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森槐南


1..   2..   3..
 

夏目漱石漢詩     域外詩詞  (日本  朝鮮  越南)    夏承燾域外詞選     韓國寓言傳奇     阮鼎南     森川竹磎    高野竹隱



蝶戀花   謝春星贈桂花
夢續騷人情種也。月底修簫,四散天香夜。仙佩珊珊次吹得下。步虛應是星冠者。   折贈蟾宮花影亞。含笑無言,月隱西岩罅。怊悵彩鸞難並跨。青天碧海空牽掛。

彩鸞: (唐)裴鉶《傳奇》: 鍾陵西山有寺觀,每至中秋車馬喧闐,太和中有書生文簫往觀,睹一姝甚麗,吟曰:「若能相伴陟仙壇,應得文簫駕彩鸞。」・・・・・・・・至絕頂 ,有仙童持天判曰:「『吳彩鸞以私欲泄天機,罰為民妻一紀。』姝乃與生下歸鍾陵。」又《宣和書譜》:「唐河南濮陽縣女子吳彩鸞嫁文簫 ,家貧,日寫唐韻一部售之度日。」 按:吳彩鸞實有其人。神話故事的傳說,就是因為人民欽佩她的才德而創造的。

此與後一首同調詞「謝鬢絲贈蘭」皆作於明治二十四年秋季。

蝶戀花   謝鬢絲贈蘭
蘇小門前油壁路。記得橫波,滿眼盈盈露。風雨西陵松柏暮。同心不見啼幽素。   驄馬郎君行擷取。蕭艾叢中,翠燭零星處。此後瓷盆期穩護。當門莫將鋤將去。

蘇小: 蘇小小,南齊時錢塘名伎。古辭云:「我乘油壁車,郎乘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滿眼盈盈露: (唐)李賀《蘇小小墓》:「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佩。油壁車,夕相待。冷翠燭 ,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
翠燭:(唐)李賀《蘇小小墓》詩,(清)王琦注:翠燭,鬼火也。有光而無焰,故曰「冷翠燭」。按:即磷火。

祝英台近
俏雲英,他未嫁,香贈一囊麝。泄露春光,門柳最纖冶。便令閉置幃中,兜然相見,卷簾處 ,牡丹開也。   點羅帕。多是花淚胭脂,教儂暗愁惹。搖漾芳魂,願學蝶飛乍。向他釵股裙腰,綢繆招展,好折證,夢兒非詐。

雲英: 唐人小說裴鉶《傳奇・裴航》:裴航乘舟還都,遇樊夫人,乃投以詩。樊答曰:「一飲瓊漿百感生,元霜搗盡見雲英。藍橋便是神仙路,何必崎嶇上玉京 。」後裴航過藍橋驛,見路旁茅舍一老嫗績麻。裴渴求漿,嫗呼雲英,捧一甌飲之。裴見雲英姿容絕世,飲其漿,真玉液也。因 謂欲娶此女。嫗曰:「昨有神仙與藥一刀圭,須玉杵搗之。欲娶雲英,須玉杵臼為聘,為搗藥百日乃可。」裴航求得玉杵臼,為搗藥,即娶雲英為妻 ,乃知樊夫人為雲英之姊。
折證: 就是對證,元曲用語。

槐南精研元曲及明清傳奇。著《補天春》,《深草秋》二部傳奇。內容為日本古代故事,仿照中國戲曲形式,依曲譜填詞句。他也擅長套曲。此闋雖收入詞集 ,而其遣辭造句皆如制曲。

浣溪沙   送岩谷漣山人之西京
白祫風流俊少年。西京佳麗小游仙。三條樓畔四條弦。   馬首才紅霜後葉 ,鴨頭初綠鏡中天。明年春水也漣漣。

岩谷漣山人,岩谷雄之別名,是明治時期一位青年漢詩作家。時年二十四歲,赴任西京日出新聞記者,槐南以詞送別。

小游仙:全唐詩有曹唐《小游仙》九十八首,皆咏仙女愛情故事,此處借喻藝伎。
三條橋,當是是西京地名。四條弦指琵琶。(唐)王建宮詞:「用力獨彈金殿響,鳳凰飛出四條弦。」
按: 三條樓畔當指西京藝伎居住處,皆擅彈絲弦樂器。

