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俞平伯詩餘閒評    吳小如談寫詩    許魂說詩    古典詩歌寫作入門     黃如卉詩與詩人 

 王力   說詩詞格律
  
 
王力著作書目 (詩詞格律概要) (古代漢語通論 - 詞律)   附  詞林正韻    晚翠軒詞韻  俞平伯詩餘閒評


詞牌,詞調,詞譜,詞律,平仄,用韻,句式

詞來自民間文學,它本來是配樂的歌詞,所以當初稱為曲子詞。在唐宋時代,了解音樂的詞人是按照樂譜的音律節拍來寫詞的,所以叫做填詞,又叫做倚聲。後來一般詞人大都按照前人作品的字句平仄來填寫 ,這樣詞就逐潮脫離了音樂,純粹成為詩的別體了。
詞是長短句,但是它和長短句的古風有兩點不同,第一,詞多律句,這是因為文人詞頗受律詩影響的緣故;第二,在長短句的古風中,句子的長短是隨意的,而詞句的長短則是由詞調所規定的 。詞調不同,詞的字數,句數不同,句子的長短和平仄,韵脚也不相同。

詞起源於唐代,盛行於宋代。詞是從詩發展來的,所以又叫做"詩餘"。詞的特點是長短句,所以有人把詞叫做"長短句"。

詞調本來是指寫詞時所依據的樂譜。在唐宋時代,詞調有好幾個來源。有的來自民間音樂 ,有的來自域外音樂,有的是樂工歌妓或詞人創製的,有的是國家音樂機關創製的,還有其他的來源。詞調很多,每種詞調都有特定的名稱,叫做"詞牌"。有些調名本來是樂曲的名稱如菩薩蠻 ,西江月等;有些調名本來是詞的題目,例如張志和的漁歌子是詠漁父生活的,温庭筠的更漏子是詠春夜閨情的。但是絕大多數的調名和詞的題目沒有關係,所以宋人常在一首詞的調名下寫出詞題或小序 。蘇軾念奴嬌下寫明"赤壁懷古",辛棄疾木蘭花慢下寫明"席上送張仲固帥興元",就是這一類的例子。

按照字數多少,詞可以分為三大類:

1) 五十八字以內為小令
2) 五十九字至九十字為中調
3) 九十一字以上為長調

這種根據字數的分法,未免太拘泥,太絕對化了,我們只要把小令,中調和長調了解為大致的分類就是了。

按照詞的段落,詞可以分為四類:

1) 不分段,稱為單調,往往是小令 如漁歌子,如夢令,搗練子等。

2) 分為前後兩段,又叫前闕,後闕,稱為雙調。(網主案:又叫上闕,下闕,上片,下片)小令 ,中調,長調都有,如菩薩蠻,蝶戀花,滿江紅,雨霖鈴等。

3) 分為三段,稱為三疊如蘭陵王。

4) 分為四段,叫做四疊只有鶯啼序。

雙調最為常見,其次是小令;三疊,四疊罕用。

雙調是最常見的形式。一般的情況是前後兩闋字數相等或基本相等,平仄也相同(如卜算子,浪淘沙令),不相等的大都是前後闋起首的兩三句字數不同(如菩薩蠻,憶秦娥)或平仄不同(如更漏子 ,浣溪紗)。

關於詞調,我們還應該注意到同調異名同調異體的兩種情況。

所謂同調異名,是說一種詞調有幾種調名。例如憶秦娥又名秦娥月,卜算子又名缺月挂疏桐,念奴嬌除了又名百字令,百字謠外,還有大江東去,酹江月等別名 。詞調的別名大都取自這一詞調的某一名作。
所謂同調異體,是說一種詞調有幾種別體。舉例來說,江城子有單調的,也有雙調的;滿江紅有押仄韵的,也有押平韵的。別體又表現在字數差異或句法差異等方面 ,這堣ㄓ@一舉例了。前人編撰的詞譜,在"正體"後面羅列各種"又一體"(別體),所謂"正體"大都是時代較早或作者較多的一體 ,其餘就算做"又一體"。"又一體"之多,可以說明古人填詞有一定的靈活性。

