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明   湯顯祖(海若)問棘郵草    頁:  1..   


湯顯祖出生於書香門第,祖父湯懋昭老莊、喜談神仙,父親湯尚賢嚴正,從小便飽讀詩書,性格剛正不阿。萬曆五年(1577年)湯顯祖進京趕考,因不肯接受首輔張居正的拉攏,結果兩次落第。萬曆八年(1580年),湯顯祖第四次往北京參加春試。張居正三子張懋修去看望湯顯祖,湯顯祖也曾回訪而不遇[3]。直到萬曆十一年(1583年)他 三十三歲時,即張居正死後次年,才考中進士。

湯顯祖中了進士後,仍不肯趨附新任首輔申時行,故僅能在南京任虛職。在職期間,與東林黨人交往甚密。萬曆十九年(1591年),他又寫了《論輔臣科臣疏》,揭發時政積弊,抨擊朝廷,彈劾大臣,因而觸怒了神宗皇帝。之後被謫遷廣東徐聞典史。後又調任浙江遂昌知縣。湯顯祖在地方為官清廉,體恤民情,深得民心,但最終還是因不滿朝政腐敗,於萬曆二十六年(1598年)棄官回鄉,在臨川建了一座閒居,號玉茗堂,從此致力於戲劇和文學創作活動,終其一生。


湯顯祖著有《紫簫記》(後改為《紫釵記》)、《牡丹亭》(又名《還魂記》)、《南柯記》、《邯鄲記》,詩文《玉茗堂四夢》、《玉茗堂文集》、《玉茗堂尺牘》、《紅泉逸草》、《問棘郵草》,小說《續虞初新志》等。

因《牡丹亭》、《紫釵記》、《南柯記》、《邯鄲記》這四部戲都與「夢」有關,所以被合稱為「臨川四夢」,又稱「玉茗堂四夢」。「玉茗堂四夢」都以「愛情」為主題。這四部戲中最出色的是《牡丹亭》,寫一個女孩因情而死,又因情而復生的故事。在《牡丹亭》之前,中國最具影響的愛情題材戲劇作品是《西廂記》。而《牡丹亭》一問世,便令《西廂記》減色不少。  (維基百科)

煌煌京洛篇
高闕何玲瓏,煌煌燁遠空。重玄結佳氣,太紫法神宮。八水連雙室,三川并九嵕。春光駘蕩裡 ,人媚合歡中。柳蹙金池灧,槐氳玉樹葱。盡傳天祿火,還注渴烏銅。綠韝驚流水,香裾愁晚風。五王方罷籍,四姓又交通 。兔刻名園盛,貂偏獨坐雄。朝廷尊伯始,名譽得崔公。並侈鴻都業,猶誇馬上功。何如張仲蔚,零落在秋篷。

《唐韻》子紅切《集韻》《韻會》祖叢切。九嵏,山名,在馮翊谷口。《前漢·地理志註》在醴泉界。《班固·西都賦》前乘秦嶺,後越九嵏。   又《范雍詩》山奇號九嵏,見孝感縣志,亦名九宗山。郡國志作嵕。   又峰聚之山曰嵏。《揚雄·校獵賦》虎路三嵏。《註》路音落。服虔曰:以竹虎落此山也。今醴泉、屯留二縣,有三嵏山,言三峰聚也。《司馬相如·上林賦》凌三嵏之危。 《正字通》俗譌作嵕。

長安道
俠窟長安道,旗亭當市樓。分曹來跳劍,挾妓與藏鈎。翠眊連錢馬,香車玳瑁牛。時來開細柳,那直鬪長揪。

名都篇
名都絕五方,華杠似翼張。天街度s癸,河色戒陰陽。羽林開北落,閤道拊王梁。玉河為素滻,金墉指太行。南平大昌里,西市醴泉坊。御宿豐琪蘂,章溝糝綠楊 。旗亭立千尉,甍雕羅萬啇。皝a皆作炭,班車盡褁糧。山東來大姓,薊北走名王。椎埋鬪白日,歌舞送青陽。睥睨石天祿 。罘罳金鳳凰。顧瞻方未已,談笑有餘光。

