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張伯駒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一
一瞬泡漚世渺茫,笑他敗寇與成王。沐猴冠帶無今古,不止袁家有假皇。

人生短促,世事渺茫。癡者為權勢名利相爭奪殺伐,一部資治通鑒,不過成王敗寇 。皇帝也,總統也,執政也,大元帥也,沐猴冠帶,等而視之可矣,固不止袁氏有假皇也。武昌劉成禺君著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其中事實有不詳盡者 ,有出入者,亦有全非事實者,蓋聽傳聞,非身所經歷。項城叛清負國,不待蓋棺,即已論定。但此一代史事,至為繁多,亦不能以袁氏一人之罪而掩飾之顛倒之。吳則虞兄既示余劉氏洪憲紀事詩》 ,並謂當時事知者今無存人,屬余作《紀事詩補注。余與項城同邑,又屬戚誼,但仍從旁觀者著筆,是即是,非即非 ,不拘時,不限事,要供後人之不知者。又余與寒雲交獨厚,寫其事多諛辭,亦如魏武帝之雄武詭譎,陳思王之文采風流,固兩事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
親頒密詔敢承擔,莫喜珊瑚頂換藍。禍福一身難料理,只因受得侍郎銜。

戊戌,項城任直隸按察使,特命以侍郎候補。此六君子譚嗣同之謀 。譚密見項城,云上意要其殺榮祿,率兵圍頤和園。請訓時,光緒頒給密詔。此事關係項城一身之生死禍福。從旁觀來想,何以為之,當不出三途:一,將密詔閣置。但時久必洩露。對光緒則有不奉詔之罪 ,對那拉后則有不告密之罪。二,依詔行事。則尚有聶士成,宋慶之軍及北京旗營是否皆聽命。即殺榮祿,封電報鐵路,如此大事,尚有外國使館消息,光緒是否會先被害。三,告密 。當是熟慮並與所部將領密商,終出告密一途,賣帝賣友,舉國同憤。但此三途皆不能免罪。即候補侍郎一命,為災星照臨,無可迴避。項城戊戌紀略亦云自知非分 ,汗流浹背。無寸功受重賞,决不為福,項城早已知之,誠奸雄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
滅洋遽起義和拳,國祚垂危庚子年。日下蒼黃烽火急,魯齊猶是好桑田。

庚子,義和拳以扶清滅洋為號召。八國聯軍侵犯京師 ,帝后出走,烽火蒼黃。時項城任山東巡撫,不許義和團入境;齊魯二邦,男耕女織,猶是太平景象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
倚馬才華目一空,蒲盧擲罷臥芙蓉。材官四訪無尋處,却在花街柳巷中。

阮忠樞斗瞻,項城督直時,即為幕府,筆利而快,項城摺奏文札,皆出其手。有芙蓉癖,喜作麻雀牌戲,並好狎邪遊。嘗見其與先父數人打麻雀牌,日以繼夜,皆於牌桌及烟榻上飲食,倦則自以腰帶綑於椅背上。項城有要公,需彼屬稿,時時不見,命材官四尋,則已入勾欄中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六
文人雅興快飛翰,燭影搖紅到夜闌。杜斷房謀三害去,詩鐘一語換肥官。

張文襄之洞喜為詩鐘,督兩江時,夜為詩鐘集,限」「三唱。蔡乃煌一聯云:射虎斬蛟三害去,房謀杜斷兩賢同。正切時事。文襄即函告項城,向慶王推轂,蔡即得任上海關道。房謀杜斷,指文襄與項城;三害指瞿鴻X,岑春萱及盛宣懷。時瞿鴻X已罷軍機,岑及盛先後去任。及項城為帝制籌經費,派蔡赴粵辦理鴉片專買,為龍濟光槍殺。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七
霹靂一聲禍有因,包車風帽到天津。姻親不避層層黨,贈與存餘卅萬銀。

清末,項城聞開缺命,即於晚車戴紅風帽,獨坐包車,暗去天津,住英租界利順德飯店。直督楊士驤未敢往見,命其子謁項城,並贈銀六萬。先父往相晤,勸項城次晨即返京,速去彰德。先父兼任糧餉局總辦,有結餘銀三十萬兩未動,即以此款贈項城,為後日生計。先父在北洋,至辛亥迄任長蘆鹽運使。時管鹽政大臣為澤公(載澤),見先父謂為袁黨。先父對曰:不惟為袁黨,且有戚誼。故先父紀事詩,有抗言直認層層黨一語。後項城五子克權曾對余云:其父開缺時,五舅極為可感。但洪憲時却不甚賣力。此事項城諸子稍長者皆知之。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八
離亭誰與送征鞍,胆怯心驚獨去洹。惜別親朋無一個,却教風義出伶官。

