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吳小如談寫詩    許魂說詩    古典詩歌寫作入門     黃如卉詩與詩人   王力說詩詞格律

                                                    
俞平伯先生:    訪港    詩餘閒評 


俞平伯先生訪港    (節錄資料來源1986年報刊資料)

1986年 俞平伯重臨香港 原文章執筆者: 韋柰 (俞平伯外孫)

提到(漿聲燈影堛滲陴a河),就會想到它的作者,俞平伯。俞老是我的外祖父,此次訪港,他很想給香港的孩子們寫一點東西,但因年歲太大,不宜勞累,就由我來

代他寫幾句。儘管如此,他還是在今天清晨六點鐘,臨窗伏案,在視力很差的情況下為香港青少年寫了"千里之行,起於足下"八個字,贈給剛剛起步的孩子們 。這八個字寄託他的全部希望,生活之路很長,也會遇到許多困難,但只要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地朝前走,那你的目的就一定會達到。1923年夏天,他和朱自清先生同遊南京 ,順路遊秦淮河。於是便有了兩篇同名的傳世之作。那時,他們都只有二十三,四歲。就能寫如此漂亮的文章。何故? 是天才? 非也。有甚麼竅門嗎?也沒有。只有兩個字,勤奮。我的外祖父,四歲開始讀書,到他七歲時,所讀過的書累積起來,已超過了他的身高。從此以後,書從未離開過他。今年他八十八歲了 ,仍是每日讀書。他的學問,就是這樣長年累月,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說到讀書,並無一定之規,中國文化浩如瀚海,全部讀過來,怎麼可能? 孩子們各有所長,各有所好,讀書也是因人而異,選自己喜歡的下工夫。博覽最重要。有人問他學習中國文學有甚?捷徑,他說:"沒有,只有多讀,讀多了,自然就懂了"。俗語說:"讀破萬卷書 ,下筆如有神"。青少年想寫文章,首先是不要怕。開始也許寫得會很不成樣子,那沒關係。再寫就是了。不過要記住,文章要短,文字要簡捷,要有感而發 ,不可以生編硬造。好文章,都是感情的真實流露,裝模做樣的文章誰歡喜讀。

當老人家為香港青少年題字時,窗外陽光明媚,他便為我的文章題名為"晨光 MORNING"。中華民族的未來,香港的未來,是年青人的。中華民族五千年悠久的文化歷史固然可貴,但更可貴的是要為這筆豐厚的文化遺產增添新的內容。誰能承此偉業 。老一代人可以,我們可以,你們 - 香港的青少年更可以。願你們自愛,努力,珍惜寶貴的青春年華。

1986年11月
 

   


俞平伯 -  詩餘閒評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一

何以用詩餘不用詞

詩餘不就是詞麼?為甚麼不直接了當說"詞的閒評",而要給他換個名字,豈非不大好?所以要選這兩個字而不直接說"詞",稍微有一點意義在堶 ,現在先解釋一下。

第一,詞和曲是兩種韻文的體裁,但詞和曲又都是樂府上的名稱,就其文章方面說,則為"詞",詞者言詞之詞也。就其韻律方面的譜調來說則為"曲"。但詞亦謂之曲 ,如五代時的和凝,人稱他為"曲子相公"。曲亦謂之詞,如北曲南曲別稱為北詞南詞。這很容易使人誤會,把兩者混為一談,所以不說詞而說詩餘,這是一個原因 。再者,古人說,"詞者,詩之餘也。"宋以後詞已不是樂府,早已不能唱,換句話說,它早已和音樂脫離關係,變成文學方面一種長短句的詩了。我說詩餘,就為了表示這個性質 。但為了行文說話方便,有時我仍說"詞",這是習慣一時改不過來。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二

