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漱石
漢詩

 

 我是貓      域外詩詞  (日本-朝鮮-越南)        夏承燾域外詞選          韓國寓言傳奇          (日本) 森槐南          (朝鮮) 阮鼎南



夏目潄石,(1867~1916),生於明治天皇明治慶應三年(慶應三年為孝明天皇最後一年,此年,明治繼位,仍用舊日紀元,翌年始改為明治元年,清同治六年,公元一八六七年)卒於大正天皇大正五年(民國五年,公元一九一六年)原名金之助,別號潄石,著名小說家,明治二十六年,東京帝國大學文科畢業,三十三年(1900年)留學英國 。數年後回國,任東京帝國大學教授。四十年後為朝日新聞特約作者。(朝日新聞於明治二十一年,清光緒十四年,公元一八八八年創刊)有夏目潄石全集。

夏目潄石淡泊名利,一九一一年,日本政府授以博士學位,潄石不受,以為如果政府賦與博士過高的評價,而使世人相信非博士即非學者,那麽學問將會變成少數博士的專利品,結果是一切學問的權利將會被少數「學者的貴族」所掌握,而漏選的多數文人學者也會失去社會的重視。潄石思想甚類莊子,詩出入陶謝之間,詩人如王維,杜甫,李白,白居易,東坡,皆所愛好。又讀佛經,好元代山水畫作。兒時已能誦唐宋千言,入漢學墊時,敬慕老莊,於東京大學讀書時,曾撰寫「老子之哲學」,愛讀列仙傳,嚮往神仙境界,討厭人類,愛好孤獨,羨慕自然。又好莊子,以為「死比生輕鬆得多,有時甚至覺得死是人所能達到之最高上之狀態,死比生尊貴。」漱石(《玻璃窗內》),「死是人類歸結的最幸福狀態。」(結岡田耕三的信),「唯有死,才能回復本來的自己。」,「我不喜歡自殺,能活多少,就算多少。我固然討厭生的苦痛 ,但同時更討厭故意使生變成死的痛苦 。」    

春日靜坐
青春二三月,愁隨芳草長。閑花落空庭,素琴還虛堂。蠨蛸掛不動,篆煙繞竹梁。獨坐無隻語,方寸認微光。人間徒多事,此境孰可忘。會得一日靜,正知百年忙。遐懷寄何處 ,緬邈白雲鄉。

詩作於明治三十一年二月。(清光緒二十四年,公元一八九八年)

無題
縹緲玄黃外,死生交謝時。寄託冥然去,我心何所之。歸來覓命根,杳窅竟難知。孤然空遶夢,宛動蕭瑟悲。江山秋已老,粥藥鬢將衰。廓寥天尚在,高樹獨餘枝。晚懷如此澹 ,風露入詩遲。

一九一零年(明治四十三年),潄石四十四歲,患胃潰瘍,於修善寺温泉療養,而病情惡化,數度吐血,不省人事,此詩即在病後所作。同時所寫之詩如:「風流人未死,病婸漜M閑。日日山中事,朝朝見碧山。」又如:「仰卧人如啞,默然看太空。太空雲不動。終日杳相同。」於回憶種種中云:「每天我默默地凝視着天空,那無一事一物的太空。把整個空空洞的影子靜靜地映在我的心上,於是,心堣]變成空空洞洞的無一事,無一物了。只覺得仿佛有兩個透朋的東西融合在一起,而感到一種也許可用縹緲來形容的心情。」

詩作於明治四十三年十月十六日。(清宣統二年,公元一九一零年)

七艸集評詩九首  選二

其三
江東避俗養天真,一代風流餞逝春。誰知今昔惜花客,却是當年劍舞人。
其六
浴罷微吟敲枕函,江樓日落月光含。想君此際苦無事,漫數篝燈一二三。

詩作於明治二十二年。(清光緒十五年,公元一八八九年)七艸集為潄石友人正岡子規所作,潄石為之寫集評,並附詩。

房總雜詠十四首  選二

其四
南出家山百里程,海涯月黑暗愁生。濤聲一夜欺鄉夢,漫作故園松籟聲。
其五
脫却塵懷百事閑,儘遊碧水白雲間。仙鄉自古無文字,不見青編只見山。
 

雜詠十四首作於明治二十二年。(清光緒十五年,公元一八八九年)

無題
辜負東風出故關,鳥啼花謝幾時還。離愁似夢迢迢淡,幽思與雲澹澹閒。才子羣中只守拙,小人圍媬W持頑。寸心空托一杯酒,劍氣如霜照醉顏。

詩作於明治二十八年。(清光緒二十一年,公元一八九五年)