項城軍機大臣開缺後,禍福莫測,即連夜去彰德,長子克定亦即去,時親朋無敢送行者,惟京伶姜妙香親送至洹上村,居數日始還,不圖風義出於藝人。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九
韜居指顧望銅臺,不數阿瞞橫槊才。猶記雄風傳詩句,一行獵馬急歸來。

世謂項城為武夫,不通翰墨,不盡然。項城能詩,大有阿瞞橫槊之概。罷軍機韜居彰德,園墅在洹水之南,當與銅雀臺相鄰。記其冬日即目詩有句云:數點征鴻迷處所,一行獵馬急歸來。氣象開闊 。又有一筆記曾載一則,謂項城年十三四歲,書一春聯云:大澤龍方蟄,中原鹿正肥。塾師為之咋舌 ,知非凡器。又京兆尹王達之父王翁植軒,曾語吳則虞兄云:涇川吳氏某女適潘,女年方二十歲,其夫病篤,女吞金殉,而夫竟起 ; 以烈婦請褒於朝,託王翁入內疏通。項城命吳闓生,王式通各擬一匾額以進。項城覽之皆不稱,立捷書一死回天四字 ,語妙雙關,羣皆嘆服。此額在抗日戰爭前,猶懸古溪潘氏宗祠。又四川萬懸師範學校校長鍾正楙,為章太炎先生弟子,元月朝賀,項城賜宴,酒半語鍾曰:你老師和我過不去 ,你去勸一勸。中國向來有兩塊萬歲牌,一塊是大成至聖先師,一塊是當今皇帝,太炎何不讓一塊給我?」鍾辭去時,項城問何求 ,曰:求為題數字。項城書一聯云:「天生我材必有用,他人愛子亦如余。」集句正切合師範校長身份,書大如斗 。則虞與鍾多年同事,此聯彼曾見之。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
一舉待看局可戡,勒兵不許過江南。乃翁自有囊中計,何用勳封一等男。

辛亥武昌事起,項城再出,飭馮國璋,段祺瑞率兵攻克武漢。馮國璋軍一舉下漢陽,清廷封馮一等男爵。時軍事政令,皆集中彰德,克定聞之大駡。旋項城電令馮勒兵勿過江 ,不久即有南北議和,清廷遜位之事。時先父在彰德總辦後路糧臺。為先父所親知者。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一
垂簾女后誤司晨,已兆當時鼎革新。亡國保皇前後事,如何都是姓梁人?

清祚之亡,實由於那拉后垂簾聽政。戊戌政變,康有為祖詒,梁任公啓超為保皇黨首領。清末開經濟特科,梁士詒本取列第一,西后視其籍貫曰:此人得勿是梁啓超本家否?軍機大臣聞之 ,乃斥列於後,仍黜不用。時張南皮頗賞識士詒。有某尚書謂張曰:此人一定是維新黨。單看其名字,頭是梁啓超之,尾是康祖詒之」南皮大笑 ,一時遂有「梁頭康尾」之謠。此見李伯元《南亭筆記》。士詒以此深為引恨。辛亥項城再出,士詒言於項城:將來功高震主,禍且不測 ,無如乘此時機,改變國體。項城遂决意促清室遜位。保皇,亡國,皆出於姓梁之人,亦巧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二
斷袖分桃事果真,後庭花唱隔江春。撒嬌慎勿高聲語,隔壁須防五大人。

克定有斷袖癖。左右侍僮,皆韶齡姣好。辛亥,先父在彰德總辦後路糧臺,居室與克定室隔壁。一日夜,有僮向克定撒嬌,克定曰:勿高聲,隔壁五大人聽見不好。蓋先父兄弟行五 ,項城諸子稱先父五舅,左右皆稱先父五大人也 。但先父已聞之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三
依然乘馬裼輕貂,何論新朝與舊朝。親貴不知亡國恨,侍從爭願佩軍刀。

清室遜位後,廕昌為總統府侍從武官長,清親貴如溥倫,載洵,載濤,皆請願充侍從武官,着軍服佩刀以為榮,竟不知亡國之恨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四
雙雙寶馬駕雲鸞,皇子金衣繪影看。新莽門前嚴警衛,行人莫進鐵闌干。

