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陳荊鴻 海桑隨筆  嶺南名人遺跡  頁:   1..   2..   3..   4..

陳荊鴻(1903-1993), 廣東順德人,著名學者和報人,寓居香港四十餘年,曾任報社社長,總編輯。工書法,尤擅章草,與黃少強、趙少昂合稱嶺南三子1947年後開始在香港的大專院校任教授、系主任。其作品多次在國內外展出。1987年他還以傑出的書法成就獲得英女皇頒授榮譽勳銜。著有《獨漉堂詩箋釋》《蘊廬詩草》《蘊廬文稿》等。

 
3/2012

人日的風俗海桑隨筆

     舊曆正月初七日,世俗稱之為人日。按《北史》魏收傳引董勛答問禮俗說:"正月一日為雞,二日為狗,三日為豬,四日為羊,五日為牛,六日為馬,七日為人,八日為谷。"那根據什麽理由,來作這决定,可不清楚了。不過《西清詩話》述方朔占書,也有這麽說法,可知習俗相沿,由來已久。

     至於慶祝人日,各地有各地的風俗習慣,《荊楚歲時記》稱:"正月七日為人日,以七種菜為羹,剪彩為人,或鏤金箔為人,貼屏風上。亦戴之頭鬢,象人人新年,形容改新 。"賈充《典戒》稱:"人日造花勝相肴,象瑞圖金勝之形。以西王母頭戴花勝,正月七日,會武帝於承華殿故也。"《述徵記》稱:"人日作煎餅於中庭,謂之熏天。"以上所說,是關於人日那天,民間設備物品的故事。有作菜羹的,有弄煎餅的,有剪彩為人的,有造花勝相饋的。所謂"花勝",是指婦人首飾言。還憶我們鄉村,到了人日,多是吃"及第粥",人各一碗,說是眾人生日呢。

     《宕渠記》稱:"渠有樂山,正月七日,邑人鼓吹飲食,以祈蠶事。"而《歲時記》又稱:"四川嘉定州,有金燈山,山趾有淵,每歲人日,太守於此,修油卜故事,謂以油灑水面,觀其紋,驗一歲豐歉。"那又不但以是日為人們共同生日的慶祝而已,更推而廣之,成為人事的祈禱,祝蠶桑的順利,禾谷的豐收。因為中國古代以農立國,這種衍變而來的希望,是自然而然的。後來更踵事增華,藉着這嘉時令節,宴飲高會,成為公眾娛樂的日子。據《壽陽記》載:"正月七日,宋王登望仙樓,會群臣。父老集於城下,令皆飲一爵,文武千人,拜賀上壽。"又云:"趙伯符為豫州刺史,立義樓,每至人日,於樓上作樂 ; 樓下男女,盛飾游觀,相與酣飲。"而《圖經》也載:"夔州以人日傾城出八陣磧,婦人拾小石,以彩索繫於釵頭,府帥宴於磧土。隋人陽休之,有《人日登高侍宴》詩。"可知古代在人日設宴歡聚,行之久矣。

     唐代詩人高適一首(人日寄杜二拾遺)詩,是最傳誦人口的。杜二拾遺,是指大詩人杜甫。詩句云:"人日題詩寄草堂,遙憐故人思故鄉。柳條弄色不忍見,梅花滿枝空斷腸。身在南蕃無所預,心懷百憂復千慮。今年人日空相憶,明年人日知何處。一卧東山三十春,豈知書劍與風塵。龍鍾遺忝二千石,愧爾東西南北人。"所謂"題詩寄草堂",正是指杜甫在成都的浣花草堂呢。


1/2012海桑隨筆

清明時節

     清明節,是一年中二十四個節序之一,又稱踏青節,古時是拿這一天來游樂的。《歲華記》載:"清明日,郡人游賞,散布四郊,謂之踏青。"其實踏青之舉,也不一定在清明節的 ,《舊唐書 - 太宗紀》:"大曆二年二月壬午,上幸昆明池踏青。"蘇轍詩序:"正月八日,士女相與嬉游,謂之踏青。"《秦中歲時記》:"上巳賜宴曲江 ,都人於江頭褉飲,踐踏青草,謂之踏青屨。"照這看來,踏青有正月,二月,三月的不同。在那春和景明的時候,人們趁着大好風光,相約到郊野去 ,當然是無日而不可以的。