我們要注意,有些調名大同小異,但不是正體和別體的不同,而是代表了兩種不同的詞調。例如訴衷情和訴衷情近,木蘭花和木蘭花慢,等等。

現在說到詞譜。上文說過 ,詞調本來是指填詞所依賴的樂譜。這類樂譜後來失傳了,填詞的人就按照前人作品中的句法和平仄來填寫。詞譜,則是把前人每一種詞調的作品的句法和平仄分別加以概括,從而建立了各種詞調的平仄格式 。後人就按照詞譜的格式來填詞。

詞譜據說始於明人張綖的《詩餘圖譜》。後來較通行的有清人萬樹著的《詞律》和清康熙命詞臣王奕清等人編纂的《欽定詞譜》。

詞韵,古人填詞並沒有特別規定的詞韵。所謂詞韵,基本上也就是詩韵,只是詞韵比詩韵更寬些 ,更自由些。清人 戈載的《詞林正韵》,把詞韵分為十九部,其中平上去三聲分為十四部,入聲分為五部。據說這十九部是"取古人之名詞參酌而審定"的 ,其實不過是詩韵的大致合併,和古體詩的寬韵差不多。弋載《詞林正韵》的韵目用的是《集韵》韵目。

關於詞的用韵,有幾點需要提出來說一說:

第一,有些詞調是一韵到底,中間不換韵的。一韵到底用平韵的如搗練子,浪淘沙令,江城子 ,玉蝴蝶等等,一韵到底用仄韵如的如卜算子,醉花陰,齊天樂,滿江紅,念奴嬌等等。平韵和仄韵的界限是很清楚的 ,某調規定用平韵,就不能用仄韵,某調規定用仄韵,就不能用平韵。除非有
"又一體"。

第二,在仄聲韵中,同韵部的上聲韵和去聲韵常常通押,但是入聲韵的獨立性很強,一般都是獨用 。仍以本單元所選的作品為例。上聲韵和去聲韵通押的有水龍吟,西河,齊天樂,永遇樂,謝池春,摸魚兒,賀新郎,祝英臺近,鶯啼序;入聲韵獨用的有憶秦娥 ,念奴嬌,雨霖鈴,蘭陵王,滿江紅,暗香,疏影等。

第三,有些詞調規定平仄互押。(網主案:同韵部)平仄互押和上去通押性質不同。上去通押,用上用去是隨意的;平仄互押,平聲韻脚和仄聲韵脚是由詞調規定的 。例如西江月規定前後闋的第二句第三句押平韵,第四句押仄韵,所以蘇軾西江月前前闋以霄(平)驕(平)草(仄)互押;後闋以瑤(平)橋(平)曉(仄)互押。

第四,有些詞調規定平仄換韵。平仄換韵又和平仄互押性質不同。平仄互押是同韵部的字相押,例如蘇軾西江月的韵字都屬於第八部;平仄換韵是由平韵換仄韵,或由仄韵換平韵,其韵部並不相同 。當然換韵的位置也是由詞調規定了的。例如温庭筠更漏子的前闋,先是細,遞(仄,第三部)相押,然後是烏,鴣(平,第四部)相押;後闋先是薄 ,幙,閣(仄,第十六部)相押;然後是垂,知(平,第三部)相押。詞的用韵,還有一些別的情況,這堣ㄓ@一敍述。

詞的平仄句式詞句基本上是律句 ,也有一些不合平仄常規的拗句,我們了解了律詩的平仄,對於詞句的平仄就不難了解了。詞句最短的是一字句;最長的是十一字句,下面分別敘述各類句子的平仄及其用法上的特點。

一字句,一字句很少見,十六字令的第一句是一字句而且入韵。例如:
"天!休使圓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嬋娟。"(蔡伸 - 十六字令)

一字豆,一字豆是詞的句法特點之一。一字豆可以出現在三字句的前面構成四字句(上一下三)。

例如 "對長亭晚"(柳永 - 雨霖鈴);也可以出現在七字句的前面構成八字句(上一下七),例如"正江涵秋影雁初飛"(辛棄疾 - 木蘭花慢)。最常見的是出現在四字句的前面構成五字句(上一下四),例如:"漸霜風淒緊"(柳永 - 八聲甘州);"更草草離筵"(辛棄疾-木蘭花慢);"又酒趁哀弦。(周邦彥 - 蘭陵王);"且莫思身外"(周邦彥 - 滿庭芳);"縱豆蔻詞工"(姜夔 - 揚州慢);"念武陵人遠"(李清照 - 鳳凰臺上憶吹簫);"想劍指三秦"(辛棄疾 - 木蘭花慢);"嘆寄與路遙"(姜夔- 暗香)

