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熊潤桐(魯柯)  勸影齋詩選   頁:  1..   2..   3..


熊潤桐,字魯柯,號則庵。廣東省東莞市人。廣東高等師範文史系畢業。工詩善文兼擅書法曾被稱為南園五子之一。終身從事教育先後講學粵港上庠。著有《勸影齋詩》,《入海集》,其詩親手刪存790餘首出版問世。一九四九年來港,曾任聯合書院文史系教授,與陳湛銓,曾克耑,馮康侯等為當時聯合書院五大名師。

熊潤桐

熊潤桐手迹

熊潤桐手迹


丙子除夕
坐對瓶花一室春,重尋兒味却成塵。閉門剩有詩堪祭,把酒惟應影獨親。撫事興懷徒用老,資生無計且忘貧。沈沈萬念趨今夕,更待明朝認此身。

《勸影齋詩卷二》

雨霽郊行
琴援桑户不成聲,苦雨兼旬識此情。出郭暫令雙眼豁,減衣頓感百骸輕。遙峰映日如初沐,積水平疇尚未耕。欲報新晴無好句,風前閒聽眾禽鳴。

《勸影齋詩卷三》

瓶桃將謝感對成詠
瓶桃花到漸殘枝,愁憶盈盈手供時。豈謂兼旬看不足,强持一念轉成癡。春風孰與東流急,詩筆應憐老大遲。閱盡枯榮晴雨外,細蜂閒蝶又何知。

悼滄萍
詩到蒹葭有別功,信知吾道不能同。高名每歎千秋後,彩筆真成一夢中。忍向屋梁窺落月,剩持卮酒酹東風。餘生尚顧論文樂,豈請交期遂爾窮。

夜雨感舊
珠箔飄燈夜正幽,玉欄低倚若浮舟。歌傳別院聲纔接,雨打斜階影欲流。絲竹漸殊中歲感,風光閒夢少年遊。明朝陌上相逢處,多恐飛花已滿溝。


《勸影齋詩卷十一》

市樓見山杜鵑花感詠示雲山
寥落風塵匪所期,故人懸夢可勝悲。覺來綠頰猶盈淚,聽罷清謌祇斂眉。且住豈關寒食近,欲歸徒繫暮雲思。市醪許有消愁用,爭柰春心不易持。

感事
此行端為破家來,一念身謀剩未灰。海上波雲仍萬幻,眼中陵谷已三回。羊亡眾復爭岐路,心死誰知是大哀。日暮古原愁入望,可堪彈淚更登臺。

近日有依水滸傳人物作點將錄者,竟爾涉及賤名,朋輩擧以為問,走筆見意。
飢驅賣藥到洋場,偶爾歌吟祇自傷。豈謂迂儒堪落草,竟牽名姓附强梁。時衰儘有求全毀,計詘惟餘不謝方。莫訝曹公遜潘陸,本無人識古悲涼。

