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選   頁: 1..   2..   3..   4..   5..     張伯駒-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四
授冊椒風不上壇,當筵雷雨跳靈官。故知薄藝通興廢,愧爾諸伶抆淚看。

乙卯九月二十三日為國務卿徐世昌生辰,大典籌備處文武官吏羣赴東單牌樓五條胡同相邸祝壽演劇。清室師傅陳寶琛亦在座。京師名角齊集,合演大登殿。孫菊仙扮皇帝 ,百官請聖上登寶座,菊仙謙讓,立壇下,連稱不敢不敢。說白曰:自從清室退位,從前皇帝已經沒有了。現在民國,並無皇帝。將來皇帝,尚未出現。我何人!我何人!我何敢!我何敢!忽指世昌曰:哈!現在誰個是你的皇帝?轉指陳寶琛曰:哈!現在誰個又是你的皇帝?退三步 ,將鬚一捋,大聲曰:哈!我又是誰個的皇帝?寶琛倚席掩淚不止。歸賦潄芳齋觀劇有感三絕句云:

鈞天夢不到溪山,宴郕膠嶽亦乾。誰憶梨園煙散後,白頭及見跳加官。
一曲何堪觸舊悲,卅年看舉壽人巵。相公亦是三朝老,寧記椒風授冊時。
凝碧池邊淚幾吞,一頒社飯味遺言。史家休薄伶官傳,猶感纏頭解報恩。

(如皋冒廣生商訂正)

案宮外演戲,先跳加官;宮內演戲,無官可加,先跳靈官祛邪。龍虎山只靈官一人,當門接引,三隻眼,紅鬚紅袍,左手挽 訣,右手持杵。宮內演戲則用靈官十人,選名角跳之。形象鬚袍,皆倣龍虎山靈官狀。清室退位,無跳靈官者。世昌壽劇先跳靈官,故寶琛大為傷感。(成禺補記)

案H老本集,題為六月初一日潄芳齋聽戲。尚有一首云:

此曲能聞第幾回?分明天樂梵王臺。昇平法曲乾隆日,婁縣尚書舊費才。

第二首注云:s申大婚禮成,元和癸酉始來京。實則指元和以駡東海。因潄芳齋而惡水竹村耳。H老一日與高步瀛談,高謂梅蘭芳美國贈博士,徐菊人亦贈博士 ,於菊人品格有虧。H老曰:春蘭秋菊,皆一時之秀也。(成禺再記)

趙竹老世丈曰:十年前,H老來滬,予張家宴。詢及水竹村人,H老以兩手撫其頰曰:替他不怕醜,腆然請我吃酒聽戲,膽敢對皇上用照會,派黃開甲代表入宮賀年賀節。(成禺補注)

陳散原先生曰:卅年看舉壽人巵,相公亦是三朝老,猶感纏頭解報恩。H師指示予云:此三句駡倒水竹祝壽。案H老為散原先生壬午鄉試座師。首藝題為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彫也 。散原七十,H菴贈詩有相看同時後彫身之句。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三十四
檀索歌高眾樂停,昇平遺曲髮星星。無端曼衍魚龍戲,笑煞前朝柳敬亭。

內廷供奉譚鑫培,亦名小叫天,湖北武昌省城小東門外沙湖人。幼隨父叫天入京,習鬚生,奉二黃聖手程長庚為師。長庚亦鄂人,常謂鑫培聲音神態,距鬚生甚遠,恐難成就。鑫培發奮 ,每長庚出台,必背台而坐,凡長庚演唱聲音清濁高下疾徐之度,簡練而揣摩之。年餘,自得理味,曰可以出而獻音矣,然神技猶未也。又向台而坐,凡長庚手足鬚眉動態與聲音高下疾徐輕重自然神合之處 ,出則默韻,居則演唱,有不恰於心者,明日即前往改正,於是者又年餘,親詣長庚曰,老師神藝,弟子已略得端倪。長庚使一演奏,大驚曰:鄂人二黃,吾子可得老夫衣缽。遂廣為延譽 。u培又入昇平署外班習藝,得洞悉有清一代劇曲及先正典型,此譚鬚民國初年對予自述,因予與鑫培為同邑里人也。民國四年,洪憲議起,袁項城壽辰,置廣讌演劇,盡招在京有名伶官入南海供奉 ,孫菊仙,譚鑫培不至。九門提督江朝宗,親率城廂駐兵挾持而行。u培沿途大笑,入新華門,乘官艇抵居仁堂,排劇時欲譚u培為新安天會主角 ,譚鑫培盛氣拒絕,乃改唱壓臺戲秦瓊賣馬,譚鑫培拿手戲也。演畢 ,鑫培不辭而去,大笑出新華門,抵家笑始息。人間何故大笑如此長遠。鑫培曰:我不願小叫,豈不可大笑乎。案清廷昇平署志年表檔案 ,譚鑫培光緒二十六年入內廷供奉,年四十歲。光緒三十年加銀二兩。(劉成禺詳記)