一字豆多數是虛詞,如"但,正,又,漸,更,甚,乍,尚,況,且,方,縱"等等;有些是動詞,如"對,望,看,念,歎,算,料,想,恨,悵 ,怕,問"等等。這些字大多是去聲,這是一字豆的特點。

二字句,常見的二字句有平仄(第一字平聲,第二字仄聲),平平(兩個字都是平聲)兩式,它們或用於叠句,或用於作起句。

例如 "團扇,團扇,美人病來遮面。(王建 - 調笑令);"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李清照 - 如夢令)
以上用於叠句,"團扇"用作起句。

"江國,正寂寂"。(姜夔 - 暗香);"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柳永 - 玉蝴蝶);"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 ,來寄修椽"。(周邦彥 - 滿庭芳)。
以上用作第二段的起句。

悽惻,恨堆積。(周邦彥 - 蘭陵王)。
以上用作第三段的起句。


至於像"誰識?京華倦客"(周邦彥 - 蘭陵王)這種既非叠句又非起句的二字句 ,則比較少見。

二字句有一個特點,則不用則已,用則以入韵為常。以上所舉的二字句,都可以說明這一點。

三字句,三字句一般是用五言律句或七言律句的三字尾,有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等式,平平仄如"從軍樂(柳永-滿江紅),"憑欄久"(周邦彥-滿庭芳),平仄仄如"佳麗地"(周邦彥-西河),"春且住"(辛棄疾-摸魚兒),仄平平如"鬢微霜 ,又何妨"(蘇軾-江城子)。此外還有仄仄仄,仄平仄兩式,前者如"淚暗滴"(周邦彥-蘭陵王),後者如"柳陰直(同上)。這兩種可以說是三字句的拗句。

四字句,四字句一般是用七言律句的上四字,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前者如"鳴蛩勸織"(周邦彥-齊天樂),"暮雲合碧"(李清照-永遇樂),後者如"壯歲從戎"(陸游-謝池春),"簾捲西風"(李清照-醉花陰)。

四字句常見仄平平仄(第三字必平),(網主案:第一字或平或仄)的格式,可以說這是一種特殊的四字律句。例如"漢家陵闕"(李白-憶秦娥),"江山如畫"(蘇軾-念奴嬌),"寒蟬淒切"(柳永-兩霖鈴),"葦風蕭索"(柳永-滿江紅),"地卑山近"(周邦彥-滿庭芳),"露橋吹笛"(周邦彥-蘭陵王),"煙波無際"(陸游-謝池春),"浩歌誰續"(辛棄疾-滿江紅)等等。

常見的四字仄脚拗句是平仄平仄。例如:"離思何限"(周邦彥-齊天樂),"鐙照離席"(周邦彥-蘭陵王),"枝上同宿"(姜夔-疏影),"人在何處"(李清照-永遇樂)。 常見的四字平脚拗句是平平仄平。例如:"從今又添"(李清照-鳳凰臺上憶吹簫)。

四字句常常連用,有的並配成對仗。例如:
故人何在?煙水茫茫。(柳永-玉蝴蝶)
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蘇軾-水龍吟)
以上是四字句的連用。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蘇軾-念奴嬌)
幽蘭旋老,杜若還生(吳文英-鶯啼序)
以上是四字句的對仗。

四字句的句法一般是二二(前兩個字作為一個節奏單位,後兩個字作為一個節奏單位),也有作上一下三的,例如"是離人淚"(蘇軾-水龍吟)。

五字句,五字句的律句就是普通的五言律句:
仄仄平平仄,"捲起千堆雪"(蘇軾-念奴嬌),"人比黃花瘦"(李清照-醉花陰)。
平平仄仄平,極罕見,不舉例。
平平平仄仄(網主案:第一字或平或仄),"玉階空竚立"(李白-菩薩蠻),"故人相望處"(周邦彥-齊天樂)。
仄仄仄平平(網主案:第一字或平或仄),"簾外雨潺潺"(李煜-浪淘沙令),"匹馬戍梁州"(陸游-訴衷情)。

