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熊潤桐(魯柯)  勸影齋詩選   頁:  1..   2..   3..   4..


夏夜風雨次少幹韻
雷繞風簷瓦欲飛,打窗豪雨颯成圍。冥心自會當前變,塵夢應嗟覺後非。一枕乍涼天未曙,萬方同概子安歸。盈虛亦復須臾事,點滴階除響已微。

祝南孟葦過訪叙舊
叩門失喜故人來,携就池亭倒一杯。坐歎鼓鼙消歲月,依然儒服雜塵埃。早荷漸露離披態,晚世難論述作才。領取風光還語笑,漫因蟬吹更興衰。

亂後重晤協之先生
倚闌干處是滄桑,一榻初回午夢涼。插架半成殘卷帙,論詩愁憶舊山堂。歸來海外公仍建,寥落尊前鬢亦蒼。老去自多存歿感,看予也減幾分狂。

自注:  倚闌干處是滄桑: 散原句。  插架半成殘卷帙: 藏書損失殆半。  論詩愁憶舊山堂: 顒園已毀。  歸來海外公仍建: 亂中有東坡海外之謠。

過江訪滄萍
一水何殊往日深,過江還復得相尋。豈無餘地容梁廡,直欲忘機到漢陰。草樹扶疏剛繞屋,文章寂寞衹娛心。年來我亦鍵關久,儘有孤絃嬾上琴。

連歲七夕皆雨今歲特晴
天上佳期歲略同,人間無奈雨兼風。宵來澹月微雲外,儻有晴烏落夢中,

述文書問近况賦答
煮酒烹魚醉仰天,舊情回首一茫然。江湖滿地飄啼雁,風雨籠燈讀寄箋。閉户已無書可著,畸人寧與世為緣。丈夫別有窮愁計,解傳虞卿祇馬遷。

夜坐
鄰樹因風略未凋,時傳墜葉響中宵。暉暉殘月當窗見,澹澹予懷與世遙。夜氣自凝心上白,江波長寄海邊潮。芙蓉落盡秋何賴,待得黃花意也消。

莫天一先生自澳門惠書並詩次韻奉酬
一老天南久闊疏,十年何地託幽居。聲名自遠風塵外,蹤跡欣聞喪亂餘。載酒每懷揚子宅,藏山早富馬遷書。嗟予寂寞繁城裡,安得時來海上魚。

舊友以所作就商並乞題其後
論詩如論人,世議每翻覆。鐘嶸標三品,自詭辯清濁。奈何古悲涼,竟不逮潘陸。君昔慕漁洋,耽吟詩滿腹。王孟不復生,因君想遺躅。別來十載餘,投我詩一束。邀我下評語,歉歉不自足 。雌黃謝未能,君乃拜而肅。君知夫水乎,喧寂隨所觸。澄為萬頃波,怒作千巖瀑。得月鑑虛明,鏖風浪高蹙。二境孰云佳,莫徇眾耳目。還君錦繡章,進我杯中醁。

竟不逮潘陸,自注:潘陸上品,曹公下品,王漁洋甚不以為然。

舊友南歸枉過即送其回京
曲巷回車夕照深,故人青眼肯相臨。十年憂患餘頭白,一室低徊擬陸沉。敢道風詩關國政,願看民意卜天心。諸公自有河清頌,不比迷陽卻曲吟。

退之見和西塘話舊之作次韻奉答
如此頭顱亦幸存,尊前重得接清温。酒狂似我寧勞勸,詩事從君更待論。涉世漸緘三尺喙,詠懷曾識一家言。閒身易感經時別,江水東來減舊痕。

除夕不出
杯酒寧因潦倒停,燈前無奈眼猶醒。圖書著影從堆案,風雨添寒欲破櫺。市況蕭寥終不掩,鄰歌悽斷若為聽。原知卒歲情懷異,自撫閒身户早扃。

《勸影齋詩卷七》

開歲述感  丁亥
仰窺天墨墨,兀坐雨潸潸。往事千齢積,微軀一念頑。孤懷餘頌酒,謗史合藏山。隱几吾何待,滄桑亦等閒。

得少幹香港書並詩賦答
海上春寒展夕醺,高樓風雨肯相聞。書來慰我情何極,國既無人議益紛。抉目忍窺魚爛局,謀身還賴蠏行文。舊游漸損中年後,豈獨萍蓬惜暫分。

謀身還賴蠏行文,自注:來書語。

祝南寄示去歲除夕雜詩四首次韻答之   錄二
其一

昔不喜自謀,中年貧作祟。兒女損剛腸,坐鬱嶔崎氣。折節欲隨人,骨相苦難媚。天道信安排,吾生直如寄。
其四
揩眼尚人間,夢覺天亦曉。共盡百年身,焉用矜懷抱。舉國正匈匈,事豈癡兒了。終悲澗底松,莫問山頭草。

鬻書
易米與餘物,藏山亦夙心。生涯成脈望,清話負書林。還我堂堂意,從渠字字金。由來憂患始,一畫到而今。

夜過曙風
湖海歸來事事非,舊攀楊柳亦成圍。淒迷燈火尋前話,掩抑琴聲出斷扉。有母終憐烏必返,避兄寧與蚓同譏。春風又綠灣頭路,何限蛙鈺o雨肥。

寄李滄萍
獨行愁踽踽,一水悵盈盈。我懶君能恕,時危道已輕。身應閒處著,句媿閉門成。不盡相懷意,潮回午夜聲。

清明後一日偕舊友可羣並元度兄弟往東郊拜印可墓
苕苕沙路歎何窮,來展孤墳細雨中。隔歲碑題丹欲落,極天雲色黛初籠。一官負汝成今日,四海憑誰識若翁。頭白逢君更無語,祇應橫涕向西風。

