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陳荊鴻(蘊盧詩草)    頁:  1..   


陳荊鴻 ,廣東順德人,1903年生。少時客居上海研習書畫詩文,及長在南京等地舉辦個人書法展,南歸後歷任粵港各大報社總編輯、社長、大專院校教授等職。曾遊歷粵、桂、澳及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韓國、加拿大等國,並舉辦個人書畫作品展覽。擅多種書體,尤以行草見長,取法"二王",並糅以章草筆意,融會一體,勁健古拙,風神灑脫。有《獨漉堂詩箋釋》《蘊廬詩草》《蘊廬文稿》等。

秋懷
客堨陰事事閒,只憐秋思未能刪。乍驚涼意來天末,但覺商聲滿樹間。中夜布衾欺瘦影,此時紈扇負紅顏 。故家人物都寥落,便有鱸魚不忍還。

丙寅夏後餘杭山居
篁陰院靜晝迢迢,道是無聊也有聊。一覺午窗茶正熟,山風吹夢過溪橋。

葛嶺
湖山終古尚蒼蒼,南渡君臣事可傷。荒草野烟鳴蟋蟀,不知何處半閒堂。

曲院風荷
無人深院碧苔鮮,曲曲闌干繫小船。露梗風荷都已老,一湖秋水淡於煙。

邵潭秋招飲湖上太和園
客游轉得一身閒,日日蘇堤獨往還。兩岸野風梳曉柳,一湖烟水淡秋山。故人招飲花村外 ,小艇相期夕照間。興盡尚留明旦約,橫河橋畔叩幽關。

富春江
富春十里漾清秋,兩岸蘆花盡白頭。極目扁舟垂釣處,只疑人尚著羊裘。

海寧觀潮
尚有秋花寂寞開,行人陌上自低徊。三千强弩今銷盡,又見狂濤卷地來。

寒山寺   寺舊有唐鐘清光緒間已為日人取去
依舊霜天古寺楓,幾回惆悵宕船鐘。寒山莫便哈哈笑,饒舌人來今不同。

天平山道中
筍輿出郭路遲遲,禾浪山光萬柳絲。造物娛人搜兩絕,雲林畫意輞川詩。

歸舟
昔從嶺南來,今返嶺南去。浩浩天際流,嶺南在何處。

廈門曉泊
幾點輕鷗迷遠浦,一江殘雨鎖春山。遲遲閩越滯行路,千里鄉心先已還。

歸家
故家池舘並依然,十里桑田繞碧川。無語山如僧定後,有情燕比客歸先。拂塘垂柳添新影,入屋斜陽尚舊沿。頭白慈親雙健在,宵深猶共一燈圓。

重過杜鵑庵訪温丈毅夫
我似萍浮公白頭,十年還得再來游。夕陽人話蒼涼事,深院鵑啼斷續愁。三月煙花原草草,半亭水竹自休休。何當塵夢增怊悵,領取清風茗一甌。

題家先賢巖野公遺象
一代興亡勢已成,獨從嶺表挺孤貞。高明城外山如舊,甘竹灘前水未平。取義書生真不朽,褒忠國典似猶輕。悠悠三百年間事,瞻拜遺容感慨并。

雨中訪高奇峰二沙島
春陰漠漠漬樓臺,十里頑雲撥不開。笑我獨貪烟水氣,故垂風雨放舟來。

深春
坐對茶甌次第斟,小樓盡日鎖濃陰。尚餘短夢殘罏篆,似有微風隔院琴。燕子不來人寂寂,簾波欲倦晝愔愔。芳時莫向荼薇語,多恐明朝春更深。

小北江舟中
小北江中百里行,陂塘束水作灘聲。一枝涼櫓三更月,過盡村莊不記名。

郭北寶漢茶寮書壁
紅棉青嶂鬱相望,繞郭人家自一方。牛背牧童歌緩緩,天涯歸客感茫茫。黃華村外有微雨,越秀山容仍故鄉。縱飲不知春色暮,又扶殘醉過橫塘。

荔支灣