     至於 掃墓,考諸古籍,沒有肯定的時間。《孟子》:"出之東郭,墦間之祭者,乞其餘不足,又顧而之他。"這個齊人,天天乞祭餘的食品,似不限於清明。《左傳》:"辛有適伊川,見披髮而祭於野者。"也沒有說及清明。《漢書》:"洛陽諸陵,皆以晦望二十四氣。伏社臘日上飯。"也不單在清明才作墓祭。唐開元間,敕寒食上墓,大約後來清明祭墓的習俗,是由唐朝寒食上墓轉變而來。黃庭堅有一首清明詩,這樣說道:"佳節清明桃李笑,野田荒隴只生愁。雷驚天地龍蛇蟄,兩足郊原草木柔。人乞陵餘驕妾婦,士甘焚死不公侯。賢愚千載知誰是,滿眼蓬蒿共一邱。"只看他後四句,便知道在北宋時,已有清明祭墓這一回事了。

     慎終追遠,是中國人一種良好的風俗。記得我在幼小時候,每年遇到清明節,就要分日登山,祭掃祖塋。我們的鄉村,是聚族而居的。祖宗的山墳,分布在村前的邱隴上。第一天拜始祖,第二天拜二世祖,由此而下,直到十多日,才拜到近代的父祖昆季,有條不紊。各家各姓,不約而同,敲着銅鑼,蓋着篷厂,漫山游野,皆為孝子賢孫。拜祭時,肅整衣冠,分着長幼尊卑,次第行禮。祭畢,各領胙肉餅果回家。這種尊親的觀念,維繫了千數百年。由習慣而成為美德。自經變亂,人們流離轉徙,不獨掃墓之典,已成廢文。而祖宗山墳,也多零落不完了。清明時節,他鄉游子,感想特多。我作了一首詩,附志如下:"可奈輕寒細雨天,離懷黯黯不成眠。十圍故宅應垂柳,三月空山但聽鵑。撫鬢漸銷湖海氣,驚心畏讀蓼莪篇。遙知村外先塋地,陵谷蒼茫變蔗田。"


11/2011海桑隨筆

寒食的傳說

     寒食節,這個禁火的風俗,在中國古時,流行頗久;但到現在,已烟消雲散,沒有人提及,更沒有人整天不舉火的了。關於寒食節那日期,舊籍所載 ,傳說不一。《荊楚歲時記》稱:"冬至後一百五日,謂之寒食,禁火三日。"注云:"據曆,合在清明前二日 ,亦有去冬至一百六日者。"《風俗通》稱:"冬至後百四日,五日,六日,有疾風暴雨,為寒食。"這都是指在清明節左右的時間。而《先賢傳》却說:"并州以介子推焚死 ,每春中,輒一月寒食,莫敢發烟。"《後漢書 - 周舉傳》,也同樣說道:"太原舊俗,以介之推焚骸,咸言神靈不樂舉火,由是每冬中輒一月寒食。"這是指寒節是在仲冬的。至於《琴操》所載:"介之推抱木而死 ,晉文公哀之,令人五月五日不得舉火。"那更說是在仲夏時間了。不過,據唐人詩句,寒食都行於春季清明之前。韓翊的寒食詩:"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 。日暮漢宮傳臘燭,輕烟散入五侯家。"韋應物的寒食詩:"雨中禁火空齋冷,江上流鶯獨坐聽。把酒看花想諸弟,杜陵寒食草青青。"不是說得很清楚嗎!

     大抵寒食禁火那一件事,由周末以歷漢,魏,唐,宋都沿着舉行的。只是在三國時,魏武帝有過一度命令,這樣說着:"聞太原,上黨,西河 ,雁門,冬至後百五日,皆寒食,云為介子推。北方冱寒之地,老少羸弱,將有不堪之患。令到日絕禁,不得寒食,犯者家長半歲刑。"這是在一時一地 ,解除這個風俗習慣而已。