南北議和,項城就任總統。王湘綺有西苑門聯曰:民猶是也,國猶是也,何分南北?總而言之,統而言之,不是東西。上額為新莽門」 。昔新華門臨通衢,後築短牆鐵闌干,於門前圍一廣場,車馬由東西門出入,嚴警衛。余曾見項城諸子,乘雙馬車,着金花燕尾服,門前攝影。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五
依然頭腦是冬烘,早歲從龍起沛豐。為政只能稱好好,封疆重任誤癡聾。

商景祺,項城縣鄰邑沈丘人。項城初總督直隸時,高即教項城諸子蒙學。洪憲前,項城任其為山東巡按使。高頭腦冬烘,不諳政治,凡省中要事,部屬向其請示,不能可否,但連說好 ,時青島為德國佔領,德人為經濟侵略,欲修青島至某地鐵路,謁高商談。巡按使應禀承北京國務院,經指示後再為答覆,高則又連稱好 ,好。項城知之,恐其僨事,遂予以免職。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六
掛帶宮門事已殫,忍看骨肉起波瀾。南奔得脫陳王罪,應感方家四品官。

揚州方地山,項城任軍機時,課項城諸子。曾捐四品銜,於城南賃屋三間,置一妾非纏足者,自署其門曰大方家。室內撰一聯云:捐四品官 ,無地皮可刮。賃三間屋,以天足自娛。」項城三子克良有精神病,洪憲時言於項城,謂寒雲與項城某妾有曖昧事。項城盛怒,寒雲將罹不測 ,地山急挈寒雲去滬。後項城知為莫須有之事,意解,寒雲始歸京。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七
歌喉鶯囀遏停雲,兗沂諧音亦妙聞。斗筲敢窺豐沛地,列營且看護陵軍。

唐天喜,沈丘人,少時在鄉戲班演旦角,投軍歷擢至旅長,後任山東兗沂鎮守使。項城族弟世德,曾與余談及唐事曰:天喜任兗沂鎮守使 ,豈非開玩笑?兗沂眼子同音也 。民國二年,豫匪白狼竄擾皖豫間。時先父為河南都都督,以項城為袁氏祖墓所在,防匪竄及,檄唐旅趨項城縣,以野操為名,列營城外,匪聞之遠遁,唐旅旋亦撤回。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八
皇子親來上壽卮,三千珠履盡開眉。南崑北曲無人賞,忍睡提神待碰碑。

洪憲前歲,先父壽日,項城命寒雲來拜壽。時寒雲從趙子敬學崑曲,已能登場,但不便演,介紹曲家演崑曲三場,後為譚鑫培託兆碰碑。時已深夜,坐客皆倦,又對崑曲非知音者,乃忍睡提神 ,以待譚劇。譚來後,在余室休息。雷震春任招待,與對榻,,為其燒烟。譚扮戲時,余立其旁。譚着破黃靠,棉褲外着彩褲,以胭脂膏於左右頰塗抹兩三下 ,不數分鐘即扮竣登場,坐客為之一振。惜余此時尚不知戲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九
拜賀春元紀歲華,皇恩始感浩無涯。褒嘉數語消英氣,賜物先人已到家。

洪憲前歲元旦,先父命余去給項城拜年。項城在居仁堂,立案前,余行跪拜禮。項城以手扶掖之,問余年歲。余對:十八歲。項城曰:你到府媟礄t好吧?余對:正在模範上學。項城曰:好好上學,畢了業就到府堥荂A回去代我問你父親過年好。余辭退回家 ,甫入門,所賜之禮物已先到,為金絲猴皮褥兩副,狐皮,紫羔皮衣各一襲,書籍四部,食物等四包。時余正少年,向不服人,經此一事,英氣全消,不覺受牢籠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
智囊一去政紛紜,內閣人才迥不羣。龍鳳麒麟今不見,集靈囿內只餘君。

趙秉鈞卒後,段祺瑞代總理,旋由熊希齡繼任,梁任公,汪大夑皆任總長,當時稱人才內閣。國務院在三海集靈囿。王湘綺入京,一日見熊,笑謂曰:今日集靈囿 ,只餘君矣。」蓋謔其為龜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一
買贈佳人金屋嬌,封疆擢任氣何豪。啓霖多事煞風景,却上彈章拆鳳巢。

項城督直時,慶王奕劻長子載振去津。項城本與奕劻為一系,因善為款待,命巡警總辦段芝貴專司其事。段為設筵演劇,有女伶楊翠喜,色藝並佳,載振為之傾倒。段乃以鉅金買翠喜 ,並厚奩資,以贈載振。振回京,言於奕劻,段芝貴乃由候補道一擢而署理黑龍江巡撫。事為御史趙啓霖所知,摺奏彈劾,載振遂不敢納翠喜,歸鹽商王某。載振以查無實據了結 ,段則另以他事革職,永不敍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二
三邊節制寵超羣,穢史流傳事尚聞。一夜鎗聲行署外,可憐嚇走上將軍。

