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選   頁: 1..   2..   3..   4..   5..     張伯駒-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二
兩班腳本鬭金釵,歌滿春園花滿街。觀客無須爭座位,讓他親貴占頭排。

乙卯年北京鬧洪憲熱,人物麕集都下,爭尚戲迷。三慶園,廣德樓兩班競技,廣德樓以鮮靈芝為主角,三慶園以劉喜奎為主角。廣德樓天花板所繪四裔人物朝貢圖,裝束風俗 ,形態奇詭,云為乾隆八十萬壽時,搜羅四裔色目種族,驛會日下,賜宴上壽,各奏土戲,內府製為王會圖》以誇大四夷來朝之盛 。廣德班賡颺盛典,乃摩繪原圖於樓頂。兩班皆坤角,捧者又為左右袒,各張一幟,互鬭雄長。易實圃尤傾倒鮮靈芝,當時袁氏諸子,要人文客長包兩班頭二排 。喜奎,靈芝出臺,實圃必納首懷中,高撑兩掌亂拍,曰:此喝手彩也。某日靈芝演小放牛,其夫跟包倚鬼門而望 ,小丑指靈芝向其夫說白曰:你真是裝龍像龍,裝鳳像鳳。實圃坐前排,一躍而起,大呼曰,我有妙對,諸君請聽:我願他嫁狗隨狗,嫁雞隨雞。樊樊山有詩四章,歌詠其事。(蒲圻覃壽堃孝方補記)

案廣德樓始於明季,其臺柱一聯,傳為吳梅村應清詔入京再補祭酒時所題。臺柱聯云:大千秋色在眉頭,看遍玉影珠光,重遊瞻部;十萬春花如夢堙A記得丁歌甲舞,曾醉崐崙 。(孝感李啟琛補注)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三
分曹王後見名稱,逃姓冥冥喬左丞。遺墨幾經陵谷變,秋龕曳杖淚胡僧。

隆裕遜位,喬茂蘐樹柟以學部左丞,碩學清望,不願廁身新國,退居法源寺。青燈古佛,蕭然一室,過談只老門生耳。項城設參政院,為帝制請願張本,搜羅前清有德望之遺臣 。蜀人施愚者,茂老至友紀雲子,以鄉世誼屢持參政名單,中列茂老名,說其屈就。茂老曰:得之矣。施愚最後持名單至,乃執筆顧愚曰,容我改一字可乎?急於名單上濃塗字改易字 ,曰王樹柟最喜作官,可謂一舉而兩全其美。嘉會,茂老忘年交也。事後來京親告原委。予笑曰:真世說新語中之神品 。故余所撰洪憲詩題詞:華陽居士稱真隱,一代申屠著節操。古寺蕭蕭見朝簿,當前誰唱月兒高。又學部初開 ,喬先生樹柟為左丞,魯人孟慶榮為右丞,而榮中堂慶為學部尚書。同時有高姓兄弟兩御史,一名高樹,一名高柟,喜劾權貴。都人皆謂出茂老意。學部中人為佳對云:喬樹柟併吞高御史 ,孟慶榮顛倒老中堂。茂老姓名皆有掌故。(湘陰陳嘉會日記摘錄)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五
三十六宮春雨中,品花二十四番風。帝城雲樹新恩澤,祕說仇家畫筆工。

中華民國洪憲元年元旦,行宮內外朝賀禮,分封六宮。顧鼇等呈進三十六宮春雨圖,軸中題三十六宮都是春,開卷書王維詩雲堳珓兜欞魋 ,雨中春樹萬人家一聯。云仇十洲名筆也。又二十四番花信風圖何人呈進儲公克定,云亦十洲名畫。曰坐向松窗彈玉琴 。曰皎如玉樹臨風前。曰芙蓉向臉兩邊開。曰水荇牽風翠帶長。曰幾人相憶在江樓。曰玉人何處教吹簫。曰沉香亭北倚闌干。曰英姿爽颯來酣戰。曰春風不度玉門關。曰回頭一笑百媚生 。曰碧紗如煙隔窗語。曰綠楊宜作兩家春。曰温泉水滑洗凝脂。曰何用別尋方外去。曰不容待得晚菘嘗。曰池荷雨後衣香起。曰一葉扁舟宿葦花。曰倒樽盡日忘歸去。曰笑倚東窗白玉牀。曰佳人拾翠春相問 。曰漢口夕陽斜度鳥。曰夜深還過女牆來。曰且將團扇暫徘徊。曰到岸請君回首望。共二十四冊。各題唐詩一句,當時傳鈔者如此。近見道光時訓導歙縣程奐輪先生雅扶刊印春風二十四譜一冊 ,與仇畫所題二十四詩句無異。其祕戲春圖。精刊寸方石章二十四方。以形容詩句之意義。仇畫或屬贋品。抑印章摩倣仇畫,見聞所及,姑記闕疑。(秋浦許世英同觀畫冊)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八
軍前斬奏命川東,禮授銀刀遏必隆。不料馮家收國器,當年辜負索清宮。