滿江紅   淞水驪歌題詞,永井禾原囑。
如此江山,放屠伯,公然排闥。好宴席,黃鬚碧眼,請來哺啜。海岱驚風殘日陷,燕都古水荒溝咽。痛蒼黃,孤寡走秦川 ,龍樓訣。   淞水上,驪歌烈。聲變徵,冠衝髮。餞日東佳土,魯連高節。四百川塵腥羯滿,三千年國坤維折。縱顛危,相濟仗同舟,今難說。

此詞作於明治三十三年,槐南三十八歲。永井禾原名久一郎。是森春濤門下之士,著有來青閣集

永井禾原曾任文部次官,後轉任日本郵船會社上海支店長。在上海任職三年與中國文人交游。返國後,編印他在華所作詩及與友人唱和之作,名曰西游詩續稿淞水驪歌。永井返日本之時即清光緒庚子(1900)春三月 ,八國聯軍侵華之前夜。其淞水驪歌》自序云:

予游寓禹域三年有奇,探山水之美,極友朋之樂。今庚子三月,將辭申浦返故國,作留別詩七律四章。當時燕雲有事,蜚語傳來,人心不靖,予亦竊抱杞憂,略抒衷臆。其一聯云:京城消息頻驚夢 ,邊海風波又繫心。海上文社諸君子賦和章餞行。其詞芊綿,其意淒惻 ,或言時艱,或說鄰誼,信乎感慨繫焉。共計一百五十六首,吾友南亭亭長編錄為一集,名曰《淞水驪歌》,序以贈予。予東歸後僅經三月 ,北擾忽起,時事滋惡。列國聯軍已入北京。詩人杞憂,杲非偶然矣・・・・・・・・・・

屠伯:《後漢書・嚴延年傳》:嚴延年為河南太守,冬令殺囚犯。輒流血數里,時號屠伯。
蒼黃: 即倉皇。
孤寡走秦川: 指光緒,慈禧逃難至陝事。
聲變徵: 燕太子單令荊軻刺秦王,送行者至易水上,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見史記刺客列傳
魯連高節: 魯仲連戰國齊人,游於趙。其時正當秦圍趙急,魏使新垣衍入趙,請尊秦為帝,以罷兵。仲連義不帝秦曰:連有蹈東海而死矣。」秦將聞之 ,後卻五十里。詳見《史記・魯仲連傳》。
四百州: 宋代中國劃分為四百州。
坤維折: 列子湯問:折天柱 ,絕地維。按:古代以坤為皇后,槐南詩詞皆諷慈禧垂簾聽政誤國。
相濟仗同舟:孫子九地: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 。當其同舟濟而遇風,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按:此為槐南對八國聯軍入侵中國之表態。認為中日應如吳越,同舟共濟。然而當時日本亦參與聯軍入侵中國,故結句云:今難說

好事近   石埭招飲酣雪亭,偶譜小詞。
望萬里人家,銜盡半邊斜日。一角海天煙際。有遙岑浮碧。   菅公祠畔好樓台,來擫夜涼笛 。喚取隔波鷗鷺,問芙蓉消息。

菅公祠: 菅原道真是日本平安朝末期著名學者,政治家,以獲罪被流放,含冤而死。後世奉他為學問之神。在福岡及各名城建立菅原神社,又名天滿宮,至今香火猶盛。

神田喜一郎日本填詞史話據槐南集石埭招飲酣雪亭分韻得東字七絕詩 ,考定此詞為明治三十四年作。槐南時年三十九歲。

前調   酒間即目,再依前腔。
沉李與浮瓜,也算絕銷魂事。何況芰荷風露,且珠珠暗記。   可人懷袖月團圓,涼自扇邊起 。樹堨E流螢火,是燈痕如水。

此詞亦宴酣雪亭席上,似與前詞同時作。

沉李,浮瓜: 昭明文選魏文帝(曹丕)與朝歌令吳質書:浮甘瓜於青泉,沉朱李於寒水。
可人懷袖二句:昭明文選班婕妤怨歌行: 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