門有車馬客
門有車馬客,言從天上來。幢旄蔽朱里,鼓吹生紅埃。高冠岌雲起,素帶長颷迴。迎門動光采,入坐語徘徊。何緣公子駕,為過洛陽才。既枉金華舄 ,須申玉酒盃。殷勤作歡接,問答偶蒙開。初言宦有善,再歎士無媒。
階猶泛步 ,上爵轉排推。迷邦非達節,照廡又群猜。願折金廉釆,相依玉樹槐。春光蕙草殿,長夜柏梁臺。何為身慨亮,自使志魁崔。長離簡珠實,神虬需薦梅 。客言具知美,主性實難裁。

別友人歸建安
千金留布袍,送子玉河橋。路發鷄心棗,鄉思羊角焦。上林香發越,南朢倚逍遙。底向延津去,張華在本朝。

春遊即事
緩帶履蘭唐,橫橋春草芳。三條明廣陌,萬戶拱開陽。翠氣樓臺結,紅光歌吹揚。林啼白鸚鵡,門列紫鴛鴦。玉柱霄雲正,金盡晝日長。郎池烽火樹,靈館鬱金香 。學士歸鸞閣,將軍散象廊。太平惟蹋賞,無德助春光。

上之回
翠華中極鴐,赤羽上之回。細柳龍堆塞,長楊虎落開。迎寒温暖室,避暑清涼臺 。簇仗延佳氣,從遊列妙才。玉雲浮茝若,金霧靄蓬萊。便逐陽烏去,何當天馬來。

哭友人亭州周二弘祁
北邸今春,南都去歲。並長裾於大學,指結駟於皇州。把酒尋花,移琴就月。授我金蘭之館,傳余珠桂之餐。兼晉士之春華,抱漢儒之秋實。容雖癯而朗秀 ,堳磳縞H柔沖。志拯生人,身為死友。別君牛女之夕,懷君燕子之磯。遂作長辭,空存故約。喈喈朋好,莫逆於心。綽綽仁兄,酷似其
。存形髣髴,設位悲涼 。買得芳人,竟杳阿矦之瑞。留惟季女,徒抽寡婦之辭。記往緒之連牀,弔何時於宿草。啣辛萬里,感舊八章。


七夕天河別,千秋零露悲。金陵逢舊館,璧水正新知。便作修文去,空為汗漫期。琴風將酒月,故是一相思。

逝物有生同,悲君更疾風。澤蘭雖自長,桃葉已成空。數命悲馮衍,才情似孔融。徂春兼惜往 ,灑淚落花中。

並憐周處士,竟作不歸人。燕室裁添羽,龍波有落麟。羈懷良易感,寂路苦難春。待掛吳陵劍,將悲蕙草陳。

大學周弘正,年光忽自遒。金門辭白下,玉露委黃州。竟絕蘭林路,空為柏實秋。郢人終不見,誰為聽莊周。

相鳥亦求聲,伊人結巨卿。須臾為異物,此日倍交情。伏臘愁孤女,門庭苦令兄。終揮漢水淚,迸酒滴松塋。

一曲周郎顧,長令秋士懷。梁園窺白簡,蘭室掛金釵。詎意連珠淚,雙沾片玉埋。寂歷無音景,人琴似伯喈。

一指換存
,雙心結枕牀。老天無黑白,吾意覺倉皇。造物終難度,人生太不長。復是東南美,奇調北西陽。

落木西陵下,飛花北煥遊。居然成別袂,何日問藏舟。忽忽疑尤在,悠悠問不休。自殊方外客,禁得淚長流。

出塞曲
舊將南中督,新軍北落關。飛花上粉縣,落月燕支山。赤狄夫人盡,烏孫公主還。何時千騎轉,拂拭舊刀環。

湯海若問棘郵草 (是玉茗堂全集所未收的部分
收刻湯顯祖丁丑(1577)和戊寅(1578)與友人唱酬的詩作

湯顯祖《還魂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