在五言詩堙A每句第一字的平仄是不拘的,但在詞埵釣リ郎r句的平仄却是固定的。例如上述平平平仄仄,有的只限於仄平平仄仄,第一字並不作平,"漢中開漢業"(辛棄疾-木蘭花慢),"但愁斜照斂"(周邦彥-齊天樂),就是這一類的例子 。由此可見詞律比詩律更嚴)。

正如五言律詩有平平仄平仄這種特定的平仄格式,詞也有同樣的五字句。"纔簪又重數"(辛棄疾-祝英臺近),"閒尋舊蹤跡"(周邦彥-蘭陵王),都屬這一類。

五言的拗句常見有以下幾種:
平仄仄平仄,(網主案:第一字或平或仄)"明月幾時有","起舞弄清影"(蘇軾-水調歌頭),"煙柳暗南浦","十日九風雨"(辛棄疾-祝英臺近)。
仄平平仄平,"有人樓上愁"(李白-菩薩蠻),"夢長君不知"(温庭筠-更漏子)
仄平平平仄;"擁雕戈西戍","望秦關何處"(陸游-謝池春)。
大多數的五字句是上一下四,例如"有暗香盈袖"(李清照-醉花陰)。

六字句,六字句是四字句的擴展。在平起的四字句前加仄仄,在仄起的四字句前加平平,就是六字句:

仄仄平平仄仄:"是處紅衰翠減"(柳永-八聲甘州),"我欲乘風歸去"(蘇軾-水調歌頭),"誰記當年豪舉"(陸游-鵲橋仙)。

平平仄仄平平:"傷心千里江南"(吳文英-鶯啼序),"斷腸點點飛紅"(辛棄疾-祝英臺近)。

六字句常見仄仄仄平平仄(第五字必平,網主案:第一字或平或仄)的格式,可以說這是一種特殊的六字律句。例如"望處雨收雲斷"(柳永-玉蝴蝶),"燕子不知何事"(周邦彥-西河),"曾是氣吞胡虜"(陸游-謝池春),"脈脈此情誰訴"(辛棄疾-摸魚兒),"二十四橋仍在"(姜夔-揚州慢),"花外漏聲迢遞"(温庭筠-更漏子)。

六字句頗多拗句,常見的有:
仄平平仄平仄:"一時多少豪傑","一樽還酹江月"(蘇軾-念奴嬌),"匆匆春又歸去","娥眉曾有人妒"(辛棄疾-摸魚兒)。
平平仄仄平仄: "都門帳飲無緒","今宵酒醒何處"(柳永-雨霖鈴),"南朝盛事誰記"(周邦彥-西河),"關河夢斷何處"(陸游-訴衷情)。

六字句常常連用,有的並配成對仗。例如:
安得車輪四角,不堪帶減腰圍(辛棄疾-木蘭花慢)
六字句連用
落日胡塵未斷,西風塞馬空肥(辛棄疾-木蘭花慢)
六字句對仗

六字句的句法一般是上二下四,例如"何遜而今漸老"(姜夔-暗香),"不恨此花飛盡"(蘇軾-水龍吟),也有作上四下二的,例如:"氣吞萬里如虎"(辛棄疾-永遇樂)。有些六字句作上三下三 ,例如"又還被,鶯呼起"(蘇軾-水龍吟)。

七字句,七字句的律句就是普通的七言律句: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林漠漠煙如織"(李白-菩薩蠻),"綠蕪凋盡臺城路"(周邦彥-齊天樂)。
仄仄平平仄仄平:"斷續寒砧斷續風"(李煜-搗練子),"誰見幽人獨往來"(蘇軾-卜算子)。
仄仄平平平仄仄:"幾許漁人橫短艇"(柳永-滿江紅),"無奈夜長人不寐"(李煜-搗練子)。
平平仄仄仄平平:"山圍故國繞清江"(周邦彥-西河),"老夫聊發少年狂"(蘇軾-江城子)。