段芝貴卑鄙佞倖,而項城寵信之;各」字將軍皆督理一省軍務 ,獨芝貴為鎮安上將軍,封一等公,督理奉天軍務,兼節制吉林,黑龍江軍務。但楊翠喜一案,穢事流傳,東三省人固尚未忘,而芝貴更以位尊,恃寵而驕,奉天師長張作霖以次皆不服 。張派其參謀趙錫嘏持函謁先父,謂項城何用此人。先父回函云:可逕以兵攆之。張又派趙持函來,謂如此辦法,恐項城怪罪。先父又復函,並對趙云:「項城方面,有我負責 。」張遂命軍隊,夜於上將軍署外鳴槍示威,段遂踉蹌逃回北京。先父即向項城力保作霖任奉天將軍。後芝貴知之,恨先父刺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三
惟善用人善相人,頤張聲啞定非純。一生巧宦差能似,豈謂英雄是使君。

吳鼎昌,浙江人,其父在清代曾官四川,又稱四川人。日本留學洋翰林,清末任職大清銀行,入民國,任天津造幣廠廠長。初依附研究系,後又依附交通系。復辟失敗後,以日本留學夤緣識徐樹錚 ,又識倪嗣沖之駐京代表王樂三,得陪段芝貴打麻將。先父創辦鹽業銀行,總處設北京,京,津,滬,漢各設分行。先父任總理,張勳,袁乃寬任協理。先父復辟敗後,羈押於陸軍部 ,段芝貴乃派吳接收鹽業銀行為總理,但吳並非股東。先父移交大理院,北京行經理岳乾齋承吳意旨,不得余家人同意,延律師汪有齢作辯護人,律師費則為鹽業銀行股票十萬元 。大理院檢察長為張孝移(後日偽時為漢奸,日本投降,自服藥死。),堅持判先父死刑。汪辯護,改判無期徒刑。汪,張,吳,岳皆喝紹興酒打麻將朋友,乃先事謀好者。吳又通告鹽業銀行各股東 ,凡認股尚未交款者,限於年終前將款交齊,否則由他人認股交款。此皆為削減先父鹽業銀行股權之手段。先父案結後,經友相助,始將股款交足。段祺瑞成立親日內閣,吳任財政部次長 ,仍兼造幣廠長,又接辦大公報。鹽業銀行成立董事會 ,吳提議每年提三萬元捐作經濟研究費用,此即辦大公報》之資金 。吳云《大公報》為其獨資經營者非是。直皖戰,皖系失敗 。吳有日本妻,乃避匿日本租界,以造幣廠結餘三十萬獻於曹銳,得未被通緝。時余去瀋陽見張作霖,述鹽業銀行經過,張大憤慨,乃買鹽業銀行股票五萬 ,致電鹽業銀行總處,質問吳本非股東,何以任鹽業銀行總理。吴聞之,託北京行經理岳乾齋,副理朱虞生求張勳出面調解,結果以先父任鹽業銀行董事長了事。後吳又聯合鹽業 ,金城,中南,大陸,成立四行儲蓄會,吳任主任,錢永銘任副主任。國民黨時,吳主持大公報》 ,以小罵大帮忙姿態捧蔣,對蔣則稱「浙江人」;為蔣拉攏四川軍閥,則又以「四川人」出面,復成蔣嫡系中之重要人物 ,而「四行」亦納人蔣系之浙江財閥中。先後任蔣政府實業部長,貴州省政府主席,蔣之文官長。吳誠屬巧宦,而又奸刻 儇薄,但其子弟品質皆劣。吳亦嘗自語人:彼一生用巧,失於忠厚,天理報應,固不應有佳子弟也。洪憲時,梁士詒對吳曾向項城推荐。項城召見後,謂梁曰:「此人兩頤外張 ,有聲無音,當非純品,吾不用之。」吳每對人以此自豪,謂以項城之雄才大略,對彼猶畏忌之。項城能用人亦能相人,蓋謂吳之險詐非正,外見於形。吳以比曹孟德之於劉使君 ,何狂妄之甚!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四
王國遼東足自豪,曙村敗去鎮安逃。平生風義兼師友,帖子門生感報桃。