     至於寒食的故事,一般說是由悼念介之推而來。《異苑》稱:"介之推逃祿隱綿山,晉文公燒山以求其出。推抱樹燒死,文公哀之,撫木傷嘆,遂伐木以為屐,常曰:悲乎足下 。"《莊子 - 盜跖篇》也稱:"介子推抱木燔死。"《楚辭-九章-惜往日》也稱:"介子忠而立枯兮。"王逸注云:"謂介子推抱樹燒而死 。"陸劌《鄴中記》也說:"寒食斷火,起於子推。"但亦有些學者,認為這是後人附會其事,他們拿出《左傳》介之推不言祿一段記載,謂左氏只說"祿亦不及 ,遂隱而死",並沒有說他自焚。更有謂介之推亡月是仲冬,而寒食則在仲春之末,怎會牽到他身上去。周禮仲春,以木鐸修火禁於國中,禁火便要寒食,那是周制已然了 。這些聚訟紛紜的議論,還是讓考據學家去費腦筋罷。


9/2011

祀灶的故事海桑隨筆

     農曆十二月廿三日,是祀灶日,又名送灶日。灶博雅說:"炊造飲食之所也。其窖謂之灶,其唇謂之陘,其窗謂之突,突下謂之甄。"祀灶這風俗,由來已久。我國在上古時代,是注重祭祀的。帝王祭天地,祭山川,祭宗廟,士大夫則祭門,祭戶,祭井,祭灶,祭中溜。所以論語說:"與其媚於奥,寧媚於灶。"禮記 - 月令也說:"孟夏祀灶。"可知祀灶,是古禮所謂五祀之一,三代時,是夏祭的,到了漢朝時,已改為臘日。直至唐宋以後,又改於小除夕,或小除夕的前一日舉行了。

     祀灶,本來是民間之事,而非古代帝王之所為,史記 - 封禪書稱:"李少君言於漢武帝,謂祀灶則致物,致物而丹砂可化為黃金,黃金成,以為飲食器,則益壽;益壽而海中蓬萊仙者乃可見,於是天子始親祀灶。"這當然是荒誕不經之談,漢武帝想長生不死,方士們便用這來騙他的。不過,由此却認為祀灶可以祈福,上行下效,成了習慣的風俗了。所以後漢書又說:"漢宣帝時,有陰子方者,性至孝。臘日晨炊,而灶神形現,子方再拜受慶,家有黃羊,因以祀之。自是而後,暴至巨富。故時人常於臘日,以黃羊祀灶焉。"這也是關於祀灶可以祈褔的傳說,由於一人的故事,而成了時代的信仰。到了唐宋,踵事增華,於是對於祀灶一事,更渲染得有聲有色。抱朴子稱:"月晦之夜,灶神上天白人罪狀。"唐人陸龜蒙說:"灶神以時錄人功過,上白於天。"這一位在厨房堨q飲食之神,一變而為在人間管理功罪的檢察使。因此祀灶又不只於祈福,而重在乎求免罪了。祀灶日子於是又稱為送灶日,意謂送灶神到天帝啓奏去也。唐人羅隱的詩,倒說得很清楚:"一盞清茶一縷烟,灶君皇帝上青天。"宋人輦下歲時記》,也這樣說:"都人至午夜,備酒果送灶神,以酒糟抹於灶門之上,謂之醉司命。"所謂醉司命,不是準備灌醉了這位菩薩,使他到天宮時,糊婼k塗,將人間事物,忘記得一乾二淨麽!往時鄉村人家,厨房堣]必供奉有一方牌位,上面寫着定福灶君四字。到了舊曆十二月廿三日,一樣有送灶之舉,除了香燭寶帛而外,還備有一碗清水,一片方糖,水是表示清白,糖是讓菩薩吃點甜頭,真是可笑之至。近來都市中,已習慣使用煤氣爐,石油氣爐,一般家庭,已沒有灶。有些青年子弟,連灶是什麽東西,也茫然不懂,更無所謂定福灶君了。據《五經異義》稱:"灶神姓蘇,名吉利。夫人姓王。"《酉陽雜俎》稱:"灶神姓張,名單,字子郭。夫人字卿忌。"這都是胡說八道,不知何所據而云然的。


