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汪元量   頁:  1..   2..   3..
 

汪元量,字大有,號水雲,自稱江南倦客,錢塘人。生於宋理宗淳祐六至十年(1246~1250)間一個儒而琴家庭。盛年以詞章給事宮掖,並以琴事謝太后及王昭儀。南宋末年,賈似道專政攬權,皇帝荒淫奢靡,不問民間疾苦,朝庭為小人把持,對外主和,假奏捷報,稱臣納貢,嚴苛重稅,國政日衰,最終元兵南驅直進。宋恭帝二年(1276),臨安失守,國亡。水雲隨三宮被擄北上,沿途所見,凡可喜,可歌,可泣,可驚者,均紀於詩中。其著名之組詩湖州歌九十八首,就是成於此時。留燕期間,數度獄中探視文天祥。後隨瀛國公出居庸關,至上都,輾轉赴內地。返大都以後,又以元世祖使者身份奉使代祀嶽瀆東海。至元二十五年(1288),乞歸,宋舊宮人等為詩詞送別。抵杭之後,又有湘蜀之行,後築湖山隱於西湖。約在元仁宗延祐四,五年間(1317,1318)以後去世。傳世有湖山類稿水雲集水雲詩水雲詞等。

水雲詞 (彊邨叢書本)     湖山類稿

醉歌十首   賈魏公府三首   杭州雜詩和林石田二十三首   送琴師毛敏仲北行三首   湖州歌九十八首   越州歌二十首   亡宋故人分嫁北匠


(亡國前)記錄上層社會華靡享樂的生活

亡國前,記錄上層社會奢靡享樂的生活,汪元量早年曾以詞章給事宮掖,出入宮廷,對這種情況非常了解。如西湖舊夢》其二云:「如此湖山正好嬉 ,遊人船上醉如泥。」,其三云:「回首湧金門外望。裡河猶自沸笙歌。」 ,其六云:「一箇銷金鍋子裡,舞裙歌扇不曾停。

其五云: 溶溶漾漾碧粼粼,船去船來不礙人。日午中官傳上旨,內家宣賜玉堂春。

其七云: 帝城官妓出湖邊,盡作軍裝鬥畫船。奪得錦標權遺喜,金銀關會賞嬋娟。

其八云: 王孫挾彈打鴛鴦,紅藕花前世界涼。揭起篷窗弄湖水,潛螭雙眼射金光。

其九云: 芙蓉照水桂香飄,車馬紛紛度六橋。錦幔籠船人似玉,隔花相對學吹簫。

詩應作於自湘,蜀歸來之後。詩題既為「舊夢」,當是以回憶的口吻來記當年之時。「一箇銷金鍋子裡 ,舞裙歌扇不曾停。」 正是南宋末年上層社會最佳寫照,和當時流傳的 銷金鍋兒(銷金窩)諺語不謀而合。馮金伯《詞苑萃編》記載云:「西湖之盛,盛於有唐。至宋南渡建都,遊人仕女,畫舫笙歌,日費千金,時人目為銷金窩。」《武林舊事》也有「西湖遊幸條」記述同樣的遊湖盛況。這種遊湖縱樂的記載,汪元量在其他作品中也經常提到。《醉歌》其八云:「湧金門外雨晴初,多少紅船上下趨。」《柳梢青・湖上和徐雪江》云:

灩灩平湖,雙雙畫槳,小小船兒。嫋嫋珠歌,翩翩翠舞,續續彈絲。   山南山北遊嬉,看十里,荷花未歸。緩引壺觴,箇人未醉,要我吟詩。

瑞鷓鴣・賞花競船》云:

內家雨宿日輝輝,夾遙桃花張錦機。黃纛軟輿抬聖母,紅羅涼繖罩賢妃。   龍舟縹緲搖紅影,羯鼓諠譁撼綠漪。阿監柳亭排燕處,美人鬥把玉簫吹。

除了遊湖享樂,笙歌樂舞也是上層社會華靡生活的普遍景像,《越州歌》其十六云:

