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 阮鼎南 


1..   2..
 

夏目漱石漢詩          域外詩詞  (日本  朝鮮  越南)        夏承燾域外詞選          韓國寓言傳奇          森槐南 



阮鼎南,越南人,使清,越陷於法後,(1861年)鼎南留華不返,作客山西,有《南枝集》,取古詩「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之意。(《吳越春秋・卷二》:「胡馬望北風而立,越燕向日而熙。」)

旅晉感懷
萬里孤臣九死餘。江出有恨淚沾裾。椎秦已破千金產,佐宋難憑半部書。漸喜中天開日月,還悲故國付丘墟。十年未遂殲讐志,猶自吹簫學子胥。

「萬里」一首自注云:「辛亥九月八日(1911年10月29日),晉軍起事,余在(山西)晉城,幾為軍人槍繫者再,皆以外人對獲免 ,出投旅館,行李蕩然,惟存舊書數卷而已。」

感成三首   一作感事,一作辛亥歲暮感懷
使節當年銜玉音,關河雙鬢雪華侵。豈知秦檜和金計,難遂包胥復楚心。石馬園亭秋草冷,銅仙宮闕夕陽沈。劍南家祭知何日,漢臘低回愴不禁。

千金產: 用張良求力士椎秦皇事,見史記留侯世家
半部書: 用宋代趙普事,詳普本傳。
吹簫: 史記范睢蔡澤傳:伍子胥槖載而出昭關 ,夜行晝伏,至於陵水,無以餬口,膝行蒲伏,稽首肉袒,鼓腹吹箎,乞食於吳市,卒興吳國。
子胥: 《吳越春秋・卷一》:「伍員奔宋(時楚太子建在宋)道遇申包胥,謂曰:『楚王殺吾父兄,為之奈何?』申包胥曰:『於乎!吾欲教子報楚,則為不忠 。教子不報,則為無親友也。子其行矣,吳不容言。』子胥曰:『吾聞父母之讐不與戴天履地,兄弟之讐不與同域接壤,朋友之讐不與鄰鄉共里 。今吳將復楚辜,以雪父兄之恥。』申包胥曰:『子能亡之,吾能存之;子能危之,吾能安之。』胥遂奔宋。」又《左傳・定公四年》:「吳伐楚 ,戰於柏舉,楚師敗績。五戰及郢,昭王奔隨。申包胥如秦乞師,立依於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一入口,七月,哀公為之賦無衣(詩秦風),九頓首而坐,秦師乃出。」
家祭: 用陸游《示兒詩》:「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漢臘: 漢代祭祀名稱。夏元淳《寒泛賦》「北首而懷漢臘,南冠而詠楚吟。」
銅仙: 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序云:「魏明帝青龍元年八月,詔宮官牽車西取漢孝武捧露盤仙人,欲立置前殿。宮官既拆盤,仙人臨載乃潸然淚下。」詩有云:「魏官牽車指千里 ,東關酸風射眸子。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珠淚如鉛水。」

「 感事」三首,鼎南先生自注云:「嗣德末年,(嗣德元年,即清道光二十八年,公元1848年,至三十六年,清光緒九年,公元1883年 ,凡三十六年。1883年,廢帝洪佚皇帝即位,數月崩。福吴簡宗毅皇帝嗣。)先君子與范尚書奉旨如清求援,(1883年,安南已為法國屬地,但王朝仍繼續存在。此保護國於1940年淪入日本統治,1945年後,日本退出,越南又歸法國,成君主立憲國〔保大皇帝阮福晪〕,1955年改為共和國,1975年,為共黨胡志明所統一)清執政某謀國不臧,力主和議。時赴援之師十餘萬,死傷略盡,竟置不問。實東亞歷史上一污點也。」 又曰:「先君歸朝日,翼廟已崩。又二年,京師不守,乘輿蒙塵,全無一片乾淨土矣。」

「使節」一首,尾二句一作「劍南家祭留遺咏,天宇茫茫恨海深。」

阮鼎南,越南人,使清,越陷於法後,(1861年)鼎南留華不返,作客山西,有《南枝集》,取古詩「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之意。(《吳越春秋・卷二》:「胡馬望北風而立,越燕向日而熙。」)