7/2011海桑隨筆

長袍與馬褂

     禮服,有西式的,有中式的。西式是白襯衫燕尾褸,中式是長袍馬褂。藍袍黑褂,便是民國後所規定的禮服。本來改正朔,易服色,是從古以來轉變時代的例行公事。長袍,是中國幾千年的服裝 ,但馬褂呢,却是清朝所特有 。往時在長袍上面,蓋上一件長褂,褂上綴着前後補子,這正是滿州的服制。武官為了騎馬的 緣故,太長是不很方便的,才將褂子做成半身的短服,這就稱為馬褂。因為這套玩意兒,是愛新覺羅氏的東西,所以對於他的功臣,便有賞穿黄馬褂之舉。黃色,是象徵帝王的色素 ,帝王的一切物品,都是黃澄澄的,黄馬褂,當然也是帝王所穿 。賞給你穿,准許你穿,是何等榮幸之事。更有所謂巴圖魯背心的,巴圖魯,是滿族語,勇敢的意思。那末,在長袍上面加上一件褂子,已根本不是大漢衣冠。既不是要上馬殺賊,而偏要穿起一件馬褂來 ,更覺不倫不類 。不明白民國初年制定禮服的時侯,那一輩革命分子的衮衮諸公,消滅了帝制,打倒了滿清,而對於滿清所特有的馬褂,却這麽看得上。

     褂字,是俗寫,古代沒有的,讀卦音,是清朝的禮服;正字應該是"挂",讀圭音,是婦女的服裝。釋名說:"婦人上服曰挂 ,其下垂者,上廣下狹,如刀圭也 。"所以,在古書中,說到挂字,都是指女子衣服而言。曹植(洛神賦):"揚輕挂之綺靡兮,翳修袖以延佇。"楊修(神女賦):"纖谷文挂 ,順風揄揚 。"晉(白舞歌):"聲發金石媚笙簧,羅挂徐轉紅袖揚 。"李商隱詩:"都護矜羅幕,佳人炫緒挂。"所謂輕挂,文挂,羅挂,緒挂,很顯明地是女人的物品,而不是屬於男人的 。只有清朝三百年中,才有男人褂子出現,才將挂字改為褂衣。

     至於長袍,則是從古以來,中國人所常穿的服裝了。釋名說:"袍 ,丈夫着,下至跗者也 。"在長袍中,指定一種顏色,作為禮服,也是古已有之。漢朝時,以絳紗袍,皂紗袍為朝服。《舊唐書 - 輿服志》稱:"上元元年(674),制定袍服,三品以上服紫,四品深緋,五品淺緋,六品深綠,七品淺綠,八品深青,九品淺青。"又《宋書 - 禮志》稱:"四時朝服,絳絹黄緋,青緋,阜緋袍各一。"可知長袍是我們大漢衣冠,只是式樣隨時代而歷有變更,顏色隨時代而歷有改易。所以 ,指定藍袍為禮服,是可以的 。長袍雍容舒適,自有其温文爾雅之風,值得保存,值得提倡。但馬褂則顯屬累贅多餘,如要馬褂,怎麽不配上一條辮子呢!


6/2011海桑隨筆

過新曆年

     移風易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謂新曆,就是中華民國肇建後訂定的國曆,與世界多數國家所行的公曆,共同一致,人們稱為新曆,以別於清朝時的舊曆。本來,"改正朔 ,易服色",是每一朝代必有之舉。所以中國民國的禮服,也改定為藍袍黑褂呢。

     在中國古代,是以十二地支紀月的,舊曆十一月是子月,十二月是丑月,一月是寅月,二月是卯月,三月是辰月,四月是巳月,五月是午月,六月是未月,七月是申月,八月是酉月,九月是戌月 ,十月是亥月。在三代時,夏朝用寅月為歲首,商朝用丑月,周朝則用子月。亦即是說,在周朝時,舊曆十一月一日,便是元旦了。詩經 - 豳風 - 七月,據說是周公述先祖后稷和公劉,在夏朝時務農的概况,開首第一章便道:"七月流火 ,九月授衣。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無衣無褐,何以卒歲。"後來注解家稱,所謂"七月"。"九月",是指夏曆而言,因為農作的時間季節 ,夏曆比較準確,要申述先祖時代的農作情形,不能不援說當時的曆法。至於所謂"一之日","二之日",則是指周曆一月和二月,那是尊重其本朝的國曆而言呢 。清代的舊曆,用寅月為歲首,援用古作夏朝時的曆法,故一般人又稱之為夏曆,農曆。

