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選   頁:  1..   2..   3..    4..     張伯駒-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劉成禺(1876年-1953年),本名問堯,字禺生,曾用名劉麟莊,筆名劉漢、漢公,壯夫,室名世載堂。湖北省江夏縣(今江夏區)人。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政治人物。著有《太平天國戰史》 ,《洪憲紀事詩》,《世載堂詩集》,《世載堂雜憶》等。
劉成禺曾隨孫中山從事革命,曾銜命在美國辦大同報,此外,舊體詩寫得相當好 ,,其膾炙人口者為洪憲紀事詩,孫中山,章太炎兩先生為之序,當時刊印無多,坊間上難購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决定重印此書,並將洪憲紀事詩七絕二百零八首,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連同張伯駒先生續洪憲紀事詩補注合刊成一書 ,,定名為洪憲紀事詩三種

自題洪憲紀事詩等四種
聽松花甲侈閑談,行卷鈔藏落木庵。淚海桑塵傷幾變,老隨水草寄江南。
移翻棋局半生餘,囊劍歸來百不如。料理此身長壽考,腹中留有未燒書。
霜鬢窺春尚未翁,捉花雕管漫隨風。異辭不見荒亭史,開國名賢過眼中。
八公草木晉家春,風景河山手筆新。萬里中原豪氣盡,江關歲晚作詩人。      甲戌早春   成禺
 

洪憲紀事詩自記

禺也少孤,未嘗學問,年弱冠,遠走重洋,十餘年間,耳目往還,皆自右至左,自左至右之文 ,父師所授,殆忘之矣。辛亥歸國,奉事都門,世變既多,誦讀亦廢。寅,巳之際,退處城南,僦孫退谷故宅居之,槐窗閑日,間理舊籍 。時項城銳意稱帝,內外騷然,朝野新語,日不暇給。遂舉所聞所見,隨筆紀錄,曰後孫公園雜識,存實事也。近二年來,轉徙廣海,長夏居珠江水閣,與張君瑞璣,時君功玖,胡君衍鸞諸人,間為文酒之會。偶檢嚴遂成明史雜咏,厲樊榭等南宋雜事詩閱之,友人曰:盍倣此例為洪憲紀事詩》若干首,附以《後孫公園雜識》,亦一代信史也。禺是其言,成詩二百餘章,携歸滬瀆,呈王師勝之,陳師介安及章先生太炎,均勸其詳註刊行,昭明真偽,諸老輩亦多索此稿者。昔孔云亭撰桃花扇傳奇,行間詩詞,多經當代名人大半塗改,成禺此本,大雅所譏,既經老輩宏獎,後來復尠正鈔,應加勒白,先刊詩二百餘章,敢奉前賢,用代墨楮,得荷批竄,是所錫幸。民國七年五月武昌劉成禺自記。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一
龍飛河北據幽燕,八十三晨大寶傳。一代興亡存故事,史家記日代編年。

袁籍河南項城,發軔天津李合肥幕下。朝鮮一役後,任山東巡撫,手練新建陸軍,為晚清陸軍之第四軍。陞任軍機大臣,北洋總督,外務部尚書。謫歸彰德,起任內閣總理大臣。清帝退位,舉任中華民國大總統。功名居處,皆在河北。洪憲稱帝,始於民國五年丙辰歲正月元日。取消於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凡稱帝八十三日。袁氏自稱,帝號由清室移轉,並非取之民國,故曰大寶傳也。(後孫公園雜錄)

孫中山   洪憲紀事詩

今春總師回粵,居觀音山粵秀樓。與禺生,少白,育航茗話榕陰石上。禺生方著洪憲紀事詩》成,暢談《新安天會》劇曲故事。予亦不禁啞然自笑。回憶二十年前,亡命江戶,偶論太平天國遺事;坐聞犬養木堂,曾根俊虎,各出關於太平朝之東西書籍,授禺生譯著。年餘,成太平天國戰史十六卷,予序而行之。今又成洪憲紀事詩》幾三百篇。前著之書,發揚民族主義。今著之詩,宣闡民主主義。鑑前車之得失,示來者之懲戒,國史庶有宗主,亦吾黨之光榮也。