菅原道真

山寺
古寺人踪絕,僧房插白雲。門當秋水見,鐘逐曉風聞。老腊高僧積,深苔小道分。文殊何處在 ,歸路趁香薰。

菅原道真,仁明天皇承和十二年,(我國唐代武宗會昌五年,公元845年)生,醍醐天皇延熹三年(唐昭宗天復三年,公元903年)卒。字三,少而好學,博涉經史,平安時期(日本平安時期由八世紀末至十二世紀 ,分初,中,後期。皆屬日本古代。)著名漢學家。官至右大臣兼右近衛大將。其後遇讒,貶為駐九州太宰權帥,辛於築紫貶所。有菅原文草,後草。詩宗白太傅。(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賀新涼   題上村賣劍詩稿,即送其赴北清。
賣劍歸休者。是坤輿,春農銷甲,太平時也。虎擲龍挐強食弱,宇宙爭雄競霸。況怪雨盲風東亞。懸著中梁聞鳴嘯,把佳人 ,盡換千金馬。誰更敢,忍心捨。   讀君詩卷燈將灺。看霜空,如虹白氣,斗牛間射。此去燕台酣被酒,擊筑悲聲一下。望蒙韃,曠原平野。白骨黃沙空耕戰,莽山河,奉贈無人謝。須斫地,浩歌寫。

此詞作於明治三十八年九月,槐南四十四歲。是時日俄戰爭方結束,上村赴中國東北,巡視戰跡。

賣劍:漢書龔遂傳:遂為渤海太守,時郡饑,民多持刀劍為盜。遂使賣劍買牛,賣刀買犢,務農為業。按:以當時形勢正值東亞動蕩之時,不應鬆弛驚惕。上村之號與所處時代恰恰相反。
坤輿:周易說卦:坤・・・・・為大輿。
銷甲:無戰爭之謂。杜甫《諸將》詩:稍喜臨邊王相國,肯銷金甲事春農。
虎擲龍挐強食弱:喻當時世界強國欺凌弱國。韓愈送浮屠文暢師序:夫獸深居而簡出,懼物之為己害也,猶且不脫焉,弱之肉,強之食。
怪雨盲風: 盲風,疾風。韓愈南海神廟碑:盲風怪雨,發作無節,人蒙其害。
懸著中梁聞鳴嘯: 李白獨漉篇:雄劍掛壁,時時龍鳴。
把佳人,盡換千金馬:宋闕名異聞總錄載鮑生多蓄聲妓,書生好駿馬,各求所好。一日相遇,兩易所好,乃以女婢善四弦者換紫叱撥(馬名)。
如虹白氣:史記鄒陽傳: 昔者荊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
蒙韃: 蒙古,韃靼。此指清為滿族。
斫地: 杜甫短歌行贈王郎司直:王郎酒酣拔劍斫地歌莫哀,我能拔爾抑塞磊落之奇才。

減字木蘭花   丙午花朝後二日,來青閣雨集,席上作。
殘梅小院。不住嬌鶯啼雨囀。作意廉纖。巧織烟絲貼翠帘。   留賓晚榻。評泊金荃開酒榼。為檢烏絲。膩柳豪蘇可意誰。

此詞作於明治三十九年春,槐南四十五歲。永井原禾於所居來青閣“招宴並作和詞。

金荃: 唐温庭筠詞集名。
膩柳豪蘇: 柳永詞細膩,蘇軾詞豪放。

附錄:

減字木蘭花   永井原禾
殘春深院。細雨輕寒鶯小囀。嫩柳腰纖。斜受東風拂畫帘。   夜談聯榻。挑盡青燈傾盡榼。鬢影如絲。舊恨新愁說向誰。

浪淘沙   題石埭新潟尋句圖
越女艷臨風。妙舞驚鴻。芙蕖七十二橋紅。總被伊人尋句盡,主客圖中。   此後月當空。箏笛帘櫳 。不須換羽與移宮。一卷竹枝花十八,持與玲瓏。

明治三十九年八月槐南與永阪石埭,本田種竹等漢詩家游新潟。歸來後,石埭作新潟尋句圖》 ,諸詩友為之題咏,滙印一集。槐南填詞外又作南北曲合套。

越女: 此借西施典故。唐王維《洛陽女兒行》:誰憐越女顏如玉,貧賤江頭自浣紗。
妙舞驚鴻: 曹植洛神賦: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主客圖:唐張為詩人主客圖一書中以六詩人為主,主下為客,分升堂 ,入室,及門,所錄約百餘人。
換羽移宮:奏樂時更換音調。宋周邦彥意難忘:知音見說無雙。解移宮換羽 ,未怕周郎。
花十八:宋王灼碧雞漫志:歐陽永叔(修)云:貪看六么花十八。此曲內一叠名花十八,前後十八曲又四花拍 ,共二十二拍。・・・・・・・・曲節抑揚可喜 ,舞亦隨之,而舞筑球,六么,至花十八益奇。

日本三家詞箋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