自注:九芝世補齋醫書有不謝方一卷

雨後道傍廢園見紫薇花
誰遣名花落道傍,數枝閒淡對斜陽。無人為寫風前影,有客來窺雨後妝。婉婉朱顏成薄醉,垂垂白髮寄他鄉。浮生漂泊寧能料,邂逅難回少日狂。

閏六月初五日曉雨酷熱漸退有作
酷熱惟憑一雨消,虛廊風動响蕭蕭。冥冥樹色當窗見,漠漠雲容入夢遙。卧聽眾聲鳴碎玉,稍分餘潤到冰綃。錦屏鴛枕依稀憶,多恐秋期負鵲橋。

閏六月十五夜立秋作
過雨涼生得早秋,宵來明月正當樓。憑軒頗愛風林靜,對影方嗟樂事休,一葉辭柯增客感,此身如夢落南陬。更無雙鯉傳書素,碧海青天祇欲愁。

追念亡女素安
來日原知事更難,人間憂患萬千端。卅年涕笑回頭盡,四海風濤入夢寒。故國已無歸骨望,餘生猶是食梅酸。不堪重讀如蘭志,惘惘高天負手看。

醉中渡海作
一水尋常日再經,此心直欲赴滄溟。狂瀾已倒何由挽,有酒能酣不願醒。老去生涯餘濩落,舊遊名輩盡凋零。愁來白眼將安放,空對殘山幾箇青。

雨夜示升兒
宵來好雨得同聽,豈是尋常作客情。汝病會隨良候轉,老懷猶耐一燈清。床頭濁酒聊成醉,戶外春蟲漸有聲。海角棲遲吾亦慣,西疇無地託淵明。

渡海雜感
冉冉春雲半作陰,眼中魚鳥自飛沉。交遊那復論新故,揭厲從知有淺深。海與天遙欣一放,詩隨人老尚耽吟。頻年憂患名心盡,來者多應勝似今。

客中再逢杜鵑花盛開作
惘惘看花第二回,鵑聲無柰使人哀。亦知白髮為歡晚,來對朱顏帶淚開。歸夢欲飛愁點水,芳方纔發暗成灰。最憐雨橫風狂後,乞得春陰已費才。


《勸影齋詩・入海集》

開歲五日作  乙酉
開歲閒看五日過,清尊纔罷復微哦。缾桃得洒花逾艷,窗雨生紋水欲波。一室信宜常俯仰,百年能耐幾蹉跎。郊原經亂春遊絕,咫尺風光負已多。

落花四首
畫樓人起曉濛濛,消息微茫細雨中。一笑竟成今日誤,重來豈復昔年同。看天莫問愁何寄,即色猶疑意未空。解道禪心是煩惱,固應無怨及東風。
一雨千紅並作堆,寂寥香徑却誰來。寧勞墮絮稱同命,未信芳心果易灰。苒苒池塘陰易合,愔愔簾募午慵開。侍兒欲掃腸先斷,留與殘英點綠苔。
聽盡鵑聲更不歸,任教雙蝶撲簾飛。風狂雨橫空三月,水遠山晴碧四圍。餘馥中人猶欲醉,錦衾何事祇多違。原知臥久添惆悵,强起憑欄對夕暉。
去去無心問錦茵,風前相送更何人。離懷漫語歸來燕,逝水難回夢後春。偶向鏡臺留半面,却勞銀燭想孤顰。雲屏暗續瀟瀟雨,多恐還成未了因。

淚四首
風轉花飛入暮寒,更堪斜雨逼欄干。愁來始恨冰綃薄,夜永誰憐翠袖單。眼底豈無珠可拾,燈前真與露同看。天迴地動春何色,聽到鵑聲恐亦殘。
樓外輕雷殷殷過,天涯無計託微波。夢回衾枕疑猶熱,別後江山喚奈何。怪爾當筵曾示信,祇今同病不聞歌。纔晴乍雨尋常見,又被風吹上薄羅。
湘竹何年染始成,琵琶人去不聞聲。明河直欲從天瀉,幽恨難終到海平。已負佳期歸獨倚,空勞異代與同傾。他時會得無生旨,未信銅仙尚有情。
雪虐風饕早閉門,千山無鳥望中昏。思窮滄海難尋月,夢入鮫宮祇斷魂。豈有棃花堪帶雨,本來柳絮不成温。薰籠久慣寒宵味,恩怨休從悟後論。


