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森槐南


1..   2..   3..
 

夏目漱石漢詩     域外詩詞  (日本  朝鮮  越南)    夏承燾域外詞選     韓國寓言傳奇     阮鼎南     森川竹磎    高野竹隱



滿江紅  贈默鳳道人
鳳爾無言,空斂盡、煙霄彩翼。笑多少、文章奇瑞,半文錢值。蹈信甘輸黃鵠舉,歸昌難避冥鴻弋。便丹山、咫尺亦天涯,飛無力。    梧桐樹,聊棲息。琅玕實,還堪食。奈楚狂歌放,是窮愁極。材大古來為底用,江湖湖地蟲啾唧。敢隨鴉、猶作鳳凰聲,何如默。

此詞作於明治二十一年九月。槐南對默鳳之品行極為欽佩,並作七古長詩贈之。

賣花聲  讀孫君異題《岐阜提燈》詞,依韻和之
絡緯織愁工。窗戶玲瓏。回廊西畔竹梢風。搖曵棲簷涼月影,鐵馬丁東。    秋在碧花中。零落幽叢。依稀流出一螢紅。瞥見那人團扇底,小髻蟠龍。

明治十八年,時槐南與其父森春濤各有七言古長詩咏岐阜提燈。此詞則作於明治二十一年五月。當時此種提燈風行一時。森春濤詩中有云:爾來光焰將萬丈,岐阜燈名天下傳。

憶江南   書三夢詞人紅葉書扇詞後

生花筆,合是畫眉餘。才子春魂銷盡處,渠儂心事省來初。忍俊問何如。
檀痕掐,艷句界烏闌。好好群娃都品定,卿卿一字費吟安。寫到笑顰難。
箏語歇,偷笑背銀燈。年少多情由我損,春愁今夜為伊增。昨夜夢無凭。
風流罪,懺佛篆烟斜。虛夢早知周是蝶,前身不合鹿銜花。悔煞有情些。
華年憶,曾是可憎才。孔雀東南頻反顧,鴛鴦七十尚徘徊。鬢影為誰頹。
門前柳,憔悴任烏棲。今日樹猶如此也,當時有美一人兮。芳草月淒迷。

日本習俗每逢宴會皆有藝伎侑酒,歌舞娛客。清駐日本公使黎庶昌在紅葉館宴客時,隨員孫君異(即三夢詞人)為諸藝伎題扇,作憶江南八首 。槐南和之,兩人詞皆載鷗夢新志四十六集。今選錄六首。

生花筆: 相傳唐李白夢筆生花,自是才思才進。見五代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
畫眉: 漢書張敞傳:敞為婦畫眉 ,長安中傳張京兆眉嫵。
忍俊: 後傳燈錄卷七,僧問:飲光(伽葉)正見 ,為什麼見拈花却微笑?」:寬道禪師曰:忍俊不禁。
好好: 唐代名妓,杜牧有張好好詩。序云: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來樂籍中。
卿卿: 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惑溺:王安豐(戎)婦常卿安豐 ,安豐曰:媂人卿婿,與禮為不敬,後勿復爾。婦曰:親卿愛卿 ,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誰當卿卿。後世遂為狎眤愛稱。
一字費吟安: 唐盧延讓苦吟:吟安一個字 ,捻斷數莖鬚。
鹿銜花: 元楊維楨鐵崖詩集》《楊妃春睡圖詩中原句前身合是鹿銜花。典出佛經。
孔雀東南頻反顧: 見樂府詩集》《焦仲卿妻孔雀東南飛 ,五里一徘徊。
鴛鴦七十尚徘徊: 見樂府詩集古辭雞鳴鴛鴦七十二 ,羅列自成行。
門前柳,憔悴任烏棲: 見樂府詩集清商曲辭,簡文帝烏棲曲倡家高樹烏欲棲 ,羅帷翠被任君低。
樹猶如此: 晉書桓温傳: 温自江陵北伐,行經金城,見少時所種柳皆已十圍,慨然嘆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