     新曆元旦,到現在已實行數十年了。但是過新曆年,總沒有什麽慶鬧的迹象。香港是中西文化交流之地,新曆年接近耶穌誕,最令人提地醒覺的,只是盈千累萬 ,使郵局忙不了的投遞賀柬而已。看看那些賀柬,大都寫着"恭祝聖誕,並賀新年"字樣。其主題在乎祝聖誕,新年不過是附帶並賀罷。但是過舊曆年呢 ,可就大不相同。年宵市場,買花人士,都表現出熱烘烘的光景。還記得從前居住廣州的時候,某一年,當局嚴格推行國曆,預期宣布,舊曆元旦,政府機關照常辦公,不准休假,結果總是"言者諄諄 ,聽者藐藐 "'。習俗相沿,自非一朝一夕所能頓易舊觀的,何况民間風俗,有非法律所能制裁的呢。

     宋人趙彥衛雲麓漫鈔說:"小歲用之漢朝,元正則行之晉 。蓋漢嘗以十月為歲首也。"魏書也說:"太和十五年(491),初罷小歲賀 。"按西漢初年,沿用秦制,以亥月為歲首,亦即夏曆的十月。其後改用夏正,以寅月為歲首,過年便改遲了三個月。但民眾相沿成俗,稱早時亥月的元旦為小歲,一樣興高采烈的賀年 ,直至北魏時,才得廢止。那末,現在人們仍是熙熙攘攘的過舊曆年,而對新曆年提不起興趣,也不足為奇了。


5/2011

鞋子談屑

     中國舊日的鞋子,名稱很多。曰,曰,是絲製的,是禮鞋;曰,曰,是布或麻製的 ,不着跟的,是平底鞋,便鞋;曰,沒後踭的,是拖鞋;曰,繫繩子的 ,是草鞋,亦即今之凉鞋;曰,木製的,有齒的,即今之木屐;曰,皮製的 ,長可及脛,騎馬用的,亦即今之馬靴 。大抵中國從前的鞋子,原料都是釆用絲,麻,草木的居多。後來,人們流行穿革履,已是習染歐美風尚了。

     民國初年,開府廣州,國會的議員們,都喜歡着一件灰布長袍,拿一根手杖,穿一對漆皮圓頭方框的鞋子,風度翩翩,那時人們稱為議員裝。從前新嫁娘,是穿上一對紅鞋兒的 ,這是取"同諧"二字的叶音,祝其同諧白首的意思 。按中華古今注稱:"凡娶婦之家,先下絲鞋一兩,取其和諧之義 。"可知這種語貴吉祥的習俗,也其來甚久了。現時都市婦女們,多喜歡穿高跟鞋,在行動時,可增加婀娜娉婷的姿態;至於赴舞會去,則更有穿金色或銀色的。李後主詞:"剗襪步香階 ,手提金縷鞋 。"他那位周氏小姨,早就很懂裝飾,穿的也是金鞋子了。至於"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所謂鐵鞋,就現代看來,那賽跑時所用的釘鞋 ,會是差不多吧 。在運動場中,無論踢足球也可,打網球也可,玩保齡球也可,為適應場地起見,總要另穿一種鞋子的。宋人劉克莊詩:"蹴鞠鞋尖塵不涴,臂鷹袖窄樣新裁 。"這已說明古代也有專供踢球用的鞋子了。

     《輟耕錄載:"楊鐵厓風流倜儻,每於筵間 ,見歌舞兒有纏足纖小者,則脫其鞋載酒,謂之金蓮杯 。"這些放浪形骸的舉動,正是荒唐千古。謝靈運做了一對游山屐,上山時去前齒,下山時去後齒。那具有科學意識的郊游特製品,給人們稱道不置,名曰謝公屐。李太白詩 ,也寫出"腳着謝公屐,身登青雲梯"的句子呢 。東晉楊孚,每日自吹火蠟屐,嘆曰:"一生不知當着幾兩屐。"屐上加蠟,取其光鮮,不是等於現代皮鞋之擦上鞋膏嗎 。總之,鞋子在衣飾中,是佔了一個很重要的地位的。禮記-檀弓》:"餓者蒙袂輯屨 ,貿貿然來 。"什麽都不描寫,偏要注意到他的鞋子方面。難怪香港有些高貴地方,寫着"衣履不整,恕不招待"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