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張伯駒   紅毹記夢詩   頁:  1..   2..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張伯駒

紅毹記夢詩

夫人潘素

 

紅毹紀夢詩注   序
甲寅,余年七十有七,患白內障目疾,不出門,閑坐無聊,因回憶自七歲以來,所觀亂彈崑曲,其他地方戲,以及余所演之崑亂戲,並戲曲之佚聞故事 ,拉雜寫七絕句一百七十七首,更補注,名紅毹紀事詩注。其內容不屬歷史,無關政治,只為自以遣時。但後人視之,則如入五里霧之,同時同好者視之 ,則似重覽日記,如在目前。於茶餘酒後,聊破岑寂,以代面談可也。
甲寅初冬   中州張伯駒序

第一部   余自七歲起所觀崑亂演員及各地方戲演劇

油布遮車駛鐵輪,端陽時節雨紛紛。飛叉大鬧金錢豹,凛凛威風欲奪魂。

余七歲,隨先君居天津南斜街,值端陽無雨 ,乘東洋車(後稱人力車,鐵輪,座為椅,前兩木把,人於中挽之。)遮油布,不能外視,車把上插黃籃野花,以示過節。直駛下天仙茶園觀戲,大軸為楊小樓金錢豹,亮相扔叉,威風凛凛。大喊一聲:你且閃開了!觀眾欲為奪魂。後大街小巷齊學閃開了」不絕。此為余生平觀亂彈戲之首次。至今已七十年,其印象猶似在目前也。

洪鐘韻響落梁塵,三派程門一繼人。七十二沽新子弟,無時不道老鄉親。

程長庚三弟子:汪桂芬,譚u培,孫菊仙。孫聲如洪鐘,一句唱後,欲落梁塵。孫天津人,是以天津好戲劇者皆以「老鄉親」稱之。…………

張李齊名共一班,人人都去下天仙。白袍薛禮演來肖,街巷爭傳獨木關。

李吉瑞黃派武生,張黑武丑同班,在下天仙演戲。吉瑞拿手戲為獨木關,一時大街小巷,齊學喊在月下驚碎了英雄苦胆之唱腔。

燕子身輕水不沉,念來口白尚鄉音。不平路遇多扶弱,疑是當年出綠林。

武丑張黑,身段矯捷,惟念白仍多鄉音,似為京東人。惟豪俠,相傳臘冬封箱,彼遝家路遇數盜徒,攔劫一商人,彼將數盜徒打跑,救護商人上路,人疑其為出身綠林而隱於伶者。

天仙丹桂市東西,文武全班角色齊。許處專能袍帶戲,傳人應是白文奎。

天橋南市大街為最熱鬧場所,下天仙茶園在其東,丹桂茶園在其西。有一戲班經常於兩園演出,老生為白文奎,武生為薛鳳池,旦有時為坤角,亦有時為梆子旦角。當時袍帶老汪桂芬派外,更有許處派,皆字正音長,絕少花腔,白文奎乃傳許蔭棠處之一派者也。

九陣風名已久傳,童時看演下天仙。泗州城劇花招好,渾似霓裳舞玳筵。

余七歲時在天津下天仙觀戲,大軸為楊小樓金錢豹,前為九陣風泗州城,打出手極為精彩,以正在童時,甚愛看之。九陣風名閻嵐秋,為武旦中之前輩。

童伶兩派各爭强,丹桂天仙每出場。唱法桂芬難記憶,十三一是小余腔。

當時有兩童伶,一小小余三勝(即余叔岩),譚派;一小桂芬,汪派。小小余三勝出演下天仙,小桂芬出演於丹桂。余皆曾觀其戲。桂芬唱法已不記憶,小小余三勝演捉放宿店,一輪明月一字轉十三腔,名十三一。叔岩成名後,不復作此唱法矣。

