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呂碧城        詩選     詞選

呂碧城1883年-1943年),一名蘭清,字遁夫,號明因,後改號聖因,晚號寶蓮居士,法號曼智。安徽旌德人,中國作家、詞人、教育家、政治人物。她提倡女學,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佛教居士。她是20世紀在歐美提出禁止殺害動物的先驅者之一。

    


鷓鴣天
沉醉鈞天吁不聞,高丘寂寞易黄昏。鮫人泣月常回汐,鳳女凌霄只化雲。   歌玉樹,灩金尊。漁鼙驚破夢中春。可憐滄海成塵後,十萬珠光是鬼磷。

世道是如此的昏暗,老天也似乎沉醉不醒,對下界百姓的痛苦呻吟不聞不間。環顧國中,濟世無人,只能眼睜睜看着日落黃昏 ,一籌莫展。那鮫人,那鳳女,顯然是詞人的化身,向月哀泣,波瀾迭起,凌雲而去。她是那樣的有心報國,回天乏術,漂流海外,為之感傷 。試看哪一個荒淫無道的封建王朝能逃脫覆亡的命運?在革命的砲火聲中,封建帝王的所謂千秋大業不免被悉數付之一炬,豪門貴族的萬貫家產 ,終究化作荒冢野地間的磷磷鬼火。全詞充滿了對亂世的憂慮,和揭示了封建統治者的可悲結局。

小重山
春到龍沙柳不知,山深三月暮,雪霏霏。閱人枯樹半成圍。南冠客,慵理鬢邊絲。   群玉澹寒姿。晴嵐欹枕看,澡煩思。毳帷膻酪且棲遲。家何在,蘇武不須歸。

詞寫瑞士雪山春景 ,作於1938年春重返雪山後不久。從1927年碧城顛沛流離於海外算起,至此已歷時有十年。這時她感到自己就像羈留異鄉的楚囚,無情流逝的歲月使壯心消磨,生活也漸漸漸地變得懶散起來。在這|天雪地的世界堙A雖然煩惱不斷,但她似乎已經習慣了毳帷膻酪且棲遲」的艱辛生活。她要回家,可是家在那堜O?詞中表露出詞人因季節變遷所引起的心理感受。結句語氣激憤,隱含對殘酷現實的憤懣,同時也反映出一個置身亂世的弱女子所能有的唯一選擇。

小重山
鈴響牛羊下翠峰。懸崖山果熟,墜霜紅。霞蒸秋藹入西濃。天垂處,罨畫夕陽中。   回首暮雲封。故鄉蕭寺晚,蕩疏鐘。不勞身到梵王宮。心期在,一念萬緣空。

本詞描寫遠離塵囂的山居原始風情,天然如畫,淡雅清遠。這堥S有城市的喧嘩,沒有人世的紛爭,有的是人畜和諧共處,山間風物誘人,無憂無慮,輕鬆悠閒的自在生活。置身其中,不禁使人想起故鄉佛寺晚鍾疏蕩的聲響。詞人相信在這樣的世界堙A它能洗靜心靈中塵世的俗念,它能使人萬緣俱空。

青玉案
櫻雲冷壓銀漪遍,春滿了,澄湖面。十二瑶峰來閬苑。眉痕斂黛,霞痕渲雪,山也如花艷。   登樓懶賦王郎怨。回首神州似天遠。休道年年飄泊慣。隨風去住,隨波舒卷,人也如鷗倦。

長年漂泊無定,孤苦無依的生活,多少消磨了詞人從少女時代起就建功立業的壯志豪情。如今,她就像一隻離群的孤雁,經過奮力的拼摶 ,暫時找到了棲息之所。

南樓令
葉落見城厢,疏枝恨早霜。喜山林,乍換秋妝。多謝倪郎傳畫筆,渲絳赭,點蒼黃。   橋影戀殘陽,沙痕引岸長。鎖覊愁,十里清湘。著個詩人孤似雁,雲影淡,水微茫。

八聲甘州
游馬勒梅桑 Malmaison 吊拿坡侖之后約瑟芬
望娟娟一水鎖妝樓,千秋想容光。悵翬衣褪彩,螭奩滯粉,猶認柔鄉。未穩棲香雙燕,戎馬正倉皇。剪燭傳軍牒,常伴君王。   見說蘼蕪遺恨,逐東風上苑,也到椒房。道名花無子,何祚繼天潢。譜離鸞,馬嵬終負,算薄情,不數李三郎。游人去,女墙扃翠 ,娥月渲黃。

約瑟芬是法國上流社會的絕代佳人,不僅容貌秀麗,舉止温文爾雅,而且機敏過人。拿破侖與之一見傾心,墮入愛河。新婚兩天後 ,拿破侖就匆匆出征意大利,不久,約瑟芬也追隨前往。1804年,拿破侖稱帝並親自為約瑟芬加冕。其後 ,約瑟芬由於不能生育的緣故,被迫離婚,終遭廢黜。碧城游巴黎郊外馬勒梅桑拿破侖夫婦故居,想到約瑟芬的不幸遭遇,深為感慨。

