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杜甫   近體詩   1..  2..    古體長詩
 



秋興八首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南斗望京華。聽猿實下三聲淚,奉使虛隨八月槎。畫省香爐違伏枕,山樓粉堞隱悲笳。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

千家山郭靜朝暉,日日江樓坐翠微。信宿漁人還泛泛,清秋燕子故飛飛。匡衡抗疏功名薄,劉向傳經心事違。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裘馬自輕肥。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直北關山金鼓震,征西車馬羽書遲。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蓬萊宮闕對南山,承露金莖霄漢間。
西望瑤池降王母,東來紫氣滿函關。雲移雉尾開宮扇,日繞龍鱗識聖顏。一臥滄江驚歲晚,幾回青瑣照朝班。

瞿唐峽口曲江頭,萬里風煙接素秋。花萼夾城通禦氣,芙蓉小苑入邊愁。朱簾繡柱圍黃鶴,錦纜牙檣起白鷗。回首可憐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

昆明池水漢時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織女機絲虛月夜,石鯨鱗甲動秋風。波漂菰米沈雲黑,露冷蓮房墜粉紅。關塞極天唯鳥道,江湖滿地一漁翁。

昆吾禦宿自逶迤,紫閣峰陰入渼陂。香稻啄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佳人拾翠春相問,仙侶同舟晚更移。彩筆昔遊幹氣象,白頭吟望苦低垂。

秋興八首,唐代宗大曆元年(766)寫於夔州,是杜甫晚年慘淡經營之作。八首詩是一個整體,分別從不同角度去表現同一的主題。它們互相支撑,精心結構,築成一座巍峨偉麗的藝術大厦。王夫之云:"八首如正變七音 ,旋相為宮,而自成一章,或為割裂,則神態盡失矣。"   這八首詩,以夔府望京華為總綱,以"萬里風煙接素秋"為樞紐 ,身世之感,故國之思,紛來心上。詩人時而慷慨悲歌,時而低迴吟望;而在沈鬱悲憤的基調之中,又穿插着一些令人遐想神飛的場面描寫。組詩寄託了詩人對大唐王朝盛衰的深刻悲慨 。  八首詩寫得迴環往復,情景交融,結構綿密,意境高渾。詩人在表現手法上,把七律創作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峯,被公認為杜甫七律的代表作。  

蜀相
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映階碧草皆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肅宗上元元年(760),詩人初至成都 ,訪武侯祠而作此詩。蜀相即諸葛亮(181-234),三國時蜀漢丞相,扶助劉備建立蜀漢政權,封為武鄉侯,因稱武侯。今武侯廟在四川省成都市南效。詩中細緻地描述了武侯廟所在的環境 ,景物,而且讚頌諸葛亮的才能和品格。全詩飽含深情,沈鬱悲壯,是歷代傳誦名作,被譽為"七律正宗"。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白首(1)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寶應元年(762)冬,官軍收復洛陽;廣德元年(763)正月,叛將史朝義自縊,部將田承嗣,李懷仙來降。至此,河南叛亂平定,安史之亂這場浩劫即將結束。當時杜甫正避亂梓州 。消息傳來,他欣喜若狂,便提起筆來寫下這首千古傳誦的傑作。
本詩感情洋溢,熱烈奔放,它表現了在飽受亂世流離的痛苦之後,和平消息特然傳來時的那種狂喜。黃生云:"杜詩强半言愁,其言喜者,惟寄弟數首及此作而已 。"這首詩一洗愁容,是老杜平生第一快詩,說它"快",因為狂喜之情如决堤之水,奔流橫溢;如疾風掣電,砰然直瀉。

登岳陽樓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大曆三年(768)春,杜甫携眷自夔州出峽後 ,流寓江陵,公安。暮冬,泊舟岳陽樓,寫成此律。意境高渾,語言淳樸,為杜集名篇之一。

江南逢李龜年
歧王宅奡M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唐鄭處誨明皇雜錄卷下:"唐開元中,樂工李龜年,彭年,鶴年三人皆有才學盛名,彭年善舞,鶴年,龜年能歌,尤妙製渭川。特承顧遇,於東都大起第宅,僭侈之製,逾於公侯。宅在東都通遠里,中堂制度,甲於都下。"安史亂後,這個紅極一時的歌手便流落江南,以賣藝糊口了。雲溪友議載:"明皇幸岷山,百官皆竄辱,李龜年奔泊江潭。"   杜甫十四五歲時,曾在洛陽聽過他唱歌。大曆五年(770)前後,又在潭州跟他偶然相遇。作者撫今追昔,感慨無限。

 

在杜甫的飄泊生涯過程中,舟船於他卻是慷慨悲涼的,堪與屈原同調了。試看: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登岳陽樓》

一種感時憂國,異域孤舟,前路茫茫,思家痛己的悲憤盡見於老淚縱橫。而「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寫登臨所見之景,卻是氣象雄偉,胸襟廣闊 ,形象具體,成為絕唱。最令人感動的是他幾近絕筆的《燕子來舟中作》的一首七律:

湖南為客動經春,燕子銜泥兩度新。舊入故園嘗識主 ,如今社日遠看人。可憐處處巢居室,何異飄飄托此身。暫語船檣還起去,穿花貼水益沾巾。

詩,寫燕,也寫自己,情致委婉,催人淚下,杜甫是死於耒陽舟中的。


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盤飧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

杜甫晚年卜居的草堂,座落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擺脫了紛擾的世界 ,在這狹小的天地過着半隱居的生活,難得有人過訪。一天,一位難得的客人來到,使他喜出望外。本詩原注云:"喜崔明府相過",明府 ,唐人對縣令的稱呼。

登樓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北極朝庭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可憐後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父吟。