買贈佳人金屋嬌,封疆擢任氣何豪。啟霖多事煞風景,却上彈章拆鳳巢。

袁項城督直時,慶王奕劻長子載振至津,項城本與奕劻為一系,因善為款待,命巡警總辦段芝貴專司其事。段為設筵演劇,有女伶楊翠喜,載振為之顛倒,段乃以鉅金買翠喜並厚奩資以贈載振。振回京言於奕劻,段芝貴乃由候補道一擢而署理黑龍江巡撫。事為御史趙啟霖所知,摺奏彈劾,載振遂不敢納,翠喜歸鹽商王某,載振以查無實據了結。段則另以他事革職,永不叙用。記余八歲時,曾在天津北大關茶園觀楊翠喜演戲,已不復記憶。段芝貴革職後,返回天津,彼來拜晤先君,余曾見之,穿元青外褂,無補服,戴緯帽,無頂戴。此亦戲劇中一史料也。

梆子皮黃共一班,永龍關勝眾人傳。元元紅與小榮福,鐘鼓樓東別有天。

記余八九歲時,先君任長蘆鹽運使,使署在鼓樓之東,使署西有元昇茶園,距署咫尺,余常往觀戲。武生紅淨程永龍,余曾觀其演古城會,水淹七軍,刮骨療毒,九江口等戲,程尤以收關勝著名,關勝被擒時,紥靠厚底靴,登上兩張桌子,磕子摔下,最為警絕。旦角為坤角小榮福,大軸子戲則為梆子老生元元紅。此雖是一小茶園,而其聲譽則不在南市下天仙丹桂之下也。

韻醇如酒味堪誇,疑是清明醉杏花。皆道元元紅絕藝,轅門斬子勝譚家。

唐人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魂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杏花村即山西汾酒產地 ,元元紅山西梆老生唱法,人謂其韻味醇厚,如杏花村之酒。有人謂其轅門斬子一劇,尤勝於譚鑫培。余曾觀其演轅門斬子,其神情作風,必極精彩。惜在八九歲時,不能領會。惟尚記對八賢王一段唱辭如下:戴烏紗好一似愁人的帽 ,穿蟒袍好一似坐了監牢。登朝靴好一似絆馬索,這玉帶好一似綑人的繩,不做官來不受困,食王的爵祿當報王的恩。童時余還能學唱 ,後不知元元紅歸何處,梆子戲亦不再看矣。

雅韻國風昔尚聞,譚孫劉並鼎三分。歌聲更出行轅外,諡法人嘲楊制軍。

清末,天津有票房名雅韻國風,內分三派:一,譚派為鹽商王君直,二,孫派為鹽商陳子臣,三,劉派為竇雁峰,頗極一時之盛。又袁項城任軍機,由楊土驤繼任直隸總督。楊性貪婪,極懼內,曾自為聯云:平生愛讀貨殖傳,到死不知綺羅香。楊尤好唱二黃,有專司伺候之琴師。吾友陳鶴蓀曾為其文案,即專陪其公餘清唱者,傍晚歌聲時達行轅以外。楊歿於直督任,賜諡文敬。有人為聯嘲之曰:曲文戲文所以為文,冰敬炭敬是之謂敬,此亦有關戲劇史料者。

四思觀劇在童時,譚字高標紙上題。朱粲但看花臉好,不知誰是叫天兒。

余十一歲時,入京省視先叔嬸,偶過文明茶園,見門口黃紙大書字,時晝場已將終,乃買票入園,正值譚鑫培演南陽關,朱粲方上場,余甚欣賞其臉譜扮像,而竟不知誰是譚鑫培也。

供奉內廷最有名,時時涕淚感恩承。慈宮親點天雷報,演與今皇默默聽。

清光緒帝繼同治大位乃西太后那拉氏所主持。及光緒引用康有為及六君子行新政,母子間積不相能。每遇宮廷慶宴,西太后則點譚鑫培演天雷一劇,以刺光緒帝,謂其忘恩負義,帝觀之默然。在抗日時,余居西安,曾游蘭州,與王福山演此劇於西北公路局劇場,台下堂客,竟有落淚者,此劇之移人可知。

