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高野竹隱


1..
 

夏目漱石漢詩      域外詩詞  (日本  朝鮮  越南)    夏承燾域外詞選      韓國寓言傳奇      阮鼎南      森槐南    森川竹磎



高野竹隱,(1861-1921)字鐵生,別號修簫仙侶,名古屋人。自幼從老儒佐藤牧山學習中國經史,性喜吟咏,年二十一歲隨師到東京,翌年在《 新詩文》漢文刊物發表作品 ,名震詩壇,遂與森槐南結交。竹隱早年詩學厲鴞,詞境亦近。竹隱一介寒士,終身未入仕途,漢文根柢深厚,詩詞絕妙,只是天生傲骨,不願奔走官場。由於他不趨炎附勢 ,在伊勢神社任掌管文書低級職員達十一年之久。直到三十歲,才去東京與諸吟友告別,後奔赴僻冷的北海道札幌任中學漢文教員。五十六歲時,才來到大城市京都居住,數載後病殁,終年六十歲 。高野竹隱與森川竹磎友情甚篤,皆終生不仕,惟二人身世,貧富懸殊,經歷相異,且竹溪在三詞人中年齡最少,但作詞最多,是日本詞黃金時代之殿軍。

森槐南,高野竹隱,森川竹磎三家詞,只有槐南有印本,明治四十四年出版《 槐南全集》二十八卷中有詞一卷,九十四闋。竹隱,竹磎在日本並無專集行世。此三人是十九世紀日本詞學黃金時代之瑰麗奇葩,深受晚清詞家的影響。

高野竹隱生前所作詩詞皆未有編集。作品散見於當時漢文刊物中,其未登載者,大多亡佚不存。他有《論詞絕句十六首 ,神田喜一郎僅搜集到四首:

江湖載酒吊英雄,六代青山六扇篷。鐵板一聲天欲裂,大江東去月明中。
幕府一時才調工,英雄血滴滿江紅。西台却怪無賡和,目極燕雲塞草空。
千古蘇辛俎豆新,填詞圖堥ˇ豲砥C飛揚青兕三千調,密付銅弦有替人。
一瓣玉田差見真,漫從葭莩托朱陳。北垞竹也南垞竹,心折竹山同里人。

前二首可知竹隱對蘇軾及岳飛詞都很欽仰。第三首贊揚陳維崧是「飛揚青兕」辛棄疾之「替人」,說明竹隱和槐南同樣喜愛豪放詞 ,也喜愛心折竹山同里人的朱彝尊。在伊勢供職十一載,他滿腹牢騷,落拓不羈,像柳永那樣浪迹於娼樓酒肆,因而也曾寫過一些艷詞,皆是「花間體」小令。

賀新凉   依槐南詞宗見贈韻奉酬,兼寄懷石埭前輩
毋是銷魂否。記怱怱、留書而別,暮春時候。便道暫離而已矣,那更西來馬首。笛入破、誰家楊柳。霉點衫痕消受了,對河聲嶽色盈尊酒。與誰共,吟成後。    隨身愁病如萁豆。幾沈吟、小人有母,倚閭望久。近日沈郎憔悴也,較換離愁同舊。才免山林騰笑又。慚愧緘題不盡意,見於辭,一片深情有、算同調,無多友。

一事關心者。似懸旌、搖搖遙向,小湖吟社。還想鬘華開丈室,一十三行寫罷。旖旎處,淩波如畫。得意移將畫眉筆,是仙郎、妙句和成寡。為文苑,添佳話。    寄來深感白司馬。古梁州、慈恩寺堙A淒涼泣下。感夢他時應續記,記個鶯春雁夜。更同醉、荷香滿榭。料又夢樓勞別夢,願殷勤、為道相思也。待秋水,蒲帆掛。

此二首詞作於明治十七年六月,竹隱方自東京歸名古屋故里,時年二十三歲,初,竹隱於明治十五年隨其師佐藤牧山旅居東京,始與槐南訂交。客東京二年,他竟名滿詩壇。返里之後,槐南寄賀新凉二首,以詞代柬,竹隱和韻酬之,從此二人詩詞唱和,馳聘詞壇。

