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呂碧城          詩選     詞選

呂碧城1883年-1943年),一名蘭清,字遁夫,號明因,後改號聖因,晚號寶蓮居士,法號曼智。安徽旌德人,中國作家、詞人、教育家、政治人物。她提倡女學,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佛教居士。她是20世紀在歐美提出禁止殺害動物的先驅者之一。

 


遣興
客星穹瀚自徘徊,散發居夷未可哀。浪迹春塵温舊夢,回潮心緒撥寒灰。人能奔月真遺世,天遣投荒絕艷才。億萬華嚴隨臆幻,謫居到處有樓台。

作者此時客居海外,故用以自比。晉張華博物志載:天河與海通,每年八月有浮槎來往。有人乘槎至天界,並與牽牛晤談。返回後,嚴君平告知曰:某年月日有客星犯牽牛宿,計之,正是此人到達天河之時。此用其典。漂泊異域,撫昔傷今,詩人的感慨,無奈,盡在人能奔月一聯之中。

兩渡太平洋皆逢中秋
不許微雲滓太空,萬流澎湃擁蟾宮。人天精契分明證,碧海青天又一逢。

詩人漫游歐美大陸,兩渡太平洋皆逢中秋,不禁感慨萬千。在她的心目中,上天和人間仿佛有一種機緣撮合,精靈感應,息息相通,讓她又一次在浩瀚的太平洋上喜逢中秋,帶給她的是無限美好的遐想。

秋興

其一
宇宙何寥泬,天高爽氣多。夢魂聞鼓角,風雨黯關河。詩筆隨秋老,浮生共墨磨。百年驚瞥電,釃酒且高歌。
其二
不盡蕭條意,登臨懷抱開。鳥從空翠落,人負夕陽來。流水去何急,孤雲招未回。秋心雖易感,秋氣亦佳哉。
其三
棲鳥驚不定,飛影亂中庭。靜夜三更柝,寒天一點星。霜華蝕樹白,竹氣逼燈青。漸聽鐘聲動,離家曉夢醒。

秋興》五律三首,不同於碧城 平常所作的清詞麗句,頗有老杜詩的蒼雄氣格。第一首有感於國家多故,歲月易老,聲情高亢,胸懷豁達,不見絲毫衰颯之氣。第二首寫登臨所見 ,色彩豐富,感受客觀真切。第三首狀秋夜寒冷情景,歷歷如繪。

若有
若有人兮不可招,九天風露任扶搖。縱橫劍氣排閶闔,撩亂琴心入海潮。來處冷雲迷玉步,歸途花雨著輕綃。夢回更喚青鸞語 ,為問滄桑幾劫消。

這首詩借助夢境,展開想象,渲染一種撲朔迷離,捉摸不定的情感。詩人的心中仿佛真有其人,那人琴心劍胆,才氣縱橫 ,高不可攀,她為此心緒撩亂,幽怨惆悵。雖然現實生活中的碧城不為男女戀情所困,可是這並不等於她的心目中就沒有感情寄托的化身 。詩中采用暗示,象徵藝術手法,意象華美,情韻流轉,意境含蓄,帶有晚唐詩人李啇隱詩歌的特點。

無題三首

其一
又見春城散柳棉,無聊人住奈何天。瓊台高處愁如海,未必樓居便是仙。
其二
回文織錦苦縈思,想見修書下筆遲。累幅何曾暢衷曲,從來宋玉只微詞。
其三
宛轉愁牽億萬絲,春來驚減舊腰支。枉求玉體長生訣,自效紅蠶近死時。

無題詩的旨意,通常較難把握,這是因為從中國詩歌創作的傳統來看,無題詩大抵皆有所寄托,而這種寄托又往往隱晦難以索解。碧城的這三首無題詩以事物作陪襯,服務於心境對外部事物的斷續感受,從而形諸文字。詩中以反思的態度,對世俗的種種見解和做法,或提出質疑,或要好好地托諷寓貶,其議論發人深省。

蘇寧旅行詩答書齋再叠前韻
夷齊甘作采薇仙,故國仇讎不共天。豈比材姑矜小節,露筋祠樹渺秋烟。

民國初年,碧城居滬期間經常旅游,某日,皆沈月華女士一同出游南京,下榻惠龍旅舍。後知該舍為英國人所開,沈女士亟欲轉換別處,一時却無法找到合適的住所,不得已才住了下來。兩人又將原本預定的兩個豪華單間換成一個簡陋的雙人房,並把節省下來的錢悉數捐給因失業而正在罷工的工人。那晚沈女士被蚊蟲咬得幾無完膚,碧城於是寫下了這首記事詩,予同伴的高行義舉以充分肯定,並在詩的末尾寫道:「月華之不賃英廡,猶夷齊之不食周粟也。甘受蚊嚙,大義凛然,露筋祠眇乎小矣。」從這段議論中,可見在碧城看來,其事雖小,意義却很大,它關係到人的氣節品行。

