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于右任


 

 

 

 

 

 

 

 

 

 

 

 

 

 

 

于右任(1879年4月11日-1964年11月10日),陝西三原人,祖籍涇陽。原名伯循,字誘人,爾後以「誘人」諧音「右任」為名;別署「髾心」、「髯翁」,晚年自號「太平老人」。中華民國開國元勛之一。于右任早年係中國同盟會成員,民國成立之後長年在政府擔任高級官員,尤其擔任監察院院長長達34年,是歷史上在任最久的五院院長。同時也是中國近代知名的書法家。于右任長髯飄飄,是其一大特徵。 

于右任是清朝光緒年間舉人,1904年因刊印《半哭半笑樓詩草》譏諷時政被三原縣令德銳和陝甘總督升允舉發,遭清廷通緝,流亡上海,遂進入震旦公學。震旦學院肄業。同年4月到達日本,加入光復會和同盟會。 

于右任的報刊活動主要在1907年到1912年民國成立前5年當中。其中與1909年開始連續所辦三分報紙:《民呼日報》、《民吁日報》、《民立報》被稱為『豎三民』。

1907年創辦大型日報《神州日報》,雖未聲明是革命派言論機關,但實際上革命傾向非常明顯。創刊後僅80天,因鄰居失火,殃及報社,編輯、印刷、營業部均被燒毀,于右任無力恢復,自行辭退。離開後經幾個月的籌備,1909年5月15日創辦《民呼日報》,由於負面報道很快遭到清廷控告,被逐出租界,被迫停刊。停刊兩月後,于右任在法租界創辦《民吁日報》。很快由於報道時任日本首相伊藤博文遭朝鮮人安重根刺殺事件傾向性明顯遭到日方抗議,租界當局於1909年11月查封了《民吁日報》。後在沈縵雲資助下與1910年10月創辦《民立報》,積極宣傳民主革命。

1913年二次革命失敗後,于右任逃亡日本,《民立報》停刊。

中華民國成立後,任臨時政府交通部次長。1917年響應孫中山護法運動,成立陝西靖國軍,任駐陝總司令。1922年創辦上海大學。1924年出席國民黨一大。年底陪同孫中山北上赴京。

1926年,代表中國國民黨赴蘇聯促馮玉祥速回國參加國民革命軍北伐。馮玉祥由蘇俄回國,督率所部橫越朔漠,經過寧夏,進入甘肅,以孫良誠為援陝總指揮,率領7個師大軍,東進援陝西。于右任先由五原起行,兼程回陝西收集國民二軍及國民三軍餘部,組成聯軍,率領7個師大軍,東進援救陝西。

國民政府北伐統一全國後,于右任歷任審計院、監察院院長,是國民政府重要決策人物,前後共任監察院院長34年。 

1948年4月19日,在當年3月的總統選舉過後,曾參選副總統選舉,然而根據當時的國民大會秘書處所公佈副總統候選人簽署代表人數:于右任獲得512票的簽署支持,僅次於孫科。在4月20日下午的首輪投票中,于右任只獲得了493票,卻在同時競選的六人中排名第四,而無法進入第二輪投票。

1948年6月,于右任當選為監察院院長,劉哲當選為副院長。

1949年,隨中華民國政府遷居台灣。于右任寓居臺灣十五年,台灣書法風氣首次出現碑學壓倒館閣帖的趨勢。

1962年1月12日,于右任日記寫道:「我百年後,願葬於玉山或阿里山樹木多的高處,可以時時望大陸(旁邊自註:山要高者,樹要大者)。遠遠是何鄉,是我之故鄉。我之故鄉是中國大陸。」

1月24日,于右任於日記中寫下《思鄉歌》:「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天蒼蒼,海茫茫,山之上,有國殤。不得大陸,不能回鄉,大陸乎,何日光復?」

1964年8月12日,于右任因病於臺北榮民總醫院住院治療,後於11月10日20:08病逝,墓位於台灣陽明山國家公園。

維基百科 


于右任隨國民黨政府搬到臺灣後,其詩詞作品,常有表達思鄉之情。

基隆道中   一九五四年作
雲興滄海雨淒淒,港口陰睛更不齊。百世流傳三尺劍,萬家辛苦一張犁。雞鳴故國天將曉,春到窮檐路不迷 。宿願猶存尋好句,希夷大笑石橋西。

「雞鳴故國」句有註云:「民諺云:福州鷄鳴,基隆可聽。」

一九五四年,于右任有《故山別母圖》七絕兩首:

