫宜是瑚的三弟敦氏兄弟的叔父本年十九歲乾隆三十三年永忠有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說弔雪芹詩三首可知墨香是紅樓夢一個愛讀者    吳恩裕《曹雪芹的故事》

 

      



觀看大圖

永忠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說弔雪芹三首中第二首云:顰顰寶玉兩情痴,兒女閨房語笑私。三寸柔毫能寫盡,欲呼才鬼一中之。」其末句俞平伯先生謂余或當作「欲呼才鬼一申之」。近見孔另境先生編之《中國小說史料》206至208頁引余舊文永忠弔曹雪芹三首詩時,此句竟被改為「欲呼才鬼一申之」,實誤。按永忠詩中數見「一中之」之處,宋蘇東坡詩亦有:「公獨未知其趣耳,臣今時復一中之。」(見《太守徐君猷通守孟亭之皆不飲酒以詩戲之云》一詩)。係謂中酒,亦即酒喝醉了之意。中酒出自曹魏時徐邈,三國志・徐邈傳:邈醉後人問事,邈答云:『中聖人。』蓋當時稱酒清者為聖人,濁者為賢人。邈答中聖人蓋飲清酒而醉也。然則,欲呼才鬼一中之,亦即想把那才氣極高的曹雪芹叫才來和他一醉之意。
  

吳恩裕考裨小記
・ 曹雪芹紅樓夢瑣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