日人辻聽花書譚鑫培遺事(錄順天時報)

譚,鄂人,父為徽班鬚生,無短長,暇弄叫天鳥,故名叫天。譚襲父號,為小叫天,初學武生,既改唱鬚生,聲名大起。時汪桂芬負盛名,嫉其逼己,又輕其新進也。一日微服往觀,值譚演賣馬》 ,貌清癯,聲尤悲壯,舞鐧一段,更能將英雄失路侘傺無聊之狀,發揮盡致,不禁失聲嘆曰:是天生秦叔寶也,豎子成名矣。終身不演此劇。汪擅長如《取成都》等 ,亦譚所不演也。

光緒戊申年項成五十生辰,府中指定招待來賓四人,即那桐,鐵良,張允言,傅蘭泰也。是日集各班演戲,必有戲提調,以指揮諸伶。任之者那桐最稱職。戲為譚曰:今日宮保壽筵,君能連唱兩齣為我輩增色乎?譚不欲 ,曰:除非中堂為我請安耳。那桐大喜,乃屈一膝向譚曰:老板賞臉。譚無奈何。是日竟演四齣。羣稱那中堂具有能耐,會辦事,

孝欽萬壽,內廷傳戲,例須黎明入侍。而譚誤時,數傳未至,內務府大臣與譚契,為譚危。將及午,方見譚倉皇來。大臣跌足曰:休矣。內三四詢,左右莫能對,真老佛爺犯忌諱事也 。譚猶夷,半響不能作一語,忽投袂起,大步入朝孝欽。孝欽問,何來晚,譚從容 對曰:為黃粱擾,致失覺。兒女輩不敢以時刻呼喚,遂冒死罪。案梨園習於迷信,台前不言更,台後不言夢。更以。以黃粱。孝欽聞奏 ,諭內侍曰:渠齊家有方,着賞銀百兩,為治家者勸云。

附錄:昇平署志清昇平署始末

前清承明之舊,設教坊司,凡宮內行禮燕會,悉用領樂官妻領教坊女樂二十四名,序立奏樂。順治元年,別設隨鑾細樂太監十八人。凡巡幸與親詣郊壇祭祀,內傳承應,是為樂工任太監之始 ,順治八年,停止教坊司婦女入宮,悉改太監承應,額數定為四十八人。而扮演雜戲之人,亦羣集其中。康,雍多用內樂工試驗中和樂,乾隆初移入南府,名所居曰「內中和樂處」,習藝太監曰內學 。教坊司之名已由雍正七年改為和聲署,乾隆時張文敏照製諸院本,命內務府增多太監習之。乃於南花園移內中和樂,內學等太監習藝其內,遂名此在長街南之分府曰南府,別於在西華門內北之內務府 ,純廟有倣唐明皇教梨園子弟之意也。南府有內三學,曰內頭學,內二學,內三學;外二學,曰大學,小學,中和樂十番樂,跳索學。及乾隆十六年初次南巡,沿途供應演戲之風甚熾 ,尤以蘇州為盛,故御製詩有「艷舞新歌翻覺鬧」之句,蓋崐腔自魏良輔,梁伯龍創興後,高宗觀之而賞其藝,遂令織造府選人以進,隨至京師應差 ,以老郎廟為梨園總局,隸樂籍者先署名織造所轄之。老郎廟後以南府供奉需人,必由織造府選取,此等南來伶工,不能與太監雜居,來者多名輩,使之教授,後即安置景山之內在旗籍子弟讀書之官學同住 ,其後始及南府。逮乾隆五十年,景山已有三學,景山始與南府並稱,其外三學曰外頭學,外二學,外三學。首領定八品,學生無定額。嘉,道間一度將南府,景山合併為一,道光對民籍學生不能釋懷 ,至七年二月六日,再降明詔曰,將南府民籍學生全數退出,仍回原籍,並頒布昇平署官職錢糧著於令,詔云:南府著改為昇平署。不准有大差處名目,專以太監承應。自是昇平署規模大定 ,歷年八十五,迄宣統三年隨滿清以俱亡耳。

  譚u培      孫菊仙    汪桂芬    (日人)辻聽花

  陳寶琛      陳三立(散原)

昇平署

《順天時報》日本人在中國出版的重要中文報紙,外國人在北京出版的第1張日報。1901年10月創刊。創辦人中島真雄。1905年 3月,由日本駐華公使館接辦,成為日本外務省在中國的「半官方」言論機關。日出對開 2張。最高日銷量達 1.2萬份。歷任社長有上野岩太郎、龜井陸良等。在中國很多重要城市派有記者和通訊員,搜集政局內幕和有關軍事、政治、經濟等方面的情報。因干涉中國內政,支持親日軍閥,遭到中國人民強烈反對,曾多次發生報販拒賣、 郵電工人拒寄事件。人稱 「逆天時報」。1930年3月26日停刊。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