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袁枚(子才)小倉山房詩集選    頁:  1..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詩人,散文家。子才,簡齋,別號隨園老人,時稱隨園先生,浙江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浙江慈谿,年廿四中進士,曾官溧水江浦沭陽江寧等地知縣,不到卅八歲即辭官還鄉,致仕之後因投資地產有道,家財萬貫。

袁枚擅長制藝,能寫駢文小品文筆記,乾隆時期為詩壇盟主,又為「清代駢文八大家」、「江右三大家」之一,文筆亦與大學士直隸紀昀齊名,時稱「南袁北紀」。其喜好廣泛,甚至編寫食譜志怪小說,著有《小倉山房文集》、《隨園詩話》、《子不語》、《祭妹文》等。書信亦有名,其《小倉山房尺牘》與許葭村《秋水軒尺牘》、龔未齋《雪鴻軒尺牘》,人稱「清代三大尺牘」。

袁枚生平喜稱人善、獎掖士類,也提倡女性文學,廣收女弟子。不喜理學漢學,追求自由,反對統一思想,他說「物之不齊,物之情也,天亦不能做主,而況於人乎?」,故被當時的許多文人嚴厲批判,袁枚依然悠哉度日,在文壇享有盛名。   (維基百科)

錢塘江懷古
江上錢王舊迹多,我來重唱百年歌。勸王妙選三千弩,不射江潮射汴河。

詩作於乾隆元年(1736),袁枚小倉山房詩集卷一以此詩為起始。

錢塘江: 舊稱浙江。此處錢塘江乃專指由杭州市閘口以下注入杭州灣一段,江口呈喇叭狀。海潮倒灌,成著名的錢塘潮。
錢王: 五代時吳越國建立者錢鏐(852~932),在位時曾徵發民工修建錢塘江。
百年歌: 據舊五代史莊宗紀一: 唐末李克用破孟方立後,置酒於三垂崗,樂作,伶人奏百年歌,陳其衰老之狀 ,聲調淒苦。克用引滿,捋鬚指李存勖曰:老夫狀心未已,二十年後,此子必戰於此。作者借此表達設想激勵錢王壯心之意。
三千弩: 蘇軾八月十五看潮五絕其五:安得夫差水犀手 ,三千强弩射潮低。(原注:吳越王嘗以弓弩射潮頭與海神戰,自爾水進城)。
汴河: 唐宋時稱隋代所開古運河通濟渠之東段為汴河。汴河經汴京(今開封),故指代建都汴京的後梁太祖朱温。開平元年(907)羅隱曾勸錢鏐討伐後梁 ,但未被接納。

袁枚寫此詩時年僅二十一歲,少年氣盛。因此,當他來到錢塘江畔,即景懷古。詩人與五代吳越王錢鏐相距近千年,但他發奇思異想,竟衝破歷史之隔膜而與之對話。其勸錢鏐妙選三千弩 ,不射江潮射汴河,乃謂繼羅隱之後,再次激勵錢鏐舉兵伐梁,縱無成功 ,猶可退保杭越,自為東帝。(資治通鍳卷二六六)。詩人於射潮治海塘與射朱温圖帝業之間 ,傾慕後者,可見其當時的雄心壯志。

良鄉霧
不雨征鞍濕,方知霧埵獢C曉花難辨色,溪水但聞聲。對面人千里,終朝天五更。前程原似夢,何必太分明。

詩作於乾隆七年(1742)。

良鄉: 舊縣名,在北京市西南部。
終朝句: 謂整個早晨像五更天一樣模糊不亮。

這一年作者仕途上出現坎坷, 被外放為江蘇溧水縣知縣。離開翰林院去做一個七品芝麻官,對詩人無疑是一個打擊,因此他對仕途前程產生渺茫之感。當他離京上任途中遇到良鄉晨霧時,借景抒情,發前程原似夢 ,何必太分明之嘆。分別從觸覺,視覺,聽覺不同角度渲染晨霧之特徵。