第一首下片「才免」句,《日本填詞史話》引此詞「林」上缺一字 ,今依詞意為補「山」字。

入破: 宋張端義《貴耳集》:天寶後,曲遍繁星,皆名「入破」。破碎之義也。按:蘇東坡有詩云:鼓笛方入破,朱弦微莫聽 。從蘇詩之意可知「入破」是高亢繁疾之聲。
萁豆: 言自身疾病如萁豆相煎。
倚閭: 謂母盼子歸來殷切。戰國策・齊策: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其母曰:汝朝出而晚來 ,則我倚門而望;汝暮出而不還,則吾倚閭而望。閭 ,周制,十五家為里,里必有門,謂之閭。
沈郎: 元伊士珍
琅環記云:謝秘書愛沈約集 ,獨構一室,四壁寫沈詩,大書於額曰:沈郎書室。後世遂稱沈約為沈郎 。宋范成大石湖詩集・次韻虞子建見咍贖帶作醮: 莫嫌憔悴沈腰瘦 ,且喜間關秦璧歸。李煜破陣子:沈腰潘鬢銷磨。
山林騰笑: 《昭明文選 ・北山移文》: 昔聞投簪逸海岸,今見解蘭縛塵纓。於是南岳獻嘲,北壟騰笑。・・・・・・・按北山移文為孔稚珪作 ,他托意山靈諷刺周顒違約,不再隱於鐘山,而出仕縣官。竹隱用此典故,比喻自己歸故里,不願在東京謀官職。他一生未仕於朝,此詞可知其夙志。
懸旌:
戰國策楚策: 心搖搖然如懸旌。
鬘華: 槐南與夫人所居處,題名
鬘華庵。丈室: 法苑珠林西域傳: 唐顯慶年間,敕使衛長史王玄策至印度,過淨名宅 ,以笏量基,止有十笏,故號方丈之室也。後世遂稱寺院主管僧人住處為丈室。
十三行: (晉)王獻之書
洛神賦真迹,南宋時高宗得九行 ,其後賈似道得四行,共十三行,鋟以玉版,世稱玉版十三行名帖。
畫眉:
漢書張敞傳: 敞為婦畫眉,長安中傳張京兆眉嫵。
妙句和成寡:
昭明文選宋玉對楚王問: 客有歌於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數十人;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
白司馬: (唐)白居易琵琶行自序云:元和十年 ,余左遷九江郡司馬。
古梁州:  (唐)孟棨本事詩: 元稹為御史鞫獄梓潼。時白居易在長安與名流游慈恩寺,小酌花下為詩寄元,曰: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當酒籌。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時元稹果然到梁州,亦寄夢游詩:夢君兄弟曲江頭,也向慈恩寺奡憛C驛吏喚人排馬去,忽驚身在古梁州。
夢樓: 作者自注:「石埭先生樓額大書《夢樓》二字」。作者又在第一首詞後自注云:來緘上題云「言不盡意,情見乎辭」。
蒲帆: 蒲草編成之船帆。唐國史補:揚子,錢塘二江者則乘兩潮發棹,舟船之盛,盡於西江。編蒲為帆,大者或數十幅。

森槐南

賀新凉   甲申六月中浣,接高野竹隱書,賦此代簡

何物無情否。便銷魂,人間一樣,別離時候。芳草含烟烟暗淡,那忍匆匆驪首。不能折,河橋新柳。悔我祖筵偏錯過,但今宵,遙餞天涯酒。凄絕也,醒而後 。   半床燈火微如豆。獨低徊,彷徨延佇,凝望更久。何處雁聲傳信到,以道懨懨依舊。憔悴色,客衫還又。一自扶持還故里,比從前,少箇鄉愁有。不忘者,知心友。

我亦難忘者。是風流,玉池仙子,冶春詩社。點染斷橋楊柳色,又早雙鬟唱罷。好眉黛,青山如畫。同調追隨兩三輩,讓夫君,和出陽春寡。好傳做,旗亭話。   幾時扶病乘鞍馬。古函關,蕭蕭驛路,夕陽西下。客舍沈吟思我處,便我正思君夜。共回首,小湖台榭。屈指半年人聚散,料尊軀,善保炎陽也。僕無恙,休牽掛。

此二首詞作於明治十七年,時二十二歲。高野竹隱於明治十五年到東京,始與槐南訂交。客東京二載。以足疾歸名古屋。槐南乃仿清初顧貞觀寄吳漢槎以詞代簡,作《賀新凉》二首寄與竹隱。

摸魚兒   長夏景物清曠,悠然有會,賦此闋。
愛層層、傍山依水,笠青蓑綠遙映。年年不負煙波興,一任滯人多病。長松影。現丈六如來,頓入清涼境。芭蕉陰靜。又幾日溫風,藕花無數,開到鷺鷥頂。    無人問,拍遍闌干盡憑。寂寥梧竹幽徑。有時醉臥陶潛石,散髪天風吹醒。琴心冷。譜漁笛蘋洲,抵似江南景。看來也勝。趁暝色前林,亂鴉流水,煙際一聲磬。

此詞載明治十八年《新新文詩》第五集。竹隱初自東京返故里,時年二十四歲。

丈六如來:《景德傳燈錄》云: 西方有佛,其形長丈六而金黃色。如來,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十種稱號之一。
拍遍闌干:  宋辛棄疾
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把吳鈎看了,闌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陶潛石: 宋朱熹
朱文公集陶公醉石歸去來 館: 及此逢醉石,謂言公所眠。
琴心:
史記司馬相如傳: 卓王孫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繆與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
譜漁笛蘋洲: 宋周密詞集名
蘋洲漁笛譜

日本三家詞箋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