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袁克文(寒雲)   洹上詞                 進入書影                               



放大圖片

 


袁克文 (1890-1931),字豹岑,也作抱存,號寒雲。袁世凱的次子,母為朝鮮金氏。深受嗣母沈氏溺愛,對沈氏比對生母還親。一生花錢如流水,時常流連青樓妓館,沈氏不但不管,反而在袁世凱面前加 以袒護。袁世凱在家設館,聘請宿儒教授克文,克定等一起唸書,揚州才子方地山是其一。袁克文聰 明早慧,六歲識字,七歲讀經史,十歲就會寫文章,十五歲粗通詩詞歌賦,有才子之名,詩詞文學既佳 且捷。一生結交名士,飲酒唱和,無心於政事,疏懶成性。煙癖甚大,每天無事可做,一榻橫陳,鴉片消 耗一天二十元之多,等值當時三百斤大米。嗜好曲事,跟崑曲名家學習,自己粉墨登場。袁克文不贊 成帝制,但個人勢孤力單,生於封建家庭,幾乎不敢和老父說一句話。1915年,正是洪憲帝制密鑼緊 鼓,袁克文帶茖糽c到頤和園散心,感懷時事,寫下七律二首,就是最為傳誦的 "分明" ,以極其隱晦的喻意勸告其父勿留戀洪憲帝制,詩前有小序:

乙卯秋,偕雪姬游頤和園,泛舟昆池,循御溝出,夕止玉泉精舍。

乍虓L綿L自勝,古臺荒檻一奕恣C波飛太液心無住,雲起魔崖夢欲騰。
偶向遠林聞怨笛,獨臨靈室轉明燈。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 (袁寒文題寫感遇的扇面見圖)

小院西風送晚晴,囂囂恩怨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東去驕風黯九城。
駒隙去留滮@瞬,蛩聲催夢欲三更。山泉繞屋知清淺,微念滄波感不平。


當時袁克文拿給詩友品評,大名士易順鼎極為欣賞,但認為兩首詩本同一意思,于是將其合併為一,修改數字,另名之為"感遇" :

乍虓L綿L自勝,陰睛向晚未分明。南回寒雁淹孤月,西去驕風黯九城。
駒隙留身滮@瞬,蛩聲催夢欲三更。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

此詩傳出後,成為反制人士手中利器,說: 連項城的兒子都不贊成帝制,何況他人。

(袁世凱稱帝違背了歷史潮流,大失民心,不但全國人民反對,連他最親近有見識的人 也反對他稱帝。李鴻章的姪子李經義就曾當正色指出:"公甘冒大不韙,欲登九五之座,國家利害,人心從違,兩不顧慮。",還說:"如果皇帝那麽容易當 ,我先叔父早就在你之前做皇帝了。"袁克文不像他兄長袁克定那樣積極擁護帝制,一心想做太子,他一再反對父親當皇帝,曾勸說:"既做了總統,全國軍政大權在握 ,何必一定要做皇帝,清朝被推翻,共和深入民心,帝制决不可行。" 勸說無效,無可奈何,心有感而賦詩,就是上文的"感遇"詩。 袁世凱在全國人民的反對下,始終不敢公然舉行登基不典,閉門做了83天皇帝,原本答應支持袁稱帝的日本等國違背諾言,一手培植的親信又紛紛叛離,憂憤交加,內外夾攻,因病不治 ,一命鳴呼,換來身敗名裂,千古罵名。)

袁克文年輕時,迷戀過一個當紅女伶小靈芝,並為其賦詩曰:

腰肢乍歇袖初停,解語花前暗遞馨。偏向鏡中頻索笑,眉峰淡淡為誰青。

袁克文的老師方地方(1872-1936),與弟方爾咸有揚州二絕之譽,有才子之名,詩文既佳且捷,早年下 科場,興趣起來,時常放下自己卷子,替別人做槍手,結果中了他人,自己落第。後來索性不考,做起佯 狂玩世名士。洪憲帝制議起,因他拒不參加籌安會,得罪了袁世凱,棄職賦閒,流連詩酒。 1913年方地 山在(元二之際蟄居津門自嘲 ,詩中道:

生休矣復何求,出或無車食有魚。近市一樓天地窄,時還讀我邪阨恁C

袁世凱當了大總統後,袁克文整天和一群名士詩酒風流 ,結社于南海流水音,湘潭才子王王闓運曾做詩云:

流水音如天上琴,蘭亭獨有管弦心。衹應內史多麈事,不及五雲深處深。


袁世凱洪憲帝制登場之後 ,新華宮內不知從那堥茠熄ヮ央A說袁克文有圖謀儲君陰謀,他為避嫌,要 求其父援前清慣例封他為皇二子,以示無野心,但袁克定還是不放心,深恐克文黨羽日增,將來演出 一場李世民翦除建成,元吉的故事,有次更互相口角起來,被袁世凱知道了,大罵一頓。于是,袁克文 更名士起來,不問國事家事,詩酒自娛,流連忘返。 1916 年春,正是帝制逆潮鋪天而來時候,他卻邀集友人跑去賞花,楊雲史有詩云: (十二首選七)

韶華不可盡,極目一沾巾。白日煙花亂,青天燕雀新。
問古松能抱,尋碑日又斜。英雄皆好武,壯士半無家。
歲月猶兵甲,風流自物華。飛花千百載,一例後人嗟。
生事羞妻問,詩名與眾殊。春來花滿寺,感舊不能無。
春盡花猶盛,城陰載酒過。紅顏親來(暫缺一字,原文上下兩口字,待查),白眼看山河。
方外遨游慣,尊前感激多。海天尋佛道,杯渡欲如何。
松老乏明氣,詩亡李杜魂。黃昏車騎散,風月淡山門。

袁世凱死後葬在洹上村附近,一次楊度路過洹上,時逢清明,特意去拜祭,克文想起這位在籌安會的掌門人在政壇上呼風喚雨,氣不從一處來,便贈其一詩:

朱三不是縱橫才,死傍燕台事可哀。獨有楊家老招討,清明猶為上墳來

1915年,袁克文為了研習曲事,特邀江南著名昆曲名家趙子敬來京,向他學習。經過他的指點,技藝更加精湛。 這年,辮帥張勛進京,此公篤嗜昆曲,特邀京師昆曲名角至江西會館,演戲三天。袁克文也躋身其中,曾與溥侗合演他最拿手的(千忠戮)中的(慘睹),又名(八陽)。唱至聲淚俱下 ,目珙做鶠C 其表弟張伯駒為他賦詩云:

慷慨淋漓唱八陽,悲歌權當哭先皇。眼前多少忘恩事,說法惟應演刺湯。

1930年,袁克文和張伯駒,紅豆館主溥侗同登開明戲院舞台,演義務戲,一直演到深夜。卸妝後,克文意猶未盡,邀各人至城南花街買醉。一路踏雪而行。室外雖是漫天風雪 ,室內痁l暖燈明。一案置筆墨,一案置酒肴。那些風流客們聽說袁二公子駕臨,紛紛求他留下墨寶,姑娘們湊趣,有的為他研墨,有的為他伸紙。袁克文在這花團錦簇之中,即席賦踏莎行一首:

隨分衾稠,無端醉醒。銀床曾是留人睡。枕函一晌滯餘遄A蝯溯睋\都成憶。   依舊房櫳,乍寒情味,更誰肯替花憔悴。珠帘不卷畫屏空,眼前疑有天花墜。

尋章摘句,信手拈來。張伯駒也隨聲和曰:
銀燭垂消,金釵欲醉,荒雞數動還無睡。夢回珠幔漏初沉,寒夜定有人相憶。   酒後情腸,眼前風味,將別離更嫌憔悴。玉街歸去更無人,飄搖密雪如花墜。

袁克文擅詩詞,他的處女作寫于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他在北京西山翠微山的龍王堂度假,忽然興發,寫下一首五律:

醉涉翠微頂,狂歌興已酣。臨溪墮危石,尋徑越深潭。雲氣連千樹,鐘聲又一庵。蒼茫歸去晚,勝地此幽探。

1914年,克文刊印(寒雲詩集),分上,中,下三卷。由易實甫選定他的作品一百多首。仿宋字體,自己題箋,邪迉說C 印數不多,過了幾年,他自己手堣@本也沒有。後來,他的老師方地山為他找到一部朱印本,可惜只有上下卷,中卷闕如。地山在扉頁上題了一首七絕:

人間孤本寒雲集,初寫黃庭恰好時。手磠契暕晱I與,要君惜取少年時。

說起詩壇唱和,袁寒雲頗佩服的一位奇女子就是呂碧城。 呂碧城(1883-1943),安徽旌德人,字遁天,號聖因。晚年學佛後,法號寶蓮。 父呂鳳岐是光緒年間翰林。 十二歲喪父,隨母投奔在塘沽的舅父嚴朗軒。 1903年往天津讀書,被主持大公報的英華賞識,聘為助理編輯。 從此文名大著。 呂碧城善書畫,聲律,詩詞,十五六歲時的詩文已被前輩推崇,清末名士樊樊山更贊不絕口。 秋瑾最佩服她,曾邀他一起去日本。 1904年,由傅增湘主持,呂碧城在天津籌辦起中國第一所女子學校(北洋女子公學)。呂始任總教習,後升監督,時年僅21歲。 1906年改為北洋女子師範學堂,呂任校長。周恩來夫人鄧穎超曾是她名下學生。 1909年參加文學革命團體南社,提倡女子參與國家救亡大事。 如在(鄧尉觀梅)中,抒發心中抱負:

山河無恙銷兵氣,霖雨同功澤九垓。不是和羹勞素手,哪知香國有奇才。

民國後,任袁世凱公府秘書,籌安會起,呂不辭而去。

克文從天上降落人間,嘗盡世上甘苦滋味,看盡人世炎涼百態,所以他是豁達的。 他身邊總是裙釵環繞,勝友如雲,盡情享樂人生。 他或在絲竹弦管中粉墨登場,或在古物今玩中消磨歲月,或填詞度曲中打發時光。 他少有憂傷,甚或沒有時間去憂傷。 但克文雖然超脫,也終不能完全脫離塵世。 隨茼~華老去,回首往事,時有悲從中來的感嘆。 如在(吾生)一詩中,就流露出這種心境。

吾生能自棄,與世已學忘。猶懼為名累,何須辟谷方。此身宜放浪,此意獨彷徨。老去經愁慣,星星鬢欲蒼。

還有一闋蝶戀花:
繞市繁燈寒欲墜,夜未三更,遍是淒8N。依約舊時歌舞地,何當重識金銀氣。   又到秋風愁夢堙A白酒黃花,拼狺筑d醉。何處樓高容小睡,閑枝掛葉都憔悴。

民國二十年 (1931),克文因長女家宜病逝,鬱鬱不樂 。到方地山家閒坐,聊起準備將女兒葬於天津西沽的桃花堤,那埵酗@片江蘇義地,談話間,袁克文忽然冒出一句:"何妨多買些地呢",方地山當時答以沒有這個必要 ,事後想起才悟出這豈不是一語成讖了嗎。 過了一個多月,即3月22日晚,克文猝然卒於天津英租界五十八號兩宜里袁宅,卒年42歲。

袁克文死後,表弟張伯駒還打算收集他的詩文章,出版專集。 好友鄭逸梅收集了他的新華私乘,辛丙秘苑,三十年聞見聞述,雀譜,斝齋隨筆,日下春塵,流水音記,龜廣雜詩等著作 ,可惜最後沒有刊行。只印了一本洹上詞,與張伯駒的叢碧詞成為姐妹篇。

張伯駒挽以:

天涯落拓,故國荒涼。有酒且高歌,誰憐舊日王孫,新亭涕淚。
芳草淒迷,斜陽黯淡。逢春復傷逝,忍對無邊風月,如此江山。

袁克文的師,友兼親家方地山挽以:

聰明一世,胡塗一時,無可奈何惟有死。
生在天堂,能入地獄,為三太息欲何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