雨夜寄懷駱永祥
温涼已換三年別,得失從知一念輕。入海江流春不返,故人顏色夢分明。域中竟是誰天下,眼底仍悲此眾生。欲起昔賢論黨禁,夜來風雨正縱橫。

晚坐
試憑尊酒一開顏,生計寧能久掩關。儘有
窗容嘯傲,孰教心事付悽閒。斜陽鳥度風前影。老壁苔添雨後斑 。坐負韶華成瓠落,可堪長此託疏頑。

西塘茗座贈北海
少聚萍蓬豈偶然,回頭歲月已華顛。臨風茶榭喧圍座,隔雨荷堤澹欲煙。別後形容寧再憶,劫餘名姓媿猶傳。嘔心來日吾兹悔,小技區區殆可捐。

端午雨中
依然疊鼓動江城,誰解驚心到死聲。無地與埋終古痛,彼蒼何靳片時晴。原知風雨隨潮急,都付兒郎擊楫輕。寂寞深杯聊獨寫,醉來歌哭不分明。

五月六日述叔先生逝世愴然追懷
一棺真繼汨羅沉,媿我伶俜後死心。絕筆玉樓春竟去,遺音滄海夢中尋。東風已遣公何恨,宿草重論涕不禁。莫話覆巢前日事,幾家梁燕尚棲林。

西村話舊
久雨渾忘夏已深,荒荒村樹亦成林。谿田被潦遺殘秉,板屋垂蘿坐夕陰。醉月欲邀初上月,浮生猶是未棲禽。閒來白酒黃雞會,不改平居故國心。

荔灣園茗坐
微颸吹日不成涼,茗椀澆愁代舉觴。海外蠻歌傳嚦嚦,座中人語對茫茫。何勞側目窺羣態,別有遙情接葬蒼。坐歎芙蕖經潦落,可無惆悵念風裳。

門外有老人似新行乞者感歎成詠
叩門頗訝拙言辭,托鉢由來事足悲。儻為災餘初作丐,料應身外更無兒。向人蒙袂將何訴,付汝飛錢豈療飢。聞道中朝方定亂,好留殘喘待昌期。

六月二日晚涼得句
晚來一雨交初伏,海上餘飆欲撼樓。病骨乍涼欣脫梏,微生無著付藏舟。穿簾草氣通噓吸,繞屋烏飛有去留。三兩枯蟬聊破寂,剩將懷抱託閒謳。

晚醉
欲出將誰詣,潮生又及門。撫時悲在臆,寄命酒盈罇。天許頭能戴,妻憐舌尚存。醉來無一語,斂手入黃昏。

早起對酒
無眠支夜熱,沃面玩朝涼。寫婆娑影 ,窗含窈窕光。乾坤雙白眼,歲月一繩床。不作扶頭醉,寧知卯酒剛。

晚食示家人
鄰樹披披綠映關,拋書來對夕陽閒。寧將紙筆期兒好,為理虀鹽念婦艱。往聖初無求富術,清尊聊及未衰顏。飯餘坦腹吾何望,天外叢雲巧作山。

深夜雨作偶用門存韻
飄風殘夜雨當門,委巷瀟瀟靜似村。負盡鳴雞終未旦,却來鬭鼠忽成喧。眾雛爛漫交鼾響,一卷低昂接古魂。尊酒欲空吾亦睡,不知何物夢中存。

與湘父荔灣茗話
茗椀閒邀得共斟,荷枯柳折不堪吟。浮生著處關憂樂,一水移時有淺深。孰謂求田非上策,休論報國負初心。豈無畫舸供搖兀,回首鷗盟可再尋。

雨中感事
漸移殘暑到秋霖,不盡遺黎望歲心。我自無田稱負郭,漫勞裹飯問援琴。客卿許有回天力,國計惟求續命金。安得皇穹真雨粟,萬方騰忭罷呻吟。

夜後與家人庭下納涼
漫勞歌泣破鴻濛,了却晨昏一室中。過雨頓忘秋伏熱,輕衫閒趁晚來風。肚皮不與時宜合,燈火猶能婦稚同。領取階庭涼味在,飄飄螢點落疏

立秋日放晴
苔色晴隨敗葉深,隔牆蟬噪頓銷沉。迎鳳燕有驚秋態,倒影鴉銜向晚心。厭亂年光非所惜,匡時人物果誰任。眼前未遽傷搖落,猶自層簷對綠陰。

飯後遣興
雨過苔垣綠上扉,漸欣魚蟹入秋肥。閒身漫說憂方大,果腹無餘願亦微,屋角蛛懸危欲墮,盤中蠅去復旋飛。忘餐却笑昌黎老,未必澄蛟遽可鞿。

送亡友印可之子北上就學清學
而翁及我論交日,正是吾年與爾齊。一劍豈酬泉下骨,青燈毋負曉前雞。天南水潦災堪慮,河北兵塵望欲迷。所冀學成歸慰母,風波歧路慎東西。

訪辛旨茗話
傾愁倒意欲誰陳,久閉情懷待一伸。入座襟裾塵土滿,睨人茗椀笑譚親。淵明得飽無餘願,子美行歌愧隱淪。我自迴車君亦返,西風斜照落吟身。

《勸影齋詩卷八》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