民國十一年三月孫文敍於廣州粵秀樓

章太炎    洪憲紀事詩序

僭偽之主,不能無匡國功,而親蒞行陳,其要也。袁氏仕清,權藉已過矣,不遭削黜,固不敢有異志,趣之者滿洲宗室也。于臣子為非分,于華夏為有大功,志得意滿,矜而自帝,卒以覆滅者何哉?能合其眾而不能自將也。夫力不足者,必營於禨祥小數。袁氏晚節,匿深宮設周衛而不敢出,所任用者,皆蒙蔽為姦,神怪之說始興。以明太祖建號洪武;滿清獨太平軍為勁敵,其主洪氏也。武昌倡義者黎元洪;欲用其名以厭塞之,是以建元曰洪憲云。袁氏既覆,其佞臣猛將尚在,卒亂天下,今日無有言袁氏之功者矣。然其敗亡之故與其迫切而為是者,猶未明於遠近。國史虛置,為權貴所扼,其詳不可得而書也。武昌劉成禺禺生者,當袁氏亂政時,處京師久,習聞其事,以為衰亂之迹,率自裨官雜錄志之,然見之行事,不如詩歌之動人也。於是為洪憲紀事詩》幾三百篇,細大皆錄之。詩成示余,其詞瓌瑋可觀,余所知者略備矣。後之百年,庶幾作史者有所摭拾,雖袁氏亦將幸其傳也。

民國八年孟夏章炳麟序

劍川趙藩  題洪憲紀事詩

忍聽東風杜宇聲,新華春夢未分明。羣雄滇海張拳起,四友嵩山掉臂行。殿上君臣神慘淡,燈前兒女淚縱橫。如何舉世歌功德 ,不抵西人一字評。
怒駡何如嬉笑陳,劉郎也算有心人。軍書頗己嗟旁午,雜事還同寫秘辛。一德格天揮閣牓,五經掃地拜車塵。不堪最是諸名士,僥倖埋頭脫鬼薪。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二
洹德神人命至尊,洪天營造闢都垣。故開雙闕增奇數,便壓皇明十二門。

袁在彰德府城北洹水上,築洹上村。建築不甚宏偉,而頗大雅。袁被議歸彰德居之,署名洹上老人。起用入京 ,膺大總統選,眷屬多留洹上,曰發祥地也。北京議改帝制,先壯都城,內務總長朱啟鈐任營造。曰清代入關,因以盛京為陪都,命名承天府;北京則名順天府。今上登極,都城不宜襲北京名 ,且年頒洪憲,宜尊升曰洪天府,則南北有未統一之嫌。當北京開始營建,日者鄧某說袁克定宜先改造前門。清承明制,建十二門,前門不開,開則有凶。偶數不利,宜增奇數。乃改造外圈前門樓 ,使雄立高聳,張兩龍眼以窺南方。樓下前門洞緊閉雙扉,永不開啟,避免凶兆。拆去外圈城牆,廣為大路,雙繞圓弧,直趨內圈。前門原門為一,今析為二,一出一入,增為十三門 ,合天數壯皇極也。前門工竣,又於雙門內東西兩旁,每方造洋樓一座,兩兩對峙,為克定儲公安坐位也。日者曰:天長地久,不僅壓倒內城九門,並壓倒皇明,滿清內外十二門矣。(後孫公園雜錄)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三
岧嶢宮禁起新華,竟劃河嵩作帝家。王氣西來畿輔定,鞏城兵鐵洛陽花。

營造帝城諸臣,新華門內南海宮殿,皆稱新華宮。暫時油漆刷新,俟宣统遷出大內,由新華宮乃移入紫禁城,正居帝位。  日者鄧某進曰:中國王氣由塞外分兩枝入中國,長白山舉頂,蜿蜓西行,結穴北京,遂有遼,金,元,明,清七百年之皇運。一枝由塞外西南入關,橫亘太行八百里,渡河而西,結穴秦中,成長安五百年之皇運。太白終南舉頂,渡河而南,結穴洛陽,成東周,東漢,北朝之皇運。嵩山舉頂,嵩山居五嶽之中樞,惟嵩最貴。長安氣盡,北京氣疲,不如在洛陽一帶,跨河嵩以立陪都,此天子之大居正也。  項城曰:昔婁敬定關中,圖三輔,鄧先生亦婁敬也,善。於是相其陰陽,觀其流泉,劃河嵩之間為陪都,策劃宮室,營房,兵工廠諸制。擇洛陽西南為宮室營房,先建營房屯兵,今所稱西工是也。  案項城當國,三四年間,注意於整軍經武,其初以北洋六鎮為基礎,而取互相牽制主義。向聞北洋老將盧子嘉永祥言:北洋六師,四師長於騎兵,六師長於工兵,二師長於砲兵,五師長於輜重兵,一三師長於步兵,各有偏勝。於兵器亦然,滬廠長於造砲及砲彈,漢廠長於造步兵槍彈,粵廠長於造機關槍,德州偏於造槍彈。  項城乃始於洛陽造兵房,着手訓練新皇軍。又於鞏縣造大規模统一兵器工廠,擬先撥五千萬元籌辦此事。任蔣延梓為廠長。方開始建造屋宇,安置機件,工程甫及五分之一,而項城遽殂,遂停辦。西工屋宇營房,仍項城時之舊規也。
(錄洪憲祕辛袁世凱與中國)