掛冠
樂府空歌臣馬良,十年不召老淮陽。籠中野鶴少高淚,籬外寒花多久香。指膝自憐曾負汝,飲泉終竟是誰狂? 愛他嶺上孤雲意,含雨空歸作小涼。

詩作於乾隆十三年(1748)辭官時。

樂府空歌臣馬良句: 《樂府解題》云:君馬黃,臣馬蒼,二馬同逐臣馬良。臣馬良 ,我的馬優良,此喻賢人也。  《樂府詩集·鼓吹曲辭一漢鐃歌君馬黃》作者佚名 ,歌辭爲:君馬黃,臣馬蒼,二馬同逐臣馬良。易之有騩蔡有赭。美人歸以南,駕車馳馬,美人傷我心;佳人歸以北,駕車馳馬,佳人安終極。按明人胡震亨解釋,這是一首隱言交友不終,各奔東西的詩歌。但“後人擬者,但詠馬而已”,似未解其意。     唐李白有仿作 《君馬黃》詩: 君馬黃,我馬白。馬色雖不同,人心本無隔。共作遊冶盤,雙行洛陽陌。長劍既照曜,高冠何赩赫。各有千金裘,俱爲五侯客。猛虎落陷阱,壯夫時屈厄。相知在急難,獨好亦何益。詩人李白不但深得其解,而且加以發明之,藉以歌頌朋友相知相救的生死友誼。
淮陽: 在今河南東部,穎河北岸。漢書・汲黯傳載: 西漢汲黯為人性倨少禮,常直言切諫,後被武帝召為淮陽太守,居淮陽十年而卒。
籬外寒花多久香: 寒花,當謂梅花。久香,長久芳香。
指膝自憐曾負汝句: 當指跪拜迎送長官之恥。
飲泉句: 意謂還是飲泉閑居才狂放不羈。
孤雲意: 用李白獨坐敬亭山》:「眾鳥高飛盡 ,孤雲獨去閑。意。

袁枚掛官之時年方三十三歲。其之所以於盛年掛冠,一方面有空歌臣馬良,懷才不遇之感,一方面是厭倦縣令生涯,以後者為主因。他嘗於答陶觀察問乞病書中直言不諱地說:苦吾身以為吾民 ,吾心甘焉 ; 爾今之昧晨昏而犯霜露者,不過台參耳,迎送耳,為大官作奴耳。袁枚是個性情開放的人,他豈甘心如籠中野鶴失去於雲天高唳的自由?他渴望的是似籬外寒花自吐芬芳 。因此。他終於斷然掛冠,如一朵嶺上孤雲,自由自在 ,無所羈勒。

他於乾隆十四年(1749)年回到家鄉杭州後,有歸家即事一詩。

初四出官署,二十整行裝。三十抵烏鎮,初一入錢塘。錢塘到家近,心急路轉長。離鄉忘鄉音,入耳翻侜張。閽者問名姓,小犬吠籬旁。主人不復顧,直趨上中堂。阿姊扶阿父,老妻扶阿娘。眾面一齊向,雜語聲滿房。阿母向我言,為兒道家常:「我老多疾病,且喜無所妨。不如汝之父,秩膳口頗強。自汝出門後,諸親如水涼。三妹抱瑤瑟,悔嫁東家王。四妹婿遠遊,季蘭屍祭忙。汝嬸自粵歸,祀灶無黃羊。舅家風淒淒,滿屋堆靈床。告汝各甘苦,便汝相扶將。」阿母言且行,手自羅酒漿。阿父為我言:「望兒穿眼眶。昨得一口信,道汝頗周詳:初四出官署,二十整行裝。三十抵烏鎮,初一入錢塘。新官初攝篆,米穀猶在倉。三蠙與四蠙,廩人未收量。汝今雖歸家,何能長居鄉!汝食大官俸,我得屋東廂。汝仰視櫨栱,千金寧低昂。荷花三十里,蔭柏復沿塘。金丸小木奴,冉冉自垂黃。老人手所植,待兒歸來嘗。」我將行赴園,有人牽衣裳。一妾抱女至,牙牙拜爺旁。佯怒告訴爺:「索乳頗強梁。」一妾作低語:「外婦宿庚桑。君毋忘菅蒯,專心戀姬薑。」老妻笑啞啞,打開雙青箱。「謂當獲金珠,而乃空文章!」阿母欲我息,吹去蠟燭光。明日大母墳,長跪奠淆觴:「孫兒十八歲,懷抱猶在床。今兒得官歸,古墓生白楊。嗚呼蒼天恨,此恨何時忘!」後日走西湖,帶雨觀湯湯。我行周四嶽,畢竟此無雙。悠悠笑語過,忽忽燈節忙。此身不自持,呼仆買舟航。阿母留兒子,一日如千場。觀兒加餐飯,為兒備餱糧。家園筍似玉,手烘加飴糖。春茶四十挺,片片梅花香。阿父不受拜,但指鬢邊霜。妻妾無所言,含淚不成妝。惟問幾時歸,君歸我可望。阿姊出簾拜,甥兒要同行。叔母亦唧唧,阿品交與兄。兩郎俱年少,初生別離腸。親朋來一送,軟語都未遑。蕭蕭北門關,行李搖夕陽。慈烏哺復去,脊令聚復翔。鴛鴦折荷葉,織女望河梁。浮雲為鬱結,驪駒為徬徨。人生天地間,哀樂殊未央。