題故山別母圖
文章報國男兒志,天地無私父母心。珍重畫圖傳一別,故山長望白雲深。
龍霧山前雲氣深,雲埋萬丈到如今。夢中游子無窮淚,二十年來陟屺心。

此詩是于右任借圖發揮,抒發他懷念故鄉家人的心情。龍霧山是他的故鄉的一座山名。「陟屺」出《詩經魏風陟岵》 ,描寫征人登高望鄉的詩。當他登高望鄉的的時候,他想像家鄉的親人也正在惦着他,道着他,盼他歸來。

據于右任文友盧冀野所記,《故山別母圖》本是廖衡州為瑞金周慶光作的,後歸于右任所有。

臺灣民諺:「福州鷄鳴,基隆可聽。」形象的說明了臺灣和大陸的親近關係。于右任似乎很喜歡這雨句諺語,因此一再引用。一九五六年 ,他寫的一首詩歌,就是以《鷄鳴曲》為題的。

鷄鳴曲
福州鷄鳴,基隆可聽。伊人隔岸,如何不應?
滄海月明風雨過,子欲歌之我當和。
遮莫千重與萬重,一葉漁艇沖煙波。

自註云:首二句為臺灣民歌,末句為清人成句。他從「福州鷄鳴,基隆可聽。」,而生出「伊人隔岸,如何不應?」的感慨。「伊人」就是指大陸的親人。

他在題組庵先生遊廬山雜詠手卷的一詩中,也表達了他渴望還鄉的心情 。詩云:

題組庵先生遊廬山雜詠手卷
當年出武漢,幾日憇名山。同是詩情少,多因國步艱。來鴻似非舊,遊鶴也知還。展卷無言立,風生指顧間。

組庵是國民黨元老譚延闓的字,于右任題這個手卷時,譚已去世多年。此詩既憶舊,也思鄉。于右任在同是詩情少 ,多因國步艱。下面自註云:同遊兩日未談詩。于右任和譚延闓同遊廬山,是一九二七年五月間事,當時正是在一二事件(這個事件引致後來國共分裂)之後,而國民黨本身也在鬧寧(南京)漢(武漢)分裂,所以說兩人同遊,大家都因國步艱難而沒有心情談詩了。來鴻似非舊一句下自註云:公重至廬山詩有誰識來鴻憶舊行之句。」他補題譚延闓這個「遊廬山雜詠手卷時 ,已是一九五六年他在臺灣時候的事了,他在臺灣看見的來鴻已經不是舊日在廬山看見的那些來鴻了 ,暗寓故人難相會之意。

于右任早年追隨孫中山投身革命,其後又參加了反袁和護法諸役,可說是孫中山先生創建的民國開國元勳,因此,當他處身於臺灣這個小朝廷的局面之下,就難免要緬懷往事,感慨多端了。

一九五七年,他有題民元照片》一詩,題序云:「民元,總理辭臨時大總統後,宴客於上海愛儷園,攝影留念。參加者:唐紹儀,陳其美,胡漢民,譚人鳳,蔡元培,・・・・・・林長民 ,馬君武等三十四人。現僅存余一人,其餘皆凋謝。撫今追昔,賦此寄慨。

題民元照片
不信青春喚不回,不容青史盡成灰。低迴海上成功宴,萬里江山酒一杯。

同年,他又有遠同王君世昭作屈子二千三百年紀念祭一詩:

遠同王君世昭作屈子二千三百年紀念祭
一卷離騷愛不忘,一叢蘭蕙發天香。歌謠傳世非神話,風雨懷人是國殤。為汝行吟迷遠近,有誰端策決興亡,?二千三百年前邁,春草生今酌桂漿。

蘭蕙比喻賢人 ,此詩借悼屈原來寄慨。

于右任晚年在臺灣的詩作,有兩首題為補歲寒三友圖遺字的七絕,曾盛傳海內外。一九二八年,國民黨在南京開第四次會議時,經頣淵,陳樹人,何香凝合作一幅歲寒三友圖》,請于右任題詩。于右任在畫圖題了兩首七絕。當時,他寫第二首詩的最後一句,漏掉了一個「時」字。後來,這幅畫不知何故流落民間,竟然到了臺灣。于右任友人在書攤購得,交給他的女兒「想想」(名字)帶回家去給他。于右任見了,大為感慨,於是補書一「時」字,並補題兩首紀事詩。