堂上峩峩入望奇,任他羣女鎮相窺。明珠 的皪纔當額,錦緣逶迤半趁眉。玉指記彈新沐後,雲屏親挂欲眠時。除教翠鳳釵頭覺,多少端嚴眾未知。

裝成引領復遲遲,猶費回頭幾度思。已別熏籠香宛在,忍令銀桁袖低垂。温涼乍換誰先覺,豐滅何因豈預知。鏡裡舊憐春月柳,西風羅袂不禁吹。

正愁負此好腰肢,不惜輕羅手自治。祇道斜拕剛六幅,孰知重疊費千思。意量寬緊居中覺,態有低昂入舞宜。適體未妨隨上下,綠衣休替古人悲。

蘼蕪十里望中疑,雙燕盈盈未許窺。已報花開歸意切,却防泥滑下車遲。香塵乍落回眸處,巧樣先忘試足時。縱跡可曾來月夜,秋深簾外露華滋。

亭亭風裡立多姿,俯仰寧為此世知。萬態終看歸結束,一生所得是矜持。有誰緩急能相保,去日歡愁可勿思。幾曲朱欄都倚遍,雙魚何事衹教垂。

寒砧而外此何聲,百擣新看玉楮成。舒卷有時寧自料,短長經翦略分明。盈盈繡角雙鴛小,漠漠南雲一雁輕。人意豈曾殊厚薄,別來微物總關情。

淚浥瀟湘第幾枝,脫來新頴試初持。與誰深淺論眉樣,喜爾剛柔應手知。詩愛玉臺經歲寫,山摹紈扇感秋遺。秦恩自寡中書老,彤管無勞更遠貽。

任是潛光不著文,意中濃淡自能分。漫嫌入紙曾留迹,每到臨池便化雲。閒處銷磨初未覺,秋來憔悴儻相聞。含毫欲落如垂露,轉恨無言可寄君。


適意方圓兩可忘,眼波流處暗生光。初疑頑質原無感,偶觸冰肌便覺涼。過雨氣凝新月暈,捲簾花泛半池香。黛匳脂
朝慵檢,洗滌翻緣片石忙。
印泥
故人顏色得無同,早分君心在印中。青鳥銜來應有信,玉箏調罷待開筒。書勞錦字回環覓,篆入靈犀宛轉通。想見小名親署就,粉牋微染指螺紅。


《勸影齋詩卷六》

九日
九日天南未盡秋,青青鄰樹尚當樓。略無風雨將詩至,已分情懷與世休。久困兒童欣上塚,等閒蹤跡試回頭。來鴻去燕年年事,雲淡江空一望收。

寓齋病竹
栽培端與小窗宜,自我來居便愛之。幾度婆娑搜斷句,即今憔悴異當時。蟲除復作真何柰,節老能堅或不疑。莫學杜陵哀病柏,春風行見茁孫枝。

贈舊同學
高樓話舊記聯床,故侶能存鬢亦蒼。一往江湖嗟契闊,每聞風雨輒難忘。鄉閭歷歷窺殘刦,林木疏疏著曉霜。意氣漸隨人事換,生涯非復昔年狂。

簡雨山
相見前賢每恨遲,微名何足辱君知。凋零吟侶經霜葉,偃蹇寒花冒雨枝。夢裡丹霞端可隱,覺來塵網苦難辭。時賢競效江西句,誰識涪翁有本師。

夢裡丹霞端可隱,自注:君以游丹霞詩見示。

次韻寄友人
出門惘惘欲誰尋,葉落殘陽匝地金。菊晚已成冬後賞,風餘愁話酒邊吟。亂來師友判存歿,老去情懷自昔今。不道故人詞筆健,江山如此費登臨。

風餘愁話酒邊吟,自注:朮叔及門諸子舊有詞社名風餘。

亂後重贈湘父
五年為別不通辭,正復難言別後思。已道山河還我有,待將懷抱與誰期。功名晚歲天應許,憂患餘生論欲卑。深語連宵君亦倦,未妨攬轡且遲遲。

《勸影齋詩卷六》

西塘曉步   丙戌
離離初日散林塘,南陌東阡引興長。田事未興春尚淺,社榕雖老葉彌蒼。居閒豈免為言累,適野方思與世忘。偶遇水禽朝浴罷,隔溪翎羽淡生光。
遠山含霧日方東,路轉蔬畦信步通。野鴿低盤兩行白,木棉遙出半梢紅。龕存土偶誰求子,水泛春鄏菃@翁。短艇一篙過彼岸,津梁儻笑佛能同。
村路居然號石頭,適來泥滑雨初收。谿浮小鴨黃於水,風展新苗綠滿疇。荷擔傳聲知趁市,去帆依樹驗行舟。餘生未獲江鄉老,稍惜閒身一散憂。
隨意陂塘往復行,波飄菱葉漾風輕。斷橋逢犬心微怯,淺水窺魚眼尚明。已乏寸田支活計,應教萬卷負平生。本無鳥獸同羣感,聊向林鳩訊雨晴。