書齋: 即碧城詞友費樹蔚,卒於1935年。
夷齊: 商末伯夷,叔齊事。《史記
伯夷列傳》。
露筋祠: 在江蘇高郵市南,俗稱仙女廟。據《高郵州志》載:唐時有姑嫂兩人行郊行,日暮,嫂嫂要投宿田家,女不從,說是女人要守貞節,不可以到別人家過夜,於是獨宿郊野。時秋蚊方殷,弱質不勝,天亮後血竭露筋而死。此用其事。

崇效寺探牡丹已謝
才自花城卸冕回,零金剩粉委蒼苔。未因梵土湮奇艷,坐惜芳叢老霸才。却為遲來情更摯,不關春去意原哀。風狂雨橫年年似 ,悔向人間色相開。

此詩作於1917年春,時居北京。詩人往宣武門外西南角崇效寺游玩,見牡丹已謝,從中感悟到不是因為春去花落引發傷感,而是生死有常 ,生命的老去是無可挽留。

由京師寄和廉南湖   二首
笛聲吹破古今愁,人散殘陽下庾樓。强笑每因杯在手,俊游恰見月當頭。談空色相禪初證,思入風雲筆自遒。滄海成塵等閒事 ,看花載酒且勾留。
瞥眼韶光客媢L,心期迢遞渺關河。茫茫塵劫諸天黯,嫋嫋秋風萬水波。山鬼有吟愁不盡,菩提無語意云何。欲探皕六興亡迹,殘照觚梭寶氣多。

詩人從北京寄往上海,與廉泉(號南湖)唱和之作。第一首追憶詩人與小萬柳堂主人廉泉在滬交游時的情景 。第二首描繪詩人與廉泉等友人分手後的黯然心境。

題高麗音樂家吳小坡女士次南湖韻   二首
乾坤蒼莽蘊奇憂,小拓詩壇寄此樓。故國可憐惟夕照,餘芳未泯有清流。銜杯已自難為笑,挾瑟何堪更訴愁。莫話滄桑舊身世 ,神州無恙恣芳游。
梨雲撩夢送輕寒,異地逢春作客難。何處烏衣尋故壘,獨教紅粉泣南冠。閑調宮羽傳新恨,更檢縹緗結古歡。一卷琳瑯題咏遍 ,錦囊歸去壓雕鞍。

故國可憐惟夕照,意謂高麗(今朝鮮)在日本人蹂躪下,國運頹敗,如夕陽餘照。

高麗吳小坡女士是一位著名的彈瑟藝人,同時亦擅長寫詩,與廉泉(號南湖),袁寒雲,呂碧城等文士名媛經常在一起切磋詩藝,彼此成為知友 。小坡遠道流寓京滬等地,身世凄苦,家有年邁老母日日倚門望歸,丈夫申海永婚後不久即死於馬關,這使她不時沉浸在"望國思鄉淚兩行 ,傷離吊夢字敧斜"(廉泉題小坡吟稿)的悲痛之中 。碧城這兩首詩極其扼要地概括出小坡的身世處境,字埵瘨○z露出對異國友人真摯的安慰和無限的關愛。
近人孤雲評此二詩云:章法音節無一不佳。且情韻深美,抑揚頓挫 ,使聞其聲者低徊欲絕。昔鄧守瑕(榕)贈寶竹坡詩云:舊時王謝燕無家』寶讀之泣下 。使此女知文,不當捧之流涕耶!」

雜感   十一首選六

其一
雪霽虹橋媚晚晴,蜃窗歷歷夕陽明。隔窗誰弄悲婀娜,也作西來鐵騎聲。

其五

未到斜陽已斷魂,重來愁絕舊朱門。杜鵑啼盡斑斑血,灑入桃花不見痕。

其六

小樓如故綠窗殘,尋遍芳踪無迹看。回首纖腰人不見,春風愁煞畫闌干。

其八

驛舍初驚景色新,沿途插柳襯芳春。他時再過應相識,也算天涯有故人。

其九

春烟寒鎖碧迢迢,行盡疎林見小橋。啼鳥一聲山寺悄,滿崖花雨下如潮。

其十

荒園重到幾經春,烟柳斜陽百感頻。壁上舊詩痕已落,那堪重憶寫詩人。

以上組詩十一首不只寫於一時一地,大抵心入於境,神會於物,或遣興抒情,或傷逝懷舊,要皆言淺情深,情思流動,欲露還藏,言有盡而意無窮。樊增祥曰:"諸詩全是宋人佳境。"

瓊樓
瓊樓秋思入高寒,看盡蒼雲意已闌。棋罷忘言憑勝負,夢餘無迹任悲歡。金輪轉動知難盡,碧海量愁未覺寬。欲擬騷詞賦天問,萬靈凄惻繞吟壇。

這首詩意在排遣一種難言的愁緒。主人公仿佛歷盡生活的磨難,人生摶擊的勝負如何已無意過問,人世間的悲歡如夢一般無迹可尋,早已不能激起她的感情漣漪。也許她的愁思太深,所以連碧海量愁也未覺其寬。