歲寒三友圖
紫金山上中山墓,掃墓來時歲已寒。萬物昭蘇雷啟蟄,畫圖留作後人看。
松奇梅古竹瀟灑,經酒陳詩廖哭聲。潤色江山一枝筆,無聊來寫此時情。

于右任的補歲寒三友圖遺字詩如下:

補歲寒三友圖遺字
三十餘年補一字,完成題畫歲寒詩。如今回念寒三友,泉下經陳知不知?
破碎山河容再造,凋零詩友記同遊。中山陵樹年年老,掃墓于郎已白頭。

他最初在三友圖上題詩的那一年是一九二八年,補一字時是一九五八年,其間剛好是三十年。他補題時經,陳兩人早已死了。

此詩成後,盛傳海內外。北京人民日報亦於同年十一月刊載。

于右任隨國民黨政府往台灣,他的夫人高仲林則留在老家。于右任詩詞集中有他在臺思念妻子的詩兩首。第一首寫於一九五八年,第二首寫於一九五九年。

兩戒河山一枝簫,淒風吹斷咸陽橋。白頭夫婦白頭淚,留待金婚第一宵。
夢繞關西舊戰場,迂迴大隊過咸陽。白頭夫婦白頭淚,親見阿婆作艷裝。

第一首自註云: 明年結婚六十年。

于右任也寫有和香港有關的詩。第一首作於一九二四年。那年他南來香港住了一段短時間,與舊友劉小雲同遊九龍。

盡日偕遊不計程,宋亡台下聽潮聲。憐余奔走身將老,話舊淒涼草已生。避世安能知避亂,談詩未罷轉談兵。歸來更荷瓊瑤贈,棄甲于思有淚橫。

宋亡台即宋皇台。劉小雲先有詩贈他,他這首詩是和詩。瓊瑤是美玉,此喻劉小雲的詩作。

另一首作於一九五八年,是懷舊之作,詩云:

淚灑香江汲水門,幾回回望欲招魂。當年輊負讀書約,白首如何報舊恩。

自註云: 幼時二伯父漢卿公招我往香港讀書,時二伯父寄寓汲水門。

于右任還有一首最為人傳誦的《讀史》詩:

讀史
風虎雲龍亦偶然,欺人青史話連篇。中原代有英雄出,各苦生民數十年。

最後兩句雖是從前人趙翼詩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十年。」變化出來,卻另有新意,媲美原作。

柳梢青   洛陽弔古
敗葉留紅,殘巖落翠,滿目風沙。故國山川,故家池館,故苑風華。   無端夢墜天涯。任憑弔 ,楊家李家。一片閒愁,兩行清淚,幾曲悲笳。

這是一首借弔古而感今的詞,隋焬帝繼位後遷都洛陽,改名東京,廣營建造。楊家,李家是指隋唐,楊李兩家的江山曾經那樣繁華强盛 ,於今也只能供後人懷念了。

 他從洛陽到西安途中,又填有一首有同樣心情的詞。

眼兒媚
衰時容易盛時難,獨自淚汍瀾。黍離殿閣,劫灰文物,殘霸河山。   無情道路多情夢,夢媔V重關。今宵洛浦,明朝盤豆,後日長安。

黍離詩經篇名,周大夫過舊都見宮殿毀壞,感傷而作此詩。盤豆,地名,在河南通陝西道上。

另在途中還有一首:

醜奴兒令
車如旋磨人如蟻,萬折千盤,萬折千盤,鐵換輪蹄客未還。   勞生自怨無奇骨,不耐關山,不耐關山,枉說人間道路難。

於寫景之中,並寓人生哲理。

于右任少年時,有一首詠黃鶴樓的詞,同是表達憂時傷國的。

浪淘沙
煙樹望中秋,故國神遊。江山霸氣剩浮漚。黃鶴歸來應墮淚,淚滿汀洲。   憑弔大江秋,爾許閑愁 。紛紛遷客與清流。若個英雄凌絕頂,痛哭神州。

浮漚,水面上的泡沫,此喻人生短暫或世事變幻無常。遷客,本指被貶謫外放的官,這堛x指來自他鄉的人。

于右任在民元前辦過一張鼓吹革命的報紙神州日報,主筆是楊篤生。神州日報後來改組 ,楊篤生離開赴英倫。于右任有為他送行的一首:

踏莎行
絕好山河,連宵風雨。神州霸業憑誰主?共憐憔悴盡中年,那堪飄泊成孤旅。   故國茫茫,夕陽如許。杜鵑聲堣H西去。殘山剩水幾回頭,淚痕休灑分離處。

神州日報》改組時,友人文叔問贈于于右任一詞,有「神州霸業憑誰主」句,于右任借用此句,轉贈楊篤生。自註云:「予戲謂篤生,此似贈公者。因為足成此詞以送其行。」

神州日報》停刊後,于右任繼續辦的第二張報紙《民呼報》(1909年9月創刊)。創刊日他有「民呼報出版 ,示談善吾」一詩。談善吾曾主該報筆政。此詩在當時甚為膾炙人口:

大陸沉沉亦可憐,眾生無語哭蒼天。今番只含殉名死,半壁江山一墓田。

1937年,抗戰開始,于右任離開南京(當時的首都),賦有《鷓鴣天》詞一首:

鷓鴣天
十道琅嬛去不回。吾家文物亦成灰。書生莫弔龍蟠里,爭得金甌帶血歸。   三尺劍 ,一戎衣。園陵曾見五雲飛。蹉跎兵馬收京日,慘淡人民哭廟時。

琅嬛,傳說是神仙洞府,內有很多珍貴圖書,後為珍貴文物收藏處的代稱。

1938年,他隨國民黨政府自武漢撤退至重慶。他在飛機上戀戀不捨的回望,填了一首《減字木蘭花》表達心情:

減字木蘭花
極天芳草。珍重王孫行遠道。如此江山,留戀詞人往復還。   詩情何許。畢竟尋思無着處 。回首茫茫。江南江北幾戰場。

古代只有舟車,因此,在飛機上寫景是近代詩詞中的新題材。于右任的詞在這方面尤具特色。1938年,他自安飛往成都,在機上寫了《鷓鴣天》一首:

鷓鴣天
憑倚高風且覺遲。身懸萬仞一凝思。山如列國爭雄長,雲似孤兒遇亂離。   秦嶺峻 ,蜀山奇。西南着我此何時?相隨更是金天雨,洗淨人間會有期。

金天,即是秋天。他在那次飛行途中遇雨。「山如列國」,「雲似孤兒」兩句,喻象極新奇。只有在空中俯瞰,才能得此聯想。

同年,他有《菩薩蠻》一詞:

菩薩蠻   有述北戰場事者,因賦此。
太行隱隱雲端見。胡兒昨日窺防線。妄想入中原,骨灰歸亦難。   凌晨風雪作,久戰創傷 。奉命守黃河。天寒高唱歌。

太行,指在山西高原與河北平原間的太行山。「太行隱隱雲端見」,此亦在機上俯瞰所作。

1941年9月18日,于右任自重慶飛往蘭州,機中作《訴衷情》一首:

訴衷情
雲開眼底現平川,最好是今天。摩天嶺上飛過,詩未就,以詞傳。   詞不盡,寫空間,漏人間。河山壯麗,無計形容,捋斷蒼髯。

此詞寫空中所見的壯麗河山,題材之新,是古人夢想不到的。

于右任雖不能親自執戈禦敵,但在後方卻熱心宣傳抗戰。1944年,他在重慶發起一個名為《中華樂府》以詩歌宣傳抗戰的刊物,並以一闋《破陣子》代發刊詞。

破陣子
三峽星河影動,五更鼓角聲悲。騷雅而還天道轉,關馬之與地運移。作家當戰時。   雨浥文人筆硯,雲生大將旌旗。漫說緇衣為諷刺,豈有甘棠不療飢。太平先有詩。

此詞說明創刊主旨是宣傳抗戰,而且表達出作者的政治見解。騷,雅是古代詩歌的體裁,此處指「詩運」,關,馬指元代的關漢興和馬致遠。緇衣,古代用黑布造的朝服,此處喻賢人政治, 《詩經》有《緇衣》篇,讚美鄭武公的賢良。《甘棠》也是《詩經》的一篇,寫百姓對一個好官的懷念。「漫說緇衣為諷刺,豈有甘棠不療飢。」意即:「你別說提倡賢人政治是對當前政府的諷刺,哪有施行仁政就不能療飢的道理呢?」(抗戰期間,國民黨政權仍有許多虐民的苛政,官吏貪污成風。有人批評政府,政府掌權的人往往以「施行仁政 ,無補時艱」的說法來抵擋。故于右任以「豈有甘棠不療飢」來反駁他們。)結句「太平先有詩」,可說是畫龍點晴之筆。