項城憂征滇之師曠日無功,左右獻策者曰:非照乾隆征準廓爾故事,懲辦一二統兵大員,不足樹皇國之威權。乾隆以遏必隆刀斬欽差大臣大學士訥親于班攔山,一鼓而肅清金川。乾綱獨斷 ,前例可行。項城首頷。遣人赴清宮索遏必隆刀,清室派師傅世續齎刀呈奉新華宮。項城遂詔文武百官齊集居仁堂,行授刀典禮,儀式隆重。策曰:命汝雷震春為西征軍軍政執法大臣 ,禮授遏必隆刀,星夜馳赴前敵,如朕親臨。凡西征將帥退葸不前,執刀行法,先斬後奏,不得稍情面 ,謹遵王命云云。震春赴川不久,洪憲消亡。歸過江南時,馮國璋被選副總統,乃繳刀於國璋。刀今尚留馮家,國器也。案遏必隆,清代開國勳戚,入關有大功,與鰲拜同被任顧命大臣 ,輔助康熙,自製寶刀。柄與鞘,純銀合寶石混鑄,光彩奪目。刀鋼百鍊,斬鐵如泥,長二尺五寸,後進藏內府。訥親,遏必隆之嫡孫,督兵經略金川,屢敗喪師,乾隆十三年十二月 ,命侍衛鄂實監訥親還,誅以誓眾。十四年正月。復諭鄂實即途中行刑,抵班攔山伏誅。敕曰:以乃祖遏必隆刀,斬彼不肖之孫,全軍震慴,金川遂平。咸豐初年。賽尚阿督廣西,曾賜遏必隆刀 。此後清廷賜刀凡四人;賜奉命大將軍惠親王綿奕銳握M。參贊大臣僧格林沁納庫尼索刀,防堵林鳳祥,李開芳。賜欽差大臣勝保神雀刀,辦理直隸山西防務。賜恭親王奕訢白虹刀,辦理京師城防 。(此刀即奕訢為皇子時所佩。)(濮伯欣,陳仲騫兩先生訂正說事)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九
和介流風柳下尊,都門去去默無言。燕詩并剪翻憐汝,春酒秋花尚有園。

趙城張瑞璣衡玉,以名進士權長安縣事。結同盟會,謀覆清祚。選眾議院議員。帝制議起,衡玉留京,放浪詩酒,漫駡當時,側目者將入以謀反之罪。予告之曰:吾輩開黨開國 ,自有不世之功名,何必葬身虎穴,與含香傅粉者爭一日邪正之長耶!衡玉大悟,日飾酒瘋,得養疾歸里。近搜遺翰,痛感人琴。其歌詠洪憲時事,足資史料考證者,如幽燕雜感十四首:

幽燕王氣啟雄圖,山脈河源拱上都。宮殿千門將作監,城關九道執金吾。龍顏日角瞻天表,碧篆丹文搜祕書。一例羣臣功德頌 ,聲聲萬歲聽山呼。
真人五色氣成雲,共說中原又有君。天語荒唐靈運夢,元符神異子雲文。新朝子弟從龍貴,舊部材官汗馬勳。一領黃袍匆遽甚,陳橋爭忍負三軍。
神州莽蕩造英雄,震世威名震主功。地下篆文齊九錫,塚中枯骨漢三公。舊宮褘翟新公主,內寵貂蟬女侍中。省識人間皇帝貴,朝儀忙煞叔孫通。
當年慷慨誓明神,指日盟心字字真。早識寄奴應受命,近傳吳使已稱臣。共和日月風燈影,一統河山戰馬塵。昨日紀元新詔下,太平簫鼓萬家春。
玉籙金符眷一身,似聞水火拯吾民。星精有力平三猾,書幣何勞問四鄰。祖父英名猶貫耳,子孫龍種已生麟。東丹莫問蹊田事,天子河南已有人。
廟堂隻手運神籌,十萬貔貅坐上游。新貴侍中千狗尾,通侯關內幾羊頭。山陽奉祀猶存漢,箕子為奴竟入周。第一功名楚三戶,河山鐵券共千秋。
龍顏隆準好威儀,都是天潢玉樹枝。不作開元花萼夢,能吟陳思豆箕詩。六朝貴列侯王表,四皓榮為太子師。容得中山沉酒色,官家家法本寬慈。
天語温存故舊深,嵩山落落幾知音。少微未死留佳話,元老雖生有愧心。史傳千秋誰白璧,人才百鍊化柔金。蒼生渴望新恩澤,辛苦諸公作雨霖。
曾塗景運自天開,高築繁陽受禪臺。修史應刪宦官傳,論功還仗客卿才。八方赦詔雲中下,五色文裘海外來。湘綺老人真解事,緯經讖史有心裁。