春日偶成十首

其一
莫道風塵老,當軒野趣新。竹深鶯亂囀,清晝卧聽春。
其二
竹密能通水,花高不隱春。風光誰是主,好日屬詩人。
其三
細雨看花後,光風靜坐中。虛堂迎晝永,流水出門空。
其四
樹暗幽聽島,天明仄見花。春風無遠近,吹到野人家。
其五
抱病衡門老,憂時涕淚多。江山春意動,客夢落煙波。
其六
渡口春潮靜,扁舟半柳陰。漁翁眠未覺,山色入江深。

其七
流鶯呼夢去,微雨濕花來。昨夜春愁色,依稀上綠苔。
其八
樹下開襟坐,吟懷與道新。落花人不識,啼鳥自殘春。
其九
草色空階下,萋萋雨後青。孤鶯呼偶去,遲日滿閑庭。
其十
渡盡東西水,三過翠柳橋。春風吹不斷,春恨幾條條。

詩作於明治四十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即大正元年,民國元年,公元一九一二年)

題自畫
起卧乾坤一草亭,眼中唯有四山青。閑來放鶴長松下,又上虛堂讀易經。

詩作於大正三年。(民國三年,公元一九一四年)

閑居偶成
野水辭花塢,春風入草堂。徂徠何澹淡,無我是仙鄉。

詩作於大正三年。(民國三年,公元一九一四年)

題自畫
十里桃花發,春溪一路通。潺湲聽欲近,家在斷橋東。

詩作於大正三年。(民國三年,公元一九一四年)

題自畫
碧落孤雲盡,虛明鳥道通。遲遲驢背客,獨入石門中。

詩作於大正三年。(民國三年,公元一九一四年)

題自畫
唐詩讀罷倚闌干,午院沈沈綠意寒。借問春風何處有,石前幽竹石間蘭。

詩作於大正五年。(民國五年,公元一九一六年)

函山雜詠  十三首  選四

其一
昨夜著征衣,今朝入翠微。雲深山欲滅,天闊島頻飛。驛馬鈴聲遠,行人笑語稀。蕭蕭三十里,孤客已思歸。
其四
飄然辭故國,來宿葦湖湄。排悶何須酒,遣愁只有詩。古關秋至早,廢道鳥行遲。一夜征人夢,無端落柳枝。

故國指鄉里東京。
其五
百念冷如灰,靈泉洗濁埃。鳥啼天自曙,衣冷雨將來。幽樹沒青靄,閑花落碧苔。悠悠歸思少,卧見白雲堆。
其六
奈此宿痾何,眼花凝似珂。篆懷空挫折,壯志欲蹉跎。山老雲行急,雨新水響多。半宵眠不得,燈下默看蛾。

潄石明治二十三年(清光緒十六年,公元一八九零年),時作者有箱根之遊。

無題
傷心秋已到,嘔血骨猶存。病起期何日,夕陽還一村。

桃花馬上少年時,笑據銀鞍拂柳枝。綠水至今迢遞去,月明來照鬢如絲。

馬上青年老,鏡中白髮新。幸生天子國,願作太平民。

詩作於明治四十三年十月七日,時潄石患潰瘍病危稍愈之後。(八月二十三日胃出血,住修善寺)此段日子 ,得詩十三首。


潄石臨辭世之年,由八月十四日至十一月二十日胃病再發為止,凡有詩七十餘首,皆記月日,乃潄石一生中最後之詩篇。

明治維新後用西曆

八月十五日
五十年來處士分,豈期高蹈自離羣。蓽門不杜貧如道,茅屋偶空交似雲。天日蒼茫誰有賦?太虛寥廓我無文。慇勤寄與寒山子,饒舌松風獨待君。

饒舌:《傳燈錄,二十七》:「閭丘父入山訪之見寒(山)拾(得)二人圍鑪語笑,閭丘不覺致拜,二人連聲咄叱。寺僧驚愕曰:『大官何瘋狂漢耶?』寒山後執閭丘手而笑曰:『豐干饒舌 。』久而放之。」

八月十八日
行到天涯易白頭,故園何處得歸休。驚殘楚夢雲猶暗,聽盡吳歌月始愁。遶廓青山三面合,抱城春水一方流。眼前風物也堪喜,欲見桃花獨上樓。

八月十九日
老去歸來卧故丘,蕭條環堵意悠愁。透過藻色魚眠穩,落畫梅花鳥語愁。空翠山遙藏古寺,平蕪路遠沒春流。林塘日日教吾樂,富貴功名曷肯留。

環堵: 莊子讓王:原憲居魯 ,環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户不完,桑以為樞而甕牖,二室,褐以為塞,上漏下溼,匡坐而弦。