蝶戀花   戲贈縫兒
小閣拈針無氣力。擲譜鴛鴦,嗔是相思式。却索尊前人愛惜。縫兒小字郎須識。   昨夜銅壺蓮漏滴。紅頰潮霞,淺笑燈前匿。翠黛今朝勻不得。眉心妙暈些兒墨。

縫兒,藝伎名。曾在紅葉館侍宴,槐南有詞贈之云:向客勸提金錯落,為人縫到嫁衣裳。以此伎為孫君異所眷 ,故槐南一再咏之。

銅壺蓮漏(銅壺滴漏): 古代計時器。唐李肇唐國史補:初慧遠以山中不知更漏 ,乃取銅葉製器,狀如蓮花,置盆水上,底孔漏水,半之則沉。每晝夜十二沉,為行道之節。

滿江紅
昨雨鳴階,撲簌簌,一庵黃葉。呼不出,殤魂灰冷,紙錢如蝶。赤子無知何事罪,青楓還灑誰人血。瘦夫婦,彳亍哭臨風,酸眸裂。   偎娘抱,投懷月。凭爺撫,垂眉髮。四年間賺我,笑容嫣瞥。縱使成人徒自苦,可知處世吾元拙。默焚香,祝爾早升天,姻縈結。

紙錢如蝶: 宋・高翥《信天巢遺稿・清明》:「紙灰飛作白蝴蝶,淚血染成紅杜鵑。」

明治二十三年冬,槐南之四歲幼子殤亡,哭以此詞,並作擬古樂府烏生八九子一首。

畢逋屋上烏,夜夜啼不止。問烏何所悲,烏生八九子。雄飛朝入烟,求食日中市。暮歸雌含哺,啞啞眾雛喜。野田有黃雀,山澤有白雉。决起雖云樂,終抱羅網恥 。不若烏將雛,甘守破巢裡。既免鷹隼猜,豈希羽毛美。相顧盡天倫,只願永如此。金柝飛嚴霜,淒氣砭骨髓。一雛卒披病,一雛旋已死。須臾八九雛,憔悴扶不起。母烏哭號啕,父烏凝睇視 。恐傷母烏心,背面强長躋。夜雲慘似黑,酸風吹棘枳。摧殘父母心,天地長已矣。哀哀復哀哀,悲嗚動人耳。唶我亦吞聲,淚下如流水。

滿江紅
今雨歡逢,斗酒會,來如其突。快一吐,平生奇氣,滿胸蓊勃。早被坐中紅袖擁,莫辭觴面黃流凸。若有人,不樂暗攢眉,深杯罰。   人間世,空奄忽。嗟聚散,傷存殁。莽漁郎大醉,一聲呵咄。我輩只應將佛駡,他年那可無名沒。向要離冢畔請相邀,諸君骨。

要離冢畔: 要離,春秋時吳國義士。後漢書梁鴻傳:及卒 ,伯通等為求葬地於要離冢畔。咸曰:要離烈士,而伯鸞(梁鴻字)清高,可令相近。」李賢注:要離 ,刺吳王僚子慶忌者。冢在今吳縣西,伯鸞在其北。

此詞載明治二十三年歲末鷗波新志五十四集。槐南有自注云:莽漁郎,以下數句指宮畸晴瀾。按宮畸是自由新聞記者,年少嗜酒,落拓不覊,工漢詩,效李長吉體。時人謂之鬼詩,宮畸所居曰天生我才閣,有詩集名宮畸焚詩

天生我才閣題壁七律四首   宮畸晴瀾

英雄廟下哭聲奇,吾黨不平荒骨知。此日捫心天侮我,當時學劍敵遭誰。覆尊洗腳新豐酒,乞食變名吳市箎。鬱鬱丈夫嘆利器,嗟哉兹土亦何為。
生為詩鬼晝啾啾,語不驚人死不休。直欲讀書破萬卷,除非對酒抵千秋。古今大局多顛倒,天地奇觀有髑髏。咄咄向空擲一筆,淋漓碎墨血橫流。
嘔血無多廿二年,浮雲富貴笑塵緣。金棺夜裂地中獄,鐵骨春醺杯堨P。詩到驚人終不死,世皆呼骨豈夫然。奇窮賣劍謝知己,一事功名真可憐。
鏗鏘春麗嘆奇才,劈手文章生面開。天下英雄獨焉耳,空中樓閣可乎哉。浩歌揮袂秋風動。大笑舉杯明月來。我豈灰飛烟滅去,白雲仙骨葬蓬萊。