湘陰陳嘉會  題洪憲紀事詩

滄桑閱罷百憂并,欲紀遺聞月旦評。却把南孤東馬意,新詩寫擬玉溪生。
蜉蝣託命原朝暮,魑魅窮形雜異同。志怪好憑麟角筆,不須瘢垢與芟礱。
天崩地陷空豪語,墓上征西更盜名。堪笑當塗矜讖緯,六張五角未分明。
四輔當時自謂賢,遺規猶是鳳皇年。長安社埵P兒戲,白狗丹雞亦可憐。
丹書鐵卷竟何存,佐命元功痛帝閽。位極人臣多蹇剝,最難開卷泣煩寃。
呼朋引類起羣奸,尚把欽擬鳳鸞。獨有孫郎差可恕,悔將鞍馬事曹瞞。

孫毓筠有自懺書。
第一仙人得得來,錦披曾許到蓬萊。如何洹上萋萋草,不及分香望雀臺。
項城臨死,手刃一姬,附葬墓側。
火色鳶肩年少新,不遑念及歲寒身。可堪遺老頭如雪,五百金來頌聖人。
華陽居士稱真隱,一代申屠著節操。古寺蕭蕭見朝簿,當前誰唱月兒高
蜀喬茂蘐先生,隱居北京法源志。施愚持参政院名單至,有先生名,以衰病謝絕,强剜一姓為王樹柟。此事關係一代名節 ,特為揚出。
當年我亦同張儉,今為遺山築史亭。莫笑劉生是瘋漢,一篇傳誦萬人聽。
余為寫歲寒詩思圖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九
皕宋圖書廣海籐,蕭然高閣類孤僧。詩人證得陳思罪,莫到瓊樓最上層。

世凱二子克文,字抱存,後署名寒雲。母朝鮮世家家,世凱駐韓時所納,早死,洪憲紀元贈第一宮妃。克定擁乃父稱帝,克文時作諷詩示幾諫之意,後以感遇詩獲罪 。詩云:乍虓L綿L自勝,陰晴向睨未分明。南回寒雁 掩孤月,西去驕風勳九城。駒隙留身滮@瞬,蛩聲吹夢欲三更。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初 ,克文逐日闢觴政於北海,結納名土,從者頗眾。克定陰遣嶺南詩人某窺克文動靜。某檢舉感遇》末二句詩意為反對帝制 。克定稟呈世凱,安置北海,禁其出入。克文唯摩挲宋板書籍金石尊彝,消磨歲月,故有《寒雲日記》,由丙辰正月起,十年無間。其後丙寅,丁卯二年手書日記,劉秉義得之,為之題跋影印刊行 。(夏口李以祉注釋)

附錄:劉秉義《袁寒雲丙寅丁卯日記跋》

余與寒雲公子雖無一面緣,讀其「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句 ,未嘗不悲其身世遭家多難悒悒窮困以終也。袁氏諸子,寒雲最有志學。喜結名流,故於書法詞章,旁及金石考訂之屬,卓然有獨到處。無他著作,僅日記十餘冊,詳載起居,交游,遺聞 ,政治,唱酬,考訂,逐日無間。洪憲後記政事者絕,蓋不欲評判人 ,而供人評判也。予得其丙寅,丁卯兩年日記,筆法勁秀,首尾完備,所記皆碑版泉幣考訂之學,間及朋友贈詠。中載圖百餘幅,又蘭亭縮拓十餘種最名貴。述政治身世者,只憶小桃紅詞感洪憲時之樂事 ,弔林白水詞哀復辟後之喪亂二條而已。餘冊散失殆盡,早年所記政聞二冊,又為張漢卿攜往遼瀋,毀於兵燹。今日可見者,予家所獲丙丁二冊。嗟乎!使袁氏帝制不為,寒雲以貴公子盡其所學 ,必能名世。當國破家亡之後,天復不假以年,求長此落拓江湖亦不得,所遺留者又僅此二冊日記,豈非命歟!予憫其志,悲其人,影印百版,願事表傳。