昨夢吳山閬苑開,風吹仙樂下瑤臺。翠圍紅陣知多少,半揭珠簾看駕來。
其十八云:
內湖三月賞新荷,錦纜龍舟緩緩拖。醉裡君王宣樂部,隔花教唱采蓮歌。
其十九云:
年年宮柳好春光,百囀黃鸝遶建章。冶杏夭桃紅勝錦,牡丹屏裡燕諸王。

正如林升《西湖》寫的「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薰得遊山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生活,物質過度的享樂,容易造成心志頹廢,整個南宋上層社會既然迷失在笙歌作樂,賞花燕集的生活中,對國家大事自然忽略,也正是走向亡國的先兆。因此當元人大舉南下時,根本就無招架之力。


(亡國時) 記錄廣大社會動盪p安的事實

上述的作品(亡國前),汪元量因特殊身分,出入宮之便,對上層社會的生活有一定的記錄。但,若從詩歌的社會內容而言,我們看不到當時社會全面的實際現況,作品的價值並不高。直到南宋亡國,社會發生極劇的變動,汪元量內心中屬於儒者的關懷被喚醒了,他的視角從宮廷走向民間。此時的作品充分反映了廣大社會因為戰亂而帶來的動盪不安 ,具有寫實意義。

亂離多殺戮,水畔幾人啼,是南宋亡國時普遍可見的現象 。這種戰爭的氣息,在全國彌漫,甚至連清靜的佛寺都無法倖免。惠山值雨云:

惠山寺裡北人過,古柏莖莖伐盡柯。三世佛身猶破相,一泓泉水亦生波。

多景樓亦云:禪房花木兵燒殺 ,佛寺干戈僧怕歸。佛寺,佛像為元人破壞,僧人甚至不敢居住寺裡 ,可知這場亡國動亂給社會,人民帶來的傷害。此時不只處處受戰亂之害,也擾亂了百姓正常的生活時序。清明云:避難不知寒食 ,和愁又過清明。就是 最好的證據。戰亂過後,極目所見盡是荒涼情狀,慘不忍睹。廢宅云:

王侯多宅第,草滿玉闌干。縱有春光在,人誰看牡丹。

廢苑見牡丹黃色者云:

西園兵後草茫茫,亭北猶存御愛黃。晴日暖風生百媚,不知作意為誰香。

兵後登大內芙蓉閣宮人梳洗處云:

粲粲芙蓉閣,我登雙眼明。手拊沈香闌,美人已東征。美人未去時,朝理絲雲鬟,暮吹紫鸞笙。美人既去時,閣下麋鹿走,閣上鴟梟鳴。江山咫尺生煙霧,萬年枝上悲風生。空有遺田翠珥狼藉堆玉案 ,空有金蓮寶炬錯落懸珠楹。楊柳兮青青,芙蓉兮冥冥,美人不見空淚零。錦梁雙燕來又去,夜夜蟾蜍窺玉屏。

以上三首,寫的是宮廷之中人去樓空的荒寥景象。兵後登大內芙蓉閣宮人梳洗處》 一首,更是藉由美人未去與美人已去的景象對比,突顯出今日皇宮內的淒慘凋零,令人不勝唏噓。直到汪元量隨謝太皇太后向元朝獻璽投降北上後,沿途所見,更多的是家破人亡,發之於詩 ,就成為被戰亂蹂躪過的民間實錄。《湖州歌九十八首》其三十二云:

蘆荻颼颼風亂吹,戰場白骨暴沙泥。淮南兵後人煙絕,新鬼啾啾舊鬼啼。

其四十九云:

長淮風定浪濤寬,錦櫂搖搖上下灣。兵後人煙絕稀少,可勝戰骨白如山。

杭州雜詩和林石田》其三云:「向來行樂地 ,夜雨走狐狸。」其十二云:「陵廟成焦土。宮牆沒野蒿。

從前的銷金窩,而今卻屍骨遍野,令人好不傷感。長期戰亂之後,人們最大的期待就是能早些停止戰爭,過太平日子。《杭州雜詩和林石田》其九云:「軍降欣解甲 ,民喜罷抽丁。」其十三云:「從兹更革後,寧復太平期。