賀新凉   讀紅樓夢用孫苕玉女史韻
情者痴如此。最傷心,迷花蝶花,吐絲蠶死。猶記屏山眉黛蹙,懶把嬌鬟攏起。空繪了,盈盈秋水。夢見分明醒恍惚,只風前,湘竹吹班淚。將影寫,個人字。   今生受盡淒涼幾。算知心,鸚哥雪白,侍兒鵑紫。氳薄難翻前定數,信道人間世事。離不脫,玉埋香瘞。悔煞前生聯木石,便靈河,岸上相逢未。誰長養,恨芽翠。

湘竹: 用舜二妃,湘夫人,湘竹淚典故。   侍兒鵑紫。: 黛玉婢紫鵑。   前生聯木石:紅樓夢引子中終身誤云:都道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紅樓夢・第五回》  靈河岸上:《紅樓夢・第一回》:「看見那靈河岸上三生石畔有棵絳珠仙草・・・・・・」

據《日本填詞史話》云:此詞作於明治二十三年。槐南於作前詞十年前(明治十三年)十八歲時,即在《新文詩》別集十號中發表《題紅樓夢後七律四首。又於明治二十五年時以槐南夢柯筆名,用日文寫紅樓夢序詞,並將紅樓夢第一回譯成日文(皆刊載城南評論)。又曾用日本寫紅樓夢評論,發表於早稻田文學第二十七期。從而可知,槐南是日本明治時期的紅學研究者。

孫苕玉,清代杭州女詩詞家。

賀新凉   讀紅樓夢   孫苕玉
情到深於此。竟甘心,為他腸斷,為他身死。夢醒紅樓人不見,簾影搖風驚起。漫贏得,新愁如水。為有前身因果在,伴今生,滴盡相思淚。頻喚取,顰兒字。   瀟湘館外春餘幾。襯苔痕,殘英一片,斷紅零紫。飄泊東風憐薄命,多少惜花心事。携鴉嘴,為花深瘞。歸去瑤台塵境杳,又爭知,此恨能消未。怕依歸,鎖蛾翠。

森槐南   題紅樓夢後
天荒地老奈情鍾,愁鎖紅樓十二重。有夢提醒長恨客,為郎憔悴可憐儂。春痕素月迷零蝶,花影香龕隱暮鐘。惆悵珠衣雲樣薄,仙城飄渺隔芙蓉。
一簾夜月吊啼烏,瘦到秋花影不扶。未必情深天亦老,這番恨足海應枯。雨雲休却空朝暮,金玉因緣定有無。誰道紅妝歸幻境,情芽吹恨長蘼蕪。
性蘭心蕙憶生前,蕙歇蘭銷更惘然。明月楚雲情易雨,梅花漢帳夢吹烟。雙非彩鳳飛無翼,翩若驚鴻影可憐。翠袖暮寒人倚竹,瀟湘館堬z哀弦。
蘭干曲曲綠陰陰,有客偷彈焦尾琴。鴛願牽絲春夢短,蘭因香悟夙根深。桃花小影憐紅雨,明月前身托素心。仙佩無聲魂不返,鴨爐灰冷海南沉。

明治二十三年,森槐南有賀新凉 - 讀紅樓夢》,用孫苕玉女史韻。十年前(明治十三年),時十八歲,發表紅樓夢後,七律四首(見上)。又於明治二十五年用日文寫紅樓夢序詞,並將紅樓夢第一回譯成日文,又曾用日文寫紅樓夢評論。從而可知。他是日本明治時代的"紅學家"。

蝶戀花   題鬢絲禪侶花影填詞圖
蝴蝶生生花底住。那似檀郎,花影填詞處。可可春鬟頻顧誤。畫成不管秋娘妬。   懺綺庵中情未悟,幾度徘徊,抱影花相慕。影乍無踪花墮霧。斜陽早轉廊陰去。