宮廷供奉不尋常,幾得人間看一場。演出欲求譚貝勒,請安需要那中堂。

譚鑫培一號譚貝勒,因譚供奉內廷,外間少演出。尚書那桐最嗜譚戲,一日約其飯,求其外間演戲,譚曰中堂要鑫培演戲,須中堂向我請安。那桐即向譚請一安,譚乃於外間演一埸,一時傳為話柄。蓋按清制,大臣請安禮,對貝勒,郡王,親王始行之。此譚貝勒外號之由也。

汾河灣在縣龍門,合演譚王有定論。鄂語道來兼蜀語,那知抄手是餛飩。

王瑤卿清末與譚u培齊名,曾合演汾河灣,有照片傳世。按此戲入窰後,老生白:講了半天,口渴了 ,有香茶來用。旦白:香茶沒有 ,有白開水。生白:拿來。旦遞碗 ,生唱:用手接過白開水,將水潑在地埃塵。白:腹內飢餓 ,有什麽吃的?旦白:有鮮魚羹。生白:好 ,拿來用。旦遞碗,生接碗唱:用手接過鮮魚羹 ,冷冷腥臭實難聞。將碗交旦,打呵伸,道:睏了。旦白:待我與你打掃後窰,下 。但瑤卿於生唱:冷冷腥臭實難聞。交碗時 ,忽問:你要吃什麽?譚說:我要吃抄手。王白:窰內無有。譚即打呵伸說:睏了。王說:待我與你打掃後窰,下 。王多問你要吃什麽一句 ,在內行謂之陰。生如對答不出,即被陰。而二人對答如係原辭,足見火候。湖北,四川謂餛飩曰抄手,王瑤卿亦未必知也 。三十年前余過成都,有小食店名吳抄手,最著名。下午四時始開門,賣至子夜,余每日必往食,極美腴。凡過成都者必往一嘗。

離亭誰與送征鞍,胆怯心驚獨去洹。惜別親朋無一個,却教風義出伶官。

項城軍機大臣開缺後,禍福莫測,即連夜去彰德,長子克定亦即去,時親朋無敢送行者,惟京伶姜妙香親送至洹上村,居數日始還,不圖風義出於藝人。

棒字一評最允宜,武工原自有名師。老鄉親演硃砂痣,陪唱曾看拍板時。

王瑤卿於四大名旦各有一字之評,尚小雲評為字 ,以其武工最有根柢也。余十八歲時,居北池子,先君壽日演戲宴客,老鄉親演硃砂痣,是時小 雲始出科,陪演新娘子。余在台下觀,見小雲唱時,尚於袖內拍板也。

皇子親來上壽巵,三千珠屨盡開眉。南昆北曲無人賞,忍睡提神待碰碑。

先君壽日項城命寒雲來拜壽,時寒雲從趙子敬學昆曲,已能登場,但不會演,介紹曲家演昆曲三齣。後為譚鑫培托兆碰碑,時已深夜,座客皆倦,又對昆曲非知音者,乃忍睡提神以待譚戲 。譚來後,在余室休息,雷震春事招待,與對榻,為其燒烟。譚扮戲時,余立其旁,譚着破黃靠,棉褲彩褲罩其外,以胭脂膏於左右頰塗抹兩三下,不數分鐘即扮竣登場 ,座客為之一振,惜余此時尚不知戲也。

獨占花g三慶園,望梅難解口垂涎。此生一吻真如願,順手掏來五十元。

清末民初,坤伶頗極一時之盛。劉喜奎色藝並佳,清末演於天津下天仙,民初演於北京三慶園,以獨占花g一劇最著,人即以花g稱之,為其顛倒者甚眾。一日劉演於三慶園,夜場散戲後 ,劉卸妝歸家,至園門口,遽有某人向前擁抱吻之,警察來干涉,某即掏出銀元五十元,曰:今日如願矣!揚長而去 。蓋警察條例,調戲婦女,罰洋五十元。