在七言律詩堙A每句第一字的平仄是不拘的,但是在詞埵釣リC字句的平仄却是固定的。例如上述平平仄仄平平仄,有的只限於平平仄仄平平仄,第一字並不作仄,第三字並不作平 。"多情自古傷離別"(柳永-雨霖鈴),"情煙冉冉吳宮樹"(吳文英-鶯啼序)就是這一類的例子。可見詞律比詩律更嚴。

正如七言律詩有仄仄平平仄平仄這種特定的平仄格式,詞也有同樣的七字句。例如:
拂水飄綿送行色","應折柔條過千尺"(周邦彥-蘭陵王),"不管清寒與攀摘","紅萼無言耿相憶"(姜夔-暗香)。

七字句也有一些不合平仄常規的拗句,例如:"酒旗戲鼓甚處市"(周邦彥-西河),"露螢清夜照書卷"(周邦彥-齊天樂)。

七字句可以分為兩個較大的節奏單位;上四下三。但是,有些七字句是上三下四。例如:"楊柳岸,曉風殘月"(柳永-雨霖鈴),"長川靜,征帆夜落"(柳永-滿江紅),"不堪聽 ,急管繁弦"(周邦彥-滿庭芳),"恨西園,落紅難綴"(蘇軾-水龍吟),"更誰勸,啼鶯聲住"(辛棄疾-祝英臺近),"但暗憶 ,江南江北"(姜夔-疏影)。

有些所謂上三下四的七字句,從意思上看不如說是上一下六,像上面所舉的最後三句就可以了解為:

恨-西園落紅難綴。
更-誰勸啼鶯聲住。
但-暗憶江南江北。


八字句,八字以上的句子往往是由兩句複合而成的,如上三下五或上一下七是八字句,上三下六或上四下五是九字句 ,等等。其中所包含的兩句一般都符合前面所說的各種平仄格式,這堣ㄕA分析。

八字句最常見的是上三下五,其次是上一下七,例如:

更那堪,冷落清秋節(柳永-雨霖鈴)
誤幾回,天際識歸舟(柳永-八聲甘州)
甚當時,健者也曾閒(辛棄疾-八聲甘州)
恨古人,不見吾狂耳(辛棄疾-賀新郎)
(以上是上三下五)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柳永-八聲甘州)
但,山川滿目淚沾衣(辛棄疾-木蘭花慢)
(以上是上一下七)

從意思上看,有些上三下五的八字句宜於了解為上一下七,上面所舉的例句,有的就是這樣:

甚,當時健者也曾閒。
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個別的八字句按詞譜說應該是上一下七,但是從意思上看句中不應該有停頓,辛棄疾-八聲甘州"故將軍飲罷夜歸來",就是一個例子。

八字句也有作上二下六的,例如"應是良辰好景虛設"(柳永-雨霖鈴)。

九字句,九字句的句法有上三下六,上六下三,上四下五等。
上三下六如"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蘇軾-念奴嬌),上六下三如"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李煜-虞美人),上四下五如"錦帽貂裘 ,千騎卷平岡"(蘇軾-江城子)。

十字句,十字句很罕見,句法是上三下七,例如"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辛棄疾-摸魚兒)。

十一字句,十一字句是詞中最長的一種句子。或作上六下五,或作上四下七。前者如"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蘇軾-水調歌頭),後者如"不應有恨 ,何事偏向別時圓"(蘇軾-水調歌頭)。


關於詞的平仄,還有許多講究,如有的地方該用去聲,有的地方該用上聲,這堣ㄟQ論。
 


詞的對仗

詞的對仗和律詩的對仗有幾點不同。
第一,律詩的對仗原則上要求以平對仄,以仄對平,詞的對仗則不限於平仄相對。例如:

左牽黃,右擎蒼。(蘇軾-江城子)
(左對右是仄對仄,牽對擎,黃對蒼是平對平)
波似染,山如削。(柳永-滿江紅)
(波對山是平對平,染對削是仄對仄)
心在天山,身老滄洲。(陸游-訴衷情)
(心對身是平對平,在對老是仄對仄,天山對滄洲是平平對平平)
華鐙縱博,雕鞍馳射。(陸游-鵲橋仙)
(華對雕,鐙對鞍是平對平,博對射是仄對仄)

第二,律詩的對仗避免同字相對,詞的對仗則允許同字相對。例如蘇軾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對"月有陰晴圓缺",蘇軾的水龍吟"二分塵土"對"一分流水"。不過總的說來 ,同字相對的情況並不多見。