雜詩   八首選一
入山愁我貧,出山愁我身。我貧猶自可,所愁戚與親。我身猶自可,所愁吏與民。出處難自擇,請以詢家人。父母聞作官,勸行語諄諄 。妻妾聞作官,膏我新車輪。僮僕聞作官,執鞭追後塵。我意獨不然,亦非慕隱淪。朝來見縣令,三十鬚如銀。勞苦未得息,大吏猶怒嗔。況我掛其冠,此骨已崚峋。從前後行船,已據要路津。而我復重來,相見殊逡巡。所恨年齒少,眾論猶紛紜 。婦少難守節,日長難關門。掩耳且捉鼻,痛飲求昏昏。

這八首組詩作於乾隆十七年(1752)。

入山: 辭官隱居。
出山: 出仕。據
晉書謝安傳: 卿累違朝旨,高卧東山,諸人每相與言:安石不肯出 ,將如蒼生何?今亦蒼生將如卿何?」 〇 愁我身:指失去身份,品格。
出處: 出仕或退隱。《易・繫辭上》:「君子之道,或出或處。」
膏: 在車軸上塗油膏。
追後塵: 跟在車馬行進時揚起的塵土後面,此謂追隨。
後行船: 喻仕途上不及作者的人。
要路津: 喻顯要的地位。
掩耳且捉鼻: 掩耳,遮蓋住耳朵不聽眾論。捉鼻,抓摸鼻子,鄙夷不屑貌。
世說新語排調:初 ,謝安在東山居,布衣,時兄弟已有富貴者,翕集家門,傾動人物,劉夫人戲謂安曰:大丈夫不當如此乎?謝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據稱 ,安少有鼻疾,語音重濁,所以捉鼻者,欲使其聲輕細 ,以示鄙夷不屑之意也。(見余嘉錫世說新語箋疏)

乾隆十七年(1752)初,袁枚於掛冠近三年後又再度出仕陝西。此詩寫作者面臨出山之際的猶豫,揭示內心矛盾之狀態 。一方面是親友的期望與社會的輿論,對自己施加精神壓力 作官 ; 一方面是自己已視作官為畏途,既勞苦,且遇大吏嗔怒,而不願出山。詩人進退維谷 ,難以定奪,只好掩耳且捉鼻,在醉鄉中昏昏以求得暫時的解脫了。

寄聰娘   六首選一
一枝花對足風流,何事人間萬户侯。生把黃金買離別,是儂薄幸是儂愁。

這六首組詩作於乾隆十七年(1752)赴陝西途中。聰娘,姓方,姑蘇人氏 ,乃作者於乾隆十三年(1748)所納之妾。

一枝花: 據羅燁醉翁談錄一枝花為李娃舊名 。此或借喻聰娘,亦可解以花喻人來形容聰娘之美。
生把黃金買離別句: 生,硬也。此句感嘆自己外出任職,既耗旅資,又與愛妾別離,實在不值得。

此詩是懷念聰娘,用對比的寫法,人間萬戶侯不如一枝花對足風流。有深沉的悔恨,生把黃金買離別,也有自責,是儂薄幸是儂愁。大膽 ,直率地抒寫真性靈,體現了袁枚的無所顧忌的個性。

馬嵬   四首選一
莫唱當年長恨歌,人間亦自有銀河。石壕村堣狻d別,淚比長生殿上多。

這四首組詩作於乾隆十七年(1752)赴陝西途中。

馬嵬: 在陝西興平縣西,楊貴妃自縊處,相傳晉人馬嵬在此築城,故名。
石壕村: 位於河南陝縣西南,唐杜甫有石壕吏詩,寫安史之亂,朝廷徵兵役 ,逼使一對老夫妻悲慘離別的故事。

袁枚認為咏史詩應借古人往事,抒自己懷抱。此詩就是以唐玄宗與楊貴妃於馬嵬坡之死別與杜甫石壕吏》所描寫的平民百姓之生離相對照 ,而同情後者,認為石壕村堣狻d之別,淚比長生廄上之淚更多,百姓之痛苦遠甚於帝王之不幸,從而抒寫了君為輕,民為貴的思想。