于右任辦過報紙,以曾任記者為榮。做了大官後,仍然十分關心新聞事業。他有一首與友人漫談新聞事業的《烏夜啼》詞:

烏夜啼
願作依風記者,更為載雪詞仙。放牛坪上遊蹤在,猶自憶前緣。   吹笛隨歌古調,看梅那計明年。明年春到人東下,置酒孝陵前。

「依風記者」,是說記者有甚風聞,就去採訪。「載雪詞仙」,是以純潔心靈來做詩詞。于右任少時做過放牛娃 ,故云「放牛坪上遊蹤在」。

1944年,中國青年軍出國到緬甸作戰,目的在打通滇緬公路以輸入抗戰物資,其時美援物資多靠空運,要飛越喜馬拉雅山。于右任有《滿江紅》詞云:

滿江紅
無數英雄,應運起,爭赴戰場。驚心是,執戈無我,祖國為殤。喜馬高峰飛過去,怒江前線打回鄉。看馬前 ,開遍自由花,天散香。   新時代,新國防。新中國,壽無疆。把百年深痛,付太平洋。世界和平原有責,中華建設更應當。待短時,告廟紫金山,祈憲章。

此詞有題記云:「十二月九日夜四時不寐,用白石之調,寫武穆之心,遂成此詞。」1944年12月9日是太平洋戰爭爆發三週年後的一天。

還有一首《暗香》,也是以中國軍人在緬甸作戰為題材的。

暗香
野人山下,有荷戈戰士,歌聲相亞。白骨夕陽,廢壘幽花自開謝。于役而今至此,依依是,孤懷難寫。但盼得,血洗關河,百戰作强者。   歌罷,倚征馬。見照耀叢林,星月如畫。幾番淚灑,想念流亡歲寒也。展望光明大路,愁萬壘,皇天應訝。等怎時,才賜與,白雲四野。
 

野人山在中緬邊境。于役即行役的意思。因服軍役,而在外跋涉也。

1944年冬天,正是抗戰最艱苦的階段(湘桂大撤退就是那年秋冬之間的事),但也看到了勝利的前景了。于右任有《鷓鴣天》一首,表達他思鄉,憶親的情感:

鷓鴣天   題楚傖夫人吳孟芙女士憶親圖
翠滴松陰寶篆殘,望中何處是江南?階前春草增惆悵,窗外孤雲自往還。   慈母線,報應難。書聲燈影又年年。蜀山千疊吳山遠,綠染春絲歲不寒。

「綠染春絲歲不寒」有雙關意義,表現作者對堅持下去就能取得勝利的信心。

1946年,他有新疆之行,填了十多首詞,幾乎都是小令。這些小令有兩個特色。一,就內容來說,十九是機中作,即在飛機上所見的景物,寫景抒情,合而為一。這是前(飛機未發明之前)所未有的新題材,在古人的詩詞中是找不到的。二,就風格來說,這些小令都寫得很瀟灑,令人有一種清新的感覺。

浣溪沙   哈密西行機中作
我與天山共白頭。白頭相映亦風流。羨他雪水溉田疇。   風雨悠然成往事,山川憔悴幾經秋。暮雲收盡見芳洲。

哈密,縣名。在新疆東部,其地氣候乾旱,當地人民利用雪水,通過地下渠道灌溉農田,稱為坎兒井。一九四六年,于右任六十五歲,起句「我與天山共白頭」,堪稱妙句,承以「白頭相映亦風流」,更見飄逸。「羨他雪水溉田疇」則是實景,「風雨」,「山川」兩句是抒情之作 ,對仗亦工整。

人月圓   迪化至阿克蘇機中作
人生難得新機會,天上看天山。人間天上,人間天上,天上人間。   盧生作曲,韓生作畫,我捋銀髯。崑崙在左,白龍堆上,孔雀河前。

迪化,即今烏魯木齊市。阿克蘇在新疆塔里木盆地西北。「盧生」指戲曲家盧冀野;「韓生」指畫家韓樂然。于右任是有名的「美髯公」。

江城子   阿克蘇至喀什機中作
先生得意出陽關。在空間,且流連,烏魯木齊,河上月兒彎。又乘長風前進也,真不管,鬢毛斑。   多情好事亦因緣。說高寒,有嬋娟。爭向機中,一孔看天山。聞道飛行戈壁上,沙漠漠,路漫漫。