第三,律詩的對仗有固定的位置,詞的對仗很少有固定位置,這是因為詞是長短句,必須相連的兩句字數相同,才有配對的可能。一般地說,作為每闕的起首兩句,如果字數相同 ,則以用對仗為常。例如:

更漏子前闕起二句 柳絲長,春雨細。(温庭筠)
祝英臺近前闕起二句 寶釵分,桃葉渡。(辛棄疾)
滿庭芳前闕起二句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周邦彥)
鵲橋仙前闕起二句 華鐙縱博,雕鞍馳射。(陸游)
鵲橋仙前闕起二句 輕舟八尺,低蓬三扇。(陸游)
鶯啼序第三段起二句 幽蘭旋老,杜若還生。(吳文英)
西江月前闕起二句 照野瀰瀰淺浪,橫空隱隱層霄。(蘇軾)
西江月後闕起二句 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蘇軾)

在其他的位置上,相連的兩句字數相同也可能配成對仗。例如:

更漏子前闕四五兩句 驚塞雁,起城烏。(温庭筠)
更漏子後闕四五兩句 紅燭背,繡羅垂。(温庭筠)
齊天樂前闕三四兩句 暮雨生寒,嗚蛩勸織。(周邦彥)
齊天樂後闕四五兩句 渭水西風,長安亂葉。(周邦彥)
玉蝴蝶前闕六七兩句 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柳永)
玉蝴蝶後闕七八兩句 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柳永)

詞在一定的位置上用對仗,這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出於修辭的需要,其二是出於作家的模仿。我們很難說詞的對仗是為詞律所規定的。這可以從以下兩點來說明:

第一,在同一詞調的特定位置上,某些作家用對仗,另外一些作家不用對仗。例如永遇樂前闕起首三句,李清照作"落日鎔金,暮雲合壁,人在何處",辛棄疾作"千古江山 ,英雄無覓,孫仲謀處"。李詞首二句用對仗,辛詞不用對仗。永遇樂前闕四,五,六三句,李清照作"染 柳烟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辛棄疾作"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李詞四五兩句用對仗,辛詞不用。

第二,在同一詞調前後闕的大致相應的位置上,各有兩句字數相同的句子,同一作家作品,這堨庣鴷M,那堣ㄔ庣鴷M。例如滿江紅前闕五六兩句都是七字句,後闕七八兩句也都是七字句 ,辛棄疾前闕兩個七字句作"不念英雄江左老,用之可以尊中國",不用對仗;後闕兩個七字句作"且置請纓封萬戶,竟須賣劍 酧黃犢",用對仗。

由此可見詞的對仗不像律詩的對仗那樣固定。附帶說一說帶有一字豆的對仗。

上文說過,詞必須相連的兩句字數相同,才可能配對。但是,有時候上句是五字句,下句是四字句,也用了對仗。這是因為上句雖是五字句,實際上是四字句的前面加上一字豆(上一下四),撇開一字豆不論 ,所以就可能用對仗了。例如:

又酒趁哀弦,燈照離席。(周邦彥-蘭陵王)
念月榭攜手,露橋吹笛。(同上)
歎重拂羅裀,頓疎花簟。(周邦彥-齊天樂)
正玉液新篘,蟹螯初薦。(同上)
縱荳蔻詞工,青樓夢好。(姜夔-揚州慢)

這種一字豆後的兩個四字句,用不用對仗是自由的。
關於詞律,我們就說到這堙C

(完)


詞有詞牌,如(菩薩蠻),(憶秦娥)等。詞牌並不是題目,(可能最初是題目,但後來填詞的人只把它當作詞譜看待,不再是題目了。)它們只表示某詞的平仄,字數,句 數,韻腳等。後人把每一詞牌的平仄,字數,句數,韻腳標示出來,成為詞譜。按照詞譜寫詞,叫做"填詞"。現在把常見的一些詞牌和詞譜列舉於後:
 

3/2010
1)  李白   菩薩蠻   雙調 44 字   
                             
上闕              
  仄韻   可平可仄        
             
                   
      換平韻            
                   
                 
                             
下闕                  
      三換仄韻            
  宿                  
                 
                   
      四換平韻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