最早的情形

下面我們來說詩餘的來源。一般人都好說宋詞,元曲,好像詞是宋代才有,曲是元代才有。其實不對,我們應該說唐詞,宋曲,不過最早的詞與文學無關罷了。它的起源,遠在它成為文學作品以前 ,我們可以分為三個時期:第一期純粹是音樂,第二期漸有歌唱,最後才涉及文學,才是我們現在所讀所作所欣賞的詞。最早是有聲無詞,類如曲譜,根本和文學不發生關係。這種譜子大約始於中唐 ,甚至更早,初唐時就有。第二期雖有歌唱,但也極粗淺,是用俚俗的白話作成的,大約沒有甚麼文學價值。敦煌石室奡N有這種材料。如况周頤(蕙風詞話)所引"望江南",有這麼一句:"為奴照見附心人",這完全是民歌的樣子 ,並且還有別字。這怎麼算得文學?但可見唐代並非無詞,實在和文學的關係太小耳。真正文學的詞,是在唐代晚年及五代時產生,那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了。

(9/2009)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三

詞調的特色及其演變盛衰之迹

詞是有調子的,它有一個特色,就是調子固定。比如說(浣溪沙),調子永遠不變,你要作,就得按照調子作,原來的形式絕對不許更動。調子既不能遷就文章,一定要用文章來遷就調子 ,所以叫做"填詞"。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由此做成詞之所以特異之點。比如文字方面,聲音的高下,都和調子有關,看其文詞,就可以知道填的是甚麽調子,因為文詞一定要合律的緣故。
詞調也有變化的。從唐宋以來,曾經過好幾個時期。這種變化並非"文學的",而是"音樂的"。我們可以由音樂的好聽與否,來决定詞的盛衰 。這個理由極簡單,蓋音樂之好聽與否,乃視社會上大眾的愛好為轉移也。至於它的演變,可分四個階段:

(一) 令,又叫小令,盛行在晚唐,五代時候,即我們現在所說的小調。
(二) 慢,所謂長調是也,北宋初年開始發達。
(三) 犯調,東拼西湊而成者也,北宋晚年才有。
以上這三種算一類,都屬於自然的演變。
(四) 自度腔,是詞人自己編的譜子,這到南宋時才有。

這一種單獨算一類。可見那時詞風已衰,社會上喜歡詞的人已漸漸少起來了。何以大家不喜歡詞了?那就是新的音樂起來代替它了,所謂"曲"是也,這種情形很像皮黃的代替昆曲 。(附帶說一句,曲最早始於宋代,南宋並沒有統一,北方的金朝,當時戲曲已很發達了。所以我說唐詞,宋曲,宋曲的真確性固不下於唐詞也。)後來蒙元滅宋,北曲竟取詞的地位而代之 。元朝八十年工夫,就把詞弄得沒有了。這塈畯戔o一結論。就是藝術的 - 包括音樂文學 - 盛衰的原因,其性質是有關於社會性和政治性的,像上面所說,這道理就很明顯。

(10/2009)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四 

詞調失傳之故

詞調的失傳,也不是無因的。最普通的原因是當時詞調流行得很普遍,幾乎家喻戶曉。既然家喻戶曉,所以用不着人來記住它,因而最易失傳。比如民國初年盛行的(五更調),誰都會唱 ,所以用不?記,等時代性一變,會的人少了,結果就漸漸失傳。然而這一個原因還不夠,更主要的原因,實在由於當時沒有好的記譜方法。記譜最要緊的,一為工尺,一為板眼。工尺示音之高低 ,板眼示節之快慢,當時曲譜大抵只有工尺,沒有板眼,後人誰也看不懂,所以失傳。故姜白石的詞,雖然有譜也不能唱。此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從唐到宋,詞的經過也有三百年 ,這堥禱D一無變化。新調一方面逐漸添多,舊調一方面 却漸漸消滅。添的有人注意,消滅則少人知,因而愈久,失傳的愈多。比如說張志和的(漁父詞):"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那一首,到蘇東坡時已不能唱 ,故易其詞為(浣溪沙),以便歌唱。由張志和而蘇東坡,這中間相去不過才百餘年,已經有失傳的調子了。還有宋代詞調雖多,却不見得都能唱,常唱的不過極少一部份 。這個事實並不奇怪。現在常唱的崑曲也不過極小數的幾折。比如史梅溪有一首(東風第一枝),張玉田說:"絕無歌者。"可見這調子流傳不廣,當然難免失傳了。要知宋人和今人的觀點根本不同處就在此 ,當時人並不十分重視詞堣撜鼓漲n壞,主要是看音樂歌唱是否受人歡迎,現在人既無可聽,便只好談文章了。