涵江燈火漾漣漪,又是天南溽暑期。嬉水人歸潮退後,買閒船趁夜涼時。一甌香泛魚生粥,百顆新嘗糯米餈。最愛昌華舊宮月,故牽游興上遲遲。

將之羅浮道出石龍買舟東博
有約羅浮載酒游,石龍城外足勾留。黃橙帶月懸江岸,紅蓼飛花逐客舟。山色迎人開笑面,櫓聲搖夢入清秋。年來湖岳經行徧,終覺家林勝一籌。

登羅浮道經資福寺
十里寒流漬石陂,鳥聲約約草絲。綠雲深處春常在,紅日當空午不知。仙吏縱無句漏令,騷人應有輞川詩。山家畢竟多清福,三五煙村自結茨。

冲虛觀訪葛稚川遺跡
讀書多被利名羈,矯矯如公絕世姿。何必長生驚妙術,但從抱朴見心期。留人尚有祠三叠,洗藥空存水一池 。回首諸峰青不極,我來猶動買山思。

重修獨漉先生墓
覆巢完卵信非常,遺墓千秋近屈梁。用世豈徒為孝子,流芳已不在文章。天涯又見干戈急,坏土重同日月光。我抱蒼凉懷古意,籬花一束薦寒香。

匡廬觀瀑
恍留真面待相尋,漸近飛泉豁晝陰。雲霧起時疑有窟,蒼苔沒處欲成林。忽傳聲聞驚天地,自有雄奇卓古今。莫著人間清濁想,出山何異在山心。

厓山慈元廟
播遷梅蔚復岡州,絕域難為塊肉留。千古夏夷從此變,一灣天水不禁愁。萋萋芳華黃陵廟,落落遺碑碧玉樓。莫便興亡問前事,兩厓無語對江流。

戊寅重九避地香城
白雲西望總悠悠,尚憶金峰唱酒籌。人世已難逢笑口。江山如此又深秋。却緣避寇先辭宅,轉覺傷時怕上樓。一角繩牀欹枕坐,等閒欲白少年頭。

次韻酬潘小磐
懶居晨閉户,短寐夜觀天。敢謂邀時賞,翻勞寄遠牋。虛聲慚處士,家學忝先賢。聞道詩千首,潘郎尚少年。

輓楊雲史
病牀垂涕語,尚憶故園梅。竟使天涯老,終憐一代才。山河多異色,詞賦有深哀。莫便化朱鳥,南雲愁不開。

贈伍憲子
閒來抱膝事長吟,攬轡澄清尚此心。天下興亡應有責,丈夫富貴豈能淫。半生滄海經行徧,一角雲山隱遁深。風雨高樓文酒會,相逢端不改鄉音。

贈李鳳坡
海隅重掃舊巢痕,閱盡滄桑語更温。亂日詩篇傳象郡,故家聲價重龍門。藏將書架琳琅滿,搜得砂壺仔細論。猶是衣冠南海地,未妨酬唱共清尊。

贈邵鐵鴻
東山猶有賀方回,一斛新聲壓酒杯。絲管半城天際出,人間爭聽紫雲迴。

壽馮康侯
知君金石稱能事,刀筆毛錐並足欽。廿載客居隣鶴嶺,一時聲價重雞林。人生七十看來易,世變尋常閱已深。此日奉觴宜可醉,白頭猶得共苔岑。

潘小磐楊雲史伍憲子李鳳坡(景康)、邵鐵鴻馮康侯均為近代名士。

太平山晚望
天南曠絕此登臨,獨對蒼茫漸晝陰。歷歷帆檣官富驛,深深樓閣薄鄋L。百年田海須臾事,萬里江山不盡心。極目屯門山外水,橫流一例到如今。

烏衣巷
尋常巷陌市聲稠,王謝風流久已休。却笑偶經詞客筆,斜陽野草亦千秋。

秦淮河
宛轉清歌雜管絃,秦淮風月尚依然。可憐一代興亡事,都付桃花扇底傳。

胭脂井
景陽何處覓遺宮,玉樹歌殘花亦空。應是蒼天憐豔跡,獨留荒井半闌紅。

牛首山
金陵王氣未全淹,天闕雙峰似戟銛。獨上靈巖最高處,萬松如拜擁山尖。

玄武湖
翩翩群屐趁新涼,新築湖隄百丈長。猶有六朝烟水氣,柳絲閒與日爭黃。

栖霞山
霜天一夜染丹楓,勝絕栖霞孰得同。恍憶西樵三月暮,滿山開徧杜鵑紅。

無定河
蜿蜒一水挾流沙,野曠風高雪似花。曾是當年征戰地,幾人魂夢未還家。