駭浪掀天撼御屏,翠華而去霧冥冥。心隨遠雁經年望,望斷哀鵑徹夜聽。風雨九原悲漢臘,關山萬里入秦庭。螭頭馬鬣俱荊棘,回首炎州暗淚零。

御屏,御屏山。   自注:「御屏山在京城之南」。


百折丹心誓不回,殲仇長慕俾公才。江山虎氣橫戈望,風雨龍韜對燭開。千古憂天誰共語,十年捲土我重來。鯨鯢血滿滄浪水,南極雲晴笑舉杯。

俾,此音庇,德國人俾斯麥,Bismarck 1815-1898

感懷
野草東風戰血多,六龍宮闕泣銅駝。鈞天夢罷成烏有,易水歌終喚奈何。去國燈光空爛熳,題橋名姓欲消磨。關山躍馬心猶壯,醉握燈前越石戈。

泣銅駝: 《 晉書・索靖傳》:「靖有先識遠量,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門銅駝,歎曰:『會見汝在荊棘中耳。』」李義山詩:「死憶華亭聞唳鶴,老憂王室泣銅駝。」
鈞天夢: 謂夢鈞天之樂也。見《史記・趙世家》。
易水歌: 《史記・刺客列傳・荊軻傳》。易水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題橋: 《 史記・司馬相如傳》索隱云:「華陽國志云:『蜀大城北十里有升僊橋,送客觀。相如初入長安題其門云: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
越石: 《晉書・劉琨傳》:「琨,字越石,少負志氣,有縱橫之才,善交勝己,而頗浮誇,與范陽祖逖為友,聞逖被用,與親故書曰:『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其意氣相期如此。」

中,法,越南之戰,法取越南,詩人麥秀之悲,可以概見。(一八八五年,五月咸宜皇帝阮福明出走,景宗福昇立。一八八八年十月,法徒咸宜於非洲阿爾及利亞。十二月,景宗崩,法立其姪福昭,是為咸泰帝。)

聞道
周王西駕八龍車,漢使東飛萬里槎。戈x氣森金闕日,旌旗霧捲玉門沙。談兵幾度空捫蝨,謀國何人欲畫蛇。聞道昭陵神馬在,蒼茫天意未長嗟。

周王西駕八龍車: 《列子・周穆王篇》: 王不恤國事,不樂臣妾,肆意遠遊,命駕八駿之乘,造父為御,馳驅千里。王子年《・ 拾遺記・卷三・周穆王》:「穆王即位三十二年,巡行天下,馭黃金碧玉之車,傍氣乘風。王馭八龍之駿,一名絕地,足不踐土,二名翻羽,行似飛禽,三名奔霄,夜行萬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命逾輝,毛色炳耀,六名超光,一形十影,七名騰霧,乘雲而奔,八名挾翼,身有肉翼。」
萬里槎: 《張華・博物志・卷十》:「舊說天河與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每年八月,有浮槎去來不失期,人有奇志,立飛閣於槎上,多齎糧乘槎而去。十餘月至一處,有城郭狀,屋舍甚嚴,遙望宮中有織婦,見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牽牛人乃驚問曰:『何由至此?』此人為說來意,並問此是何處。答云:『君還至蜀郡,訪嚴君平,則知之。』竟不上岸,因還如期。後至蜀,問君平,君平曰:『某年某月,有客星犯牽牛宿。計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時也。』」
捫蝨: 《晉書》載記王猛傳:「桓温入關,猛被褐而詣之,一面談當世之事,捫虱而言,旁若無人。」
畫蛇: 畫蛇添足,見《 戰國策・齊策・二》)
昭陵: 唐太宗墓寢。六駿,太宗生時所用六匹駿馬。特勒驃,青騅,什伐赤,颯露紫,拳毛騧,白蹄烏也。

京中旅感   三首選二

南京留滯賦招魂,白日風埃閉九閽。作宦可能謀菊徑,看山漸欲問桃源。浮生久厭桑田改,大運終疑火井溫。回首舊交半零落,十年書劍忍重論?