(11/2009)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五

唱法與樂器

當時唱詞的情形,大約有兩種:
(一) 有舞態的,間或表演情節 (二)和歌,即清唱。 其有舞態,如杜陽雜編南部新書記"菩薩蠻"隊舞,容齋隨筆說"蘇幕遮"為馬戲的音樂 。又近人劉復敦煌掇瑣有唐詞的舞譜,雖不可解 ,而詞有舞容則別無疑問。至詞為清唱,試引姜白石"過垂紅"詩即可明白。他說:"自作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小紅那時大約只是清唱 ,不在跳舞,否則一葉扁舟,美人妙舞,船不要翻了麼?

詩餘的樂器伴奏,張炎(詞源)堸O載得最明白:"惟慢曲引近則不同,名曰小唱,須得聲字清圓,以啞篳篥合之,其音正,簫則弗及也。"可見夜游垂虹 ,白石以簫和歌,只是臨時的簡單辦法,非正式的場面也。詞為管樂,僅用啞篳篥或簫來合,與它的文章風格幽深凝練有關。北曲自始即是弦樂,故縱送奔放馳驟,與詩餘的情調大不相同矣 ,固不得專求之於文字,在此無暇詳述了。

(12/2009)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六

詩餘在文學方面的情形

以下要講一講詩餘在文學方面的情形。大抵宋人會作詞的很多,不必專門家。古人生活太奢華浪漫,才有這樣富麗堂皇的文學作品產生。北宋末年,詞風盛極。南渡之後 ,就差得多了,可以說是詞的第一個打擊。 當然南宋仍很繁華,所以詞還可以存在。可是金朝戲曲已逐漸抬頭,詞終於先亡於北。而南方在南宋末年,也產生了南曲。詞於是成了古調,當時幾乎等於文學家的私有 。在文章方面,看去好像進步,實則它的民族性早已消失。等到蒙元滅宋,它更受到第二個打擊,消滅得一乾二淨了。詞的內容變化,也不簡單,最早完全是艷曲,專門描寫閨閣 ,如(花間集)上所載的作品。後來才較為普遍,可以抒寫任何事物。北宋末年,更講求寄托,事實上已含有家國興亡之感了。大體來說,其特點可分為下面幾種,唐五代詞精美 ,北宋之詞大,南宋之詞深。

在作法方面也分兩種,一種是寫的,一種是作的。所謂"寫"的詞,大抵漫不經心,隨手寫得,多於即席賦成,給歌伎們當時唱的,唱完也就算了 ,只取乎音樂,無重於文章。"作"的詞則是精心結構,决非率意寫成。前者像蘇東坡,辛稼軒是,後者像周邦彥,吳文英是 。"作的"詞精美居多,"寫的"則有極精的(往往比作的還精),有極劣的。說到這堙A我們要知道一件事,就是讀詞不能只看選本 。因為選本大抵只揀精的,不選壞的,而全集則精粗雜陳,瑕瑜互見。至於專門研究,那麼選本,專集,自然不可偏廢的。

(1/2010)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七

宋以後的情形 - 明清詞

宋以後詞的情形,人們大都不愛講。我以為這是不對的。現在我們大略談一下:
元代曲子盛行,詞不大行,這堨i以不談。明朝的詞,大都說不好,我却有一點辯護的話。他們說不好的原因,在於嫌明人的作品,往往"詞曲不分",或說他們"以曲為詞",因為流於俗艷 。 我却要說,明代去古未遠,猶存古意。詞人還懂得詞是樂府而不是詩,所以寧可使它像曲。在作法上,這是可以原諒的。但我現在的意思,詞是代詩而興的新體 ,在文學方面說明詞究竟不算最好。