這場亡國大動盪,人民身體的磨難較容易淡化,心理所受的創痛卻是難以治愈的。汪元量有許多羈北的作品,仍提到社會上普遍心有餘悸的記憶,人民恨透戰爭的心理狀態。燕歌行云:豈知沙場雨濕悲風急 ,冤魂戰鬼成行泣。」《關山月云:

關山月,關山月。東邊來,西邊沒。夜夜照關山,□□多戰骨 。男兒莫去學弓刀,女兒莫嫁關山□□母啼送爺去當軍 ,今年妻啼送夫去當□□□老妻年少 ,養子嫁夫不得力。關山月,關山月。□□見月圓 ,月月見月缺。萬里征夫淚流血,將軍□□大羽箭 ,沙場格鬥無休歇。誰最苦兮誰□□□□出戍當門户。只今頭白未還鄉 ,母老妻亡業無主。關山月,關山月。生離別,死離別。爺孃妻子顧不得,努力戎行當報國。

長城外云:

飲馬長城窟,馬繁水枯竭。水竭將奈何,馬嘶不肯歇。君看長城中,盡是骷髏骨。骷髏幾千年,猶且未滅沒。空啣千年冤,此冤何時雪。祖龍去已遠,長城久迸裂。嘆息此骷髏 ,夜夜泣秋月。

這種場景,的確是很容易就喚起人們所經歷過的可怕記憶。


譴責大臣失職棄國

賈似道的弄權對南宋的覆亡有直接的影響,宋室的文武大臣和這段亡國歷史也有著很密切的關係。南宋末年,朝政全由賈似把持,賈似道以個人享樂為主,賢良正直受到摒棄,小人充斥朝中 。這些人在敵人兵臨城下,大難當前時,一個個盡是尸位素餐,束手待斃之輩,全沒主意,不是棄職遁逃,就是背叛降敵。汪元量在他的作品中 ,經常流露出無可奈何的感嘆及嚴厲的眨責語氣。湖州歌九十八首其七云:十數年來國事乖 ,大臣無計逐時挨。」陳仲微曾上書曰:「而在廷無謀國之臣,在邊無折衝之帥。」和汪元量所說的「大臣無計逐時挨」可說不謀而合 。《佚題》又云:

計窮但覺歸降易,事定方知進退難。獻宅乞為祈請使,酣歌食肉愧田單。

文臣武將們,既然無計共赴國難,於是棄職走避,投降成了他們自保的唯一策略。據《錢塘遺事》記載:「乙亥正月京師戒嚴,朝臣接踵宵遁。大軍已迫畿甸,勤王兵不至 ,人情恟恟。知臨安府曾淵子兩浙運副自遁・・・・・・・・・・・・・・・・曾希顏數十人並遁 ,朝中為之空疏。」這種情形看在汪元量眼裡真的非常難過,所以他數落這些「酣歌食肉」的朝臣「愧田單」了 。和《醉歌》其二大罵食肉權臣大不才意思是一樣的。《醉歌》其十又云:「昨日太皇請茶飯 ,滿朝朱紫盡降臣。

面對文遁武降,謝太皇太后失望的在朝堂揭榜云:「我國家三百年,待士大夫不薄。吾與嗣君遭家多難,爾小大臣不能出一策以救時艱,內則叛官離次,外則委印棄城 ,避難偷生,尚何人為?亦何足以見先帝於地下乎?」最後,她也和這些大臣一檬,「計窮但覺歸降易」,只有投降元人一途。

譴責謝太皇太后輕易降國

謝太皇太后是理宗的皇后,恭帝的祖母,恭帝即位,年幼無知,由太皇太后垂簾聽政。宋史:瀛國公即位 ,尊為太皇太后,太后年老且疾,大臣屢請垂簾同聽政,強之乃許。所以汪元量把宋室投降的事實 ,和謝太皇太后直接畫上等號。其和徐雪江即事即云:夜來聞大母 ,已自納降箋。」《醉歌其四云:太后傳宣許降國 ,伯顏丞相到簾前。