沁園春
時序重逢,檢點寒馨,東籬又黄。痛靈萱堂下,曾睽萊彩,高椿冢畔,莫奠椒漿。磨蝎光陰,摶沙身世,豈待而今始斷腸。天涯遠,只孤星怨曉,病葉啼霜。   家山夢影微茫,記摘蔓燃萁舊恨長。便宮鸚前面,言將未忍,風人旨外,哀已成傷。月冷松楸,塵封馬鬣,泉路棲遲各一鄉。凝眸處,但凄風獵獵,白日荒荒。

碧城少年喪父,家境貧寒。自十三歲起為謀生存,立足社會,很早地離開母親的身邊,遠去他鄉,過着漂泊南北,甚至間關萬里的越洋生活。既無法像老萊子那樣娛親盡孝,也未能上亡父墳前奠祭,更有姐妹手足失和,情斷音絕。這種淒涼痛心的身世境遇,在詞中得到全面反映。

柳梢青
人影帘遮,香殘燈灺,雨細風斜。門掩春寒,雲迷小夢,睡損梨花。   且消錦樣年華。更莫問,天涯水涯。孔雀徘徊,杜鵑歸去,我已無家。

環境是那樣的凄清冷漠,生活是那樣索寞乏味,詞人仿佛超然物外,一任年華消磨流逝。已近中年的她,依舊孑然一身漂泊海外,而遠在萬里的祖國正兵荒馬亂,有家難歸。

蝶戀花
寒食東風郊外路。漠漠平原,觸目成淒苦。日暮荒鴟啼古樹,斷橋人靜昏昏雨。   遙望深邱埋玉處。煙草迷離,為賦招魂句。人去紙錢灰自舞,飢烏共踏孤墳語。

     時逢寒食,地在郊外,又值日暮黄昏,細雨紛紛,更有鴟鴞哀鳴,怎不令人神傷。何况眺望遠處,迷離煙草 ,有人正在上墳。不久,人走了,只見紙錢化為灰燼在空中飛舞,飢餓的鴉鳥停落在孤墳上鳴叫,更憑添了凄苦的色彩 。這首小詞描寫了行旅中所見的一片悲凉的郊野場景。

踏莎行
野徑雙灣,清溪一角。凉颸嫋嫋生蘋末。烟波直欲老斯鄉,可能容我荷衣著。   雞自棲塒,豨知歸柵。村居惟羨農家樂。水田百畝蕩秋香,今年蓮子豐收穫。

     恬靜閑適的水鄉,對於長期生活在大都市堛漱H來說 ,別有一番情趣。詞人偶而駐足其間,領略水鄉自然風光,目睹農家豐收之年景,深覺欣羨,從而產生歸隱的念頭。整首詞不加藻飾,直筆寫來,意淺味長。

浪淘沙   擬李後主
蘚綠蝕吳鈎,舊恨難酬。五陵孤負少年游。筆底風雲渾氣短,只寫春愁。   花瓣錦囊收,拋葬清流。人間無地可埋憂。好逐仙源天外去,切莫回頭。

     此詞指出李後主風雲氣短的氣質,與及他的文詞只懂得抒寫亡國哀痛的心情,在委婉善意而帶點譏諷中,又寄與深切的同情。

滿江紅  
庚申端午,偕縵華女士,迂瑣詞人泛舟吳會石湖,用夢窗蘇州過重午詞韻,時予將有美洲之行。

舊苑尋芳,尚斷碣,蝌文未滅。石湖外,一帆風軟,碧烟如抹。菰葉正鳴湘雲怨,葭花猶夢西溪雪。又紅羅,金縷黯前塵,幾時節。   人天事,凭誰說。征衫試,荷衣脫。算相逢草草,只驘相別。漢月有情來海嶠,銅仙無淚辭瑤闕。待重拈,彩筆共題襟,何年月。

     據詞序可知作於出訪美洲前夕,時1920年端午。此番與友人分手前的最後一次聚會,其黯然心情可想而知。所以,雖泛舟石湖,却無心賞景,入眼的景物無不抹上淡淡的凄迷哀怨的色彩。不過碧城畢竟是一個不入俗流的女子,她以深情的筆觸,不作過多的景物描寫,直抒胸臆,將自身對傷別的感受直接傳遞給讀者,音節急促,哀而不傷,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詞人豁達放曠的個性和氣質。

滿江紅   感懷
晦暗神州,欣曙光一綫遙射。問何人,女權高唱,若安達克。雪浪千尋悲業海 ,風潮廿紀看東亞。聽青閨揮涕發狂言,君休訝。   幽與閉,長如夜。羈與絆,無休歇。叩帝閽不見,憤懷難瀉。遍地離魂招未得,一腔熱血無從灑。嘆蛙居井底願頻違,情空惹。