張作霖既趕走段芝貴,先父向項城保其繼任奉天將軍。張感先父之助,派參謀趙錫嘏送來門生帖子。直皖戰,皖系敗後,時孟恩遠為吉林督軍,張為佔取吉林,以軍攻之。孟以兵力不能敵 ,經調解,願讓出吉林地盤,率其師入關,張以鮑貴卿繼任。黑龍江督軍朱慶瀾亦辭退,張以吳俊陞繼任。張為東三省巡閱使,一日與先父夜談,張曰:昔承相助,今為遼東王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五
夜夜羊車幸八宮,爭承歡寵亦勞躬。事煩縱是食非少,滋補還須賴鹿茸。

項城有八妾,高麗人二,一為寒雲母,一為四子克端母。克端,天津鹽商綱總何仲瑾婿。五子克權,端方婿。七子克齊,孫寶琦婿。八子克軫,周馥婿。項城身後無多財產,皆由先父處理 。子女每人分到現款二三萬元,股票二三萬元。克端母只生克端一人,故早即困窘。六子克桓及八子克軫,九子,十一子同母,分產最多。其母為項城第五妾,項城最所寵愛。克桓代表袁家啓新洋灰公司股票股權 ,任總經理,於諸子中最富,然於諸子中品德亦最壞,其兄弟中艱窘者,坐視不予周恤。洪憲紀事詩》「 便殿凝燒鳳蠟紅」 一首失實,謂皇四子母為第一宮。四子母為高麗人,不當為第一宮,即高麗人可為第一宮,亦當為克文之母。又,獲寵幸者非五子之母,此為道聽途說者。項城食量甚健,每食除肴菜外 ,食大饅頭二枚,麪糊塗一碗,更多食鹿茸,製成粉置案上,隨時食之。項城之病,亦因腎虧多食鹿茸有以致之也。

袁世凱一妻九妾,有十七個兒子、十五個女兒、二十八個孫子、三十一個孫女,兒孫總和達九十一人。

維基百科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六
日月飇車去似飛,進呈鄉味到京畿。黑岡赤尾黃河鯉,那似淇泉巨鯽肥。

項城喜食魚 。黃河鯉魚以開封北黑岡口赤尾者為佳,開封令每日進奉。又淇水之源有一泉,產巨鯽,身扁數寸,名淇鯽,肥美勝於黑岡口赤尾河鯉。衛輝縣令每日命人撈取,貯泉水於大木桶中,由火車運京,項城更喜食之。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七
勝朝忍復夢昇平,每念慈恩涕淚零。惟有傳人余範秀,親承說戲失街亭

譚u培最為那拉后所寵眷,每念恩無不涕零。入民國,尚偶出演於前門文明茶園,余曾往聆其劇。總統府傳演,款遇不復似那拉后之優渥。時余三勝之孫余叔岩為府內尉,乃延譚於庶務司司長王某處,殷勤招待。譚向不收弟子,叔岩專學譚戲,乃經王介紹,拜譚為師,譚親為其說失街亭》(飾王平)一劇。譚字英秀,故叔岩以「範秀」名其軒。《失街亭》後叔岩傳於余。《紀事詩》之注,似由傳聞之誤。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八
將才培育習韜鈐,報主他年繼耿弇。天上恩榮龍虎榜,欽加衛侍武官銜。

項城成立陸軍混成模範團,內分步,騎,砲,工,輜及機關槍六科。項城以陸海軍大元帥自兼團長,蓋為培育將才,編練親軍。第一期畢業學員考取前十名者,皆加衛侍武官銜。叨此隆遇,無不感激圖報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九
廣收賀禮啓華筵,金鑄還嫌小八仙。更有言辭傳妙噱,全團捧腹盡譁然。

第一期模範團,陳光遠任團附。學員畢業舉行典禮,團附例訓話。陳不學,然又好作文語,以避人譏其無學。陳訓話云:你們已經畢業,由大元帥親手培養。大元帥對你們期望很大,你們要好好的幹,將來你們都不堪設想呵。」「不可限量」說成「不堪設想,全團為之大譁。後由模範團編成一師,陳率之任江西督軍,極貪婪,值其壽日,廣收賀禮,商會以赤金鑄八仙人一堂為祝,陳連稱好,好。後又曰:只可惜小一點。人傳以為笑柄。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
踉蹌列隊大街游,請願聲高索報酬。向背人心何用問,真民意最愛袁頭。

洪憲前,各省請願代表列隊游行至新華門前,高呼萬歲,完畢,每人各贈路費百元,遠道者二百元。各代表請增費,至於狂駡,後各贈二百元,糾葛始寢。見洪憲紀事詩》「金盡牀頭有甲兵」一首。按昔時銀洋以站人者銀質為優,次為光緒元寶,次為鷹洋,民國後,項城像銀洋銀質更優,號「袁頭」錢,人爭要之,乃真民意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