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張伯駒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1..   2..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一
新朝營建啓宏謀,猶勝三都作帝州。四十年來歌舞夢,朱家姊弟尚風流。

洪憲時,朱啓鈐任內務總長,籌備開國大典,修整城闕宮殿,皆出其手。女三小姐風流一時。有作京都竹枝詞者 ,詩有一輛汽車燈市口,朱三小姐出風頭。之句 。其六女公子嫁張學良之弟學銘,子朱光沐為學良之機要秘書,時見於歌臺舞榭中,四十年來風流未減。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二
籌安會堣洩坏,記者稱臣古未傳。佐命即無功不世,大名千古有佳聯。

 

籌安會六君子顧鰲,與薛大可齊名。薛上項城文,函內稱記者臣某,人多笑之 。當時有以顧鰲薛大可潘驢鄧小閒,此聯足以傳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三
連城和璧只空傳,不見禎符命受天。皇帝趙家稱白版,枉思淘井效孫堅。

傳國壐,李斯為篆,為秦六壐之一。子嬰降漢,獻於高帝,歷王葬迄魏晉猶在。(孫堅井中所得,或別是一壐。)永嘉亂後,璽遂失 。趙宋太宗無璽,稱白版皇帝。洪憲時向清宮索傳國壐,當係庶務司所為 ,不知學問。比取至,印文為皇帝之寶,並有滿文 ,不能用,始謀另製一壐。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四
提綫逢場傀儡牽,黃袍耀日冕朝天。珍珠龍眼應無價,魚目還疑薏苡圓。

洪憲時,備御極黃龍袍,由前門大柵欄瑞趺祥承製,繡金龍,雙目皆嵌以精圓珍珠。時日本有人造珍珠,光彩圓潤,與真者莫辨,故此金龍雙目之珍珠亦有偽者,當為庶務司經辦中飽 ,已不貲矣。又如項城賜給大員五色五角星帽章,五色為玉質,中嵌一小鑽石,項城諸子,及內官總長級,外官將軍,巡按使,始得受賜。余視先父之帽章上小鑽石為假者。或項城諸子帽章上小鑽石為真 ,其他皆假,然報銷則以真者論價。此與清內務府差缺之最能致富同。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五
佞險人云似士奇,移花手段他為私。收藏博得專家號,開國因燒洪憲瓷。

庶務司郭葆昌,為人機警險佞,頗似高士奇。洪憲時,郭進言應製洪憲瓷器,以為開國慶典,並請用故宮所藏精品作樣本。項城允之,任郭為景德鎮關監督,專司其事,郭乃提取文華殿大量精美瓷器 ,携以赴任。洪憲瓷製成,胎極薄,彩色圖樣皆美。項城逝後,郭提取文華殿之瓷器,盡歸其私有,並多以善價鬻於美國 ; 更於國內收買,郭遂成收藏瓷器專家。宣統寓天津張園時,郭又買得三希堂法帖之二希:王獻之中秋帖,王珣伯遠帖,曾與余商 ,索價二十萬售於余。以價昂不能收,郭死後歸其子。以朱啓鈐居間言於宋子文,郭子將所有瓷器捐於故宮,給獎金美金十萬元。按郭藏瓷器精品,早於其生前鬻出,此捐者皆普通之品 。所以獎給如此鉅款者,乃郭子將二希法帖獻於宋子文 ,此其代價也。後余於上海新民晚報揭露之,宋又將帖退還郭子。郭子携以去香港 。後由故宮博物院以重價將二希法帖購回。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六
要命彎弓足架肩,杏花仙是蕩魂仙。捧場文墨皆餘事,更賦瓊瑤坐御筵。

洪憲時,易實甫日於三慶園,廣德樓捧坤伶劉喜奎,鮮靈芝,張小仙。小仙擅演小放牛一劇 。(劉成禺君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兩班脚本鬥金釵詩注 ,謂鮮靈芝演小放牛,乃張小仙之誤。)小放牛一名杏花村,故小仙有杏花仙子之稱 。小仙有武工,能扳左右兩腿,足接于肩,實甫捧小仙詩有要命彎弓足架肩句 。項城賜宴瀛臺賦詩,實甫亦與焉。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七
兄不友于弟不恭,可堪桐葉事加封。鄉居豪橫民皆憤,何似陳橋宋太宗。

項城六弟世彤,無學問,項城在籍田產兩千餘畝,皆為其所有,居鄉豪橫,多行不義,人聞袁六大人之名,皆畏避之,故兄弟向不睦。劉君紀事詩載其致項城信 ,信中所云挑燈織履,次晨市之,非實 。又清停科舉後,興新學,項城與先父捐資於本縣百塚鋪(即古南頓,離城三十里)創辦學堂,建築為平瓦房。信中所云建宮殿四間及先父回項城,非實。後世彤將學堂房舍折毁,磚瓦木料器具盡運去其家 ,項城縣人盡知之,學堂遂廢。世彤性情,極如孔子所謂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者 。洪憲時曾來京,居中南海數月,復歸里,余曾去西車站相送。項城子無李世民,弟無趙光義,亦失敗之一因。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八
不在家鄉學種田,長門長子譜中傳。封侯只待無他事,更向奇人學劍仙。