這裡的大母,太后和國母已無心聽政的國母,均指謝太皇太后。根據宋史紀事本末的整理 ,南宋投降議和的整個過程大概如下:恭帝德祐二年(1276)正月,遣監察御史劉岜奉表稱臣於元。甲申,伯顏進駐皋亭山,遣監察御史楊應奎上傳國璽降。二月 ,以賈餘慶,劉岊,吳堅,謝堂,家鉉翁並充祈請使如元。三月,三宮北上覲見元主。在這整個過程中,最高决策者就是謝太皇太后,而汪元量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太皇太后為了保存生命 ,輕易的降國,不與民共患難,不作最後的努力。錢塘遺事記:宋太皇太后詔文天祥罷兵 。詔曰:卿之忠義,朕已素知見,今遣使請和,卿宜自靖自獻,慎勿生事 ,乃所以保全吾與嗣君也。』」又云:「乙亥十二月,宋太皇太后詔民兵罷團結。」謝太皇太后的這種行為 ,和失職棄國的大臣之「計窮但覺歸降易」心態是相同的,的確值得非議。

程亦軍(論愛國詩人汪元量及其詩歌)即云:「滿朝文武若驚弓之鳥,各懷鬼胎,太皇謝太后不圖抵抗,只想投降保命,一班君臣在中國歷史上扮演了最卑鄙無恥的一幕 。」又云:「正當江南人民拼死衛國之時,南宋統冶者卻跪倒在侵略者的足下。」汪元量對太皇太后這種行為非常不能諒解 ,因此訴諸文字,以表達自己的不滿時,遣詞用字也極不客氣。醉歌其五云:侍臣已寫歸降表 ,臣妾僉名謝道清。

關於這兩句詩,有許多不同的見解。錢謙益認為詩中寓有作者對謝太皇太后降國的微辭。其(書汪水雲集後)一文 ,據湖州歌九十八首,其七十一 ,八十五,及鄭明德所載花底 傳籌殺六更,風吹庭燎滅還明。侍臣奏罷降元表,臣妾僉名謝道清。三者 ,云:紫蓋入雒,青衣行酒,豈足痛哉!,首揭其義 。潘耒(書汪水雲集後)則認為錢謙益一似有深恥而不忍言者的說法,是大不然,極力為謝太皇太后辯護。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則云:以本朝太后 ,直斥其名,殊為非體。近人程一中的賞析,認為作者據事直事 ,正所以顯示作者的悲憫之情。

個人以為,詩中直稱太后之名的確是直陳事實,絕非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所說的「殊為非體」 。另外,作者也是別有用心的,他表面上以「妾」作女子的卑稱,實際上就是謝太皇太后向元人稱臣的史實直陳其事 ,而直稱謝太后為臣妾。在白描的語句中的確含有作者的貶責用意 ,而非悲憫同情。此處必須附帶一提的是汪元量的太皇謝太后挽章其一:

羯鼓喧吳越,傷心國破時。雨闌花灑淚,燈卷柳顰眉。事去千年速,愁來一死遲。舊臣相弔後,寒月墮燕支。

程亦軍認為此首詩的諷刺挖苦意味較上述的醉歌其五更為强烈 ,個人以為這樣的說法是不對的。程亦軍可能受到上首詩的影響,先入為主的認為汪元量所有提到謝太后的詩必然是有貶責的意思,另外,李濟祖在作此詩的賞析時。他說:「 『去之指國家滅亡之事,千年速是說很快就成為歷史陳跡;一死遲是詩人自陳胸懷,表明自己沒有以死殉國,仍然苟活下來。上一句的解釋則有待商榷。其實,這首挽章的主調應該是在哀憐謝太后的過逝。試看此詩前四句的氣氛,的確是悲傷哀痛的,末二句的氣氛也是由前直貫而下,語調統一。事去千年速,愁來一死遲。」二句,是汪元量自抒對謝太后死的看法,但應解作南宋亡國之事是如此的快速,一下子就成為過去;然而謝太后卻死得這樣遲,受盡許多折磨,言外仍含有哀憐之意。

綜合上述二詩來看,汪元量對謝太皇太后舉國與人,則責之;及其死也,則憐之。此乃詩人心存是非,又不失忠厚也。

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研究生黃麗月《汪元量詩史研究》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