昭君塚
酪漿毳幕雖殊俗,物與民胞已一家。黑水河邊青塚在,歸魂休復怨琵琶。

秋草
卷簾愁對瘦黃花,到眼榮枯感物華。兵氣八方驚暮影 ,邊風九月動寒笳。劇憐人去空留宅,轉覺林疏但噪鴉。為語王孫莫憔悴,池塘春暖便歸家。

羊城懷古
仙人已去霸圖空,今古茫茫夕照中。何處樓臺黃屋纛,幾灣田陌素馨叢。君臣一代徒留塚,死節三家獨表忠。應是離明猶有象,挺天花放木綿紅。

宋王臺故址已夷為平地,獨留拳石闢作公園。
不為官家塊肉留,遠天浮碧水空流。却憐東海生塵日,賸得荒臺古石頭。白雁又從江上至,金環豈便眼前休。低徊莫唱東青樹,曠世興亡貉一邱。

西施
身心已為邦家盡,姓氏為因豔色傳。花草吳宮空一瞬,只今猶有苧蘿村。

王昭君
歸化城前黑水頭,尚留青塚漢時秋。絕憐一曲琵琶淚,寫盡邊風萬古愁。

趙飛燕
清歌曼舞輕於燕,水殿風來若不留。莫悄蛾眉終誤國,君王好色復何尤。

楊玉環
恩情十載亦匆匆,鈿合金釵信誓中。鼙鼓漁陽驚夢醒,玉妃原住太真宮。

梁紅玉
慣隨黑虎振雌風,絳樹瓊枝未許同。漫說軍中妨婦在,翻揚兵氣鼓三通。

李香君
青袍已變諸生服,紅粉還添自在禪。終古秦淮風月地,又誰來唱好因緣。

香江絕句

杯渡寺聞鐘
禪宗人競說南能,一髮屯門孰與登。細雨疏鐘雲外寺,摩厓猶認六朝僧。

媚川港觀漁
川媚山輝景不殊,烟簑一棹晚涼俱。可憐盛氣銷沉久,南海何因更得珠。

楊侯廟尋碑
宋王臺殿久荒涼,輸與神祠俎豆香。滿壁舊題塵拂面,居人疇復問興亡。

瀝源川沽酒
百年親見海成田,墟市喧喧萬竈烟。應是買春人不識,依山猶有瀝源村。

宋王臺拜石
茫茫天水碧於油,眼底三桑變未休。何必定思存塊肉,人間片石亦千秋。

鯉魚門泛舟
煙雨漁燈隱隱青,鯉門東望蔽滄溟。頗疑天險陵夷久,便有潛龍恐不靈。

薄鄋L停車
橫空一徑薄鄋L,樓閣玲瓏擁碧岑。九月未凋霜後葉,停車容我坐秋陰。

石排灣消夏
天水灣頭接石排,買涼惟愛此中佳。魚蝦出網醪初熟,勝似新修畫舫齋。

菩薩蠻   深春
碧天無際滄波綠。簾鉤閒卷湘江竹。一枕夢難求。斜暉半上樓。   欲尋冥想處。又逐爐烟去。悄立海棠陰。明朝春更深。

鷓鴣天   黃松鶴邀約泛舟
試避塵囂繞郭游。趁涼仙侶共移舟。鯉門斷岸銜斜照,鯨海遙天湧碧流。   歸晚棹,倚長楸。絃歌鐙火似星稠。依稀荔子灣頭夢,喚取魚生粥滿甌。

少年游   本意
游方萬里一征笻。閒與水雲同。吳楚青蒼,關河壯麗,都入嘯吟中。   如今久倦滄桑眼,舊夢轉朦朧。風景不殊,豪懷漸減,但侶釣魚翁。

虞美人   元霄
元霄舊俗團圓聚。糕果喧兒女。如今又見歲華新。堪笑年年長作異鄉人。   九衢車逐香塵去。海宇忘朝暮。燈光照水影斑斕。又覺眼前無夜不鼇山。

詩草》辛酉秋月潘小磐、 潘新安、梁耀明、何式南、何竹平重印

潘小磐   題蘊盧詩草   戊子
倉皇相見危城日,何意歸來尚破裘。離亂與君詩境老,江湖同我歲時遒。已憐畫壁情微倦,爭忍藏山計便休。攬轡迴車向誰是,九州無地不橫流。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