關塞無塵海宇清,中朝知有聖人生。能令冒頓稱臣僕,曾約契丹為弟兄。社鼓已行王氏臘,義旗那有漢家兵。帝王代運尋常事 ,莫恤千秋身後名。
鳳詔龍書隔歲頒,春風不到五華山。魏王正議三推禮,莊蹻遙連六詔蠻。翡翠明珠無貢物,碧雞金馬閉雄關。飛來一紙陳琳檄,好愈頭風開笑顏。
龍魚飯罷獨歔欷,一卷兵書握妙機。未許𤏡人憑地險,要令孟獲識天威。鐵橋紀戰碑猶在 ,玉斧分河計已非。寄語受恩諸將帥,提軍早奏凱歌歸。
推枰斂手意茫然,絕好金甌竟不全。近畏羅施憑鬼國,遠防巴子據南川。江淮千里杯蛇影,嶺表三軍風鶴天。聞道深宮憂不寐,將軍努力掃烽煙。
落日河山影寂寥,刼灰千載未全銷。漫天刀劍脩羅雨,捲地風波宦海潮。午夜鵂鶹長樂殿,三春杜宇天津橋。薄才不上平南頌,好作漁樵答聖朝。

寒雲歌   都門觀袁二公子演劇作

宣南夜靜月皚皚,鼓板聲沈簫管哀。萬手如雷爭拍掌,寒雲說法親登臺。蒼涼一曲萬聲靜,坐客三千齊輟茗。英雄已化刼餘灰,公子尚留可憐影。影事回頭倍愴然,新華春夢散如烟。薊門明月照荒殿 ,洹上秋風老墓田。皇子當年各崢嶸,連宅隆慶分授經。建安才子推陳思,北地文章數任城。梁園賓客多名士,日下聲名跨諸子。夜宴已行皇帝儀,早朝不廢家人禮。燈火繁華狎客樓 ,新聲都會按涼州。子固紅牙教拍板,李憑白髮授箜篌。阿父黃袍初試身,長兄玉冊已銘勳。可惜老謀太匆遽,蒼龍九子未生麟。輸著滿盤棋已枯,一身琴劍落江湖。橫槊賦詩長已矣 ,燃箕煮豆胡為乎!朅來再到長安市,故吏門生尚未死。紛紛車馬向朱門,翻覆人情薄如紙。兩年幾度閱滄桑,歌舞湖山已夕陽。袍笏君臣纔散宴,笙歌傀儡又登場。悟澈華嚴世界塵 ,夜冠優孟本非真。同是梨園都中客,傷心曾作上臺人。上臺知有下臺日,籠袖尚存粉墨筆。羽商七調有傳圖,南北九宮都協律。水晶如意玉連環,古裝結束供人看。灑淚非關何滿子 ,吞聲猶唱念家山。南曲清簫北絃索,哀絲豪作相間作。可憐失水混江龍,化作無家紇干雀。無限河山容易別,落花流水聲淒咽。愁侶相逢侗將軍,天潢舊譜向誰說?(清皇室將軍溥侗 ,工演劇,與寒雲公子同社。)兩朝龍種各風流,一曲後庭千古愁。天寶伶人餘白髮,開元傳法有傳頭。(孫供奉菊仙,時年七十六,亦與寒雲同社演。)茶烟已歇漏沉沉,入耳悽涼亡國音。一江春水降王淚,三月杜鵑帝子心。我是飄零秋後葉,重來又看長安月。屏山酒海不成春,一劇未終愁百結。中原豺狼正縱橫,半壁河山尚太平。寄語貞元舊朝士,同將老淚哭蒼生。

更多袁寒雲詩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