若安,Jeanne-Marie Phlipon Roland de Platiere,1754-1793,法國女革命黨人,今譯羅蘭夫人。
達克,Jeanne d'Are,約1412-1431,百年戰爭時期法國女民族英雄。

      幾千年來 的封建枷鎖緊緊地禁錮着女性的手脚,使她們的身心備受封建制度的摧殘。自從近代階級革命的興起,年輕的呂碧城彷彿看到了女性揚眉吐氣的一綫曙光 。為此,她激動不已,奔走呼告,積極謀求婦女解放的革命道路。面對根深蒂固的封建頑固勢力,她也感到有志難遂,滿懷憤悶。本詞有感於上述緣由而發 ,道出一個追求進步的革命女性的情懷。

清平樂
冷紅吟遍,夢繞芙蓉苑。銀漢懨懨清更淺,風動雲華微卷。   水邊處處珠簾,月明時按歌弦。不是一聲孤雁,秋聲那到人間。

      入秋最容易引起離愁別緒,此詞描繪了秋夜清冷的景象,傾訴別離愁苦者秋夜難寐的情懷 ,抒發含而不露的傷秋懷人之情。
近代著名詩人樊增祥對這首小詞極為推崇,認為深得南唐二主之遺。(曉珠詞眉批)。

浪淘沙
寒意透雲幬,寶篆烟浮。夜深聽雨小紅樓。姹紫嫣紅零落否 ,人替花愁。   臨遠怕凝眸,草膩波柔。隔簾咫尺是西洲。來日送春兼送別,花替人愁。

      春來春去,花開花落,年年周而復始,這在經歷平凡的常人眼中,恐怕絲亳難以引起特別的感受,可是在一個不斷與親人聚散匆匆的少女心頭却會別有一番風味 。詞中設想新奇,將人花互憐表現得極為哀婉動人。不難看出小詞顯然受到李清照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的啓發,兩者都表現閨中人惜花傷別之情,碧城此詞在詞意上更跌進一層,不為惜花所囿 ,以極有限的字面,將惜花擴大到人花互憐,賦予小詞更豐富的內涵,大有"卿須憐我我憐卿"的意味。此外,上下片結句 ,只將詞序稍作變動,就構成了回環往復,旋律優美的韻味,把人物感情上的波瀾委婉地表現出來,自是不同尋上的手筆,因而被譽為漱玉猶當避席,斷腸集勿論矣 ”(樊增祥曉珠詞眉批)。

浪淘沙
百二莽秦關,麗堞回旋。夕陽紅處盡堪憐。素手先鞭何處著,如此山川。   花月自娟娟,簾底燈邊。春痕如夢夢如烟。往返人天何所住,如此華年。

      碧城寫此詞時,才二十出頭,風華正茂,意氣風發。她置身麗堞回旋的壯麗山河,夜晚凝視花月娟娟的良宵美景,神思飛動,心潮澎湃,一種巾幗不讓鬚眉 ,為報效國家民族不甘落後的壯志豪情油然而生。同時,她又深感青春易逝,不能不深自警醒,努力探究富有生命意義的人生之路,以度過美好的青春華年 。顯然,碧城不願做一個庸碌無所作為的女子,非凡的襟抱於此可見一斑。全詞語言流麗精煉,音節和諧流轉,在對自然景物的咏嘆中 ,貫穿着對未來的深沉思考。
      詩人易順鼎讀到此詞時擊節贊嘆:"讀 ' 素手先鞭何處著,如此山川 ' ,為之起舞。;讀 ' 往返人天何所住,如此華年 ' ,為之宕氣。"(呂碧城集題詞)

踏莎行
水繞孤村,樹明殘照。荒凉古道秋風早。今宵何處駐征鞍,一鞭遙指青山小 。   漠漠長空,離離衰草。欲黃重綠情難了。韶華有限恨無窮,人生暗向愁中老。

      這是碧城寫於1905年之前的一首膾炙人口之作。詞人運用白描的手法和明淨的語言,刻畫傍晚行旅中的冷落秋景及人物活動,抒發深沉的人生感慨 。音節蒼凉,感情鬱悶,很容易引起羈旅游子的强烈共鳴。
詞的上片從景物入筆 ,傳神地表現主人公焦慮的情態和艱難的人生旅程。下片以景起興,轉入對人生深沉的咏嘆。在藝術表現上有三點可供玩味之處:一是善於融情入景,通過接連不斷的畫面,强化人物所處的背景,烘托出人物悲涼的心境。二是將人物的動作高度語言化,雖不言而盡在其中,收到言盡旨遠,含蓄蘊藉的效果。三是不以辭藻華贍取勝,語言質樸,雖平淡顯淺,却給人意味隽永的感受。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