八月二十日
兩鬢衰來白幾莖,年華始識一朝傾。薰蕕臭堥D何物,胡蝶夢中寄此生。下屨空階淒露散,移牀廢砌亂蟬驚。清風滿地芭蕉影,搖曳午眠葉葉輕。

薰蕕:《左傳,僖公四年》:「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杜注:「薰,香草。蕕,臭草。言善易清 ,惡難除。」
胡蝶夢:《莊子,齊物論》:「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 ,此之謂物化。」王先謙集解:「周蝶必有分,而其入夢方覺。不知周蝶之分也,謂周為蝶可,謂蝶為周亦可,此則一而化矣。」

八月二十三日
寂寞光陰五十年,蕭條老去逐塵緣。無他愛竹三更韻,與眾栽松百丈禪。淡月微雲魚樂道,落花芳草島思天。春城日日東風好,欲賦歸來未買田。

八月二十八日
何須漫說布衣尊,數卷好書吾道存。陰盡始開芳草户,春來獨杜落花門。蕭條古佛風流寺,寂寞先生日涉園。村巷路深無過客,一庭修竹掩南軒。

八月二十九日
不愛帝城車馬喧,故山歸卧掩柴門。紅桃碧水春雲寺,暖日和風野靄村。人到渡頭垂柳盡,鳥來樹杪落花繁。前塘昨夜蕭蕭雨,促得細鱗入小園。

八月三十日
經來世故漫為憂,胸次欲攄不自由,誰道文章千古事,曾思質素百年謀。小才幾度行新境,大悟何時卧故丘。昨日閑庭風雨惡,芭蕉葉上復知秋。

八月三十日
詩思杳在野橋東,景物多橫淡靄中。緗水映邊帆露白,翠雲流處塔餘紅。桃花赫灼皆依日,柳色糢糊不厭風。縹緲孤愁春欲盡,還令一鳥入虛空。

九月一日
不入青山亦故鄉,春秋幾作好文章。託心雲水道機盡,結夢風塵世味長。坐到初更亡所思,起終三昧望夫蒼。鳥聲閑處人應靜,寂室薰來一炷香。

九月一日
石門路遠不容尋,曄日高懸雲外林。獨與青松同素志,終令白鶴解丹心。空山有影梅花冷,春澗無風藥草深。黃髯老漢憐無事,復坐虛堂獨撫琴。

九月二日
滿目江山夢堬鴃A指頭明月了吾癡。曾參石佛聽無法,漫作佯狂冒世規。白首南軒歸卧日,青衫北斗遠征時。先生不解降龍術,閉户空為閑適詩。

九月三日
大地從來日月長,普天何處不文章。雲黏閑葉雪前靜,風逐飛花雨後忙。三伏點愁惟泫露,四時關意是重陽。詩人自有公平眼,春夏秋冬盡故鄉。

九月五日
絕好文章天地大,四時寒暑不曾違。夭夭正晝桃將發,歷歷晴空鶴始飛。日月高懸何磊落,陰陽默照是靈威。勿令碧眼知消息,欲弄言辭墜俗機。

九月二十四日
擬將蝶蝶誘吟魂,且隔人生在畫村。花影半簾來着靜,風蹤滿地去無痕。小橋烹茗輕煙熟,午院曝書黃雀喧。一榻清機閒日月,詩成默默對清暄。

九月三十日
閑窗睡覺影參差,几上猶餘筆一枝。多病賣文秋入骨,細心構想寒砭肌。紅塵堆婺t賢道,碧落空中清淨詩。描到西風辭不足,看雲採菊在柬籬。

十月十五日
吾面難親向鏡親,吾心不見獨嗟貧。明朝市上屠牛客,今日山中觀道人。行盡邐迤天始闊,踏殘峆地猶新。縱橫曲折高還下 ,總是虛無總是真。

十一月十九日
大愚難到志難成,五十春秋瞬息程。觀道無言只入靜,拈詩有句獨求清。迢迢天外去雲影,籟籟風中落葉聲。忽見閑愁虛白上,東山月出半江明。

十一月二十日
真蹤寂寞杳難尋,欲抱虛懷步古今。碧山碧水何有我,蓋天蓋地是無心。依稀暮色月離草,錯落秋聲風在林。眼耳相忘身亦失,空中獨唱白雲吟。

此漱石絕筆也。詩集於大正五年(民國五年,公元一九一六年)八月十四日起至十一月二十日止,凡詩七十五首,每首均以月日計數,詩至十一月二十日後再無詩作,至十二月九日與世長辭。

吉川幸次郎曰:明治大正間作家,讀漢籍而心得尤多者 ,漱石第一,永井荷風可以雁行之。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