喀什,南疆第一大城。以新名詞(如「在空間,且流連。」)也是于右任這些小令特色之一,可見「舊瓶裝新酒」是可行的。

浣溪沙   塔里木戈壁機中憶阿克蘇温宿之遊
何代何王剩地牢?亀兹霸業已蕭條。西風吹雨過平橋。   高柳陰中馳駿馬,把衣園媬嚜Z桃。別開舞派女兒腰。

温宿,縣名,在新疆塔里木盆地西北。阿克蘇河流貫。亀兹,古西域國名,在今新疆庫車縣一帶。「把衣」是新疆土語中的財主。新疆歌舞極具特色,與中原不同。于右任在温宿曾看新疆土風舞,故稱之為「別開舞派」。

浪淘沙   哈密東歸皋蘭,因烏沙嶺大雨,機轉甘州。
相對亦悠然,始識天山。天教回首看祁連。   同是洛妃乘霧至,冰雪爭妍。   烏嶺雨沉綿,雲起無端。龍吟霜匣劍飛還。轉到甘州開口笑,錯認江南。

甘州,即甘泉縣。在陝西北部。洛妃是傳說中的洛水女神。作者此詞是說那次在飛行途中遇雨,雨中飛行仿似洛妃之乘霧也。

采桑子   九月一日,迪化東歸機中,時天山初降雪。
高空日麗涼初透,往事悠悠。西望雲浮。等是人間不自由。   豪情依約歌還又,積雨才收。爽氣凝眸。笑向天山更白頭。

浣溪沙   蘭州東行機中作
不上崑崙獨惘然。人生樂事古難全。匆匆今又過祁連。   自古英雄矜出塞,如今種族是同天。何人收淚聽陽關。

兩首都是兼有寫景與抒情。前一首因在飛機上看到天空中的白雲飄盪而興起人間不能如天上自由之感觸。後一首則是在出塞的飛行中,興起今古對比的歷史感。古代英雄把能夠出塞當作值得驕傲的事,如今則是各民族都在祖國的大家之內(同天),「出塞」也不是甚麽稀奇的事了。

南鄉子   蘭州東行機中作
上下白龍飛,秦隴川原是也非?萬里平安天與我,依依,迎我西來送我歸。   君莫問西陲,兄弟之間隙已微。塞上風雲成過去,區區,寫就天山紀念碑。

于右任那次去新疆,是去迪化開和平大會的。他的任務就是調解各族(主要是回漢)之間的糾紛 ,他自己覺得這個任務他是完成了的,故曰塞上風雲成過去;並以得意的口吻說就是區區在下寫就了天山紀念碑也。

減字木蘭花   西安至南京機中作
機窗風峭。眼底關河似覺小。人樂人憂。容我天空看亞洲。   歸期不誤。隱隱園陵陵上樹。秦嶺雲開。自有佳音雁帶來。

這首詞寫他在迪化開了大會歸來的心境。用的也是寓情於景的寫法,在飛機上眼界開闊,心的心胸也開闊了。機窗風峭,眼底關河似覺小。堪稱警句。園陵指中山陵。秦嶺雲開,自有佳音雁帶來。」,「佳音指和平大會開得成功的消息。

于右任非常喜歡西北的景色,對那次新疆之行更是印象難忘,因此在回到南京後,又有題為看天山之行攝影的詞作。

點絳唇   看天山之行攝影
飛越祁連,雪峰萬仞爭雄長。有懷相向,似現光明相。   老出陽關,那作功名想。君休唱,白雲河上,一片孤城壯。

首兩句是從照片中重温飛越祁連的情景,三四句是說自己天山之行的目的(主持和平大會)已達,西北前途,似現光明相了。(當然從以後的事實來看,他是過份樂觀了的。),五六句是夫子自道,他得意於這次老出陽關所成的功業,强調並非只是為了個人的功名。最後三句則是作歷史的感慨,化用唐王之渙詩句: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最後介紹于右任到臺灣後作的一首《浣溪沙》,是寫雨後遊山的。詞云:

浣溪沙
蘭桂同時各放香。杜鵑飛大不尋常。數株老樹一山莊。   重見幽香偏遇雨,爭傳消息說還鄉。漁翁應醉輞溪旁。

從這首詞可以見出他思鄉的心情。「輞溪」即輞川,在陝西藍田南。正是于右任故鄉的著名山水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