龕存土偶誰求子,自注:岸傍有金花廟。
村路居然號石頭,自注:村口有石頭路。

夜起
燈痕壓雨眩成圍,殘夜孤懸遽失依。簷溜疏聲扶巷柝,缾枝橫影補窗扉。邀人魑魅欲何誥,落夢羲皇知已非。兀兀吟魂温短榻,爐煙香護寸心微。

次韻酬少幹春陰見懷
過眼芳菲便綠陰,寂寥斯世孰能任。閉門坐負花時節,對影難為酒後心。君有故園堪自守,天留嘉樹伴清吟。人生情在寧論迹,每到聞歌一往深。

杜鵑花
欲寫當前絕妙姿,一襟幽恨費支頤。歸魂自怯崎嶇道,餘淚猶懸婹嬝枝。瓊砌瑤盆原有命,錦箋銀管若為詞。可憐斷雨零晴際,留取春心接古悲。

瓊砌瑤盆原有命,自注:語見檀萃滇海虞衡志。

次韻酬雨山見寄
詩事梁黃感故園,眼中人去道猶存。君能落筆到前哲,我欲驅車登古原。久暖回寒花失候,積陰連雨晝疑昏。嶺南春色知何似,莫把紅棉擬血痕。

詩事梁黃感故園,自注:梁,節庵。黃,晦聞。
莫把紅棉擬血痕,自注:今歲木棉開花特早為數十年來所罕見。

病酒
琴到無弦是絕弦,相看何世復何天。豈無謬誤君當恕,已了歌呼我欲眠。一醉便拚旬日病,餘生還耐百憂煎。短攔惘惘留殘菊,獨對斜陽也自妍。

次韻再酬雨山
無地容錐况灌園,桔槹俯仰媿空存。却憐名掾推羅友,別寫騷懷起屈原。老我看雲眠白日,憑誰對酒送黃昏。舊遊豈遽忘三子 ,回首春風夢有痕。

舊遊豈遽忘三子,自注:來書言及退之,辛旨,祝南。

朝飲
破書殘硯伴朝昏,古事今情那復論。幾片晴雲初覆瓦,百錢早韭靜開罇。扶頭自覺魂猶醉,摩足真憐踵尚存。曳履苔堦添一笑,雛成鄰燕漸能喧。

客有談及拙詩者賦此示之
老去無成敢自矜,寸心而外殆難憑。雕雲鏤月知何有,範水模山苦未曾。閱世只餘胸臆在,回頭剩感歲時增。略同日記聊存我,毀譽從渠一笑承。

清明憩甘泉館得句
依然風物話清明,出郭方嗟旱象成。牛浴陂池頭背露,燕翻簷檻羽毛輕。渴心不禁呼茶急,病眼寧堪對酒橫。那問原田龜坼兆,更愁無樹著啼鶯。

北園
谿堂被酒舊圍茶,接座閒聽雨後蛙。到眼已成盤馬地,漫尋巢燕說無家。

次韻答雨山清明見寄
繁城各有塵勞歎,佳日爭為郭外遊。亂後壺觴宜盡醉,涸餘澗水不成流。雞豚也復乘時貴,草木何當得雨柔。掛眼雲山隨指點,詩情終讓錦囊收。

小畫舫齋訪友
閉門心跡兩沉冥,十載朋交缺寄聲。風概不為天下識,文章何取俗中名。重尋花木悲殘刦,坐歎江山失老成。詩事荒涼誰與振,直須懷抱向君傾。

坐歎江山失老成,自注:向時韓樹園先生寓此,予每造談。忽忽十餘年,樹老亦歸道山矣。

有客携詩見過並及亡友印可次韻酬之   二首選一
故舊嗟零落,聞跫喜若何。生涯還筆硯,遠役憚風波。酒淺歡能繼,身閒意每多。得詩須見寄,不必背人哦。

滄萍枉過互道別况
舊鄉臨睨鬱千辛,剩水殘山到此辰。世變直疑詩可廢,跡疎何礙意能親。未殊澹泊仍前志,且喜蒹葭有替人。易米圖書行欲盡,所哀儒術不謀身。

且喜蒹葭有替人,自注:君為晦聞先生弟子。

與退之曙風同過西塘話舊
水榭因依夏木陰,興懷原不在鳴禽。風迴岸葦潮方滿,日落池荷綠欲沈。故舊能存當日意,艱虞初識古人心。及身强健他何慕,安得滄浪託釣吟。

《勸影齋詩卷七》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