九閽: 天子之門也,門有九,故云。見禮記月令鄭注 。又宋玉九辯:豈不鬱陶而思君兮 ,君之門以九重。
桃源: 用陶潛《桃花源記》事。
桑田: 用滄海桑田典故。
火井: 未詳。

京中,指中國。

賦就江南淚滿纓,登高一望覺愁輕。黃粱將相人間夢,碧落雲霞物外情。萬里秋風思解劍,千山明月待吹笙。灞橋驢背崎嶇甚,何似驂鸞向玉京。

賦就江南: 庾信《哀江南賦》。
黃粱: 沈既濟《枕中記》見下。
吹笙: 伍子胥乞食吳市事。
灞橋驢背:《北夢瑣言》:「鄭棨曰:『詩思在灞橋風雪中驢子上。』」黃師案:李「白有騎驢過華陰,孟浩然有雲中騎驢,李長吉有騎蹇驢覓句 ,陸游有細雨騎驢入劍門。古人多騎驢,即展轉山間亦如此。故詩云如此。」
驂鸞:《文選別賦》:「駕鶴上漢,驂鸞騰天。」呂向注:「馭鸞鶴而升天漢也。」
玉京: 謂順化也。

述懷
匹馬煙塵別舊林,捐軀誓報國恩深。補天填海雖難事,破釜沉舟自壯心。萬里征衫隨雁度,三更雄劍作龍吟。何時親繫強胡頸 ,歸對江山酒滿斟。

補天填海: 《淮南子・覽冥訓》:「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又《山海經・北山經》:「又北二百里,曰發鳩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鳥焉,其狀如烏,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衛,其鳴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遊于東海,溺而不返,故為精衛,常銜西山之木石,以堙于東海。
破釜沉舟: 《史記・項羽本紀》:「項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
強胡頸: 賈誼《陳政事疏》:「請必係(繫)單于之頸而制其命,伏中行說(人名,讀中航月)而笞其背,舉匈奴之罪唯上之令。」

舊林,此指越南。  強胡,指法國人。

粵東道中得病
病骨逢秋強自撐。崎嶇山谷自長征。一身於世兼榮辱,萬里何人托死生。殘月鵑聲心易碎,曉霜驢背夢頻驚。敞衫滴遍孤臣淚 ,猶待南雲望玉京。

鶴城春望
帝鄉山水浩漫漫,淚落旌旗見漢官。社稷至今勞石馬,風雲何路擁金鑾。斗牛天外孤槎茶遠,沙草城邊曉角寒。空賦登樓愁極目,五陵煙樹接長安。

漢官: 《後漢書・光武記上》:「時三輔吏士東迎更始,見諸將過,皆冠幘,而婦人衣諸繡镼(,音其物反),莫不笑之 ,及見司隸(時光武 行司隸校尉)僚屬,皆歡善不自勝。老吏或垂涕曰:『不圖今日復見漢官威儀。』由是識者皆屬心焉。」
登樓: 王仲宣《登樓賦》劉良注:「時董卓作亂,仲宣避難荊州,依劉表,遂登江陵城樓,因懷歸而有此作,述其進退危懼之情也。」賦有云:「雖信美而非吾土兮 ,曾何足以少留。」

有感
微風無計逐鵬鯤,望斷南溟積霧昏。種族存亡書上血,山河來往夢中痕。時危益歎人材少,道喪爭推霸術尊。我願重生漢忠武 ,為留正氣補乾坤。

漢忠武: 忠武侯,諸葛亮。

鵬鯤:莊子《逍遙遊》:「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書懷
涉險攀危不計年,南窮桂粵北幽燕。此頭未碎寧亡國,孤掌難鳴欲問天。夜雨哀吟吳苑側,秋風慟哭岳墳前。龍淵渾無用 ,慚愧靈胥九節鞭。

龍淵: 戰國策韓策第一:韓卒之劍戟 ,皆出於冥山,棠谿,墨陽,合伯膊,鄧師,宛馮,龍淵,大阿,皆陸斷牛馬,水擊鵠雁,當敵則斬堅。
靈胥: 謂伍子胥也。史記本傳:及吳兵入郢 ,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後已。九節鞭,無考。