此詩與袁枚另一首七絕《靈武》被評為一沉痛,一淒婉,皆足以動人。

對書嘆
我年二十三,愛書如愛命。每過書肆中,兩脚先立定。苦無買書錢,夢中猶買歸。至今所摘記,多半兒時為。宦成恣所欲,廣購書盈屋。老矣夜猶看,例秉一條燭。兩兒似我年,見書殊漠然。此事非庭訓,前生須夙緣。名將不兩代,文人無世家。可憐袁伯業,對書空嘆嗟。

詩作於乾隆五十二年(1787)。

兩兒: 阿通,阿遲。阿通原為袁枚從弟袁樹之子,過繼給袁枚。兩子確無甚建樹。
袁伯業:《後漢書》袁遺,字伯業,以好學著稱。此作者自比。

              

網主藏袁牧作品

前介紹袁枚(子才):

索輓詩
清初詩壇名家輩出,但能夠成為一代宗派的有王漁洋為宗主的神韻派,另一個就是性靈派的宗主袁枚(子才)。袁枚晚年沒有做官,住在小倉山房,名為隨園,放情聲色,好遊山水,還收了一班女孩子做學生 ,頗為當時的道學先生詬病 。和他合稱三大家的趙翼對他頗為了解,有詩說他:

其人與筆兩風流,紅粉青山伴白頭。作宦不曾逾十載,及身早自定千秋。羣兒漫撼蚍蜉樹,此老能翻鸚鵡洲。相對不禁慚飯顆,杜陵詩句只牢愁。   (讀隨園詩題詞)

第一二句說他收女學生和遊山玩水,第五六句指時人對他的攻訐。

袁枚有一次腹疾,久不愈。曾作歌自輓,並預先向友人索輓詩,但是沒有人寫給他,要他再三作詩催請,題為諸公輓章不至,口號四首催之。可見他老人家的風趣。

久住人間去已遲,行期將近自家知。老夫未肯空歸去,處處敲門索輓詩。
輓詩最好是生存,讀罷猶能飲一樽。莫學當年癡宋玉,九天九地亂招魂。
莫輕詩人萬念空,一言我且問諸公。韓蘇李杜從頭數,誰是人間七十翁。
臘盡春歸又見梅,三才萬象總輪回。人人有死何須諱,都是當初死過來。

《百年歌是一首寫于魏晉時期的樂府詩西晉文學家陸機作。百年歌十首全詩分為十段,以人生每十年為一段,講述人生百年。

(一) 一十時。顏如蕣華曄有暉。體如飄風行如飛。孌彼孺子相追隨。終朝出遊薄暮歸。六情逸豫心無違。清酒將炙奈樂何。清酒將炙奈樂何。 
(二) 二十時。膚體彩澤人理成。美目淑貌灼有榮。被服冠帶麗且清。
光車駿馬遊都城。高談雅步何盈盈。清酒將炙奈樂何。清酒將炙奈樂何。
(三) 三十時。行成名立有令聞。力可
扛鼎志幹雲。食如漏巵氣如熏。辭家觀國綜典文。高冠素帶煥翩紛。清酒將炙奈樂何。清酒將炙奈樂何。
(四) 四十時。體力克壯志方剛。跨州越郡還帝鄉。出入承明擁大璫。清酒將炙奈樂何。清酒將炙奈樂何。
 
(五) 五十時。荷旄仗節鎮邦家。
鼓鐘嘈囋趙女歌。羅衣綷粲金翠華。言笑雅舞相經過。清酒將炙奈樂何。清酒將炙奈樂何。
(六) 六十時。年亦
耆艾業亦隆。驂駕四牡入紫宮。軒冕婀那翠雲中。子孫昌盛家道豐。清酒將炙奈樂何。清酒將炙奈樂何。
(七) 七十時。精爽頗損膂力愆。清水明鏡不欲觀。臨樂對酒轉無歡。攬形修發獨長歎。

(八) 八十時。明已損目聰去耳。前言往行不復紀。辭官致祿歸
桑梓。安車駟馬入舊堙C樂事告終憂事始。
(九) 九十時。日告耽瘁月告衰。形體雖是志意非。言多謬誤心多悲。子孫朝拜或問誰。指景玩日慮安危。感念平生淚交揮。

(十) 百歲時。盈數已登肌內單。四支百節還相患。目若濁鏡口垂涎。呼吸嚬蹙反側難。茵褥滋味不復安。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