袁克明伯達,為項城長兄之長之,夙居鄉。洪憲事起,自以為長門長子,當有封侯之望,遂由家鄉來京,寓余家無他事,專待封爵。時有衡陽龍佐才者,自稱為劍俠,段祺瑞任國務總理,尚給以諮議名義。余曾見於拱衛軍索團長家。彼伸左手,以右手撫之,肉中即現八卦太極形。又由余隨寫文語,彼去別室,余寫畢再喚其來(余所寫為余之志願,內錯寫一字,經塗抹改易,寫畢呼其來),彼出所寫與余同,所塗抹改易之字,彼亦塗抹改易。但未見其劍。次年余又訪之,問其劍,彼出一桃木小劍,謂彼曾與袁伯達看,放出若流星然,伯達願拜彼為師。時帝制已取銷,伯達已回里,無能問龍是否劍俠,今尚疑之,或亦日本催眠術之類。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九
龍蟠虎踞勢開場,豈願離山作子房。公爵何如男爵貴,清皇畢竟勝京皇。

辛亥,馮國璋率軍攻下漢陽,清廷封馮一等男爵 ; 洪憲時督理江蘇軍務,封一等公爵。段祺瑞投靠日本,馮與通謀,為倒袁之中堅。馮曾言彼雖不贊成共和,今不能再從袁氏作孽。項城調馮任參謀總長,馮以為調虎離山,不去京,乃遙領參謀部。項城命內使監阮忠樞斗瞻去南京晤馮,勸其以北洋團體為重。馮除於阮到日設筵接風外,日必與阮烟榻對談,餘時則由秘書長惲寶惠公孚陪伴,並暗中密示應付機宜。阮此一行,只是雙方敷衍。最後决定召集南京會議。阮致項城密電,馮簽字,交秘書長送電報室拍發。電文開首曰北京皇帝陛下。但此時馮之視北京皇帝,猶不如視清皇及日本天皇之高尊也。

   馮國璋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
諍言豈是出真忱,保護身家敢自任。勸退電文原有意,只堪一笑論誅心。

馮國璋召集南京會議勸項城退位,外邀張勳,倪嗣冲。張代表為張文生,倪則親到。張不發一言,倪則向馮詰責,不應破壞北洋團體。後山東代表丁世嶧謂袁信譽已隳,雖退就總統,亦難維持。倪厲聲反對,丁即退席。後又開會一次,兩方皆不多言,無結果而散。數日後,馮發勸退電文,內有請敝屣尊榮,生命財產由國璋擔保等語。此為惲公孚兄對余所言。公孚當時為馮之秘書長,亦即草此電文者。按馮勸退電文,非如嚴範孫先生剴切陳辭為袁氏謀之一片真誠,不僅勸項城取消帝制,並勸退總統位。電文內生命財產由國璋擔保」一語,及山東代表丁世嶧之言,已昭然若揭。蓋馮深恨於項城,若清室復辟,彼仍當封爵,共和則彼有繼任總統之望 ; 但無人為誅心之論耳。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一
但思何以利吾身,朋友交情豈有真。三變識時君子事,倒皇人是保皇人。

王祖同,先父任河南都督時為民政廳長,與陸榮廷有舊交。洪憲中,項城任為廣西巡按使,蓋對陸事羈縻也。馮國璋密電陸,介紹梁任公去廣西晤談。任公在戊戌為保皇首領,時號康梁」 ; 項城為總統時,任公曾出任總長,復辟之役,任公又隨段祺瑞反對。君子有三變,識時務者為俊傑。任公與陸晤,詳述當前局勢,陸遂宣告獨立,而王不知也。陸旋護送王回京。梁任公去廣西事 ,乃惲公孚兄對余言者。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二
六軍散去再收難,綠葉全無剩牡丹。南粵趙佗空有夢,龍王失水困沙灘。


龍濟光,洪憲時督理廣東軍務,特加郡王銜,後任兩廣巡閱使。帝制取消後,與革命軍戰敗,潰逃北京,猶携兩廣巡閱使印自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三
縱使龍興鼎革新,後來誰是繼承人。鄴臺只有陳思俊,惜少唐家李世民。