當年艷幟競劉鮮,樊易魂迷並為顛。垂老聲名人不識,一場空演翠屏山。

民初坤伶劉喜奎,鮮靈芝並稱。劉演於三慶園,鮮演於廣德樓,每出場皆滿座。樊樊山,易實甫皆捧鮮靈芝者。後喜奎嫁參謀部司長崔承熾,武清縣人,乃喜奎同鄉。鮮亦不見出演。某歲 ,忽見戲報,鮮於第一舞台演出翠屏山,計此時鮮當已五十五,六歲,余乃往觀,則座客寥寥,蓋時移世換,無人知其名矣。

才子張靈是後身,撫棺慟哭淚沾巾。拚將嘆鳳傷麟意,來弔生龍活虎人。

易實甫,順鼎,湖南龍陽人,號龍陽才子,自謂為明張靈後身,酷喜捧坤伶。民初坤伶劉喜奎,鮮靈芝,金玉蘭齊名 。玉蘭病卒,易往其家弔之,撫棺慟哭,並挽以詩,內有句拚將嘆鳳傷麟意,來弔生龍活虎人。」玉蘭家人大詫異 ,不知為誰,因詢其車夫,乃印鑄局局長也。

要命彎弓足架肩,杏花仙是蕩魂仙。捧場文墨皆餘事,更賦瓊瑤坐御筵。

洪憲時,易實甫日於廣德樓捧鮮靈芝,張小仙。小仙擅演小放牛一劇,小放牛一名杏花村,故小仙有杏花仙子之稱。小仙纏足有武工,能扳左右兩腿,足架於肩,故實甫捧小仙詩有「要命彎弓足架肩」句 。時項城賜宴瀛台賦詩,實甫亦與焉。

勝朝忍復夢昇平,每念慈恩涕淚零。惟有傳人余範秀,親承說戲失街亭。

譚u培最為那拉后所寵眷,每念恩無不涕零,入民國尚偶出演於前門文明茶園,余曾聆其劇。總統府傳演,款遇不復似那拉后之優渥,時余三勝之孫余叔岩為府內尉,乃延譚於庶務司司長王某處殷勤招待 。譚向不收弟子,叔岩專學譚戲,乃經王說項,拜譚為師,譚親為說失街亭飾王平一劇。譚字英秀,故叔岩以範秀名其軒。失街亭飾王平一角,後叔岩傳於余。

慈恩盛日忍相忘?凝碧池頭夢一場。此曲竟非天上有,苗猺亦復效周郎。

項城逝世後,時譚u培已年過七十,居家不再出演。廣西督軍陸榮廷來京,政府事招待,强譚氏出演,譚不得已,演洪羊洞一齣。陸本瑤族不知戲。譚演時,陸稍坐即去後門打麻雀牌 。但譚演後歸家即病,旋逝世矣。

馬氏淮西大腳娘,坤宮正位配僧皇。當年安武司營務,花鼓親看鬧鳳陽。

淮西大腳自明已是,亂彈有鳳陽花鼓一劇。余二十一歲在蚌埠任安武軍全軍營務處提調,街上演花鼓戲,一男一女,跨腰鼓,頭盤髻,插花,大腳穿搬尖鞋,與亂彈扮像唱調無異,則知亂彈 ,每戲皆有由來也。

工半聲高久繞梁,字音莫論但聽腔。童時對戲無知識,敲骨求金看一場。

劉鴻聲唱在工半調以上,惟不懂音韻,字每念倒,只聽其腔耳。余在童時,曾於北京東安市場丹桂茶園觀其敲骨求金一劇,當時譚,劉,孫並名,但余在童時尚不懂戲,孰為高下 ,則不知也。

蹻工台上最精奇,曾見宛城刺嬸時。一自顏衰嫌老醜,無人能演賣胭脂。

田桂鳳 老輩花旦,多與譚鑫培伴演,清末頗負名,以賣胭脂一劇為觀客所賞。後以年老色衰不更出演。余叔岩演戰宛城煩其偶飾嬸娘,余曾觀之,蹻工台步極佳,刺嬸時跌撲更精彩,畢竟老輩之工力不同。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