鬢絲禪侶: 森川竹磎別號。   懺綺庵:森川竹磎所居處題額。   秋娘: 唐代歌妓常用名,如杜秋娘,謝秋娘。

此詞為森川竹磎題其所繪紀念愛婢之花影填詞圖》而作。

沁園春   森川竹磎得閒集題詞
病是懨懨,也算人生,此際最閒。使閒中樂趣,金尊檀板,病中詩夢,紅粉青山。春鳥園林,秋花亭榭,恐怕潘郎星鬢斑 。流年早,伴簾前咏絮,謝妹烟鬤。   蠶眠。又界烏闌。問擬草,新詞刪不刪。定小紅吹笛,奴兒非醜,楊柳解舞,菩薩何蠻。倚竹幽居,懷人妙句,肯道頻伽吟骨孱。佳人笑,試相思琴調,流水潺湲。

潘郎星鬢斑: 用潘岳秋興賦典故。   咏絮: 用世說新語言語謝道韞咏絮典故 。   小紅: 宋范成大家妓名,後以贈姜夔,携之歸吳興,其夕大雪,過垂虹橋時,姜有詩云:自琢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橋 。   楊柳解舞: 用白居易姬人樊素善歌,小蠻善舞本事,有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   菩蕯蠻: 詞牌名,原為唐代自西域輸入之舞曲 。(唐)蘇鶚杜陽雜編:大中初,女蠻國入貢,危髻金冠,瓔珞被體 ,號菩蕯蠻隊。當時倡優遂制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聲其詞。   頻伽: 清代詞人郭麐之別號。

按: 此詞下片皆指竹磎於二十三歲時患病,侍婢能歌善舞,竹磎為之填詞配曲。後輯成得閒集。此婢遂遭森川母逐去 ,竹磎繪花影填詞圖留念。

金縷曲   題竹磎手謄琵琶記後
一部琵琶曲,說甚麽,微詞輕薄,借諷王四。興到偶然無不有,便道旁嘲隱指。是爾我,不平之事。花月風流閒筆墨 ,笑詩人,都似深文吏。如此者,太多矣。   阿誰為寫烏絲字。絕傷心,中郎際遇,五娘悲思。無可奈何三不從,此亦人間世耳。任射盡,酸風眸子。解識填詞風教補,算夫君,高則誠知己。嘆若輩,漫譏刺。

此詞載於明治二十四年鷗夢新志

琵琶曲: 中國元代戲曲名著。作者高則誠,元温州人。劇中主角是趙五娘與蔡邕,全書共四十二齣。其中家門有序曲沁園春,概括全戲大意:趙女姿容 ,蔡邕文業,兩月夫妻。奈朝廷黃榜,遍招賢士,高堂嚴命,强赴春闈。一舉鰲頭,再婚牛氏,利綰名牽竟不歸。饑荒歲,雙親俱喪,此際實堪悲。   堪悲趙女支持,剪下香雲送舅姑。把羅裙包土,築成墳墓。琵琶寫怨,竟往京畿。孝矣伯喈,賢哉牛氏,書館相逢最慘淒。重廬墓,一夫二婦,旌表耀門閭。按此序曲結束語為一夫二婦 ,旌表耀門閭。」可知是維護封建禮教之戲劇。但其中亦有抨擊貧士一旦登第,貪圖富貴,便拋棄父母妻子 ,入贅太師家為婿之醜行。

借諷王四: 據傳說高則誠寫此戲曲,為了規勸友人王四登第後,即棄妻入贅太師(蒙古人不花)家為婿。名曰《琵琶記》,以其上四個王字 ,即為王四。蒙古語呼牛為「不花」,故言再娶牛太師之女。又以王一為菜佣,故托名蔡邕諧音。王四之妻本姓周,《百家姓》書中「趙」為第一字 ,「周」為第五字,故謂之趙五娘。

三不從: 封建社會婦女之「三從」,未嫁從父,既嫁從夫,夫死從子,而趙五娘三者皆無可依靠 ,故云「三不從」。
夫君: 古代男子對友人敬稱,楚辭,唐宋詩亦有用之。

按: 森槐南此詞為否定此無稽之談而作。

日本三家詞箋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