安史之亂的直接惡果,是吐蕃入侵。廣德元年(763),吐蕃入涇州,犯奉天,武功,京師震動,代宗倉皇逃往陝州。同年十二月,吐蕃陷松州 ,維州,雲山城,籠城,西川節度高適不能救,於是劍南,西山諸州亦入於吐蕃。此詩為廣德二年(764)春杜甫初歸成都時作。詩歌寫登樓所見所感 ,氣象雄渾,感慨深沉。如石林燕語所云:句中有力 ,而紆徐不失意外之意。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大曆二年(767),杜甫流寓夔州。在重陽佳節,他獨自到江邊登高眺望,觸景生情,寫成此詩。詩歌意境雄渾闊大,情感深沉悲慨,語言精煉 ,極見工力。胡應麟云:此章五十六字 ,如海底珊瑚,瘦勁難移,沉深莫測;而精光萬丈,力量萬鈞,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無昔人,後無來學。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天寶十四年(755)安祿山起兵河北,焚掠中原,攻憎漼吽C次年七月,杜甫離別了鄜州的妻子,隻身赴靈武投奔肅宗,途中被叛軍擄至長安。他在極度的憂患與痛苦中渡過了一個不尋常的春節 。山河破碎,烽烟遍地,妻孥隔絕,這一切所做成的"感"與"恨",他實在是無計排遣啊!

司馬光在《迂叟詩話》中舉過一個含蓄的好例子 杜甫《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他說:「古人為詩 ,貴於意在言外,使人思而得之,近世詩人惟杜子美(杜甫)最得詩人之體。如『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山河在 ,明無餘物矣;草木深,明無人矣。花鳥平時可娛之物,見之而泣,聞之而恐,則時可知矣。他皆類此,不可遍舉。」唐至德元年 ,安祿山叛起,後來長安亦淪陷了。這詩便是至德二年三月作者身憚囍w時寫的。它以春天的氣氛反襯戰亂的氣氛,烽火漫天,國破人亡,妻離子散 ,詩人面臨着這荒城之春,在在感到觸目傷心。看到花開爛漫,不覺為國破而垂淚,聞到鳥鳴喈喈,也因想念流離遠方的親人而驚心 。末了又極寫自己憂時傷春的深度,未老先衰,頭髮疏短發白,正是憂念焦慮所致。詩中含蓄着多麽豐富飽和的情感和深厚的生活內容。

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名豈文章著 ,官應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這首詩抒發了他失意官場的憤激以及飄零天地的感慨。儘管詩人前路艱難,但詩意依然雄闊渾厚。杜甫五律,大筆如椽,壯浪恣肆。如本詩"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兩句 ,以其磅礡的氣勢為後人所傳誦。

月夜憶舍弟
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

本篇作於乾元二年(759)秋天,時詩人在秦州。
這年九月,史思明的叛軍攻陷洛陽,齊,汝,鄭,滑四州正在戰亂之中。杜甫的三個弟弟(杜穎,杜觀,杜豐)猶在東方,兵禍未息,音書斷絕,不知何日方見 。詩歌因景抒情,情景相應,語言明白簡煉,至誠感人。

野望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萬里橋。海內風塵諸弟隔,天涯涕淚一身遙。惟將遲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聖朝。跨馬出郊時極目,不堪人事日蕭條。

詠懷古迹   五首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臺豈夢思?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本題共五首,大曆元年(766)作於夔州。五首都是借古以抒懷,並非單純憑弔古迹。

這是組詩的第二首。因見到宋玉在歸州(今湖北秭歸)的故宅而作此詩。杜詩用意深刻,當時未能受到世人的理解和重視。詩中以宋玉自况,寄託失意之情。後人誦此 ,亦增蕭條異代之慨矣。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畫圖省識春風面,環珮空歸月夜魂。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這是組詩的第三首。王昭君,名嬙,南郡秭歸人。漢元帝竟寧元年(前33),匈奴呼韓邪單于入朝求和親,昭君自請入胡,號寧胡閼氏。
本詩詠王昭君,亦寄託着詩人身世之感。


餘三首

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三分割據紆籌策,萬古雲霄一羽毛。伯仲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蕭、曹。運移漢祚終難復,志決身殲軍務勞。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蜀主窺吳幸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翠華想像空山裡,玉殿虛無野寺中。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武侯祠屋常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
 

天末懷李白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至德元年(757)二月,永王李璘(唐玄宗第十六子)由江夏起兵,以北上平亂為名與肅宗爭位。事敗被殺,李白出於愛國熱情,加上政治上的幼稚,參加李璘幕府,以"附逆"罪繫獄 。肅宗入京後。李白被重新定罪流放夜郎(今貴州桐梓縣一帶)。這時杜甫正在秦州,秋天陣陣的凉風,掀起詩人懷友之想。

別房太尉墓
他鄉復行役,駐馬別孤墳。近淚無乾土,低空有斷雲。對硈俯糧禳A把劍覓徐君。唯見林花落,鶯啼送客聞。

本篇作於廣德二年(764)二月。時杜甫將從閬州赴成都。行前到房太尉墓前哭別。
房太尉:舊唐書.房琯傳載,寶應二年四月,拜特進刑部尚書,在路遇疾。廣德元年(是年七月改元)八月卒於閬州僧舍。

閣夜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宵。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野哭千家聞戰伐,夷歌幾處起漁樵。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  

本篇作於大曆元年(766)冬夔州西閣。
杜詩常以雄勁之筆,寫壯闊之景,寓幽鬱之情,表現出一種崇高的悲壯的美。悲壯,是杜詩的一個主要的美學特徵。他的"悲壯"不同於一般的慷慨悲歌,它是憤激,寂寞,冷峻,雄渾,沉厚,豪放的混合體。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