從軍行二首

萬里秦城在,胡兵自入關。輕身辭魏闕,間道奪陰山。月黑邊風慘,霜高塞草斑。男兒生許國,終破月氏還。

魏闕: 高大宮室,今寫作巍。   月氏: 音肉支。

對雪談戎略,臨風念國。懸軍青海夜 ,列陣黑山秋。劍氣翻營動,弦聲拂馬流。開疆報明主,不為取封侯。

感懷
頻年書劍客天涯,宗國憂深敢顧家。萬里隨人惟海月,千秋知我有梅花。波濤欲借錢王弩,星斗難通博望槎。夢罷鈞韶更回首,五雲高處是京華。

錢王弩: 吳任臣十國春秋吳越二武肅王世家下》:「天寶三年八月 ,始築捍海石塘,塘外植滉柱十餘行,以折水勢。先是,江濤洶湧,板築不時就,王於雪樓架強弩五百以射潮 。既而,濤頭趨西陵,潮為頓歛,遂定其基,以鐵貫幢榦 ,用石之,而塘成。」自注《昭勳錄》:「王築捍海塘 ,怒潮急湍,版築不就,乃採山陽之竹,法矢人造為箭三千隻,羽以鴻鷺之羽,飾以丹朱,鍊鋼火之鐵為鏃,命強弩五百人以射濤頭。人用六隻,每潮一至,射以一隻,射及五隻,潮乃退 ,東趨西陵,餘箭埋於候潮通江門濱,鎮以鐵幢,誓云『鐵壞此箭出』。又以大竹破之為籠,長數十丈,中實巨石,取羅山大木長數丈植之橫為塘,依匠人為防之制,又以木立於水際 ,去岸二九尺立九木,作六重,象易既未濟卦,由是潮不能攻,沙土漸漬,岸益固也。」
博望槎: 用張騫窮河源事,見博物志。
鈞韶: 見前鼎南感懷篇,(野草東風戰血多)

武肅王,即錢鏐。

如舊都
萬里豺狼跡,縱橫滿舊都。蒼天還板蕩,赤地更征輸。世道干戈屈,吾生寸管愚。關山夾歧路,登臨益嗟吁。

舊都:此指越南。如,返回。  豺狠:指法國人。   板蕩:《詩經・大雅》有《板》篇,《蕩》篇。(皆喻國家正陷於戰爭動亂)文心雕龍時序篇:幽厲昏而板蕩怒,平王微而黍離哀。   寸管:筆。     歧路:列子楊朱篇:楊子見歧頭而泣為其可以南可以北也

春思
魑魅愁人處,山河破國餘。懷歸空日暮,感別每春初。桑稼遺民少,琴樽舊友
。西征勞廟算 ,諸將近何如。

魑魅:指法國人。

紅河水決
六月紅河水,無風亦接天。忽添千嶂雨,驚散萬家煙。大野魚龍舞,平林鳥雀眠。河清吾有願,對此益茫然。

河清: 王粲登樓賦:俟河清其未極。李善注:「《左氏傳:鄭子駟曰:『周詩有之 ,俟河之清,人壽幾何。』極,至也。」張銳曰:「黃河清則聖人出。粲苦天下反亂故云:日月逾邁,河清未極。」

有感
世難日已亟,天心良不仁。風波助鯨鱷,菹醢到龍麟。空抱千秋志,難回六合春。西臺朱鳥曲,歌罷淚沾巾。

自注: 國中同志,罹難日多,戊申己酉之間尤甚。

兆顯案: 戊申即維新皇帝二年,清光緒三十四年,一九零八年。己酉為一九零九年也。

亟,此處音擊。   鯨鱷,指法國人。   道德經》:「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   菹醢,肉醬。     六合,天地上下四方。

西臺朱鳥曲: 謝翱為文天祥諮議參軍,天祥卒,翱亡匿所至輒感哭,挾酒登浙江子陵臺,設天祥主亭隅,再拜號哭,以竹如意擊石。歌曰:魂朝往兮何極 ,莫歸來兮關水黑,化為朱鳥兮有咮焉食。 歌畢竹石俱碎。見宋遺民錄卷一至五。  朱鳥,星宿名。     嚴子陵釣臺,即西臺也。   莫,即暮字。   咮,音咒 ,雀仔口。

文天祥死於一二八三年,西臺詩作於一二九二年。謝翺晞髮集》《西台哭所思詩云:西臺哭所思 ,殘年哭知己。白日下荒臺,淚落吳江水。隨潮到海回。故衣猶染碧,后土不憐才。未老山中客,唯應賦八哀。(八哀乃杜甫詩)。又書文山卷後:魂飛萬媯{,天地隔幽明。死不從公死,生如無此生。丹心渾未化,碧血已先成。無處堪揮淚,吾今變姓名。