民國建元喜賦一律和寒雲由青島見寄原韻
莫問他鄉與故鄉,逢春佳興總悠揚。金甌永奠開天府,滄海橫飛破大荒。雨足萬花爭蓓蕾,烟消一鶚自回翔。新詩滿載東溟去,指點雲帆尚在望。

歷經多少艱難挫折,流淌多少英烈鮮血,數千年封建帝制,終於隨着武昌起義的槍聲響起,被人民革命推翻。1911年,中華民國宣告成立。與萬千民眾一樣,碧城此刻心中充滿了喜悅和興奮,為之縱情高歌去迎接一個新時代的來臨。詩中"雨足"兩句,形象地表明黑暗的封建專制一去不返,人民從此得以呼吸民主自由的新鮮空氣。

鄧尉探梅十首   選四

其三
山河無恙銷兵氣,霖雨同功澤九垓。不是和羹勞素手,哪知香國有奇才。

其五
冷眼人間萬艷空,前生明月可憐儂。人天小劫同淪落,羣玉山頭又一逢。

其九
筆底春風走百靈,安排禱頌作花銘。青山埋骨他年願,好共梅花萬祀馨。

其十
征衫單薄冷於秋,徒倚疏芳且暫留。後夜相思應更遠,一襟烟雨夢蘇州。

1917年春,呂碧城與女界名流張默君,陳鴻璧,席佩蘭等,在蘇州游歷鄧尉,探梅尋芳,這組詩作於探梅歸後。(鄧尉山在蘇州吳縣南,漢時鄧尉曾隱居此。)全組十首均與梅有關聯,吐屬嫻雅,著色冷艷,尋常的議論中又帶出與眾不同的奇情窈思。從"不是和羹勞素手,哪知香國有奇才。"的感慨聲中,她因梅而想到不是女子沒有才能,只是缺少參與治理國家的機會。又從"青山埋骨他年願,好共梅花萬祀馨。",可見她的志趣迥異流俗。詩人樊增祥評此"十詩言近旨遠",深中肯綮。

西泠過秋女俠祠次寒雲韻
松篁交籟和鳴泉,合向仙源泛舸眠。負廓有山皆見寺,繞堤無水不生蓮。殘鐘斷鼓今何世,翠羽明璫又一天。塵劫未消慚死後,俊游愁過墓門前。

1916年秋,碧城與詞友費樹蔚等游歷浙江杭州,路過西泠秋女俠祠時,感賦此詩。時距秋瑾就義於紹興軒亭口已將近十年,而距反清革命大功告成已逾五年。眼前風景如畫,女俠的英靈就安息在這堙C

書懷
眼看滄海竟成塵,寂鎖荒陬百感頻。流俗待看除舊弊,深閨有願作新民。江湖以外留餘興,脂粉叢中惜此身。誰起平權倡獨立,普天尺蠖待同伸。

尺蠖,喻被封建專制壓迫下屈曲如蠖的百姓。易-繫辭下: 尺蠖之曲,以求信(伸)也。

作為女性,呂碧城是近代中國較早接受西方自由民主,平等獨立思想影響的先覺者之一,她的許多早期作品滲透着此中情懷。

感懷
荊枝椿樹兩凋傷,回首家園總斷腸。剩有幽蘭霜雪堙A不因清苦減芬芳。
燕子飄零桂棟摧,烏衣門巷劇堪哀。登臨試問鄉關道,一片斜陽慘不開。

城兒時隨父居安徽六安,不多幾年,迭遭喪兄喪父之痛,宅第被迫遠走它鄉。在逃難中,每當想到自己從一個官宦人家的小姐淪落到流離失所的境地,不滿傷心欲絕。詩為碧城少女時代僑居天津塘沽時感舊傷懷之作。詩中剩有幽蘭,不減芬芳的描寫,反映她的意志堅强,百折不撓的個性。

老馬
監車獨困感難禁,齒長空憐歲月侵。石徑行來蹄響暗,沙灘眠罷水痕深。自知誰市千金骨,終覺難消萬里心。回憶一鞭紅雨外,驕嘶直入杏花陰。

金骨,用戰國時郭隗以五百金買馬骨事。元-郝經老馬詩:「垂頭似惜千金骨,伏櫪仍存萬里心。

詩以老馬作喻,表達積極樂觀,昂揚進取之心。

秋海棠
便化名花也斷腸,臉紅消盡自清涼。露零瑤草秋如水,簾捲西風月似霜。淚到多時原易淡,情難勒處尚聞香。生生死死原皆幻,那有心情更艷妝。

秋海棠,琅嬛記釆蘭雜志:「昔有婦人思所歡不見,輒涕泣,痦\灑於北墙之下。後灑處生草,其花甚媚,色如婦面,其葉正綠反紅,秋開,名曰斷腸花,又名八月春,即今秋海棠也。

堭N白秋海棠擬人化,抓住花的別名與花的顏色,生發議論,意味深長。說秋海棠淚多易淡,生死皆幻,無心艷妝,何嘗不是詩人主觀意識的自然流露和內心活動的自我寫照。

呂碧城手迹

呂碧城歐美漫遊錄又名 鴻雪因緣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