洪憲初,先父曾勸項城勿為,謂即使成功,難以為繼,試看後人誰為李世民耶? 清室遜位,洪憲帝制,克定皆力主持,但與籌安會之流謀,皆文人徒事空言,無實力武功。迨直皖諸將盡不用命,項城始感克定非李世民之才 ,然已晚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四
跪拜禮行最解頤,不知大事勢都移。東宮儲位何嘗定,却笑空言太子辭。

克定本無雄才大略,洪憲時以太子自居,見人對其行跪拜禮則喜。帝制勢漸非,項城頗懊喪,對克定時加訶責。克定不自安,一日見先父曰:辭去太子可乎?先父曰:儲位本未定 ,何從言辭耶?克定棫M無語。

張伯駒(1898年-1982年2月26日),本名家騏,字伯駒,以字行。別號叢碧,春遊主人,好好先生等。中國河南項城人,是收藏家和書畫家、詩詞學家及京劇研究家。其生父為張錦芳(1872年–1942年),養父為清末直隸總督及河南都督張鎮芳,表叔爲袁世凱。是民國四公子之一。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五
鵷行無與列朝班,禮聘蒲輪師友間。太子何嘗生羽翼,嵩山終不似商山。

洪憲時,趙爾巽李經義嚴範孫徐世昌為嵩山四友 ,不以臣視 ; 但與皇儲殊少見,亦非擁護帝制者,非似南山之四皓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六
羣言舉世已滔滔,假印刊章孰捉刀? 袁氏家規懲大過,一場戲演打龍袍。

克定偽印順天時報,皆言日本如何贊成帝制。洪憲勢漸非,項城頗不怡 。一日寒雲之妹以花生米進,包花生米之紙,則為真順天時報》。項城見之,始知所閱之《順天時報》 ,皆克定偽印,盛怒,命對克定施夏楚。袁氏家規,子弟有過,尊長令旁人撻之 ; 但他人對皇儲,何敢如此,只作比畫而已,亦如演一齣《打龍袍》戲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七
抗節書生可欽,陳王義更感人深。五元一命蘭亭本,早見瓊樓玉宇心。

吳則虞族人吳步蟾茂才,有落水蘭亭帖,後有鮮于學士諸跋,乃得自海源閣楊至堂家者 。帖中尚夾有包慎伯丁儉卿致楊至堂論蘭亭各一札 。茂才阻帝制,上書忤項城,幾不測,乃挾此帖求援於王式通。王固重安吳書法,見札細閱,因留茂才飯。適寒雲至,王告以故。寒雲帖果留下,云:我願送君到天津買船行。茂才曰:甚願。,寒雲挈之赴前門登車 。時囊無寸銖,向僕從索得五元,買車票去。茂才曰:「《落水蘭亭》可易名曰:《五元一命蘭亭 。》」及歸,安吳書札屬式通,《蘭亭》則歸寒雲,果易題曰《五元一命蘭亭》 。後此帖歸于右任,然「五元一命」四字,輒不可考,以質柳翼謀,柳亦不知其本事。江彤侯與茂才卯角交,曾記其事。後茂才為村塾師以老。段祺瑞執政時 ,有京兆尹某,延茂才入幕。茂才不願遠行,曰:「吾無第二《落水蘭亭》,也無第二寒雲公子 ; 五元難得,一命難全,不再入京矣!」 即此一事,足佩寒雲之落落,已早見「瓊樓玉宇」之心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八
小樹風隨大樹風,六軍不進敵相通。陳侯赤手終何濟,佇看新華夢已空。

項城任陳宧督理四川軍務,封一等侯,以當滇軍,倚畀甚重。陳所率軍隊,為馮玉祥部。馮為人叵測,見段祺瑞、 馮國璋皆反對帝制,乃與敵通而不戰。陳非有意反袁,惟赤手空拳,無可奈何,為保自身,遂亦宣告獨立。至此新華夢已近終場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九
舉國皆知是莽操,歌功頌德亦徒勞。人心已去軍心散,誓願空餘背八條。

洪憲時,凡在軍籍,每人皆發給一小手冊,內載八條,有報國保主愛民守紀律服從上級等,須宣誓背誦。但有歷史知識,對項城推倒清室,自為帝制,莫不知為操莽之事。人心未孚,軍心亦未固,雖宣誓背誦此八條,亦具文耳。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五十
泉源本自出東君,水到渠成勢已分。狗監虎賁皆反噬,大功坐付蔡將軍。

反帝倒袁,實為日本所操縱,勢已水到渠成 ; 段祺瑞、馮國璋皆反噬,諸軍不戰,蔡松坡固坐享其成也。按項城固當反,但段、 馮之反袁,尚有不同者。馮於清室,猶未忘恩,對項城負清,帝制自為,有鄙恨意 ; 又見人心向背,國際形勢,已於項城不利,且為自身尚有後望。段則投靠日本,擴張其皖系勢力,作賣國走狗,其罪尤甚於項城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