古風   二十三首選二
南游背鄉國,寒暑已五更。山川路悠邈,心與孤月征。故國多春風,楊枝日夜生。回書附朔雁,感歎無來聲。

邈,音莫。     來聲,回音也。

杜宇鳴落日,迴風助哀音。當年棄萬乘,羽化空山深。梟鵬竟群游,紫闕生楓林。遺老空雪涕,茫茫天地心。

杜宇: 揚雄蜀王本紀:時蜀民稀少 ,後有一男子名曰杜宇,從天墜止朱提山,有一女子名利,從江源井中出,為杜宇妻。乃自立蜀王,號曰望帝,治汶山下邑曰郫,化民往往復出。望帝積百餘歲,荊有一人名鼈靈 ,其尸亡去,荊人求之不得,鼈靈尸隨江水至郫,遂活,與望帝相見。望帝以鼈靈為相。時玉山出水,若堯之洪水,望帝不能治,使鼈靈决玉山 ,民得安處。鼈靈治水去後,望帝與其妻通,慚愧,自以德薄,不如鼈靈,乃委國授之而去,如堯之禪舜。鼈靈即位,號曰開明帝。帝生盧保 ,亦號開明。望帝去時,子鵱鳴,故蜀人悲子鵱鳴而思望帝。望帝,杜宇也。

即事   八首選一
花外鵑啼不肯休,青山一榻枕泉流。年(連)年愛菊師元亮,中夜瞻星泣武侯。倉卒龍媒辭大漠,淒涼鶴馭隔滄洲。南華可是忘情物,差勝金龜榜酒樓。

差,此讀去聲。   南華,南華經,莊子。

愛菊: 周敦頤《愛蓮說》:「晉陶淵明獨愛菊」。
瞻星: 《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注引《晉陽秋》曰:「有星赤而芒角,自東北西南流,投於亮營,三投再還,往大還小,俄而亮卒 。」
龍媒: 《漢書・禮樂志》:「天馬徠,龍之媒。」注引應劭曰:「言天馬者乃神龍之類,今天馬已來,此龍必至之效也 。」龍媒,喻駿馬也。
鶴馭: 仙逝也,成仙得道皆騎鶴,故云。
金龜: 李白對酒憶賀監(賀之章)詩序:「太子賓客賀公,於長安紫極宮一見余,呼余為謫仙人。因解金龜,換酒為樂。」王琦注:「金龜 ,蓋是所佩雜玩之類。」
滄洲: 阮籍《為鄭沖勸晉王箋》:「臨滄洲而謝支伯,登箕山而揖許由。」

過廣治
桿江東渡馬如飛,極目荒城賦黍離。一渡無關天下事,十年猶見太平時。軍聲白日旌旗變,野色青山虎豹癡 。萬里驚風催海嘯,誰將尺劍奠南維。

黍離: 《詩經・王風・黍離》:彼黍離離 ,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序云:「黍離,閔宗周也 。周大夫行役,至於宗周,過故宗廟宮室,盡為禾黍,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也。毛傳:周幽王之亂 ,而宗周滅,平王東遷,政遂微弱,下列於諸侯。

《史記・宋微子世家》:其後箕子朝周 ,過故殷墟,感宮室毀壞,生禾黍,箕子傷之,欲哭刖不可,欲泣為其近婦人,乃作麥秀之詩以歌詠之。其詩曰:麥秀漸漸兮 ,禾黍油油。彼狡僮兮,不與我好兮。所謂狡童者,紂也。殷民聞之,皆為流涕。

廣治,越南一省名。   桿江,即石桿江,在廣治省 。   旌旗變,喻由中國藩屬越南自治變為由法人統治。   虎豹,喻法國人。   奠 ,定也。   南維,喻越南。

寄龍城諸友
青鳥西飛直到今,橋山弓劍恨彌深。兵殘塞北無家在,春遠江南有夢尋。王粲登樓千里月,長卿題柱十年心。誰人種柳龍城路 ,為我天涯一寄音。


橋山: (見史記五帝本紀王帝崩 ,葬橋山,)此比喻越南咸宜皇帝衣冠塚。
王粲登樓: 王仲宣《登樓賦》劉良注:「時董卓作亂,仲宣避難荊州,依劉表,遂登江陵城樓,因懷歸而有此作,述其進退危懼之情也。」賦有云:「雖信美而非吾土兮 ,曾何足以少留。」
長卿: 《 史記・司馬相如傳》索隱云:「華陽國志云:『蜀大城北十里有升僊橋,送客觀。相如初入長安題其門云: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