從清代到現在,詞已整個成為詩之一體(這"詩"是廣義的),並且清代是一切古學再興時期,詞風也曾盛極一時,大抵可分作三派:

最早有浙派。代表人可推朱竹垞。這派可以說是對明代俗艷的作風起一反動。矯正的方法,是主張"雅澹"。竹垞自己說:"不師秦七 ,不師黄九,倚新聲玉田差近。"可見其作風及宗旨之一斑。

稍後有常州派,在清代中葉興起,代表人可推張惠言。他主張雅澹之外,並主立意須高遠深厚;他所選的(詞選),就可以作代表。這比前者更進一步了。

最後有所謂同光派,代表人應推朱祖謀。他認為填詞,在上述兩派的條件之外,還主張精研音律,須講求四聲五音,比起以前的作法,要更難一層了。

(2/2010)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八

個人的看法 - 所謂閒評

我們試想這樣的詞誰會作,誰受得了這個罪。准此,我願意說一說個人對於詞的看法,也就是題目上所謂的閒評,大約有下面幾點:

第一: 詞只可作詩看,不必再當樂府讀,可以說是解放的詩或推廣的詩。
第二: 但我們不可忘記詞本來是樂府。既是樂府,就有詞牌,自不能瞎作。如題作(浣溪沙),却不照(浣溪沙)的格式去做,那也不大合理。
第三: 對於選調的工作,可以加以研究。選調不求太拗,也不求太不拗,應用調作本位來研究,去其古怪不常見者。
第四: 我主張只論平仄不拘四聲。理由有二,其一,如果講求音律,四聲講到極點,也還嫌不足,莫如不講。 其二,講求過分,文字必受牽制。
第五,作詞似以淺近文言為佳,不妨摻入適當的白話,詞畢竟是古典的也。此外,還有兩條路。一種是作白話詞,調子和從前的相同,在修辭方面,可不受拘束,文字則以純正的的白話為主 。再有一種便是新詩,那是一任作者自創體裁。據我的看法,和這些年來的經驗,這條路並不太好走。


俞平伯論古詩詞 詩餘閒評 九節之九

個人的看法 - 餘文

正文說完了,還有一點感想。我感到了解古人的文學很難,作舊體文詞也很難。因為古人的環境和事物,都和現在不同,現在的人不易了解。比如古人有兩句詩:"洞房花燭夜 ,金榜題名時",詩的好壞不談,這印象我們就難體會。現在的學生投考被錄取,和以前封建時代的金榜題名,其情趣是迥不相侔的,因而也感覺不到那種愉快 。再有,古人詞堜鼎髡麻籠,是用來燃香的,如麝香,沉香等。這是古代房屋堭`用的東西,到(紅樓夢)媮晹部C現在雖有舶來品的香水,但是情趣大不相同了 。還有"燈花",生在電氣時代堛漱H物,恐怕不易領略這種況味,用手一捻就亮的電燈,是絕無燈花可言的。還有黄鶯和大雁 ,無論南方北方人,現在恐怕都不常看見了,然而這些東西在舊詩詞却屢見不鮮。雖然這些究竟都是小節,主要的還是人事的變遷,生活的心情不同 。前面我說過,古人的生活奢侈浪漫,有那種閒情逸致來弄月吟風。現在的人十九為了穿衣吃飯,在奔忙勞碌中掙扎,就拿我個人來說,這八九年來,就沒有心情來填詞 ,平均一年也只得一首,而且大半是悲哀愁苦之言,這是無可諱言的事。所以我說,了解古人作品很難,自己寫東西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這是環境使然,沒有辦法的 。去歲之夏吳玉如先生邀赴津沽工商學院演講,其令嗣小如同學為筆錄,文極清明不失原意,余復稍稍修訂之。講演原係公開性質,不專為治文藝者立說,故甚顯淺 ,以代本書之導論,或於一般讀者對詞的了解上有所裨益乎。玉如先生喬梓之盛意尤可感也。


1947年三月著者識於北平

(3/2010)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