附:題劉少巖藏寒雲丙寅丁卯日記(武昌劉成禺題詞)

中壘搜書稿獲珍,卷中風度照麒麟。盛時典讌詩流盡,神墨讎題有故人。
世家興廢不須談,落拓江湖是好男。秀寫懷中棖觸意,建安才子褚河南。
寅卯親書首尾年,碑圖金石萬珠船。應知中歲多家難,記事曾無政一篇。
衣冠古夢拜吾劉,遺箸精刊到相州。風雨高樓皇二子,誰憐人物傳陳留。

忱綠先生來函云:《洪憲紀事詩本事注》中所傳寒雲之詩,為七律一章,特其發軔之初,尚有小小曲折人所未諗者 。斯作原稿,七律二章。題曰《分明》。前有小序,經易哭庵(順鼎)刪改,併為一章,乃以問世。寒雲於哭庵所刪,殊未愜意,曾錄原作示余,玆刊於次,以存其真:

乙卯秋偕雪姬遊頤和園泛舟昆池循御溝出夕止玉泉精舍
乍虓L綿L自勝,古臺荒檻一奕恣C波飛太液心無住,雲起魔崖夢欲騰。偶向遠林聞怨笛,獨臨靈室轉明燈。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
小院西風送晚晴,囂囂恩怨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東去驕風黯九城。駒隙去留滮@瞬,蛩聲催夢欲三更。山泉繞屋知清淺,微念滄波感不平。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
團城樓北海堂東,兄弟當年有賜宮。識得窗間名姓在,春風零落小桃紅。

袁克文因莫到瓊樓最上層」詩句,為儲公克定所忌。猶曹丕之於子建也 。世凱賜諸子克定,克文,克良北海離宮各一所。克文攜吳姬小桃紅,居雁翅樓。家諭禁與當朝名士往來唱和。克文無聊,小桃紅日為炊食。丙寅三月二日,寒雲日記云:秀英原名小桃紅 ,今名鶯鶯,咸予舊歡小字也。對之棖觸。爰致語曰:提起小兒名,昔夢已非,新歡又墜;漫言桃葉桃,春風依舊,人面誰家。又曰:薄倖興成小玉悲,折柳分釵,空尋斷夢;舊心漫與桃花說 ,愁紅汰綠,不似當年。蓋小桃已琵琶別抱矣。日記今藏秉義家。(嘉興劉秉義箋注)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一
六十分時侍聖躬,一聲臣諾一分中。諸公莫笑饒臣癖,分定汾陽王式通。

(第二句為安徽王源瀚改竄)

帝制取消,王式通與張一謁項城,張行常禮。王仍拜跪稱臣。事畢,同下值 。張謂王曰:書衡,汝真有臣癖,予與項城談話不過六十分鐘,汝足足稱臣六十聲。王曰:今上雖棄皇帝不為,予與項城君臣之分已定。汾陽王式通豈能效人首鼠兩端,過路撤橋,並跪拜稱臣之禮前日所屢為者 ,今亦不敢為耶?蒲圻覃壽有詩載順天時報曰:獨有王臣癖 ,聲聲不二臣。汾陽稱寄籍,江總認全身。即詠此事。奉軍入京,捕徐樹錚,誤獲王式通。警察緦監殷洪壽案問:汝徐樹錚耶?王應曰:誤矣 ,王式通也。殷大怒,連批王左右頰,呼王八旦王八旦者再。樊樊山一日與郭曾炘飲,曰:吾為王書衡得一妙對 ,面受二八旦,口稱六十臣。郭曰:二八旦吾知之矣 ,六十臣又出何典?樊曰:此劉麻哥之麻典也。有詩為證 。(孝感鄧北堂說事)

陳中嶽誦洛云:洪憲時予住嚴範孫先生家。先生曰:日下今有一絕妙好對曰:三千金呼二萬歲 ,一小時稱六十臣。對為王書衡,出則繆小山也。繆小山荃孫應詔入京,項城手贈三千金。小山入謝 。連呼萬歲兩聲。(後孫公園雜錄)

更多袁寒雲詩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